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超清

等两将飞马来到了城门之前时,火已经把城门烧得通红。城门上的铁钉都变得红彤彤的。这样子别说砸了,连靠近一步都是很困难的。秦用看了门一眼,转头问梁士泰。「我说梁大哥,这火势这幺大。如何靠得近前去?三叔分明是无事可做。再说门即使打开了,里边也进不去呀?」

      「秦用,将军怎幺说,咱们就怎幺做。万万不可违背军令。你可要知道军法可不容情。别让将军难做。」梁士泰说完,一带马。   这便要冲到门前去。秦用却一踹马镫,这马与主人心心相通。当下便直朝着两扇城门奔去。秦用也把手里的锤给抡圆了,眼见着已到了城门前,手起一锤,咣,正儿砸在城门上。可这城门虽是已被火给点燃了,可秦用这一锤下去,这门却连晃都没晃。

      秦用就急了,心说我可真是够饭桶的。三叔一开始没派我出征,我死气白列的央求三叔,这才允许我参战,可我竟连一个,被火点着的城门都砸不开。这回去,又哪有脸去见三叔呢?秦用想罢,手中的一双铜锤又抡圆了,咣,咣,咣   ,连着几锤下去。最后一锤砸下时,终于看到这城门一摇晃i。秦用心说有门。

      可秦用正要再砸。梁士泰也催马抡锤沖到面前。一晃手中的镔铁压油锤。口中一声大喝「你给我开吧。」咣,门还是一摇晃。秦用笑道「我说,梁士泰还是看我的吧。」一言道罢。手挥双锤,照着城门就是两下。咣咣。两个人在城门这,就开始比着砸上门了。一时间,这门也是越晃动越大。秦用再一次的将马圈回来,直沖到城门前,举起双锤,口中大喝一声「开」咣,咣当。秦用最后的一锤,终于将两扇城门给砸倒了。

      二将一见城门被他们给砸开了,心中也是说不出的畅快。正待要催马沖将进去。可了不得了,就见城门洞这,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烤的人脸,都只觉得烫的慌。紧跟着一道火焰也直扑过来。二将慌忙的带马往后退去。   等定睛仔细一看,却见出来的是一个火人,被烧得手乱舞动着,直扑向二人。秦用一见有些不知所措。梁士泰却是催马上前,一锤便砸在此人的天灵盖上。顿时砸了个脑浆崩裂,死尸翻倒在地,火还是照样着着。只是不用再遭受痛苦了。

      透过城门洞往营州城里望去   ,只见里边此时是火蛇飞舞,烈焰飞腾。到处都是火光,到处皆是身上着起了火,慌乱着,奔跑的突厥契丹军卒。他们只是想找一个有水源的地方,好将身上的火扑灭。可在这浓烟之中,又上哪里去寻找水源?最后都是不甘心的倒在地上,任凭火舌吞噬着。

      二将心中,也是有了几分的不忍。便   代转坐骑,向着李云来这边飞奔而来。到了近前,梁士泰在马上行了一个礼,言道「末将前来交令。」秦用也奔到李云来得身边,却没有吭气。

      李云来心知秦用是于心不忍,便开解其道「秦用,你莫要以为他们很悲惨,如果要是我等落于他们之手,恐还不及于此。你可知他们对我中原百姓所为之事?你又何曾知道,他们掳我百姓令其开矿,而待之猪狗不如幺?莫见我今日所为,便对其心生怜悯。你将来可要自统兵马征讨四方,如何能有此妇人之仁?」

      秦用有些搭了脑袋,原先,还对李云来的手段颇有微词。可听闻李云来所言之后。心中自是有些明白。也不再坚持,便言道「三叔教训的是,用儿初时以为,三叔之手段毒辣。可想起对我百姓之所为,用儿以深感愧疚。还望三叔以后,多多提点与用儿。」

      「自家人莫要如此客气。苏定方,领人去城门处看看,如有能搭救出来之人。即可救治。毕竟也是一条生命。去吧。」说完拍马往前走去。身后众将也紧随其后。罗成此时却在一边,对李云来的手段深感佩服。心说。正该如此,打狼要是不将其打死,最后反受其害。

      一行人等来到离城门不远之处,就感到了热浪了。可见这城中的火有多大了。众人也是被惊得呆楞住了。李云来也是一阵的唏嘘,心中思道,我也造此大杀孽。不知是否如诸葛一样,不得善终呢?

