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超清

尉迟恭看了一眼两员大将。也不与其答话,这便催马挥枪,抢到上风,一枪刺将过去。那员将官急忙得,用戟往外招架。另一员使五股烈焰叉的将官,一见此景,急忙的挥叉,与之一起来战尉迟恭。马打盘旋,三人便战于一处。一连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尉迟恭便有些着急起来,趁与使戟的将官,二马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尉迟恭大枪交与左手,右手便从后背,抽出来十三节水磨钢鞭。往前轻微一探身,啪得,反手就是一鞭。这一鞭打的这个乾脆。正抽在这员将官的的后脑海上。登时便打了一个脑浆迸溅。死尸也噗通一声,载于马下。另一员大将眼见不好,策马便要往本队跑。尉迟恭那还容他回去,催马便追。

      眼见离着已是不远。尉迟恭一扬手,呜,得一声。便将大枪就给当做标枪,投掷出去。那员大将还没等醒过神来,后边的大枪便已到了。噗,尉迟恭的手劲也大些,这一枪从后心扎进去,从前胸透出大半截子枪桿来。死尸也是扑通的一下,贯到地上。无主的马,跑回本队。

      伍魁一看这可不行,这要是一个个派上去,还不都得被人家包圆了。乾脆吧。「来人,都给我上去,杀了此将者,本帅重重有赏。」伍魁瞪着眼睛,向着身边的将官们大声吼着。

      众将一听,不敢怠慢,齐抖嚼环。纵马便来围攻尉迟恭。尉迟恭见此情景并无慌乱,先将死尸上的大枪拔出来。大枪携背身后,立马于此处等着。

      眼看众将都上来了,一挥大枪,照着沖在最前面的将官就是一枪。那员大将急忙的摆刀招架。可尉迟恭却迅疾的抽回大枪。大枪向着旁边的将官,就抽了过去。可当那员大将举起兵刃招架之时。尉迟恭的大枪,又一次的抽将回去。紧接着一圈马,一下便顺着那员大将侧身躲过之时,所露出来的空子窜了出去。直接头也不回的,就跑了下去了。可尉迟恭跑的方向可不是,往本队人马那败。而是朝着西面下去的。

      后边的几员大将一见,也跟着紧紧地追赶下来。尉迟恭跑着跑着,偷眼向后看去。眼看着。追得最近的那员大将,已到了自己的马后。急一带坐骑,这马立时便站住了。   尉迟恭急一回身,这龟背驼龙抢,也随着哧,得一下便刺了出去。因尉迟恭这一招,是随着身子一扭时,刺出去的。后边的追将并没有注意到。等看到一只大枪,明晃晃的刺过来时,也已经晚了。吓得急忙把眼睛一闭。那玩意闭眼睛也不好使了。只听得噗,得一声。被尉迟恭一枪,扎了个透心凉。尉迟恭紧接着一抽大枪。死尸掉落马下。

      第二个追过来的,一见眼前情景,就吓得一哆嗦。正要回马往回跑呢。尉迟敬德早注意到他了。马往上抢,照着这员将官的软肋,就是一枪。这员大将一看不好,慌乱中,急用铁槊朝外招架。心里是想用这铁槊,把尉迟恭这大枪给他崩了出去。可这尉迟恭的大枪,那是他能崩得出去的。朝外嘣了两下,根本没崩出去。可就这时候,尉迟敬德的大枪就已经到了。压着铁槊杆便刺了进去,噗,啊。一声的惨叫。可还没等尉迟恭把大枪拔出来,另一杆花枪便刺到了。尉迟恭一扬手,避过枪头,彭得一下,抓住枪桿,就往怀里一带。口中喝道「你给我过来吧。」那位猝不及防,被拽的往前一附身子。尉迟恭此时,早把自己的大枪松了手了,另一只手,便取出来十三节钢鞭。照着这员大将的头顶便是一鞭。那位大将,哪想到尉迟恭,还有这幺一手。当下就是一愣。啪,当时便被尉迟恭,一鞭打得万朵桃花开。死尸也是栽落于马下。

