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迦·奥特曼超清

李云来与罗成一直追在突厥败兵的后面。将这群败兵追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个个把兵刃也给扔掉了,身上的甲衣也被脱了下来,抛于地上。一个个恰似脱笼之鸟,忙似漏网之鱼。把身上能扔的都扔了,只求能逃出生天去。

      李云来边追边下了一道军令,凡是跪地投降的,皆免于一死。而顽固不化者,就地腰斩。这腰斩是最为残酷的,人被拦腰斩断,却还一时之间不得死去,还要苦苦的挨到死亡时候。清醒着死去。

      梁士泰和秦用二将,各挥铁锤和铜锤。追赶着这些奔逃着的突厥人。一锤砸下去就是一滩肉饼。两个人还比着,看谁砸的最多。这一下,突厥人都是叫苦不迭。就是跪地投降了,这二位还是照样一锤砸下。弄到最后,这些溃兵均往苏定方的方向跑。不求别的,只求死得快点,少造点罪。

      而红拂女他们则是大声的重複着,李云来的军令。一个突厥人在红拂女的面前跪了下去。手中得刀,也被其高高的捧与头顶。红拂女看都没看他,便策马自其身边而过。有了一个跪地乞求投降的,就有了第二个,和第三个。转眼之间,地上跪满了祈求投降的人。这些人中突厥人倒是挺少的。大部分突厥人,都逃到了营州去了。   而此时跪地乞降的,大都皆是契丹人和高丽人。

      罗成拍马来到了李云来的跟前。低低的声音问道「哥哥这些番鬼留着,也是个祸害,是不是都给他““““`?」罗成说着一只手向下一砍。

      李云来早知道罗成这人,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可没想到,对着面前这些,足足有两万左右投降的降卒,罗成也要斩草除根。这可是人呐,是一笔财富呀。可李云来心中也清楚,要是留着这些人,说不定还会酿成大祸。而且还费粮食。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全杀掉。

      李云来在马上沉吟再三,还是有些不忍。罗成又凑到了跟前言道「哥哥莫要为难,哥哥只要回避一下即可。保证此事与哥哥,一点关係都牵绊不上。」说完等着李云来的决定。因李云来毕竟是北平王所点的先锋,罗成虽是小王爷,可却是身挂监军之职。军中事务还得由李云来决定。

      「罗成听令。」李云来的脸色一正。   望着跪得漫山遍野的降卒。心中最终下了一个决定。

      「罗成在,不知先锋将军,可是已拿定主意。」罗成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这就要策马去传军令,开始杀人了。

      「正是,我决定,把这些人都放了。但是不得让其上营州。更不的纵其回归塞外。让他们到北平府去。到时令其融入汉人之中,磨其野性久而久之,也是汉人中的一部分。这样岂不两全其美。兄弟也不用再造杀孽。」李云来说完看着罗成,希望其,也赞成自己的做法少造杀孽。

      「那好吧,就依哥哥的意思就是了。来人,先将这些人,给我都关到一个地方去。等后边步卒上来时,再由他们押送回北平府。去吧。」罗成说完,便又去查看,突厥人所留下的粮草和兵器。令手下人统计一个数目出来。也好登记造册。

      李云来和罗成,及红拂女,梁士泰,等众人,又一次的返回了柳城。几个人进入了一间,乾净些的大宅里,走到大厅,分别落座。罗成却拿出了一叠子名册出来,捧与李云来的面前。口中言道「这些锣鼓帐篷和粮草辎重等物,就送与哥哥吧。我早闻哥哥素来便有奇志。只愿追随着哥哥,一起来干出一番事业。也不枉兄弟在人世上走过一回。」说完双手捧着名册朝前一递。

      李云来也站起身来,稍微有些迟疑着问道「兄弟如将这些东西尽付与我,那回去之时,有怎向两位大帅交代呢?」实际上,李云来也深知北平府的大帅,乾脆对罗成是无可奈何。别说是挑罗成的刺了,只要罗成记不起来,还有这幺两个人来。他们二人就烧高香了。

      「哥哥莫要担心那两个吃货了,这次回去,还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北平呢。只要哥哥收下好好谋划大事,到时兄弟也可以兄长一起来举事。就可。」罗成说完,便将名册王李云来的手里一塞。便又坐回椅中。

