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超清

程咬金将马,系在大雄宝殿的廊柱之上。迈步便往里来。可刚一进来,便看到地上有一堆灰烬。心中顿时便是一紧。手中的斧子,便稍向前倾。一边扫视着这庙中,有否可藏人之处?一边细听着,这周围动静。

      程咬金在这大雄宝殿里,查看半天,也没看出来什幺。便心中好笑道,‘自己可谓是草木皆兵了,此处估计,也是与自己一样的人,在此打尖,稍事休息而已。’想到此处,便要寻个乾净所在,先休息一下。也好晚上劫牢反狱。

      可程咬金正待要,将地上乾草好好铺铺,好躺下休息。可就听头顶之处,恶风不善。程咬金急忙向后窜出一步,正好避过一刀。

      程咬金此时,也将斧子抄于手中。仔细打量此人。这一看,此人打扮,不比要饭花子,强多少。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脸上黑漆漆的,头髮也散乱着,遮住了眼睛   。脚上的鞋子,也是漏出几个,不甘寂寞的脚趾。

      「喂,朋友,报个万吧。因何事要刺杀与我?还请明言,我要听的有理,咱这事,便就此揭过。怎样?说吧。」程咬金说罢,便手横大斧,紧盯着此人。

      那人却并不答话,只是看程咬金一眼。又欺身上前,摆刀就剁。程咬金急举斧招架。二人便在这破庙之中,就打斗开了。程咬金的斧子长,在这庙里施展不开。可那位是一口单刀,上下翻飞。刀刀朝着程咬金的,致命之处招呼。程咬金一时,别无他法。只得勉勉强强的招架着。一步步,朝外退去。

      那位也看出来,程咬金心中所思。便一摆单刀,跳出圈外。直接便将大雄宝殿门口。给挡住。手横单刀,单等程咬金上的前来,好在与其交战。

      程咬金一看,这位把这门给堵上了。而自己的大斧,又在这大雄宝殿之中,是根本施展不开。不禁有几分恼怒。可正有些焦急。忽然便想起来,自己还有绝招,不曾用过。

      程咬金沖着这位一乐,开口言道「行呀,小子,是混那座山头的好汉?可否报上名来,也好让某知道知道。」那位一听程咬金,说的是江湖切口,便略微一怔。

      程咬金见此时机,一扬手,口中高声喝道「招法宝。」顺手将斧子,便给扔了出去。那位一见,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道,这小子可真够滑头,竟然还冒坏水。闪步避与一旁,心中好笑,把大斧都扔了,这回看尔,还有何花活。

      程咬金却是不慌不忙,一探手,从后背,拽出来两把小斧子。双手一碰,当,的一声脆鸣。高声向其喝道,「小子,可敢在与某一战」。那人也并不答话,晃单刀,又扑到近前,一刀直刺,被程咬金,挥斧架开。程咬金,也是随之一斧。也被那人摆刀磕开。二人便又抽招换式,打在一处。十几个回合,是不分上下。

      老程这脑袋,可就冒了汗了。心道要遭。我就这几斧子,还是与马上,方可奏效。在这一劲的瞎抡,也不是个事。心中便又开始琢磨坏水。老程打着打着,偷眼观瞧,见这大雄宝殿的地上,什幺破烂均有。老程心中暗喜。一脚,将一个木头,便踢将过去。那人纵身躲过。可刚一落地,老程的东西便又飞过来。这人无奈,只得又侧身避过。老程手上斧子不停,脚下零碎不断。

      那人与老程,战了几个回合。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又虚晃一刀,逼退老程。开口言道「吾说你这泼皮,怎打仗,还带往外飞零碎的。你到底是何人?因何又到了登州?   看汝这模样,分明便是一个,响马贼头。」

      程咬金闻言也笑道,「我说你这厮,可也凭怪,一句话不说,便于吾身后下家伙   。俺老程,自是以牙还牙了。」老程一语言罢,便就要再晃双斧,前来应战。

      「等等,我说你这人,闷声不响,便走进来,怎生不使我生疑?   且还骑马带斧,我初以为,汝是官人。可万没想到,你竟也是响马。倒是某失敬了。」那人说着,便将单刀,插回破刀鞘里。走上前来,沖着程咬金一拱手,言道「莫请教,是何方的好汉,驾临登州,倒是某有失远迎,对好朋友失礼了。」这人所言皆是江湖切口。

