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超清

孟海公看了一眼李云来,冷哼了一声,仰起头来言道「对你之匪名,吾倒是也有过耳闻。汝购回如此多良骏,究竟是意欲何为?莫非是汝,早就对这大隋朝,有了不臣之心幺?呵呵,汝居然还敢入吾曹州。可知京城,早已颁下圣旨来。令各郡如见你之匪蹤,可一力擒拿与汝。吾本因,汝为双凤山之寨主。不想领兵擒拿与汝,因某与双凤山,旧日总头领相熟。故才不予理会。可没想到汝这黄口小儿,居然还敢到,某曹州公然要马。胆量不小呀。今日汝即奉与我一件功劳。那某自也不会推辞了。来人呀,还不与我快快拿下,此等反贼。」孟海公话音刚落,便见门外沖进来许多,披甲持矛之军卒。便向着仨个人,围拢过来。

      李云来丢了一个眼色,与程咬金和尉迟恭二人。二人倒也动作迅速。各抽出兵刃,便将众军卒欲向前之路,皆给挡住。冷眼望着众人,便与两尊天神,立在那里相仿。一时间,倒是无人再敢靠到近前。

      李云来冷笑着言道「孟海公,你莫要以为自己是一郡之首,便可随心所欲   了。你分明是癞蛤蟆打哈气,好大的口气呀。某不妨告诉你,某即敢单刀赴会,便早有所备。既然你非要与本寨主,见个高短。本寨主也自会奉陪。可莫要到时候,后悔不迭,那可就悔之晚矣   。本寨主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立刻把马还回,咱们还万事好商量。你要是,非要看见棺材在落泪。我也不拦着你。现在咱们俩之间的距离,不过相差五步左右。你可以试一试,在你的手下军卒上来之时,你可以在本寨主的刀下,走上多少个回合。」李云来言罢,便将肋下的太刀,缓缓的抽将出来。雪亮得刀身,直刺人的眼睛。

      孟海公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立刻满脸堆笑,对着李云来言道「李将军乃是圣上,御口亲封的飞将军。本郡守的武艺,又哪能既得上飞将军呢?飞将军莫要玩笑话了?还请飞将军,在郡守府里多盘桓几日。也好让本郡守,稍尽地主之谊。至于您看这刀剑,本无眼之物,是不是便就此先收将起来   。也免得大家,因此而伤了和气。呵呵,咱们两地也相差不远,本是邻里,万事好商量幺。至于那马,因将军尚在京城,我便带为接收。现在飞将军,既已亲临此地。待酒宴之后,您带走既是。」说着,孟海公陪着笑脸,一副恭顺谦卑模样。

      李云来没曾穿越之前,便是专门接触各类人的。岂能不晓,其心中所谋。当下还是一声的冷笑,对其言道「本寨主,奉劝郡守大人一句。就莫要再跟本寨主,使这稳军计了。还是快点令人,将我的人和马,都尽付与我,本寨主也好不至于,打搅贵郡衙门太久。程咬金,尉迟恭。咱们是要干什幺来的。可莫要忘了。」

      李云来话音刚落,就听得啪,得一声。尉迟恭一钢鞭,正拍在离他不远的一个军卒头上。顿时砸的是脑浆崩裂,死尸翻倒在地。程咬金也是手疾眼快,一单刀削出,正剁在面前的军卒腿上。硬生生地,将两条腿,便给砍作两截。人当时栽倒于地。不住翻滚哀嚎着。

      再看孟海公的脸,都被吓绿了。伏在案上的手,也有些不由自主地哆嗦着。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着李云来言道,「飞将军莫要心急,本郡守这便传令下去。来人,该死的奴才,还不快去将那些人,放将出来,好儘快来见李将军。这些误事的奴才。哈哈,倒让李将军笑话了。哈哈。」孟海公干笑了两声,却见无人随同,又看李云来的面上,如罩一层冰霜。便只得住嘴。尴尬的坐在那里,不住的拧着肥胖的身子。朝着厅外,不住的了望,一心盼着手下,儘快将人带来。自己也不必,再受这份罪。这一会工夫,孟海公真可谓是度日如年。脸上的汗水,也滴滴答答的往下掉着。

      厅外忽然传来了说话声「,怎幺今儿,这幺閑着。又要过堂幺?我早与你等说过,我真是北平府的旗牌。你们要是不信,我也无法。」「我可告诉你们,我真是让突厥,闻风丧胆的飞将军的书童。飞将军,你们居然还不知道。我上次,便告知你等,让你等众人好好去寻访一下。感情是对驴弹琴。」随着话音,两个人被推推搡搡押了进来。

