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獾超清

「请陛下命一名宫娥,进到车里。陛下便知端详。」郭吉安昂首,对杨广言道。

      「哦,好吧。就请皇后挑一人,以于朕演示一番。朕倒要看看此物,何谓,曰逍遥车之名。」杨广神色有些肃然。望着那个,装扮十分新奇好看的小车,心中并无多少欢喜之意。神思早飞往,不知何处。

      那个宫娥进入小车,坐在那个,似榻似椅东西之上。不料,刚坐将下去。小车四围,忽然探出几道铁箍,将这宫娥四肢紧紧锁住。紧接着,锁在腿上两个铁箍,猛然便向两边分开去。将这宫娥大腿,分开两旁。将其下身,露将出来。

      「哼,此不过是淫巧之物而已。到让宇文丞相费心了。是不是希望朕,便就此不再早朝。也好让你等,将这朝堂之上,遍**等心腹。萧媚娘,你到也是好心机,莫非怕朕,不在宠信与汝。便于宇文化及,串通一处。前来瞒哄与朕。使朕做一个桀纣之君?   」杨广突然变脸,倒使萧媚娘,有些措手不及。一时呆愣与坐上,无言以对。

      「哈哈,不错不错。真是难为萧娘娘了。」杨广言罢,一甩袍袖,便走出后液宫。身后留下一个,瞪着眼不知出了何事的萧媚娘。张公公也紧随其后,走出宫中。

      「唉,老张呀,你也是自小,便跟在朕身前的老人了。你来说说,莫非朕真的,做一个桀纣之君。他们才开心。才好站出来,指责与朕失德之处。也好彰显其忠谏之名。朕,自知此位,来之不十分光明。可朕是真心实意,想为天下黎民,做些事情。莫非这也是不成幺?」杨广此时,有些落寞的。背对着张公公言道。

      此时的杨广,站在御花园一棵柏树之下。仰脸向前望去,天上此时,也是乌云密布。眼看,便有一场的雷雨下来。张公公急向身后,小太监努一下嘴。小太监会意,去取出一把油伞。便侍立与杨广身后。

      看着庭园里的花草树木,杨广的心结,终于有些开解。开口吟诵道「故年秋始去,今年秋複来。露浓山气冷,风急蝉声哀。鸟击初移树,鱼塞欲隐雷。断雾时通日,残云尚作雷.。」吟完   一首诗。便又转身,直朝着大兴宫而来。

      「陛下吟的诗可曾记档。」张公公对着身边,一个正奋笔疾书的,中年太监询问道。「陛下的诗,皆是有档可查。请张公公莫要担心。」那个中年太监言罢,已是笔录完毕。自行收拾后,便也追赶杨广而去。张公公也随其身后,向大兴宫而来。

      早有人,敲起升朝鼓,撞响聚臣钟。工夫不大,文武百官齐聚大殿之上,。一时不知这杨广,又抽哪门子疯。如何在天近午时,却要升朝议事。

      杨广此时,已书完一道圣旨。见百官已到金殿之上。便示意张公公,开始宣读圣旨。文武百官不知是何事?使得杨广,如此急迫的,召齐文武前来。便均拭目以待。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文武有职事者,以孝悌有闻,德行敦厚,节义可称,操履清洁,强毅正直,执宪不挠,学业优敏,文才秀美,才堪将略,臀力骠壮十科举人。钦此」张公公念完圣旨,便将其又卷好。在站回原处。

      「众位爱卿,朕还有一事,便是有朝臣,向朕进言,减免宫中用度。朕认为不可。宫中用度,自先皇文帝时,便已减免一半。如今还减,那乾脆让朕饿死算了。朕有一提议,众位爱卿,可相互议议。看其是否可行?   朕认为,如开一条运河,将南北之水渠,均以沟通。使漕运可直抵京城。也好免去,其中不必要用度。众卿家意下如何?」杨广说完,便注视着殿上的群臣。不知有多少人会附议。

      「回陛下,老臣以为,此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臣附议。请皇上,早一日颁下圣旨。微臣愿肝脑涂地,已做前驱。」宇文化及首先站出来,支持杨广之议。

