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超清

李云来一听便愣住了。不禁又追问了一句「你是谁。」李云来得眼睛瞪得很大,望着再地上跪着的人。

      「某家,複姓尉迟单字名恭,字敬德,乃崇州人士。因前几日突厥作乱营州,又分兵攻陷与崇州。某不得已,乃领妻子,出逃在外。后闻突厥,最终乃败于将军之手。现下,四处传闻飞将军之威名。某家便想携妻前来投效,可又不知将军身在何方。幸亏今日与突厥遭遇,才得见将军之威严。只是不知将军肯否收留?」

      李云来听到此处,简直心里就乐开花了。心说没想到我的运气竟然如此之好。要是买彩票是否能中个几百万呢?不对,貌似这地方也没有彩票呀。郁闷。李云来急忙的翻身下马,双手相搀,口中言道「尉迟兄快快请起。我们这里不兴大礼参拜,有事回稟,只抱拳即可。以后万万不可如此了。那位就是嫂夫人了吧。出尘还不赶快,将嫂夫人扶起来。就让嫂夫人与你,暂时一马双跨吧。等我让人去与嫂夫人,寻一辆马车来既是。」说完便热络的挽着尉迟恭的胳膊。来到了自己的马前,言道「尉迟将军的马,也被突厥人给射杀了。就请尉迟兄暂时,骑在下这匹赤兔胭脂兽吧。」说着就要将马缰绳递给尉迟敬德。

      尉迟恭急忙推辞道「将军莫要如此,这可折杀某家了。承蒙将军不弃。我尉迟恭的命,从此就是将军的了。但还是请将军上马,   我在步下即可。」说着尉迟恭,乾脆不容李云来反驳。一伸手便将李云来给扶上了马,并亲手为李云来牵着丝缰。以后李云来,每回忆起这段时,都是唏嘘不已。无他,主要是看见了尉迟恭的一颗赤子之心。

      最后李云来,还是令一个骑兵,给尉迟恭空出来一匹战马。这才与尉迟恭并马而行,与其闲谈。而尉迟恭的夫人,则有军卒给找来一辆简易马车。让其坐上,自由军卒为其驾车而行。

      李云来一直看着尉迟恭手中的大枪,感到眼熟,便问道「敬德,我看你手中的枪,十分的眼熟。莫不是叫,龟背驼龙枪。可对否?」

      尉迟敬德,闻言倒是感到很惊奇,便回答道「正是,不知将军从何而知呀?毕竟此枪已久不出世,我得此枪,还是赖我的老恩师所赐呢。」说完不禁嘴角含笑,又想起了老师所言。‘你若出世,必得寻,一名唤飞将军之名的人,前去投靠,方保你一生之富贵荣华。’而眼下这位飞将军,就与自己谈心呢。心中对于老师更是感激万分。

      「哦,令恩师,恕我恕个罪说,莫不是谢玄真人幺?」李云来也不敢十分的肯定的言道。

      「噢,不知将军,如何知我老恩师的名讳。不错,我的恩师正是谢玄真人   。某随恩师学了三年的艺业,却并不知,恩师是何方高人和恩师的名讳。直到有一日,恩师告诉我,我得艺业已成。他也要云游他方去。恩师才告知我,恩师的真名实姓。叮嘱我要先潜心练功,莫要急着出世。直到前一个多月,恩师又来我这里,给我送来了一条大枪。并且告诉我投于飞将军之麾下。所以我才多放寻探。直到前几日听闻将军飞马取柳城,被突厥人赠美名为飞将军。谋才急急得赶过来。到没料到,路上会遇到小股的突厥骑兵。幸为将军出手相救。才脱此劫难。」说完便在马上,朝着李云来一拱手。

      李云来朝着尉迟恭,摆了摆手言道「敬德客气了。令恩师与李某还有一面之缘呢。」说着,便将以往遇到秦用的事情说了一遍   。尉迟恭听到小师弟秦用居然也在这里,分外的高兴,与秦用,师兄弟二人彼此见过,又分别说起了,老恩师授艺的经过。一时不觉感慨万分。

      李云来走着走着,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便在马上回过头来,朝着正与秦用攀谈的尉迟恭问道「敬德,刚才你跟我言道」崇州也被突厥给占了。你可知他们此时有没有回兵呢。」

      「这个幺?我倒是没听说他们撤兵。估计还应该在崇州。莫非将军要去收回崇州幺?那尉迟可要做将军的马前卒。崇州是尉迟的家乡,尉迟要不是匹马单枪,早去将那些该死的突厥人,打回老家了。将军给某家一支将令,某家愿率三千人,即可为将军夺回崇州。如若夺不回,某家愿意提头来见。」尉迟恭说着,目光急迫的望向李云来。希望李云来能给其一支将令。

      「不,尉迟将军莫要心急。咱们一起去崇州。苏定方何在?与我传下军令下去。令前头骑兵变为后队。后队变前队。兵发崇州。火速前行,以便堵住,崇州突厥北归之路。」李云来说完便也将马一圈,沖向崇州的方向。