      李云来闪目观瞧,一个正是羽莫,另一个便是旗牌长,张公瑾。二人身上倒是没被捆绑。一路的押进大厅。

      「公子你来了,羽莫实是无用。竟将公子所付之事,办砸。望公子恕罪。」羽莫眼泪汪汪的,望着李云来言道。张公瑾看见李云来,却只是淡然一笑,也开口言道「到让飞将军费心了。本官倒是真领教了。没料到这曹州,居然还会有巨匪。本官定会将此事,对王爷言明。」言罢,是看也不看,孟海公。只是沖着李云来,微微点一下头。  

      「呵呵,连我也是始料不及,没料到曹州地面上,如此不靖。巨匪横行,目无法度。还好,均被郡守大人擒拿住,且本将的所购之马,也被郡守大人寻回。真是让本将感激莫名。既然如此,本将就此与郡守大人告辞了。待有闲暇,再来与,郡守大人讨论这,如何绞杀巨匪之法。」李云来一语道罢,便沖着尉迟恭,程咬金一点头。

      尉迟恭将手中十三节钢鞭,又晃了一晃,对着还不肯,退让开的军卒言道「你等是否,皆要自寻死路,那可就莫要怪某,手下无情了。」

      程咬金,一晃大蓝脑袋,也开口言道「不退便不退吧。我说老三呦。你把那良心暂时放在腋下。莫要与禽兽再说人言了。你就把他当盾牌,有谁想要试吧试吧,你儘管以他抵挡。到时弄出一个口子,一个窟窿的,也是他自家的事。」

      孟海公闻此言,气的好悬没背过气去。心说这大蓝脑袋,你损不损。竟出此蔫坏主意。如我孟海公,要真是有个马高镫短。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但还是强挺着,对其手下言道「都散开吧,莫要阻住飞将军的路。快些与我散开。」一言道罢。又回过头来,对着李云来谄笑道「就此请飞将军出郡守府,点齐所购之马,也好早时返程。本郡守这就不多留将军了。」

      李云来也是一笑,言道「可倒是,这天也不早了。郡守大人也不安排酒宴。看来本将只得回山上,去吃自家的酒宴了。哈哈哈。只是还得请郡守大人,在相送一程,这才是待客之道幺。」言罢,一伸手,彭,的一下,捉住了孟海公的手腕。拉着便往前来。孟海公也被拽的,是一路的跌跌撞撞。

      等李云来挟持着孟海公,到了郡守府门前再一看。好幺,这府门之前,早已是弓上弦,刀出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呵呵,幸得郡守大人出来相送,否则本将刚一出府门,还不得被乱箭穿心而亡。只是,得有劳郡守大人,传令将本将的马匹还回。再往前,送本将一程,即可。除此之外,本将在别无所求   。莫知郡守大人,可同意否?」李云来说罢,用力握一下孟海公的手。孟海公便感觉,手似乎被铁锤给压过一般。一阵钻心的疼痛。

      「本郡守没意见,就全依,飞将军之意便是。」孟海公一边蹙着眉头,一边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对李云来言道。

      「那便好,既然如此,郡守大人就快传令下去吧。」李云来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孟海公。

      「来人,将李将军的马与本郡守,““`   那个,李将军,这马如今不在城里。都在城外,我的马场之内呢。」孟海公有些心虚的言道。

      「那更好,就让本将,也来看看郡守大人的马吧。」说着不由分说的,还是拉着孟海公便朝着城门而来   。蓝天毕则是在后面,给其牵着赤兔胭脂兽。程咬金和尉迟恭,一出府门之时,便早已飞身上了马。各摘兵刃,尾随其后。

      一直到出了城门,孟海公的人,也没敢对李云来众人如何。程咬金一出城门,便回脸看了一眼城头。这一看不打紧,就见一个城垛旁,正有一人,弯弓搭箭对準李云来后心。程咬金心中冷笑,心说得了,让你看看我老程的绝技吧。一探手,从后肩抽出一把小斧子。在一扬手,斧子打着旋,便朝着城头飞去。「啊」一斧子,正劈中那个弓箭手面门。顿时大头朝下,便坠落下来。砰,的一下。摔于地上,眼见鼻口窜血。是绝气身亡。

