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汁超清

朱能一闻此言,眼前一亮,再度翻身拜倒于地。口中言道「实是在下莽撞了,居然不知,是麒麟山的好汉到了。实是失礼。朱能当面于好汉,赔礼谢罪了。还请好汉,助朱能一臂之力。潜入登州,搭救出本庄之人。朱能愿以死报之,好汉的恩情。」说罢,又是,一连磕了几个响头。慌得程咬金,急忙上前,将之搀扶起来。口中言道「兄弟快莫要再如此了。在下也要潜入登州,正好顺便助汝一臂。这也便是,离双凤山太远。否则我那三弟,要是得知此事。肯定要踏平登州。哈哈哈。」

      朱能一听此言,更是欣喜若狂,便又要给程咬金跪下。却被程咬金一把,便给拉住了。老程晃着大蓝脑袋,对其言道「我说朱能呀,你怎和磕头虫似的。你是不知,我那三弟平生最厌烦,便是这些蓐文俗礼。如要是,有朝一日遇到他,且不要老行此大礼。否则非要与汝,理论一番。呵呵呵。」

      朱能,也陪着笑了一笑,便扭转头,对着一片残墙,言道「你等,皆出来吧   。此为麒麟山之好汉。汝等父母,皆要拜求于其搭救。汝等还不出来,拜谢一番幺?可真是愧为人子了。」朱能的话音刚落,便见由残墙断壁后边,转出来十几个幼童。一个个,小脸黑灿灿的。身上的衣服,也皆是破烂不堪。再一看这些孩子身上,可谓是,只剩下一层皮,包着一个骨头架子。程咬金一见,眼泪好悬没落降下来。

      只见这些幼童,一出来。立刻,便都走到程咬金面前。齐刷刷的跪倒于地。口中纷纷的,沖着老程言道「求求好汉爷爷,救出我等父母。我等愿为牛做马,衔环以报。」「好汉爷爷,我会喂马,只要好汉爷爷,将我之父母,搭救出来。我愿做好汉爷爷的马童。保证将你这匹马,喂得膘肥体壮。」其中一个**岁的童子,跪着抱住老程的大腿。是苦苦的哀求与他。「好汉爷爷,听我娘言,我是一个美人胚子。只要好汉爷爷,能将我父母救出,我愿嫁与好汉爷爷。」其中一个,十一二岁**,也是跪行至程咬金身前。抱住其双腿。不住恳求与其。

      程咬金本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一见众孩童,凄凄惨惨的跪求与其。不禁眼睛一红。急将面前几个孩童,抱将起来。对众孩童言道「你等既有此孝心。俺老程,便是不要这颗脑袋,也要与你等救出双亲。至于你等所言报答之意。俺老程便不用了。想吾三弟常言,助人乃快乐之本。今日俺老程,也要快乐一把。哈哈哈。」众孩童闻此言,皆是喜形于色。议论纷纷。盼着父母双亲,早日得返于家。

      朱能对程咬金言道「不知程大哥,可有良策?」言罢,一双眼睛紧盯着程咬金   。程咬金却是挠了挠头回应道「这良策,倒是还没想好呢。哎,到时随机应变既是。我说朱能呀,咱们两个商量商量。看明日如何潜入登州,好救出人来。你于此处,可还有相熟之人否?最好将其一并叫来。否则,就咱们老哥两个,这事可悬。」

      朱能闻此言,是口打唉声。言道「附近,哪还有相熟之人。相熟之人,均早已避难去了。只恨我朱能,本与大家保正,任他来多少隋兵。某也可以,一併将其击退。只是那日,隋兵与夜中,侵入山庄。挨户捉人,有胆敢反抗者,皆是被就地斩杀。大家慌乱之中,也不记某,平日与之所习之阵势。只是各自要,奔出这个庄子,逃得活命。可却被乱箭射倒。那晚情景,我朱能到今日,也如在眼前一般。」朱能言罢,是狠狠地一捶地下。

      程咬金一闻此言,却是紧蹙双眉。心道,就这两个人,去登州砸牢反狱去。那不是,倾等着肉包子打狗幺。可如现在,返回双凤山,在招齐弟兄们回来。这来往时日,也够长的。思来想去,程咬金心说,老程呀老程,怎什幺时候,如此怕死贪生。想到此处,程咬金对朱能言道,「那就咱二人吧。只是有一样,找一辆平板车来。多弄些草和引火之物来。咱们于他,也来一个声东击西之策。等人们,皆去救火,你我正得时机,好救人出来。如何?」言罢,程咬金看着朱能,看其是否,还别有良策。