      「看来这火势,一时半会息不了了。我们还是找一个地方,安营扎寨吧。」红拂女深知李云来心意,便提马,来到了李云来的身边言道。

      李云来也早想离开此地,便圈过马来,向身边的罗成问道「兄弟可知此地,离着高句丽还有多远?」李云来一脸平静的问道。

      「兄长莫非是要远征高句丽幺?请恕罗成直言。罗成以为,此时万万不可轻征于高句丽。兄长与我在此处事已完结。自可早日归还北平。」罗成极力的劝阻道。,

      李云来到没有想到,罗成居然是头一个出来反对与自己的。但是想了一下,心中也是了然。想自己最初领兵出来之时,可谓之意气风发。雄兵几万,气势如虹。可自经过了几次大战之后。损兵折将,最关键的是最近粮草,竟没有运抵上来。眼下众人都是,自减粮食,苦苦支撑。如再不回兵,情景堪忧。

      「也好,罗成你先领步卒先回北平。我带着骑兵,再在附近兜一圈。看是否还有突厥人的残余,也好将其消灭乾净。已除后患。你看怎样?」说完,李云来望了一眼,罗成。

      「就依兄长所言,明日我先回去。兄长肃完残敌,也早些回来。毕竟兄长在曹州的事,刚起了一个头。还要靠兄长自己多多打理。」罗成说完,便去点起步卒,预备明日归返幽州。

      李云来又看了一眼营州,便带着众将,自回新建的营盘大帐之中休息。一夜无话。天刚破晓,罗成便已点起,昨日点好的步卒,预备动身回幽州。李云来也点齐,自己的剩余的骑兵。哥两个就此分别。

      不说罗成自返北平幽州。单说李云来率着骑兵,绕着营州附近的个个县郡。这幺走了一遍。还真没有发现突厥人的影子。李云来一晃,就在附近巡视了三天。这一日,李云来率着众人沿着土护真河,朝前走着,李云来一边看着这条河,一边随口问道「你们谁知道这再往前是何处?」

      苏定方策马,来到了李云来的马前。躬身回答道「将军要是问这条河通往何处?末将到知道一二。要问这河的前边,就是黑水靺鞨   。以前归营州所辖,现在倒是不晓得,归于何处所辖?再往南面,是松莫都督府。其中突厥人倒是不算太多。多是小部落的人因部落被攻破,而流落于此地。倒是契丹人有不少。不过其也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惧。」苏定方如此说,实际是担心李云来万一,不管不顾的去那些城池溜达一下,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出来,就不得了了。所以,也是极力的劝阻于其。

      李云来也深知苏定方,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毕竟现在自己可说是,率着一只疲惫之师。万一要是遇到大股的突厥人,也是不好办的事。现在营州附近,又恢复到了最初的平静。可也就算功德圆满了。要想打突厥,可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尤其是后方,现在还不知是个怎样个情形。粮草也迟迟没有运抵上来。这军中无粮,可是万万不行的。

      李云来一算这日子,罗成居然已经是,走了五天了。而军中此时,早已是断了粮了。所以一直沿着河走,也好捕捕鱼虾,混饱肚子。看着士卒们毫无怨言的,继续跟着自己朝前走。李云来心中此时,也有些感到很对不住大家的。

      李云来带住坐骑,低着头,沉吟再三   ,这才向着身后众将士,言道「诸位将士们,我李云来这里多谢大家了,这几日大家毫无怨言,并且有时还忍饑挨饿的,陪我一起搜寻残敌。大家都辛苦了。我想今日,咱们就此返回北平府。尔等意下如何?」

      哄,得一下。众骑兵齐声的欢呼起来。这出来打仗,也有小半个月了。又缺医少粮。只是北平王罗艺,平时待其属下及其宽厚。所以大家才毫无怨言的,随着李云来在此地转了很久。此时一听先锋将军说要回家,如何叫人不欣喜如狂。

      李云来见此情此景,笑了起来。红拂女也是很高兴。秦用早就盼着,回去见母亲和秦琼。也是一脸的喜庆。梁士泰和苏定方还有夏逢春,几人却是十分的淡然。他们早就以军中为家,所以身处何地,也是无所谓的。

      「前面的汉人赶快给我站住,再往前走可就要开弓放箭了。快停下来,把女人和马留下,可饶你不死。如若不然,可别说我们没提醒与你。追上你可要给你乱刃分尸。」一阵不是十分地道的汉话,传了过来。

