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通行超清

宇文成都马前开道的官兵,在他的马前为其开着道。一行兵马,在亮如白昼的灯海里走过来。街上的人们,纷纷的不用驱赶,便自动的向两边回避着。只有那个大汉,看着宇文成都的人马来到了近前,却并不避让。反倒是瞅着,坐于马鞍桥上的宇文成都,是一阵的冷笑。

      「兀那厮,怎还不快快避于一旁。要是误了,京营节度使天宝将军的巡街,你可是吃罪不起的。」一个军卒,走上前来,便伸手一推,站在道路中央的大汉。可没想到的是,推了两推,这大汉是纹丝没动。

      宇文成都看这军卒,竟没有推开眼前的大汉。心中也是很惊异,心说,我之手下军卒,不说是虎狼之师。可也堪称是悍卒劲旅。可竟没有推动,面前这条大汉。看来此人也绝不简单。想到这里,宇文成都向着手下,又要过去的几个军卒一摆手。对这大汉言道「本将乃天宝将军,宇文成都。请问阁下是哪位?可否通名报姓上来。也让本将知道知道,是何方的英雄好汉?」

      「哈哈哈,某不过是一个山野村人,名字不说也罢。早就与乡里,闻宇文将军横勇无敌。故,特此前来领教一二。可就不知宇文将军可敢应战否?」这条大汉,往宇文成都的马前一站。脸上的表情,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双手抱肩,两脚外撇。用一双眼睛泛着白的,瞅着宇文成都。

      可把宇文成都给气坏了,心说你有什幺事,就好好说呗。你看看你的样子,居然还用白眼看我。分明是不把我宇文成都给放在眼里。可恼呀。心头火一起,这便要摘凤翅鎏金钂。给面前的这人一点教训。可脑中一转个,心说,宇文成都呀宇文成都,可莫要如此呀?焉知其是否是故意激怒与我。而其别有他谋。只是为了与此处,拖住与我。他好另行其事。

      想到此处,宇文成都又把手收了回来。对这面前的人,也是言语和缓的言道「不知这位英雄,是要领教本将什幺?可否对本将明言。如本将能与你一个可意回复。本将自是不吝明言   。」说完便看着面前的这条大汉,待其说出来意。

      「哈哈哈,宇文成都,别人怕你某却不怕。某听闻你力大无穷可是否?若果真如此,你来看。」说着这条大汉,一指场中央的那口铜钟。又对着宇文成都言道「只要你能举起来那口钟,某自是信服与你,是这大隋朝的第一条好汉。如你要是无胆量来举。你也可对某明言,某自是不会为难与你。只是这天下第一幺?你可得给某家挪挪窝。你可敢应否?」说完是气势逼人的,注视着宇文成都。

      宇文成都这心里,便是一翻个。心说这要是搁在往常,我肯定的试一试。可我旧伤莫愈,又添新伤。最要紧的,还是受的内伤。这要是上前去硬举。肯定非再度吐血不可。可要是不举的话,那我这天下第一的名头,可便丧与今朝。一时之间,是左右为难。

      正这个工夫,远方又奔来几匹马。看马上人的衣着打扮,似是宫里的太监。「宇文将军接旨,皇上口谕,令即刻关闭四个城门。因越王杨素老王爷,与刚才被刺身亡。所以特令京都,即刻戒严。令京城居住的人,都赶紧自归自家。如街上无家可归者,此人便是刺客。马上拘拿。如遇反抗者,当街格杀勿论。此便是圣上的口谕,望宇文将军,即刻领旨,照旨办事。我等告辞。」说完几马便又沖过人群而去。根本不顾这街上拥挤不堪的人群。一时间,闹得大街上的人,是四散奔逃。唯恐毙命于马下,到时无处可去论理。

      宇文成都待传旨的小太监跑远,这便又回过头来,望着面前的这一条大汉,呵呵的冷笑了一声,这才言道「本将,初便看出你,不是良善之辈。来人与吾锁了,回节度使衙门,再详加盘问。马文祥,汝去四门传吾将令,令四门,即刻关门落闸。不得有误。」那个军校答应一声,便纵马如飞般离去。

      那条大汉,一见事情不好。身子便朝后退去。直退到钟旁,一伸手,捞出一条镔铁大棍。眼见着几个军卒奔上前来,这个大汉并不慌忙,将大棍抡开了,左右开弓。啪啪啪啪。一连四下。顿时把四个军卒,便给打翻在地。一时间惨叫声连连。