      「程大哥,真是智多谋广。就依大哥之计。那个,大哥身上,可还有银两。孩儿们已多日,没曾吃过一顿饱饭。所以,大哥如有银两,可算是小弟与哥哥借的。待小弟有时,必加倍奉还,。不知哥哥意下如何?」

      「哎儿   ,兄弟莫如此说。来来,我这有些银两,可叫一个机灵些的孩子,去市集上买些吃喝。也使孩子们,吃顿饱饭。明日,也自有用到他们之处。」一言说完,便将银两,交与一个,面上看来,比较大些的孩子手里。那个孩子一转身,便带着几个孩子,投入黑黑的夜色当中。

      朱能又吩咐孩子们,升起来火。大家围于一个圈形而坐。单等那些孩子,买回吃的来。一时辰之后,那些孩子才回来。却是推着一辆平板车,车上满是稻草,以及一些罎子。程咬金,不解其是何意。朱能也是同样,都瞪着眼,看这些孩子弄些什幺回来?

      便见那个,程咬金将银两,交与他手的孩童,走到程咬金的面前,扑通一下,又是跪倒于地,,对着程咬金言道「程大叔,您所需之物,我皆以买回。就靠你明日去,搭救回我等双亲。」

      「没事,孩子,我老程说话是算话的。那个,你买没买酒菜回来。俺老程这几日,竟赶路了。尤其与这个,扮鬼的朱能打了一架之后。越发的饑饿难当。你可莫要告诉于我,我与你的银两,皆都买了这些引火之物?」程咬金说完,注视着这个孩童。生怕从其嘴中,道出一句,是呀。

      那个孩子却是一笑,返身从车上,取出不少东西出来。程咬金一见,是大喜过望。招呼着众人,一起凑过来食用。酒足饭饱之后,程咬金与朱能,又仔细计较一番。方才各寻一处地方,自去休息不提。

      次日黎明,朱能将程咬金的大斧子,藏于车上。又将程咬金那匹,大肚蝈蝈红。充作辕马。将其原先鞍佩,尽皆撤去。又将一副褥套,为其披上。程咬金眼见着,自己战马,被其充作,驾辕之劣马。心中也是十分懊恼。可也莫可奈何。

      因程咬金过于醒目,便只好独自前往登州城。朱能与几个伶俐的孩童,驾赶着车,自去登州。只是与程咬金,约于登州城里,望海茶楼会面。

      这程咬金,一身鹦哥绿的大氅,下穿一条红裤。头戴一顶,翠绿色的武生公子巾。一张蓝靛脸。在配上这一身,穿着打扮。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一路之上,人们见此穿着打扮。莫不掩口而笑。程咬金也并不在意。走进登州城里。程咬金一看,这登州城,不愧为沿海之城。是真够繁华。且来来往往,人群之中,不时有几个,海外之人,掺杂其中。

      程咬金看罢多时,猛然记起来,心说对呀,我入登州,一是为探查老儿杨林,其皇杠什幺时候押解去京城?二便是为助朱能,将其庄户,搭救出登州。人常言,要知心腹事,单听背后言。我还是去望海茶楼,先去摸摸底细,再做道理。想到此处,程咬金便是直奔茶楼而来。

      望海茶楼,顾名思义,其有一处窗户,正可望见大海。可一边饮茶,一边望景。   抒情理兴,开阔胸襟。故每一日,前来饮茶之人,如过江之鲫。

      程咬金本是与朱能,约至此处,交其兵刃马匹。两人好各行其是。程咬金,到得茶楼之下。一看朱能还没有到,便迈步入楼,想边饮茶,边等朱能。

      「客官,可是要饮茶幺?是要观景雅座,还是与大堂之处,也好听听奇闻杂事,长长见识?」这个小二,一副温文尔雅的摸样。一手搭白巾,一手拎着一个铜壶。看其样子,似是刚与客人,注完茶水。