      程咬金闻言也是一笑,对其言道「某不过是路径登州,前来打探消息。昨日路径一个庄子,闻其事,凄惨悲怨,便前来扫探一下,也顺便,做些好事。」

      「哦,听汝所言,莫不是,朱家庄之事不成?」那人有些惊异的,边打量着程咬金,边开口询问与其。

      「正是,莫非兄弟,也知朱家庄之事不成?」程咬金,面带疑惑得问其。「唉,某便是,朱家庄的大庄主,姓朱名灿,的便是。那日,吾尾随登州兵,潜入登州,一门心思,要劫牢反狱。可恨某,是人单势孤。终日便只得,困于此地。等待良机。可幸是,今日遇到好汉。不知好汉,是何处立寨。又立号何名?」

      「呵呵,我说汝,是否还有一兄弟,名唤朱能?某便是应他所邀。要问某,姓程名咬金,字知节。自听命于,麒麟山大寨主,李云来麾下。本次便是入登州,以探虚实。」程咬金大大咧咧的,   将话讲完,看着朱灿。

      「哦,莫非是,被靠山王批下海捕公文,严加锁拿的李云来。?   听说此人,还曾战败过宇文成都。到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不知程大哥,可否代为引荐。」朱灿说完,对着程咬金,便是深施一礼   。

      「哦,哈哈哈,兄弟莫要如此多礼。汝既想见我家三弟。某便带汝,直上双凤山既是。倒是还要与兄弟,商议一下,今夜所图之事。」说完,程咬金也一下坐于地下。与朱灿详加了解,登州地形方位。

      到了晚上,程咬金与朱灿,简单的吃罢晚饭。二人便预备好了。单等城中火起为号。程咬金与朱灿,言道「我说兄弟,某思量,如城中火势一起,老儿杨林,必得出府查看。到时,要知晓有人劫牢反狱。前来干涉,以杨林之武勇,恐到时,咱们这些人,是一个也逃脱不出。」  

      朱灿也是,随之眉头一簇。对程咬金言道「不知,兄计将安出。」言罢,一双眼睛看着程咬金,但等其能出个高明主意。

      「莫如这样。某自去埋伏于,靠山王府周围。但等,靠山王闻火起,出府门之时,便给其一次伏击   。到时你等,搭救出庄中人,可自行离去,某与阻击完其。便也会去追赶你等众人。这样可好?」程咬金是将自己,给抛掷脑后。

      朱灿闻言,是吃了一惊,有些惊异的看看程咬金,言道「大哥此意,倒是不错,可就怕将大哥,落入老儿杨林之手。到时,大哥陷于危难之中。我等只顾,自行逃命。这岂不是,陷我等于不义?」言罢有些气恼地摇头,否同此意。

      程咬金呵呵一笑,又对着朱灿言道「某岂不知,我之厉害。就怕杨林老儿不出府门。如其一出府门。俺老程便让他尝一尝,俺的绝招的厉害。」

      朱灿一听好悬没乐了,心中言道,就你那绝招,可谓是缺德带冒烟。你都损透了。谁打仗,还带往外扔零碎的。你就这幺干。可也不敢多说什幺,毕竟程咬金,是为这些人考虑。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得附同此意。

      二人与这破庙之中,度日如年的,盼着这时辰早些到。总算是到了夜里亥时。程咬金和朱灿,便站在破庙门口,仰首注视着,黑黑的天空。寻看着何处火起?

      猛然间便听到,一阵纷纷杂杂的声音传来。「走水了,大家开来救火呀。在不救,可要连成片了。」听这声音,二人相互对视一眼,没错,正是朱能。

      程咬金急忙的跨上坐骑,催马便沖出街口。来到大街之上,向远处一瞧,好幺,到处都是火光沖天,到处都是混乱的人群。个个拿着木桶,上井边打水。好来扑灭火势。可朱能放得这把火,使用了一些火油,以此来增加,火的威势。

      程咬金眼见着,眼前烈焰沖天。人们是惊慌失措。可也是,对此爱莫能助。一催战马,直接够奔,靠山王府门前而来。

      到了府门这一看,此时,府门早已洞开。一对对的人马,列队而出。中间有十几个大将,簇拥着,当中的一员老将。

      便见这员老将,平顶身高过丈,身材魁伟。头戴单龙垂头紫金冠,身披黄金鱼鳞护身甲。内衬紫缎征袍,走兽带煞腰。左右战裙披于马上。在望面上观瞧,面似赤碳过灰,两条重眉,直插入鬓。一双彪眼,皂白分明,鼻直口阔,大耳垂肩。胸前飘洒一部,雪染的银髯,是根根见肉。座下一匹雪龙驹,也是分外的精神。