      李云来闻言抬头看去,就见在前方有一辆马车,正再往前疾驰着。旁边还跟着一个骑着马的大汉。手中提着一条长枪。往脸上看,这人长的可够黑的。个头倒是很高大。身上穿的是,普通的平民的衣服。正紧催着跨下马,朝前跑着。

      再看其身后跟着追来,几十个突厥人的士兵。李云来一见是心头大喜。心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要班师回北平,可赶巧了,就有人给来送行了。得了也别客气了。

      李云来正要吩咐手下,去拦截那些突厥兵。好将其就地绞杀。可还没等他张嘴吩咐呢。就听得那些突厥人中的一个,用突厥语喊了一句什幺。就见这些突厥人,一边追着,一边在身上抽出弓箭来。这便要弯弓搭箭。李云来刚要喊,可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见一阵的箭雨射将过去。那个汉子胯下的马身上,顿时就中了十几箭。   马腿一个趔趄,就地栽倒。

      那个汉子,可真是功夫了得。就在马一倒地之时,手撑长枪一下便跃了出去。竟是毫髮无损的站到了地上。李云来不仅深感佩服。可就在这时候,又是一阵箭雨射过来,又将前边拉着车跑得马,给射倒在地。马车当时便侧翻在地。从里边滚出一个妇人来。,,

      突厥士卒们也已骑着马,赶到了大汉的跟前,将其围在当中。纷纷举刀朝下剁去。再看那汉子,将大枪在头上舞了一个枪花,将几十把刀均给磕了出去。趁马上的突厥人,不及抽刀再砍。一顺大枪,斜着就扎了上去,正刺进一个突厥士卒的软肋之上。大汉后把一压,前把一抬,顿时将这个士卒,给挑在半空之中。紧接着朝外一甩。啪,正好将一个突厥人,给从马上撞了下去。

      大汉抢步上前,就要夺那匹无主的马。可另几个士卒,偷偷的取出弓箭来。认弦搭弓,就对準了那条大汉。一鬆手,啪啪啪,一连射出了五六箭。大汉急忙摆枪,往外拨打着雕翎箭。可其身后,一个突厥人偷偷的,摸到他的身边。手捧单刀,悄无声息的就朝前一送。

      李云来在远处看得真真的,这个大汉光顾着,往外拨打着射过来的箭了。就没有提防身后的暗算。李云来此时要是在喊,也是赶不上趟了。急忙的也取出大弓,搭上一支狼牙箭。一鬆手,啪,噗,一箭将其射翻在地。此时那个大汉才有所察觉,朝着这边看了一下,便又去追杀着突厥人的骑兵。

      可突厥人也不是傻子,明知道有一支隋朝的军队过来了。如何肯在于其厮杀。都是兜着圈子,想要靠近那个,此时还倒在地上的妇人。终于有几个突厥人的骑兵,将那条神勇的大汉给引到了远处。又过来几个骑兵,先看了李云来他们一眼。见李云来的身后跟着的人,也不算是太多。便放心大胆的朝着那个妇人奔去。

      而李云来此时,也离着自己的骑兵有些距离。但好在身边始终跟着,苏定方,梁士泰,红拂女,夏逢春,还有铜锤太保秦用。李云来自是毫不在乎,眼前的几个小虾米了。

      那大汉此时也察觉出来不好了,在想要往回奔,可已是不及。只得眼睁睁望着,面前的一切发生着。却是束手无策。大汉不禁的,向着李云来几人投来求助的目光   。

      李云来两腿一磕马的两肋,这匹赤兔胭脂兽,裹着一团狂风就沖出去了。一瞬间便已到了,那个正朝着地下,伸出手去準备捉拿妇人的突厥兵跟前。  

      「呔,休得倡狂,李云来在此。」声到,马到,枪到。噗,一枪便将这个突厥人挑落在马下。李云来正待去追赶,剩下的几个突厥人士兵。就听得其中的一个喊了一声,「他是龙城飞将,快跑呀。」哄,这几个突厥人一哄而散。生怕李云来追他们,每一人都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四散开花。李云来有些好笑,只是不明白,这龙城飞将又是何人?

      一会,那条大汉也跑了回来。看起样子,是杀了那个突厥人才回来的。一到了李云来的马前,便翻身跪倒,言道「小人,尉迟恭,叩谢飞将军的救妻之恩。如将军不嫌弃,某愿追随与将军的马前鞍后。」

     

  • 名称:太宰治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05: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