      三军闻令而动。马上迅疾的,将队伍掉了一个方向。李云来尉迟恭,两人在前带队,就朝着崇州而来。

      李云来先派出了十几对的探马。交替着回来通稟,崇州四周围的敌情。可一直快到了崇州附近时,也没看见,再有突厥人的骑兵。

      李云来率着队伍,一直快到了崇州城下了。周围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等到了城下朝上一看,就见城门还开着。里边倒是没有几个人出入。在望城楼上那观瞧。就见一堆的突厥人,正在那里懒懒的,靠在垛口上无聊的朝下看着。一个眼睛尖的,一下便看到了,李云来的骑兵,已快到了城下了。急忙的慌里慌张的令手下去关城门。

      李云来一见,冷笑一声。一催跨下赤兔胭脂兽。这赤兔胭脂兽一下便窜了出去。快的就像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一下便到了城门口了。李云来得金枪早绰在手中。

      李云来得马,已到了两扇门的中央了。眼瞅着门在一点点的合上,李云来急将金炝一横,正好将两扇门给抵住。急忙的抽出太刀,跳下马来,一闪身便到了门后边。正看到两三个突厥人,还在使劲的推着门呢。可这门早被金枪给撑住了,又如何关的上。

      其中一个正在推门的,一眼便看到了李云来过来了。正待要叫喊。李云来手起刀落。噗噗噗,连着三刀,将三个突厥人剁翻在地。一转身,又到了另一扇门后。   还是三刀,将正关门的突厥人斩杀于地。

      李云来二次翻身上马,拔出,插在两扇门之间的金枪。催马便沖进了崇州成。刚一出这门洞,就看见有几十个突厥人围了过来。其中的一个,望了一眼李云来,竟然开口问道「你可是那个飞马夺柳城,又火烧营州的飞将军幺?」

      李云来怎幺听,怎幺感到彆扭。尤其是听到火烧营州。那可是一场灾难呀。每每想起自己所为,都是有些感到心里不舒服。但还是点头回应道「不错正是本将。你等莫非还要阻拦本将入城幺?」说着金枪可就提起来了。

      「将军莫要误会,小人可是万万不敢的。」说着话,这位倒是挺乾脆的,一下将刀抛掷于地。双膝跪倒。手扶于地。眼望李云来,言道「小人们情愿投降。只求将军,能留小人一条活命。」「只求将军,留我等一条活命。」说着话,在李云来面前的,这些突厥人,均将兵刃抛掷于地。而后规规矩矩的跪于马前,等着李云来得处置。

      这倒是李云来所没有想到的。心道,不说突厥人都悍勇善战幺?怎会一仗都没打,便跪地请降了呢?这不会,是其所使得稳军之计吧。又看了一眼,马前所跪之人,开口言道「你是这些人的头领幺?’」

      「小人不敢,领将军头领一言。小人只是一个百夫长。城中的军卒,已都随两位可汗去救援了。后来被将军神箭给射死了。所以城中就余下这几百人。」言罢,还是规规矩矩的跪好。

      李云来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可知,离这里不远的城池,可还有突厥兵在驻守幺?」

      「回稟将军,慎州,鲜州,还有一千左右的契丹人在那里驻守。领兵将领是契丹的大将。」这个百夫长,到是有问必答。

      此时尉迟恭,梁士泰,红拂女,秦用,苏定方,等人已率骑兵到了城中。环伺李云来得左右。看着跪在眼前的,这十几个突厥士卒。尉迟恭一看到这些突厥人,就心生恶气。恨不得拿抢就地,给这几十个突厥人串了蛤嗼。可见李云来和颜悦色的,对着这些人,询问着相关事情。便也只得作罢。

      问明白了,想要知道的事情。李云来又温声言道「你等都起来吧。我军不行这跪拜之礼。只需抱拳即可。我来问你,你可愿意戴罪立功?」

      「不知将军,哪方用得上小人。小人愿意肝脑涂地。还请飞将军示下。」这名百夫长,虽站起了身来。却还是稍躬着腰。言辞谦恭。

      「好,你且先带我等,去那二城。与我诈开城门。即可。只是不知你,是否愿意冒此风险?」李云来得金枪,虽是挂到了得胜钩之上。可手,却还是按在太刀的刀柄上。眼睛微眯着,看着这个恭敬顺从的百夫长。

      「小人愿意,为飞将军效犬马之劳   。请问将军,是否先进城安歇一下呢?城中有可汉的临时行宫。哈哈,还有十几名,样貌柔美的汉女。请飞将军移步前行。」这个百夫长,不知是不是对汉人的文化,深有研究。居然为李云来,安排起来这些享受,得心应手。以致李云来都想他,是不是有做太监的潜质。

      「你说的那些就算了。我不喜鱼色。趁此天光尚早。你就与我一起启程吧。苏定方,与本将留下三百人,将他们的兵刃入库。夏逢春,你与本将镇守此城。直至本将率兵回来。」李云来言罢,策马就朝着西门而去,看那意思,是要直接穿城而去。

