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赤子心超清

李云来,和罗成并不知道此时府中正在上演着,认亲悲喜剧。打马扬鞭的往回急赶。一路无话,一直奔到了府门之前,守门的校尉一见是少保罗成回来了,急忙的上前来为其牵住马缰绳。罗成一下跳下马来。那边也有人,将刚回来的李云来得马缰绳也给牵住,待其下了马。

      二人风风火火的就往里面赶来,一直的来到了大堂这里。两人却都是愣住了。就见这些旗牌们还在站班呢。那个杜差也是等到一边,正在那里有些起急呢。再看在班尾这还站着两个陌生的人。罗成心中就有些奇怪,心说这都到了已经散堂的时间了,这老几位怎幺还在这站着呢?怎幺得今天王府管饭幺。

      李云来一眼就看见了金甲童环他们两个,心中就有了数了。可现在还不便跟这罗成说。一看金甲要跟自己打招呼,急忙的沖着他摇了一下头,示意不可。  

      「杜差,王爷呢。天都这般时候了,你们怎幺不回家吃饭去呢?还等着王府管饭幺?」罗成开了一句玩笑。

      「少保千岁你可回来了,你快去二堂去看看吧,这王爷带着一个配军上了二堂了。结果到了现在还没有出来,也没吩咐我们可以走,只得在这里干靠了。还请少保千岁替我们去二堂看看,王爷是不是把我们老哥几个给忘了。」杜差一脸无奈的说道。可他还真说对了。北平王罗艺因为这二堂认亲的事,还真把这几位给忘了。

        罗成听罢,也是不明所以,看了一眼李云来。李云来心中清楚是何原因,可又不能跟罗成说个清楚,只得说道「贤弟莫如你我去后面见过义父,问个明白不就是了。而后再回来一人让这老哥几位回去。不就行了幺?」

        罗成又看了一眼,这几位充满着殷切盼望的目光。最终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待我与义兄去后面问过父王再说,哥几位在这稍安勿躁。我们去去就回。」罗成说完沖着李云来点了一下头,哥两个便向着内宅里走。  

      等罗成和李云来到了内宅一看,这可好,内宅一个人都没有。空空蕩蕩,冷冷清清的。

        「咦,不说我爹带着那个配军奔着二堂来了幺?可这怎幺不见人呢?」罗成疑惑不解的问道。想了一下也想不明白,不知这里到底有什幺套头。转头看了一眼李云来,李云来也摇了一下头,示意自己也想不明白,是什幺原因。

      罗成只得与李云来继续得向着内宅走。可边走边奇怪,就见着府里怎幺悬灯结彩起来了呢。这不年不节的。弄这些干什幺呀?看着身边一个手里还拿着红绸的僕人,急急忙忙的经过自己身边。罗成一把将其给拽住,问道「这府里是怎幺回事?莫非是有人要娶亲不成?」罗成说着这眼眉就立立起来了。心说莫非是爹要再娶一门小妾不成?   真是可恼。

      这个被拽住的一看是少保罗成,急忙的躬身施礼说道「少保千岁,大喜了。是表少爷来北平府了。这时正在跟王爷和王妃在内宅唠嗑呢」。

      「表少爷,什幺时候又多出来一个表少爷来了。这是从哪论的?我怎幺从来没有听说过呢?」罗成似是问着面前的这个僕人,又似是在于自己说话。想了片刻,一挥手让其退下,去忙他自己的事去。罗成与李云来奔着内宅便来。

      不大工夫走到了内宅月亮门前。向着里面望去,更是灯火通明,就见在院中荷花池的正中,摆着一桌酒席,北平王罗艺和自己的母亲,正在跟着一个黄脸的汉子说着什幺?看那个人的举止也不像是一般的人,到也像是一派豪杰的样子。

        「哎,罗成,云来,快来见过你们的兄长来。」北平王罗艺一回头,便看到了李云来和罗成正站在荷花池边,尚在向着亭中了望,却没有过来,便开口向着二人招呼道。

      罗成满腹狐疑的与李云来,走到了亭子正中。   站在北平王的身边。罗成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黄脸的大汉,一看此人淡金色的脸庞,身穿云端白的大氅。剑眉虎目。倒是有着一番的英雄气概。坐在那里是不怒自威。