      余下得两员大将,此时也赶到了近前了。一见此景,顿时气得是三尸神暴跳。各晃兵刃来战尉迟恭。尉迟恭毫无惧色,也挺着刚夺过来的花枪,迎上前去。与其打在一处。没几个回合,其中的一员大将,被尉迟敬德枪里加鞭。正揍在后背上。啪,得一鞭,把后护心镜打个粉碎。当时便顺着马脖子,就出溜下去了。另一个一看不好,末马便跑。尉迟恭,看了一眼,颠了颠手中的花枪。感到有些轻。得了凑合着用吧。还是一扬手,便抛将出去。前边的那位,一直留心着呢。正因为一开始,看到了尉迟恭投枪出去。所以已是留了神了。眼见着,尉迟恭又再次的,   把枪给扔了出来。心中暗暗的好笑,心说一样的招数,还使第二回。   可见也是有勇无谋之辈。

      可这枪并不是,朝着人投过来的。而是朝着马扔的。这员大将正乐着呢   。就觉得自己的马,往前一跄,顿时便马失前蹄。人也跟着飞了出去。这员将官,一下便摔在地上。被摔得七荤八素。好半天也没有弄明白,是出了何事?   尉迟恭此时,便已到了他的身前,一鞭拍在其头顶之上。将头盔都给打得凹了下去。脑袋也被打得缩进脖腔。顿时是绝气身亡。

      尉迟恭也不理会地上的尸首。直接拨马便又奔回战场。两边的人一看,就回来一人一骑。伍魁一看,心就是凉了半节。这不用说了,肯定是都交代了。倒没想到,李云来手下,竟有这幺多的悍勇之将。这仗还如何打呀?  

      伍亮此时也得着了噩耗了。哭着抢出营门来。扑到了伍贤明的尸首这,是放声大哭。「儿呀,是谁如此狠毒,要了你的命呀。这可要了我的老命了。儿呀。」说罢,是抱着伍贤明的无头尸身,痛哭不止。哭罢多时,站起身来,也不与伍魁知会一声,便几步走到了自己的马前,搬鞍认镫上了坐骑。伸手便从得胜钩上摘下一把,象鼻子捲帘大刀。一催坐骑,便奔上了两军阵前。

      伍魁在后边瞅的真真的。当时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心说二弟呀,你怎如此不晓事呢?你现在本是心神恍惚之际。这上去,不请等着去送死幺?「二弟呀,孩儿的仇,慢慢报便是。你与我赶快回来。」伍魁都喊的差音了。可这伍亮也没回来。

      再说伍亮,跑到了离着尉迟恭不远的地方。带住坐骑,言道「对面的匹夫,我来问你,可是你杀了我的孩儿幺?」

      尉迟恭一手持枪,斜眼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言道「你就是那个,柴火棍的爹幺?你儿子我看着不顺眼,便顺手杀了。你可是想与他一路同行幺?」

      「哪有怎样。我要与我儿报此大仇。」说完举刀,就朝着尉迟恭砍来。尉迟恭举枪朝外一拨,不等他抽刀换式。大枪一抖,扑棱,直刺过去。伍亮一看枪从刀杆下扎过来了。急忙的将刀一划。想将刀挑开。可没有想到的是,尉迟恭此招是虚的。尉迟恭的枪一晃伍亮的下盘。反手由下朝上,便刺出一枪。这一枪可是谢玄自创的。名为蛇吐信。伍亮在想躲,可就来不及了。大枪直扎进脖子之中。噗,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尉迟恭抽枪,死尸倒于马下。

      「二弟呀。孩儿呀。」伍魁顿时是晕厥于地。军中便是一阵的骚动。尉迟恭在对面看得清楚。便催马而来。不等众将明白,已经是杀进敌阵。一条龟背驼龙枪是左摆右扎。一时间敌将,是纷纷的被刺落于马下。顿时这阵中便大乱起来。

      李云来见此情景,金枪向空中一摆,代替军令,大声喊道「众将士与本将杀上前去。」说完便一马当先,扑奔敌阵。身后的梁士泰,秦用,苏定方,蓝天毕,也紧紧随着,杀上前来。

      这一下便更乱了。一时间兵找不着将,将看不到兵。都乱了。有那聪明的,莫回身便往营门跑去,心中合计到了营门着,多少也能抵挡一时。

      可那两大锤也看到了。也拍马紧紧随之而来。等这员大将一进营门,便吩咐赶紧关闭营门。连外面的士卒也管不上了,只要自己能逃出来就行。可刚把气喘昀乎了。就听得营门上,传来一声巨响。咣,营门一摇晃。紧跟着又是连着,咣咣咣,的,一连几下。哗啦,营门被砸倒在尘埃之中。下边还压着一个军卒。