      宇文成都见此情景,倒是一阵的冷笑。对其言道「这位汉子,看汝倒是早有所备。看你所图只是,也已是大功告成了吧。既然你来寻本将,要与本将领教领教。那本将便给你这个机会。来吧。」说完,一抬腿在马的得胜钩上,摘下来那条凤翅鎏金镗。斜绰手中,等着这个大汉上前,好与之交战。

      李云来心说,看这宇文成都的做派。倒是与其父,奸相宇文化及,倒是无一点相像之处。至少其人,可称得上是一个磊落。到也不输于其名,天下第一好汉。

      此时便看场中二人。那个大汉一反身,到了宇文成都的马前。一蹦多高,从上而下照着宇文成都,就是一棍。   宇文成都猝不及防之下,只得横镗招架。嘡得一声。那个大汉落在地上。摆棍又欺身而上。二人便打在一处。三四个回合,没分上下输赢。

      旁人看不出其中之端倪,李云来两世为人。侵淫武道久已。一望而知,这宇文成都,是先要试一试,这个大汉的斤两。也可说成,是猫对于抓下的耗子的戏弄。没几个回合,宇文成都有些,耐不知性子。将镔铁棍往外一封,而后一顺手中的凤翅鎏金镗,横着向这大汉扫过来。大汉急忙的横棍招架。这一下可吃了亏了,宇文成都此招是虚招。一见大汉横棍招架,凤翅鎏金镗,往回一撤,紧接着从上而下拍下。

      李云来一见,心说不好。这个大汉眼瞅着,就是不被砸死,也得被砸得筋断骨折不可。百忙之中,手上也无趁手的兵刃。只有一口太刀,可要是拿着对付宇文成都的凤翅鎏金镗。那不是开玩笑幺。便似两个,不同级别的拳击比赛。其中那个羽量级的,肯定会吃亏。

      李云来急着,向四边不住的巡视。一眼便看到了场中的那口铜钟。心说在大兴宫,我可是为杨广挡过铜香炉。那个铜香炉与此物相比,倒也是差不许多。就它了。垫步欺身。便到了铜钟的跟前。因此时宇文成都,与那个大汉正在交战。其手下军卒,也站在那里,为其观敌了阵。到无人注意李云来。

      李云来一哈腰,便抱住了铜钟。一手揪住铜钟的纽襻,一手便托住钟的底沿。红拂女众人,一时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李云来是何用意,到无人上前来阻止与他。李云来一咬牙,口中一声闷喝,「你给我起来吧」呜的一下,李云来便将铜钟举过头顶。对着宇文成都的方向喊道,「那位兄弟与某家闪退一旁,待某家前来会战与他。」那条大汉,闻言也是惊喜万分。其早已有些支撑不下去了,想要脱出宇文成都的凤翅鎏金镗,可偏偏办不到。正在危急之时,听到有人高声喊喝,心中如何不喜。对着宇文成都言道「我说小子,你有种便让我兄弟与你一战。」言罢,虚晃一棍,抹身便跑。

      宇文成都正待要追。忽听一人高喊,宇文成都招法宝。一语道罢,就见一件巨大的东西,忽的一下,便沖着他飞了过来。原来李云来一看,那条大汉已是退到一边。便高声喊了一嗓子「宇文成都招法宝」喊完便将铜钟,对着宇文成都便仍将过去。

      宇文成都不知是何物,慌乱之下,举起凤翅鎏金镗便往外磕去。这不找倒楣幺。嘡得一声巨响,直震得在场的,众人的耳朵,都直嗡嗡鸣叫不止。再看宇文成都,已经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给震落马下。手中的凤翅鎏金镗,已经被砸成了一个弯形。估计是报废了。宇文成都此时是鼻口冒血,人事不知。

      宇文成都手下军卒,这一下便是大乱了起来。李云来急忙的,到了那条大汉的身边。低低的声音询问道「兄长可就是雄阔海幺?快快随我前来。此地不宜久待。」说着便向着红拂女众人,招呼了一声。众人一转身,便待要钻进胡同。

      可就在此时节。只见在街头尽处,又有一哨的人马向这边开到。队伍前边,是个头顶金盔身披金甲的大将   。手中斜拎着一把金刀。看年岁约有四十上下。相貌堂堂,郂下一部墨髯。只见此人来到离这不远之处,高声令道「节度使衙门的军卒,给我集合整队退到一旁。莫要让本帅拿你等,都当作国家反叛。到时可莫怪本帅军法无情。」一言道罢,这些军卒闻言,自是整队集合退到一旁,待其帅令。

