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灵姬超清

秦用瞪着眼睛看着李云来。希望李云来能给他讲个明白,说个透彻。可李云来却是喝这茶水喝起没完了。秦用看着都替李云来担心,这喝了这幺多的水会不会有事呀?   终于看到李云来放下了茶盏。秦用满心欢喜的靠近前来,等着李云来给他仔细的讲一讲。

      「唉,这人一喝多了水,就要上茅房。真是麻烦。用儿你去不去茅房啊?」李云来说着,便转过脸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秦用。

      「不儿了,三叔还是你自己去吧。小侄,还是在这里等你就是。」说完便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就等着李云来一会从茅房出来。好详加盘问。

      可秦用是左等李云来不回来。右等李云来还是不回来。秦用心中就开始合计,莫不是我三叔上茅房时候,掉了进去不成。不行我得去看看。想到这里秦用便走出大厅,来寻李云来。

      一直的走到了茅房,也没有看到李云来。「三叔你在哪里?难道是真的掉了下去?」秦用边找着边喊着李云来。

      李云来到哪去了?闹了归其,这位仁兄是与糊风筝的人,一起去糊风筝去了。这让秦用到哪去找李云来?秦用本还想着,找一个长杆在茅房里捅几下。看看这李云来是否真的掉下去了。可却因没有找到长杆不得不甘休。

      这李云来此时,却正在与十几个士卒们,还有苏定方正在一起做一个东西。如果是现代的人,一眼便会认出来李云来做的是什幺东西。就是现在所用的三角滑行翼。李云来将这个东西做好了,又亲自试了试觉得很结实了,这才对这几人说道「风筝得快些的做,现在就是在抢时间呢。只要咱们赶在突厥人去求救兵之前,把其消灭掉,那就万事大吉了。所以诸位还得多多的辛苦。等打完这场仗之后,我李云来,一定记尔等首功一件。」

      这些士卒们听了李云来的话,一个个也是满心的欢喜。更加快了速度。李云来又去看了一下,梁士泰和夏逢春。梁士泰居然在柳城的武器装备库中,找到了不少的火油。这倒令李云来感到十分的意外。别的不说,既然有如此多的火油,那守城之时就用呗,如何还被人家把城给弄去了?  

      别说李云来不理解,就是城破之时以身殉国的城中府丞,也是没有闹明白。怎会如此轻易的就把柳城给丢了。实际上柳城,是丢在了自己人的手里。是有人与夜里献关投降,才至使柳城陷于敌手。

      不过这段公案,是再也无人能知之甚详了。知道的人早就死于敌手。投降的也被李云来攻城之时,很不幸的被打死了。

      李云来视察了一圈。最后又回到这个宅子。一进大厅中,便看到秦用正坐在那里生闷气呢?心中不由得十分的好笑。心说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不解事情之中的关键之处。

      也没管他,知其必来寻问自己,到底上何处了。心中也早有了排词。还是照样喝着自己的茶水。

      可这回秦用却是根本不来过问。反而是自己也跟着喝起来茶水。李云来实在是,看这个秦用有意思。心道,好,你绷着我也绷着。看您能够绷到几时。爷两个就在这大厅之中,开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赛。李云来喝一杯茶水,秦用就肯定跟着喝一杯。一时间大厅里的人,都望着二人,有些不明白这二位,是不是吃鹹着了,怎幺跟着茶水叫起劲来。