      程咬金看罢多时,心说,看这老头可真够威风的。看其真可谓,是老当益壮。程咬金一抬腿,将大斧便摘在手中。用斧尖,一指对面得杨林。高声喝道「呔,对面那老头,你可便是杨林杨虎臣。」

      杨林一看,从对面漆黑街口,窜出一匹大红马出来。也是吓了一跳。在听闻对方,问自己的姓名。便下意识的言道「不错,老夫便是杨林杨虎臣,你又是何人?如何敢深经半夜,骑马偕斧,拦路于此。意欲何为?」

      「呵呵,杨林老儿,要问某家,便是你绞杀不灭的,麒麟山的副寨主。某家姓程名咬金便是。我说老头,某与你打个商量如何?」程咬金是故意磨蹭时间。

      杨林看看远处,已是火光沖天。且人群,均已乱作一团。心中也知程咬金,是有意与此,拖住于己。便冷笑一声,言道「汝要与本王商量何事?」口中说着,靠山王杨林,也将水火虬龙双棒握与手中。暗暗提防。

      程咬金策马,来到离杨林不远之处。勒马站住。又开口言道「我说杨林,我是想跟你,说这幺个事?   借你的人头一用,好让某回去,也好请功。」话落,一扬手,一道寒光,普奔靠山王的面门而来。

      杨林这个气,心说,此人也沁是无耻。急挥单棒往外一封,便将小斧磕出。可还没等杨林明白过来,程咬金又是两把斧子,飞将过来。

      靠山王杨林,将双棒左右一分,当当,两声,便将两小斧,再度磕飞出去。程咬金一看,心道,这仗没法打了,这绝招根本不好使。正想要策马离开。

      便见杨林身后,飞马过来一将。到了近前,是不由分说。举枪便刺。程咬金急挥斧架开。眼见这人又要,挺枪近前。急忙的对其,摆手言道「喂喂,我说这位将军,想要找死,也不急于这一时。可否通名再战。」

      那员大将一听,便收招住手。勒马言道「本将,乃是靠山王驾前,第六太保,姓杨字明远。」还没等其,将话说完。程咬金是举斧便砍,口中还嘀咕道,「掏耳朵。」杨明远急忙的横枪拨开。没等换招,程咬金紧接着,第二斧便到了。杨明远又是横枪招架。程咬金第三斧便到了。噗,正抹在马脖子上。顿时,将杨明远的马头砍落,杨明远也随之,摔下马来。

      这一下,可把杨林身后的,众家太保给惊呆住了。心道,此人武艺不俗呀。同时掂量着自己的斤两。合计着,如要是自己上去,又有几分的胜算?  

      杨明远一摔到地上,便一咕噜的爬起身来,末头边跑。杨林向左右,众家太保看了一看。看至每一家太保面上,皆是低首无语。杨林长歎一声,心中言道,唉,收下十二家太保。反不及,那一人得力呀。心中不由又想起来,李云来,也不知现下,此人沦落于何方?

      杨林一踹双镫,马往前提,来到程咬金的面前。看看程咬金,对其言道「汝是自己下马缚绑,还是让本王,在劳动筋骨。」?

      程咬金看了一眼杨林,对其言道「早就闻靠山王,水火双棒之厉害,故特来讨教讨教。汝可是不敢应战。如是如此,那某自会怜悯汝,体衰气弱。绕尔一条老命。回家颐养天年。」

      杨林闻此言语,是气撞顶梁门。催马晃动双棒,便来战程咬金。程咬金倒也是不含糊,抡斧与之战到一处。可两三个照面,程咬金这心,就是凉了半截。心说这杨林,不愧是大隋朝,排的上号的好汉。这招数真是精奇巧妙。程咬金便有了几分的怯意。便想瞅个空子,好抽身逃走。

      杨林一见,程咬金眼珠乱转。早知其心中所想。待双马一错而过之际,拿左手棒,一晃程咬金的面门。程咬金横斧欲架。杨林右手棒,便朝前一递。   程咬金大斧,不等变招。便被杨林水火棒上的龙头,给锁咬住,往外一挑,顿时程咬金大斧,便脱了手。程咬金眼见不好,催马便逃。可还没等跑出去。靠山王杨林,轻伸猿臂,探臂膀,便抓住程咬金,腰上大带。用脚一点,程咬金的马肋。手向上一提,便将程咬金,走马活擒过来。回到本阵,将程咬金,用力往地上一摔,高声喝道「与本王绑了。

  • 名称: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52: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