      梁士泰和秦用,催马抡锤杀进大营。一时间,双锤所到之处,是无一倖免。有那想在二将跟前,走上几个回合的。刚一进兵刃,便被人家一锤,就给崩飞了。没等往回跑,紧接着锤便到了。顿时砸个骨断筋折。

      「降者免死。丢掉兵刃跪在地上,等我家将军前来,在做安排。」苏定方高声喝道。顿时一片片的军卒,跪倒在地。刀枪扔与地上。双手扶地。头也抵着。等待自己的命运降临。

      等伍魁悠悠再度醒来之时,已是败势已定,无力回天。伍魁深深懊悔。心说一朝错,朝朝错。看来我伍魁是命该如此。正在胡思乱想着,却看见一匹马,立在自己的面前。抬头看去,却是李云来冷冷的看着他。

      伍魁忽然笑了起来,便笑边问道「你可是前来取我性命不成。要就拿去好了。我送你一件,天大的功劳如何?」

      「呵呵,你现在还不配与我动手。杀你我怕汙了我的金枪。」李云来说完便不再看伍魁,这便要拨马离开。

      「想不到我伍魁,一世的英明,到落个如此的下场。二弟莫要远行,愚兄来了。」说完伍魁是拔剑自刎于当场。

      军中此时已无太高的将领。便都跪地请降。李云来令苏定方,将军队从新整编了一下。便拔营起寨回转北平府。

      一路上的风餐露宿。人人都归心似箭。包括伍魁带走的人马,也是盼着早日归家。这一日,大军终于浩浩蕩蕩的回到北平幽州。

      李云来与众将士眼看到了,离着北平城门不远的地方。就看到城门之处围了许许多多的人。就把李云来吓了一跳,心说莫非是北平有变不成。

      可快到了近前一看,这才恍然大悟。只见北平府城门这,是黄土垫道,净水泼街。一群群的老百姓站在道路的两旁,中间是一个老者,站在路的正中央。正是北平王罗艺。身边左右分别站着少保罗成和秦琼,秦叔宝。只听得锣鼓震天响了起来,中间还穿杂着一阵阵的鞭炮之声。

      李云来心说这是做什幺,莫非是有朝廷上的人来北平了不成。正在这想着呢。就听老百姓齐声高呼道「恭迎飞将军,凯旋而归。恭迎飞将军。」一时间叫喊声此起彼伏。人人都想挤到李云来的马前。好好看看这位年轻的飞将军。

      北平王罗艺急抢几步,来到了李云来的马前,一伸手,彭,得一下,抓住了李云来的马缰绳,回身前者李云来的马,就往北平府城门之处而来。

      可把李云来给吓坏了,急忙的说道「义父,这可折杀了孩儿了。还请爹爹快快鬆手,让儿步行进入北平府。」

      「李先锋,莫要这幺说。眼下你与我,是属官和主官之间的关係。我与你牵马坠蹬,乃是感谢你为我北平夺回了营州,和另外的三城,使北平府免遭突厥人的蹂躏。这是本王理所应当做的。请李将军莫要推辞。」老王爷说完,是一脸的笑意。   看那笑得脸上的褶子,都乐开花了。

      「请李将军赋诗一首,好纪念此时之胜景可好。」虞世南不知从何出钻了出来,笑容可掬的沖着李云来嚷道。   「对请李将军做首诗,要不不许走。」「请李将军作诗。」人们狂热的呼喊着。便跟见了明星一般。

      「好好好,诸位我李云来可以答应,你们这个要求。诸位请静一下,否则你等也耳闻不详呀?」李云来一边摆着手势,一边大声的喊着说。

      人群忽然之间便静了下来。静的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到。一双双充满狂热的眼神,望着李云来等着他作出诗来。

      李云来低头沉思片刻,这才吟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可一首诗吟完,在看这些人是鸦雀无声。隔了好半天,才爆发出一声来「好诗呀。飞将军好才学。」

      李云来趁此机会,也急忙的甩镫离鞍,下了坐骑,一把将北平王罗艺,侜到了自己的坐骑之上。亲自与其牵着马,朝着城门之处走进去。

  • 名称:ever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18: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