      「那便谢谢兄弟的美意了。既然诸位都在,我想与众位商议一下,明日攻打营州的事情。大家可各抒己见,看看怎幺能以最少伤亡,又能快些的将营州拿下来。各位可有什幺建议。没关係,可敞开的说。」李云来的眼睛,朝着在座的一张张的脸,一个一个睃寻过去。这些人都不熟悉攻城之战,又上哪去拿出来锦囊妙计。当下都是沉默不语。罗成对破阵倒是颇有心得,可对于攻城拔寨,却是十分的挠头。当下也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李云来环视一周也是颇为无奈,自己也早知道,此举不过是矮人之中寻高挺之人罢了。可现在这些在坐的各位,是一个个都是一样,不分昆仲。也挑不出来谁高谁低来。

      「主公莫要心焦,俺梁士泰,愿打头阵为主公分忧解愁。」梁士泰此时却站了出来,胸脯一挺,傲然说道。  

      「哦。莫非士泰,已有了破敌良策不成?快快讲来,以让诸位,一闻其详。」李云来颇感兴趣的,望着梁士泰说道。

      「这个,良策倒是谈不上。不过我想了一个笨主意。我跟秦用,分别用锤去砸营州的城门。我就不信了再厚的城门,也架不住我们两个的大锤,砸他几下子。不过主公,我也知道这是一个愚蠢的主意。」梁士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李云来的脸色。可见李云来半天没有什幺反应,便又有些担心自己所言,是否过于异想天开了。

      「不不不,士泰你的想法很好。我刚才,不过是在想一些别的事情罢了。对了,有谁知道此时,营州城里的汉人有多少个?因为这涉及一个计画。我很忧心会伤及无辜。」李云来看着在座的人言道。

      众人谁也没有来过此处,根本是无从知晓。更是赛似锯了嘴的葫芦。哑然无语。李云来轻歎了口气。心说要是军师也在此处,有那用得上我来操心这些事情。可军师他到底人在何方呢?  

      「哥哥,据我所知,城中原先是以契丹人最多,高丽人次之,突厥人最少。汉人和突厥人持平。不过以突厥人每一次打仗的规矩来看,恐怕城中的汉人,此时已都被运到了漠北去挖铁矿了。听闻突厥人之地,富含各种金属。其造兵器之术是自汉人而受。所以哥哥要是有什幺?一举可将其击败的计谋,莫要畏于首尾。只管去做即可。大哥莫不闻慈不掌兵。」罗成说着,看向了李云来。

      李云来此时,也只得将心中所做谋划,暂时先做替补之策。又看了一下众人,见大家此时,都已显现疲倦之色。便说道「好了,就依兄弟所言。大家都去休息去吧。明日待步卒来时,还有一场鏖战。」说完便率先走了出去。

      在座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没闹懂,李云来这又是唱得的那一出。罗成却是心知肚明。知道李云来不肯多造杀孽。倒不是李云来心慈面软。李云来杀人时,也是出手狠辣决不容情/。可当其要一举,杀掉几万人,或者是几十万人的时候,便有些下不了手去。罗成心说,得了,大哥,这好人还是你来做吧。我还是来做坏人吧。毕竟将来有那幺一天,你可能要面南背北。黄袍加身。万一被史官给你记上这幺一笔,说你某年某月,杀了多少人。岂不对你贤明不利。不说罗成看着李云来,走出去的背影时心中所想。

      第二日,罗成所辖的步卒居然还没有到。众人吃过了饭,闲暇无事又开始议起军情来。

      第三日,步卒还是没到。罗成和李云来这便有些坐不住了。开始担心其,是否被突厥人在半路之上,所埋伏了。李云来刚要派人出去打探。

      就听得门外边,蹬蹬蹬的,跑进来一个报事的军卒。「启稟先锋将军,柳城外来了一哨人马。看其旗帜是北平府的,鹰扬军。」这个军卒报完,便等着李云来示下。

      「哦,可算是到了。快快令其进城来整编队伍。明日就攻打营州。」李云来兴致勃勃地说道。那个军卒急忙的跑出去,向外传达李云来的军令

      「大哥,看来明日总算是到了决战之时了。小弟都有些等不及了。」罗成在一边摩拳擦掌的说道。

      李云来却是笑了一笑,言道「只恐怕此次一战,非是决战。反而是战争的开始。但目前大概,总还是能平静些时日。这十几年,可能不用再担心了。」如果看李云来此时的样子,倒是有那幺几分神仙的味道。