      「小二哥,便给我在大堂,寻一个坐即可。再来一壶香片。」这程咬金,素来喜饮花茶。因喜其香味绵长。小二听程咬金,欲在大堂饮茶。便做一个手势,与前带路。

      到得一处空座,程咬金便坐下,翘起腿来,左观右瞧。见此时大堂之中,可能是因其不是时辰。故饮茶之人,稀稀落落。小二给程咬金上来一壶香片,便又去招待旁的客人。

      程咬金在此,坐等朱能前来与其碰头。可坐一会,便有些抓耳挠腮起来。听身旁有一个桌上,有两个老头,正在那里谈的热乎。便端起茶壶走将过去。

      「我说,你们这,可还有旁人幺?我坐于此处可行否?」程咬金这嗓门奇大,这一声,差点没将两个老头,给吓得出溜到桌下。

      「那个,那你就坐吧。这没人。」其中一个老头,强壮着胆子,冲程咬金回答道。可一语道完,便伸手去拿起茶壶,这便要起身,到别的桌上。  

      程咬金一见,便有几分不喜,又高声问道,「我说这位老人家,您老是否对某有成见。怎某一到此坐下,您老就要走呢?可是否不把某放在眼里?」程咬金主要想,打听一下皇杠的事。还想旁敲侧击,探听一下朱家庄的事。故,又将昔日,程老虎派头拿出来。这两个老头也战战兢兢的,只得又坐下。

      「我说老头,喜欢喝香片不?我给你到点,喝喝试试。」程咬金不由分说,便一人给倒一茶盅。可倒完一看,这二位还是在那里,一劲哆嗦。

      「我说汝二位,看来是分明不给某面子。端起来喝,一会要问汝等一些事情。汝等要是有所欺瞒,嘿嘿,可别怪某,今天不与汝等客气。」程咬金言罢,一瞪这双,出了号的大眼珠子。

      两个老头,又是一阵的哆嗦。端起茶杯来,好不容易在嘴边,润了一下。其中的一个,乍着胆子,问程咬金「这位好汉爷,您要问什幺,儘管问来,小老儿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嗯,我听说,最近登州府附近,的庄户中人。有不少被官府,锁拿入牢。但不知,此是何故?而某有一个表亲,亦被官府拿进大牢。故,某想探查明白,好早作商量。不知二位,何人详知此事。可否对某细言?」程咬金说完是盯着二老,待其应答于己。

      果然,一说此事,这二位一下便精神起来,都想争着对程咬金说。程咬金一见,便用手,随意一指其中一老者。言道「由你对某言来。」

      「咳,我也是听说,是因靠山王杨林,要与皇帝进贡龙衣皇杠。故大肆强征赋税。而那些无人庄子中的人,便是因其拒交赋税。所以,便被抓进登州大牢。好像抓了不少的人。估计阁下的表亲,可能也在其中。阁下,要想救出人来。必得向靠山王府,交齐赋税,方可放人。」这个老者言罢,偷偷观瞧程咬金的脸色。见其脸色平常,方才轻鬆起来。另一老者,也不肯让其专美于前。便补充道「听说这皇杠,启运的日子,也已经定好。就在八月二十八日。路径山东。」一语道罢,端起茶盅,自得的饮了一下。

      程咬金心说,看来,孟海公所言非虚   。此事既已探查明白。眼下便是会和与朱能,好搭救出那些人。程咬金正坐在此处,想着心事,便听楼梯上,响起一阵的脚步声。

      程咬金甩脸观瞧,正是朱能走上楼来。朱能一上得楼来,正看见程咬金,坐于离楼梯不远之处。便向其丢一个眼色。便又转身下楼而去。

      程咬金也不敢怠慢,急忙的沖着茶博士,高声言道「茶钱已留桌上。」言罢,转身下楼来寻朱能。

      到的楼下一看朱能,手牵着一匹战马,正是自己的大肚蝈蝈红,马得胜钩上,挂着自己的那把金纂开山钺。在不远之处,便是那辆乾草车。

      「程大哥,今夜便全靠汝了。我等于四处堆柴垛草,只等亥时一过,便要点火。到时还望兄长能,打入大牢,弟同往之。」朱能言罢,将丝缰付与程咬金之手。便掉头而去。

      程咬金牵着马,于大街上站了一会。心说,也不知这等轴,有否巡街差官。这要遇上,一见我这马和兵刃,非的打起来不可。

      程咬金想到此处,便牵着马,朝着侧街走。想寻一处无人所在,好挨至天黑,也好便宜行事。转过几个小街,正走着,便看到面前,现出一座破庙出来。

      程咬金一见,是欣喜十分,心道,得了,便于此处忍了吧。牵着马走入破庙,一直来到大雄宝殿,一看这庙,可真是十分的惨败。神台上的佛像也倒了。并蒙上了一层的蛛网。那几扇阁门,也是东倒西歪。地上一个破香炉,跌翻于地。

  • 名称:妹汁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42: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