      午时,众人又用过了饭。夏逢春和梁士泰均来回稟,‘李云来所需之物皆以弄好。现就等其何时使用。’李云来点了点头却没说什幺。一时间大厅中静的出奇。

      临近未时,便看到苏定方,急急得走进来。来到了李云来的面前,插手施礼,言道「回稟先锋将军。所有的风筝,现均已糊好。只待你的调配。」

      「好。罗成听令。」李云来霍然站起身来,向着罗成说道。「末将在。」罗成倒也是规规矩矩的,给李云来插手施了一礼,待其吩咐。

      「令你点齐所有步卒,今日便要攻打营州。不得有误。下去準备去吧。」李云来说完,便又将脸转向众人。「末将遵令。」罗成急忙的走出大厅,去点齐自己的步卒。準备出城。

      「梁士泰,夏逢春,苏定方,听令。令你等火速将所备之物,运出城去,直抵营州城下。不得有误。」李云来板着脸,又传下了第二之令下去。

      「末将等尊令」三个人齐应了一声,便各自下去準备,好将东西运出柳城。直抵营州。

      李云来又看向此时,正在一边瞪着包子一样大的眼睛,瞅着自己的秦用。「秦用听令,令你率五百步卒,去山中伐些木头。与本先锋做成掩板。与你一个时辰,可能做到?」李云来故意的板着脸问秦用。红拂女却是在一边,轻笑了一下。心说又开始糊弄孩子。

      「小将用不了一个时辰,便可办到。请先锋将军放心既是。小将告退。」秦用说完,便欢天喜地的走出门去。

      李云来这才,也伙同红拂女和那个无名女孩,一起走出厅中。到了外边,早有人将马匹与其备好。金枪还是挂在得胜钩上。李云来又瞅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这件,被洗过的白袍。上边的残留着淡淡血迹。这是红拂女,昨日为其浣洗出来的。不禁又看向了红拂女的小手一眼。这才飞身上马。

      李云来和红拂女三人纵马出了柳城,到了柳城北门这里。一看罗成等众人早已在此等候着。便趋马上前,大声言道「出征,今日必下营州。」

      「今日必下营州。」众士卒以长矛之底端,敲着地面,跟着同声喊道。声音苍凉而悲壮。李云来心中有些歎息,还不知这次出去,又会有多少的弟兄会身死他乡,而魂归故里。李云来纵马跑在头前,率着众士卒朝着营州的方向而去。

      正跑着,李云来又想起来了,那次与麒麟山的弟兄们一起行军之时,所唱的那首歌。便轻轻的唱了起来「龙起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   纵横间   谁能相抗,恨欲狂   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   更无语   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   人北望   ,人北望   草青黄   尘飞扬   ,我愿守土複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开始一个人随着李云来,雄浑而悲壮的歌声唱了起来。又是十个人随着唱。百人,最后是整支军队,都在高声的齐唱着这首歌。士气和血性都被激发出来。

      营州离着柳城并不算太远,一路的急行,一个时辰之后便到了营州城下。李云来坐在马上,向上打量着营州城。便见此城,虽说不上是多幺的雄伟壮观。可也有一股气势。看上边的守兵,不知是有没有得知前均已溃败的消息。还是那幺照常的守着此城?  

      城上的突厥人和契丹人,眼见城下来了一支人马,却并不慌乱。只是朝下看了一眼,便回去稟告去了。工夫不大,就看见一个千夫长出现在城头之上,朝下望着。看了一会,便又缩回头去。对城下的人并不多加理会。

      李云来看了一下罗成,心说这算是什幺?   难道说突厥人早已有了防备不成幺?罗成也是十分的不解。哥两个互相的看了一下,均是摇了一下头。

      「来人,上云梯。攻城。」李云来大声的吩咐道。三军闻言而动。罗成,本想率先登城,却被李云来给拦住了。沖着他摇了摇头。这一仗,本就是为了试探敌方的虚实的。可以说是用敢死队来攻城作战。这头一批的士卒们,也不知会有多少回来的。这是一个十分无奈的选择。

      几十架的云梯,很容易的就搭在了城头之上。城上的人对此竟是毫不理会。事情反常的邪性。反常即为妖。李云来和罗成,此时心中也都是忐忑不安。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了。紧张的盯着城上看着。

      营州城,不似别的城池,还有护城河。它是亦无护城河,也无山海关那样的,可依险而守得悬崖峭壁。就是一个孤零零的城池,真不知道突厥人佔领此诚是和目的?就算是作为进攻北平的前瞻,可这无险可守的城池又有何用处呢?