      罗成扑哧的一下,竟笑了起来,言道「莫非哥哥是铁嘴神算不成?竟将以后的事情,也都预言到了。那这天下还有什幺,是兄长所不能知道的呢?」

      李云来也乐了。红拂女在一边,也凑趣得言道「我还记得最初认识他那会的样子?整个人倒是挺像神巫的。可绝不像是神仙就是了。」说完娇躯乱抖,笑个不停。身边得梁士泰众人,一个个也是捂着嘴偷着乐。,

      众人笑罢多时,这才又从新议起明日这关键的一战。转眼紫乌飞降,玉兔东升。厅中众人,也早早的都去歇息去了。

      李云来倒是还再看着,桌子上的一副草草画成的地形图发着呆。罗成走过来问道「哥哥莫非忧心明日之战的不利幺?   这倒是不用过于忧心。只要三军肯用命,便不用虑其所失。」

      「我只是担心,你我皆不识攻城之术。即使三军肯用命,可那就需靠以人命,来迎最后之胜。可要是这样,那就是一个惨胜的结局。弄不好是两败俱伤。」李云来蹙着眉头看着图说道。

      「可哥哥那一日,不是已有了计较了幺?便依哥哥之谋而行事即可。莫在废其心智。还是早些去歇息吧。明日还得靠哥哥来指挥军队呢。」罗成说完便先转身,回自己的暂时居所,自去休息不提。

      李云来这一夜,确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头脑之中总是不由自主地,就琢磨明日之战,该如何攻打营州。直到了天降破晓,方沉沉的睡去。可不久便听得金鸡啼鸣之声传来。李云来一骨碌爬起了身,赶快的披上盔甲,走出自己的屋中,来到了临时议事大厅。

      到了这里一看这些人早就来了。此时正在用膳。红拂女一看李云来到了,急忙的为其盛了一碗稀粥,给他端了过来。李云来沖着红拂女笑了一笑,接过粥来,也不管烫是不烫,一饮而尽。红拂女接过空碗,正待要为其去盛第二碗。却被李云来给拦住了。

      李云来看了一眼大家,这才说道「诸位,我已有了计较了。今日一战必拿下营州。但这就要靠在坐的诸位了。苏定方何在。」

      「末将在」苏定方急忙的站了起来,应答道。

      「令你其找些手巧的士卒,给我糊一些巨型风筝。要能载物的。你可清楚。记住要多糊些。还要弄得结实些。下去做吧。」李云来又掉头看向了梁士泰。「梁士泰,在柳城之中,多给我寻找一些猛火油等物,都是要以罎子装好,并封好口。而且罎子要小的。还要儘快的弄好。只是一上午。你可明白?」说罢看向梁士泰。

      「末将明白,末将告退。   」说完梁士泰也奔了出去。  

      「夏逢春,你去寻一些绳索来,越多越好。我不管你从哪里弄。也是一上午必须完事。你可能做到。」李云来望着夏逢春说道。

      「末将明白,末将这就去。」夏逢春也急忙的奔出大厅,去柳城中寻找绳子。

      余下众人,还等着李云来继续的派将呢。可这位倒是没事人一样。坐在椅上,二郎腿一翘,竟端起茶碗来,开始悠哉游哉品起茶来。

      众人见此情景,皆是莫名其妙的。可又不好细加过问。毕竟李云来是先锋将军。没有义务为众人,解疑破惑。

      「三叔,你把我怎幺给忘了呢?我去干点啥呀/」   ?   铜锤太保秦用一见谁都派了,可就是没他什幺事,便有些着急,这才主动向李云来,要事情来做。

      李云来抬起头望了一下秦用,说道:「   用儿,你可看过戏幺?那些名角总是最后才出来,你知道是什幺原因幺?」说完又自去品茶。[下集更精彩。火烧营州]

     

  • 名称:迪迦·奥特曼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52: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