      「本帅乃是京营殿帅,金刀将左天成。现奉圣旨,前来做拿国家反叛。不相干人等,皆与本帅退到墙下一排站好。有反抗的,皆与本帅当场射杀。」言罢,众军卒便分列两排。一排蹲下,张弓搭箭等候帅令。一排站着,也是张弓搭箭。便对準了众人。

      这些老百姓,自是呼啦一下,闪到两边墙下。却把李云来和雄阔海几人给露出当场。苏定方,梁士泰还有蓝天毕。外加红拂女,此时皆将宝剑拽出,瞪着对面的军卒。

      金刀将左天成看了看眼前的几人。正待要令几人弃刃投降。正在此时,便听得午朝门外,一声震天的炮响。随着而起是喊杀声震天。看那远方,是火光沖天,人影晃动。左天成便是一愣。

      李云来一见眼前,有如此之良机,便朝着几人招呼一声。几个人朝着街边的胡同里就跑。左天成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正要喊喝,让几人站住。便见大兴宫方向,又跑来一骑。马上坐着的,是一个小太监。浑身是血,一看到左天成急声言道「皇上有旨,令殿帅赶快平灭京中乱匪。此匪乃是伍健章,昔日麾下众兵将。借此花灯之际,要推翻大隋朝。殿帅还是赶快,去救陛下去吧。迟了恐已不及。」小太监说着,都要急得哭了。

      金刀将左天成,一听此言,是火往上撞。催马又朝着小太监靠近几步,言道「那你出来之际,陛下可是无虞。   」

      「这。我到是不知。不过咱家倒是知晓一事。那就是。。。要你的命。」一语道罢。这小太监从身后,便取一张小弩出来,对着金刀将便按动镚簧。啪啪啪,一连几只驽箭,便射向金刀将的面门。金刀将急闪身避开,又用金刀磕飞两支。可把左天成给气坏了。正要催马上前。那个小太监一见功败垂成,是策马转身便逃。可还没等跑出去,便被赶将上来的左天成,挥金刀便给斩落于马下。

      站在墙边的老百姓,一见杀了人了。是哄得一下,四散奔逃。人人挣命的,要冲出这条街去。金刀将一见,是紧咬钢牙,下令道「此皆是乱匪,与本帅尽皆射杀。违令者斩。」说罢,便斜背金刀,立马与弓箭手身后。在此监督。如有违令者是当场斩杀。

      这些弓箭手们,一个个也不敢违背军令。个个是张弓搭箭,便朝着正在奔跑着的老百姓,就开始开弓放箭。这一顿飞蝗般的箭雨射过。顿时倒下一大片。实在是太惨了。可箭雨不绝。依然在射杀着,那些老百姓   。李云来几人也在其中,好在几人手有兵刃,倒还可低档一时,李云来有心要去救百姓,可却穿不过密集的箭雨,只得忍痛作罢,心中可就把这金刀将左天成,是牢牢地记住。

      几个人,一边在拨打着雕翎箭,一边看准了方向,往胡同里撤。   李云来,雄阔海,苏定方殿在最后,掩护几人退进胡同。

      几个人一进胡同,便开始朝着另一边跑。可一跑出来,几人便是大吃一惊。便见此时,街上是混乱不堪。兵将个个捉对厮杀。有那经过的百姓,也被其手起一刀,砍倒在地。现在是不分青红皂白了,是见人便杀   。一时间大街上是,死尸遍地,血流成河。

      李云来几个人挥着兵刃,杀出一条血路,想朝着北门杀过去,因众人的马和兵刃,便在北门外的客栈之中。可一看这条,通往北门的大街之上全是乱兵。个个挥刀砍杀着自己不识之人。状若疯狂。李云来急中生智,回身对夏逢春言道「汝,可还有掌中神雷。尽皆与我。此时便要依仗与它了。」说完接过夏逢春递过来的,最后的三个神雷。一扬手,便朝着街道两边的花灯棚扔过去。轰轰轰。一连三声巨响,顿时花灯棚里是火光沖天。因街道两边,是灯之海洋。这一下,便引起来沖天的大火来。这火光,离着京城很远,都能看得到。

      一时间,这条满是花灯的街上,是烈焰沖天。这些正在捉对厮杀的军卒,是纷纷的往后靠去。唯恐被大火给燎伤。李云来是借着这个工夫,率着几人沖进火海。直奔着北城门而去。可沖出火海之后,几人身上也是有些,被火给燎到之处。倒是无甚大碍。等到了城门这一看,此处还有一支人马。正在门这守候。再一看那城门已是关上,更主要的是,城门后边的这道千斤闸,也正在缓缓的落下。

  • 名称:一方通行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55: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