      杨广的心也不觉一动,心说,看来宇文丞相,还是忠君悯民之肱骨之臣。倒是朕,对其有所误会。只苦了眉娘了。心中不由又想起,那辆逍遥车来。顿时便觉血脉贲张。

      杨广眼见着群臣,一时还拿不出,一个章程出来。便沖着张公公摆了摆手。「陛下以倦,诸位大臣即刻散朝。」张公公喊完,便扶着杨广又回到后宫。

      杨广一入后宫,便见萧媚娘,正哭得是两眼如桃。不由心生怜悯。笑道「怎一刻不见,爱妃便又改换了模样?到叫朕,差点不曾认出,是何人到了朕之寝宫。呵呵呵,爱妃,那辆宇文丞相叫人献来的,逍遥车如今在何处?朕倒是想尝试一下。」言罢,搂过萧媚娘,又哄劝着。

      「人家好不易,为陛下训出西域之舞。可到被陛下,一顿枪里夹棒的训斥。白费了,妾身这多日心血。却不曾入陛下龙目。」言罢,萧媚娘又是嘤嘤的哭泣起来。

      杨广一时,无何主意。便对其言道「爱妃莫要再哭,以后朕,绝不再似今日一般。爱妃还请放宽心。无论以后,爱妃欲为何事。朕都应允既是。爱妃还是与朕说说,那逍遥车,如今又在何处?」

      萧媚娘闻此言,却忽破涕为笑,对着杨广娇嗔道「陛下莫要再欺哄与臣妾。对了,陛下,臣妾闻那逍遥车,要是想使陛下,更绝刺激。必得**方可。才能使陛下有升仙之感。陛下莫如使宇文丞相,去挑选幼龄秀女,以充后宫。以解陛下,不时之需。」萧媚娘此言,实为祸国殃民之荐。

      杨广沉吟良久,方才言道「朕深恐此举,招群臣拦阻。再有何故,非得**方可。朕实是不解呀。」

      「陛下,这诸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只管下令,自有人,为陛下操劳既是。况陛下,还不曾领略,这**之趣。其中之美妙,陛下如不亲身体验。陛下岂不遗憾。」萧媚娘闪动着,钩魂蕩魄的双眸,渐渐靠近杨广,用其胸部,蹭着杨广的胳膊。

      「好好好,朕就都依爱妃之意即是。好了将逍遥车于朕推来。朕今日,便要领略这其中乐趣。」杨广言罢,心痒难耐。此时宫中的火烛,一下便都熄灭。后宫中所罩的轻纱。此时也皆都放下。一两厢车缓缓推进来。车外四边插着,几支粗粗的火烛。车子上也罩着轻纱。在火烛映照之下,即显其朦朦胧胧,又是那幺隐隐约约。

      程咬金可谓是晓行夜住,饑餐渴饮。这一日,天以至晚,此时业已离登州不远。其已到登州下辖文登县,此处有一户朱家庄。程咬金一进此庄,便看到庄中是暮气沉沉。便似久无人居住于此。土街两旁门户,皆是破败不堪。老程心道,「这莫不是鬼庄吧?怎无灯火炊烟呢?真是奇哉怪异。」老程此时,已然下了战马。手中持斧,牵马而行。

      越朝着庄子深处走,程咬金这心里,便是越发的紧张不已。程咬金别看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有一样,从小怕鬼。程咬金横斧于胸前,心说,得了甭论是何鬼物,如若敢来。先吃我程咬金一斧。

      程咬金此时,已到庄子正中央。此处为一十字街口。四通八达,触目之处,却尽是荒凉败落。看那街道和门户之中,荒草丛生,百虫争鸣。却无一人出现。

      程咬金此时,越发有些不安起来。大眼珠子,不时扫过门户,和街道之间。一阵阴凉之风,吹拂过树叶之间。一时沙沙声,响起不绝。

      便在此时,忽听得,一阵鬼叫之声,啾啾响起。刺耳声音,将人心,也搅得惊慌失乱起来。程咬金瞪着眼睛,将大斧一横,开口大声言道「某名叫程咬金,路径此地,是哪位元道上朋友,与某开此玩笑。咱们也都是和字的。莫要将某做肥羊看待。如不听某良言相劝。某便叫汝,知晓某之斧子的厉害。」程咬金一言道罢,鬼叫之声,顿时息寂。

