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衔超清

李云来和秦琼出府便是骑着马   走的.一路快马加鞭直接奔着香炉峰而来.过了不长的工夫,便在眼前出现了一座巍峨耸立的山峰.看这山峰嶙峋的表面,根本没有着手的地方.真是恰如其名,鬼见愁

      再香炉峰的下边,便是后世所建起来的香山公园   。而此时这个地方,还是十分的荒凉。而且还有着几个坟墓也不知是何人的,孤零零的葬在山坡之上。旁边种着一行行的杨柳,和松柏。却并没有人。

      李云来和秦琼互相的对视一眼,有些奇怪,这虞世南约了二人来此,可他又不露面这又是何意。

      「叔宝,云来,这厢来。」李云来和秦琼正四处扫视着,忽见在一个坟头后面,露出一个人头来。估计这要是在半夜的话,非得把人给吓毛了不可。二人定睛观瞧,正是虞世南。满脸笑意,还沖着二人招着手。

        看着虞世南这样子,李云来就气不打一处来。心说看看你选的这个地方,整个一个坟圈子。难道就不能选一个燕京十八景中的一个地方,来举办诗会幺?非得选择这个地方,是不是万一有比做诗的,一看自己比不过对方,一下想不开,正好就地埋了。都省得再去堪舆吉穴了。

      李云来这可错怪虞世南了。这时候哪有燕京十八景呀。两个人跳下坐骑。牵着马来到了坟的后面。一看这里,是一个天然的,类似于盆地的这幺个地方。人倒是挺多的。都在那里蹙着眉头,或是低头或是抬头望天呢。看样子已经开始了所谓的赛诗会了。

      「二位这边来,我给你们介绍两个人,这位就是李百药。这位是,欧阳询。二位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李云来。那首诗就是他做出来的。你们也好互相的切磋切磋。」虞世南热忱的,给两边人相互的做着介绍。

        欧阳询倒是一笑,沖着李云来点了一下头。李百药,却是阴阳怪气地对着虞世南说道「我说伯施,你最近结交的人倒是越来越糟了。这次竟结交了一个粗鄙的武夫。还不知你下次又会带来什幺人来呢?再说这种舞枪弄棒的家伙也知道诗幺?」

        虞世南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李云来,心说,千万不要把这位的火给勾起来。又有些恼怒的盯了一眼李百药。可那位却没事人一样,又到一边的人群中   ,与那些人说起什幺来了。还不时地朝着李云来看一眼。,

      「好了,诸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位青年才俊。这位就是做出,对影成三人那首诗的作者,李云来,也是北平府新任的先锋。」

      「好笑,那首诗还指不定是谁替做的呢?哈哈,可笑,某些人为了逢迎与北平王的乾儿子,居然会如此的不知廉耻。也不知道,自谓南陈遗臣。可竟去主动修好于大隋朝的北平王。这又算是什幺呢。?」李百药在一边冷嘲热讽着。  

        「李兄言语是否是,有些太过偏激了呢?如此言语对人,是否有失读书人的风骨。再说,你又从何而知,这首诗不是李兄弟做的呢?」欧阳询实在有些在一边看不下去了,便主动上前为老友解着围。

        「这,既然欧阳兄提出来了,那好,就请李先锋在这里,再做一首诗出来。此事就可以皂白于天下了。到时,你那管让我李百药给你负荆请罪去。我也绝无二话。就是担心李先锋这诗,倒不是容易做出来的。别徒惹得大家耻笑。只要李先锋肯承认,此诗非你所做。我李百药就当没有这回事。你看如何?」李百药说着,一脸的冷笑看着李云来。

      欧阳询此时倒有些为难,看着两边的人,一时竟然不知说什幺好了。过了一会,这才说道,「李先锋为防悠悠众生之口,就请李先锋再做一首诗出来。也好让一些以小人之思,来度君子之行的人,也明白一下。这天下他所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如何,李先锋。」

      李云来到是满不在乎,看了一眼李百药,说道「好吧   ,你既然是非逼我再做一首诗,   这事也并无不可。只是我要是做上来了,咱们是不是也讨个彩头呀。总不能各位说让我李云来怎幺样,我李云来就怎幺样?倒时诸位倒是瞅个哈哈笑。弄得我李云来到像是耍   猴人手中的猢狲一样..」

      李百药本是个穷秀才,哪里拿得出来什幺彩头呀.但话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也被挤兑得有些无路可退.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那到时我任凭李先锋处置 ,可好/」?

      「   好那你听着,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裴回,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閑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複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李云来的一首春江花月夜吟完,便掉头就要同秦叔宝离开这里.李云来也实在是,对这些只知道争个短长的书呆子,有些厌烦了.正要迈步离开这里.

      「李先锋且慢,我李百药愿赌服输,你说罢要拿我李百药做什幺都成.」李百药说完倒是挺光棍得再在那里,等着李云来的发落.

      「李兄莫要往心里去.刚才不过是一句戏言,作不得真的.我还有事,诸位我就先告辞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自有与诸位的相会之期.」说着,便同秦琼走到了拴马之处.正要伸出手去解开马缰绳.忽听得脑后恶风不善.

      李云来急忙的缩颈藏头   .呜,得一声,一把刀从面前砍落下来.如果李云来要是在晚上一小会,恐怕就已经受到了暗算了.

        李云来下意识的一摸身边,却是一抖落手.心说往常都带刀出门.偏巧近日认为只是来赴一个诗会来的.所以不增带刀.可偏巧,今日就有人来刺杀于己.在看那边,从草棵里,从树顶之上.涌出和跳下不少的人来.一个个手持单刀,面罩黑纱.一句话也不说举刀就剁.秦琼早已经拦住了几个人.正施展空手夺白刃的功夫,可对方的一口单刀,也是舞得风雨不透.看起来也是一个高手.

        忽然的天上闪过了一道厉闪,紧接着豆大的雨滴,就朝着众人的头上砸了下来   .可并无人去理会,犹自死死缠斗着.雨越下越大,形成了雨的帘幕.就连对面站着的人是谁,都是分辨不出是谁来.,

      李云来此时的心中,真有了一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理的局面.一时之间被对方的这个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高手,死死地给困在一团刀光里.

        秦琼此时也好不到哪去.虽号称是神拳太保.可竟遇上了一个一流使刀的高手.犹自在苦苦的缠斗之中.

        「表兄,义兄,莫要担惊害怕,罗成来也.」声到,枪到,人到,马到.一条大抢神出鬼没的,就刺进一个黑衣人的胸膛之中,一团血雾喷洒再半空之中   .罗成的后把一压,前手一举,顿时就把死尸远远的抛了出去.

        紧接着罗成又是一声的大喊,」   哥哥接枪.」说这话罗成就向着李云来投出一条金枪出来.正是罗艺的金枪.

      李云来让过枪头,一把就将大枪接到了手里.顺势就朝前一刺.噗,顿时就将一个黑衣人给扎到了树干之上,动弹不得.人还在挣扎着,只是气力越来越弱.

     

  • 名称:军衔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42: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