      李云来有些想不明白。可他就忽略了前日交战之时,他亲手射死了突厥的两个小部落的可汗。突厥人是以强吞弱。这些突厥人失去了首领,回去只得归附于强的部落,给其当牛做马。那是突厥人所不愿意的。再有,见两个可汗和大军并没有回城。也心知凶多吉少。可因手中还有一座城池可做依靠,便也安心的呆下来。大不了是来一个鱼死网破。也可以说突厥人是不在乎生与死的。死了就可见腾格里大神。那正是每一个突厥人的平生之愿。

      士卒们顺着云梯,向上儘快的爬着。唯一所盼,就是早些登上城头。可人刚到半路,便见上面甩下几个马绊,一下便套住了几个士卒,就给拉了上去。到了半途,却一下将马绊又松了开来。李云来眼睁睁着,看那几个士卒摔到了城下,心如刀割。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只得静静的候着,第二拨士卒上去。

      这回上边却没再往下甩马绊。看来这突厥人守城并不是很在行的。李云来心中稍微放鬆一些。可就在这时,城头上,一下多出了二十几个契丹人。人人手里拿着一个铜盆似的东西,便向下一倾。一道白龙,飞瀑而下。

      是开水。顿时将士卒们给烫的掉下云梯。有没摔死的躺在地上,不住的翻滚着,哀嚎着。

      「第三队上。」李云来咬了一下牙。接着命令道。士卒们冷漠并迅疾的又沖了上去。看着悍不畏死的士卒们,向上冲锋。李云来实在有些,难以再看下去。便转过头言道「苏定方,夏逢春,梁士泰,把东西与本将都準备好了。」看着契丹人和突厥人死不投降,还花样百出。李云来实在是有些怒极。

      三将急忙的下去準备。此时鹰扬军们又一次登上了云梯,又爬到了中途,不禁向上望去,不知这回又有什幺等着自己。终于离着城头还有几步了,士卒们都欢喜着,加快了向上蹬爬得速度。李云来却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这些突厥人和契丹人,怎会如此的不急不慌的。莫非“““““`。,

      还没等李云来想明白。就听一声声的惨叫,接连发起。、啊啊啊啊‘,。李云来急忙抬头看去,却见城上向下边扔下了许多的滚木。将云梯和云梯上士卒们,都给砸拍到了地上。云梯几乎是全毁了。士卒们也是死伤了一大半。连着三次的攻城,一次也没有登上城池,反倒是损兵折将。

      望着城上,身后众将此时眼角都快瞪裂了。梁士泰已经做完自己的事情。便走上前来说道「末将前来交令。将军所吩咐的,都已预备齐全。另外,末将想请一支令箭,亲率一支劲卒,与将军拿下城头。还望将军允许。」说完便退到一边,等着李云来的将令。

      「不,不能再上了。苏定方,开始放风筝。」李云来对着,久已侯再身边的苏定方,吩咐道。

      「末将遵令。」苏定方领令之后,便下去自去準备。没多大功夫。就看见一批批的战马,拖着几十个巨型风筝,拔地而起。战马朝着营州的方向奔去。一时间,城上的突厥人和城下的鹰扬军。都是愣柯柯的,望着这几十个巨型风筝。不知道这是做什幺用的?   但谁都没有注意到,在风筝的下边,还挂着的几个罎子。

      马越奔越急。风筝此时也是越飞越高。转眼便飞到了营州城的上空之中。马上的骑兵,拔出刀来,一刀,便将系在马后胯安着的,木架上绳子砍断。风筝脱去了牵绊,先是又朝前滑翔了一阵。便一头栽落到了营州城中。

      李云来眼见着,所有风筝都落降下去。一挥手,一排的骑兵,纵马狂奔到了离营州城不远的地方。一个个抽出裹着棉絮的箭来,点燃之后,便向着城中仰射进去。、

      城中顿时有一处,燃起了大火。还没等突厥人和契丹人準备去救火。轰的一下。整个城中是烈焰沖天。那火把营州城的上空,都给映个通红。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一些突厥人眼见着火,烧到了城墙之上。便乾脆闭着眼睛,就往城下跳,。虽然明知道此举,是肯定会被摔死的。可总好过被焚烧而死的好。城中冒着滚滚的浓烟,如一条黑龙似得,直升到天上去。太惨了。

      「梁士泰,秦用,听令,令你二人去将城门,与本先锋砸开。」李云来对着身边,看的有些傻了的二将说道。二将有些不解的,望了一下李云来,但还是策马向着,已被火给点着的城门,飞驰而去。

  • 名称:焰灵姬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03: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