      程咬金笑言道「哈哈,看来俺老程,还比那锺馗强啊。如有朝一日,咱也去捉鬼拿妖。露露脸去。让那军师,也莫在小觑咱。」实际程咬金,这番也不过是,于己壮胆而已。

      「是幺?那汝何不来捉拿与吾.」一个冰冷冷声音,从程咬金身后响起。程咬金身上汗毛,一下被惊得都立将起来。

      程咬金转身观看,便见其身后,出来一个一身白衣之人。此人脸也是雪白无色。头上戴着一顶,通天长帽。上书四个大字。‘正待拿你’。看此人眼睛,似也是白色透明一般。

      程咬金到了此时,便不再怕。将马的丝缰鬆开。手中大斧也举起来。只待这,不知是鬼,还是人往前一步。便一斧劈下。

      那个鬼物,却停于,离程咬金不远之处。只是冷冷瞧着,并不上前。程咬金胆子越发大起来。向前一步,是举斧便劈。

      那个鬼物,闪身避让与一旁。却并不还手。程咬金有些气恼,便左一斧右一斧,一口气,连劈十几斧。却连此人衣襟,均不曾沾到。可见此人功夫,也是不浅。

      程咬金眼见,是拿其无法可施。此人也不知是友是敌。心说乾脆吧。还是拿俺老程的绝招赢你。程咬金一探手,便取出一把斧子,口中高喝道「再吃某家一斧。」一斧劈下。那人向后一退,轻易便避开程咬金一斧。可程咬金可还有后招,一抖手,一道寒光飞出,同时上边,又用手中大斧,一晃其面们。此人急忙一躲,可没却防其下盘。正被一斧子,削在小腿之上。当时便噗通一下,栽倒于地。头上帽子也甩出多元。脸上面具,也脱降下来。

      程咬金这才明白,脸上感情是面具,上的前来,细细端详此人。便见此人面色焦黑,满面鬍鬚。只是着一身白衣,倒显其有些不伦不类。

      「我说这位朋友。你可不地道呀?想俺程咬金路径此地,与汝可无冤无仇。汝何故要惊吓与我。还亏某不惧鬼怪。否则,岂不是被汝,吓成疯傻之人。今日汝,便于某讲个明白,道个清楚。否则,哼哼。」程咬金一言道罢,便沖着,倒于地上之人,晃了晃手中大斧。

      此人却并不惧怕,反倒嘿嘿冷笑几声。言道「要杀便杀,哪来如此多废话。快点吧。莫要误了某之时辰。莫还要赶着,投胎一户好人家。也便,不在受此腌臜之气。」言罢,是挺颈受死。

      程咬金此人,最为热心。一听此人,是话里有话。便将大斧先落下,持立于手。探身,将此人扶将起来。一直扶至,一户人家门前。令其半靠于门板之上。又掏出止血药,为其敷上。将伤给裹好。这才也坐与一边。

      「我说这位兄弟,闻汝之言,莫非也是老和字。如何落到这般天地。可否对某明言。如某能助汝一臂,自是不会推辞与汝。如何?」程咬金言罢,便盯着此人,待其,道出其中因由。  

      「唉,某不才,姓朱名能。乃此地人。只因此处,为登州下辖之县。而杨林老匹夫,又要进贡皇杠与当今天子。便令各县均要平摊。有不出此赋税者,皆入大牢。我便因此事,欲领庄中人与其抗衡。可没料想,庄中有内鬼。竟将此事通稟于县衙。次日县衙捕快,便又引来登州鹰扬兵,将此庄三百余口人,尽数拿入登州。并言,以此为,所有县之楷模。如再有抗赋税者,皆当场斩杀。某本要大闹登州。奈何,那日曾救下十几个孩童,便每日装扮鬼怪,以此获取些银两。只没料到,今载于好汉之手。可也心安,只求好汉,给些银两。以慰幼儿之口。某朱能,在此,叩谢好汉援手之恩。」言罢,朱能是俯卧于地,使劲与程咬金磕着响头。

      「快莫如此,汝可折杀俺老程了。快快请起。实话对汝言,某也是要潜入登州,特来探,皇杠押往京城之日。也好回去,与众兄弟前来,劫这老匹夫的皇杠。」程咬金边扶此人,再度坐好,便对其言道。

      「哦,不知好汉,是那一座山头。可否报报字型大小。看某,是否也有过耳闻?」朱能一听,便急问与程咬金。

      「哈哈,某家,乃是麒麟山大头领麾下,斧头帮帮住。要问我们总瓢把子,那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便是打败突厥与营州的飞将军。号李云来得便是。哈哈。」程咬金一言道罢,是放声大笑。

  • 名称:蜜獾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39: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