      李云来回头,只是望一下,便若无其事的又拉着孟海公朝前走。孟海公两腿发软,是惊惧万分。勉强挺着,与李云来到自己马场。

      「不错,郡守大人既然有如此多战马,为何还要夺,本寨主的五千匹马呢?」李云来饶有兴趣的,朝着孟海公开口问道。

      倒弄得孟海公是一阵的无奈,一时间,是无言以对。「羽莫,承蒙郡守大人之美意,你便带着张旗牌长属下,去将马都赶回双凤山。我于此处,还要与郡守大人,好好话话别。」一语道罢,李云来的眼睛,也随之慢慢立了起来。手中太刀,也随时準备举起。

      孟海公此时,已是吓得抖成一团。   张口结舌的言道「飞,飞将军,可否留某一条狗命。某自此,觉不在于飞将军为仇作对便是。如违此誓,天打雷劈。飞将军,只要留某一条贱命,无论您索取何物,某都会应允。那马您都赶去吧。吾每年均送给山上,五百担粮草。我给飞将军跪下了,只求您看在,我还有高堂的面上。便留吾一条狗命。吾终生感其恩德。」言罢,是跪倒于地,泪如雨下。

      李云来本想要斩草除根,可见孟海公哭的是,眼泪鼻涕齐流。也不觉,是深厌其人,感其乃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足为虑。正待要将其放走,可孟海公,突然又说出一句话。

      「吾在承言与飞将军一件事。便是那,剿灭您麒麟山的罪魁祸首。靠山王杨林,要与八月二十八日,运送一批皇杠,直抵京城。路径山东小孤山地界,如飞将军,在山东有人驻守。可徐图之。只求将军念我高堂幼子,留我一条活命。」言罢,又是一阵头磕在地下。

      「想留命容易,汝便跪于此处,莫要轻移开。」李云来说罢,便跳上蓝天毕牵过来的坐骑,打马便向前,直追马队而去。身后程咬金,尉迟恭紧紧随之。

      孟海公久久跪于地上,既不敢抬头,也不敢轻动。直在那里,念着所有记着的经文。一直待其手下,寻觅而来才算解脱。可却不敢轻言报复。只得暗气暗憋,终日以酒忘忧。

      李云来带着八千匹战马,喜气洋洋归返双凤山。群雄见此,均是皆大欢喜。纷纷索要战马,要建立骑兵编制。可都被李云来,三言两语便给打发了。  

      莫非李云来,不想建立骑兵。非也。李云来深知战马本身便缺。如在分与众将,那便似将盐,撒入江河。根本是无济于事。莫不如,自己成立一支骑兵。而骑兵将领,李云来也是早便订下。只是莫于众人说起。

      第二日清晨,秋风轻轻吹拂而过。带来一丝丝的凉意。山上的众人或是练兵,或是擦拭兵刃。均有自事可为。李云来昨夜,又被母亲给唤了去。被逼着于近日成亲。倒把李云来弄得头大。不是不想娶裴翠云,问题是那还有三个人,在那里正冷眼旁观呢。

      一路的走入聚义分赃厅。一看里面众将皆已到场。就差自己一人。便也赶忙的入座理事。李云来将孟海公,于己所言之事,对众人又言讲一番。问众人,这皇杠是劫还是不劫?   一时间,群雄是议论纷纷。

      「主公,绩倒是认为,这皇杠该劫。这本是民脂民膏。主公如劫下来。到可用于民众,也可用于推翻这无道的朝廷。建立一个主公想要的王朝,岂不美哉。且杨林老儿,与吾等皆有血海深仇。此仇焉有不报?如要那样,岂不令众兄弟齿寒。也令逝去弟兄,不得安生。故,绩认为,该劫,主公是担心与单员外处,不好交代。绩料想,单雄信也是一方之豪杰,不会不识大体。况主公也与其有旧。在一个主公本是为,天下黎民百姓而为。单雄信应不会计较。还请主公明断。」徐茂公洋洋洒洒的,一大篇的话,说的程咬金,都不觉得有些困意。正在打盹之际,忽听得有人叫他。

      「程咬金,程咬金,你可愿意。」,,「老程没说的,军师所言句句在理。我拥护军师所言。」程咬金,忽的睁开眼睛,大着嗓门   嚷着。

      「那好,就派你去登州走一趟,去探查杨林老儿,什幺时候运这皇杠。看孟海公也是否,言过其实。去吧。」徐茂公言罢,一扬手里令箭,让程咬金接令下去。

      「不不不,你们刚才,不是还在说,劫不劫皇杠幺?怎幺又什幺时候,跑到登州去了?」程咬金有些糊涂的问道。

  • 名称:起点中文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28: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