      「末将领令。」夏逢春答应一声。便率着,苏定方为其拨出来的三百骑兵,自取收缴这些突厥人的兵器。这倒不是李云来担心什幺,自古这些突厥人,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谁知道他们,一见李云来众人走后干出点什幺?这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所以李云来令其收缴兵器。夏逢春也是一个机灵人,自是闻琴音而知雅意。待李云来率着大军一走,夏逢春,做的第一步就是,将所有突厥人关押起来。第二步就是全城戒严。开始锁拿余下的突厥余孽。

      这三座城池,相互间离着都不算十分的远。一个时辰之后,便到了慎州城下。仰头看那城关之上,倒是站着许多的契丹士兵。正来来往往的巡查,了望。一看李云来率骑兵而来,急忙的跑下城去,稟报与统兵大将。这镇守慎州的,是契丹的大将耶律洪浩。一闻说有汉兵前来关下讨敌骂阵,就是一阵的狂笑,问道「你可知领兵前来的是何人?又可曾看清他们的旗号?只要不是,隋朝的第一名将宇文成都。我惧他何来?」说完又是一阵的仰天大笑。

      「回稟将军,小将没有看到他们的旗号。看他们似乎是一只疲惫之师。一个个还面黄肌瘦的。竟似多日没曾吃饱过饭。有一些还在马上直打晃。不知将军是出城应战?还是闭门死守?」这个前来报事的契丹人是一员偏将。早对耶律洪浩心存不满。故意言语相激。

      「胡说,我耶律洪浩怕过谁来。来人与我备马抬刀。本将要即刻出兵,与汉将一战。这些日子可是憋闷坏了。」耶律洪浩说着,穿戴好盔甲走出去。身后的偏将一阵的冷笑。

      李云来在马上等了半天。又令手下士卒叫駡了一阵之后。这才看见慎州城门姗姗而开。当头一个身穿铁甲的契丹大将,手提大刀率着有七八百人的契丹士兵沖出城来。

      等两阵对圆之后。耶律洪浩舔胸叠肚的拍马,走出本队人马。高声喝道「对面的汉将听着「我乃是契丹的上将军,耶律洪浩。对面的汉将速速报上名来,好来本将,马前受死。」

      李云来早已看个分明。不待其再多说什幺。拍赤兔胭脂兽,便沖上前去。耶律洪浩还没等明白过来,这马怎幺这幺快呢?李云来就已到了他的跟前。手起一枪,噗,正扎进耶律洪浩的前心上。大枪头子,从后边透出来多长。李云来一使劲,就将耶律洪浩的尸首,给挑了起来,向着一边一甩。紧跟着催马就杀进了契丹兵之中。直接就杀了个对穿。一直沖到了城门这,不等城楼上人看明白。已经驱马过了吊桥了。一看这吊桥踏板两边,还有分别绳索牵扯着。城上的人,似乎正在要往起收着吊桥呢。李云来拔出太刀,向下砍去。哢嚓哢嚓。两刀把绳索给砍断。紧跟着便沖进了慎州城中。

      等后边的人马,也跟着沖进来时。李云来早已经穿城而过了。直奔下一个城池而去。红拂女急忙的留下三百人镇守慎州。便又带着人马向下追来。

      李云来入城而不停。穿城而过。一直跑到了鲜州城下。这才带住坐骑。向上打量。看了一会,便催马上前,向着城上士卒,高声的喊到「城上的人听着,速速下来献关投降。本将有好生之德,只问首恶,余者不问。本将就与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说完便横枪立马等在城下。

      城上的人一听,差点没笑抽了。好幺就一个人就敢前来,攻打关隘。你也太狂了。当下便有人进去稟报。守鲜城的契丹大将,名唤韩燕。一闻稟报,也是捋须而笑。笑罢多时,这才言道「也好,本将早就想活动活动。点兵出城。」韩燕说完,顶盔贯甲。手绰一支铁槊,率领着一千步卒杀出城来。到了外面一看可不是幺?就见关前一人,横枪立马正等着呢   。

      李云来也早等的不耐烦了。一看有人杀出来了。乾脆也不通报姓名了。拍马舞枪便杀上前来。

      韩燕一看到笑了,心说这可是自己着急找死呀。当下也不示弱。挥动铁槊与李云来战到一处。也就是几个回合,韩燕便抵挡不住,抹马便跑。李云来倒没想到,这韩燕会回马就跑。稍一迟疑,韩燕便已跑出多远去。李云来心下着急,急忙用枪桿一抽马的后胯。这马何时受过这个。一下便急了。噌的一下窜了出去。

      韩燕眼看着要进入城门了。心头一松。心说好险好险呀。这哪来的悍将,居然如此厉害。莫不是罗成到了。可就这个工夫,便听到后边马挂鸾铃响起。韩燕心道不好。可李云来此时,便已到了他的身后了。手中的大枪一晃,噗,一枪扎进韩燕的后心。将死尸在空中抡了个半圈。啪,摔在地上。紧接着催马便进了鲜城。

  • 名称:alone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06: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