      秦琼一下便看到了跟在罗成身后的李云来,他也是一脑袋的浆糊。弄不清楚这李云来又怎幺变成了北平王罗艺的义子了。有心想询问一番,却见李云来给他使了一个眼色,便也知道这里有些事情,不足以为外人所知。便又将话咽了下去。

        「你们快快见过你们的表兄。秦琼这个是罗成,这个是我新收的义子李云来。夫人这就是李云来,你不想见见他幺?」罗艺笑着为几个人互相的引荐了一番。

      「二位表弟一向可好,秦琼这里有礼了。」秦琼说着话,便沖着罗成和李云来一抱拳。

      「可不敢当哥哥的大礼。表弟罗成见过表兄了。」罗成也急忙的沖着秦琼也是一抱拳。

      李云来心中琢磨,心说我这该怎幺说呢?「云来也见过表兄了。」李云来也是潇洒的一礼。而后又转到了罗成的母亲身边,撩衣襟双膝跪倒,一边沖上磕着头,一边嘴里说道「乾娘在上,儿云来给您磕头了。祝您老寿同王母娘娘一般长久。」

      「呦,看看还是我这乾儿子会说话。快点起来这地下多髒。来来挨着你表兄这来坐。对就坐在我的身边来。也好好让乾娘看看你。成儿你坐到那厢去。咱们一家也好团聚一番。听你爹说您们不日就要上战场了,这是国家大事,按理说我不该管。可你们都是我的孩儿呀,这让我又怎能放心的下呢。今天咱们一家也好好的吃它一回的酒。来,娘祝你们早日赶走突厥,凯旋而归。」老夫人说完端起酒来,一仰脖就灌进去了。却是喝的急了些,刚放下杯子便咳嗽起来。李云来正好在身边坐着,急忙的为其轻轻捶着后背。好半天才缓过来。

      「娘你不能吃酒,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儿跟着两个哥哥是没有事的。再说了就凭儿跨下马,掌中银枪又有谁能是我的对手呢?当然我义兄除外。表兄的武艺,儿还没有见识过,也不好说。娘就放宽心吧。来表兄我敬你一杯,表兄是哪里的人士呢?」罗成便问着,边殷勤的给秦琼也斟上了酒。

      「我是山东曆城县人,这次是因为误伤了任命,才被发配到了北平府来。却没有想到,到是因祸得福了。让我寻到了表亲。这要是回去跟我娘一说,不知我娘得多开心呢。」秦琼一说到了自己的娘,虎目之中便有些湿润起来。

      李云来深知这秦琼乃是一个大孝子。便在一边劝解道「表兄莫要为家中事过于忧心,别你因此在病倒了,而家中老娘他们,却还是过得好好的,得知你病倒了   却又得为你操心,你岂不是更加的不孝了幺?」李云来一语双关的说道。

        秦琼也是一个聪明之人,一听李云来这一番话,眼前不禁就是一亮。北平王罗艺在一边也说道「秦琼啊,你要是过于担心家里人,就写一封信回去,你既然来到了北平府了就在这里好好地玩上一阵,也好陪陪你姑母,省得她一天的在家里发闷。过几日成儿和云儿,就要率大军出征了,家里我还要忙于公事,正好你来了。对了我看你的卷宗之上,说你是有意杀伤人命,可我知道你这孩子不会那样去做的,跟姑父说一说到底是怎幺回事?」北平王罗艺说完便注视着秦琼,希望他说出真相来。

      秦琼一闻北平王罗艺的问话,就是先打了唉声,「唉,姑父要问是怎幺回事?且听我细细给您说。」说着,秦琼就将在天堂县所发生的一切,跟北平王罗艺说了一遍   。

      北平王罗艺不问则可,一闻此言勃然大怒。「他唐壁是干什吃的。在其治下竟有此昏官,难怪大隋是一阵不如一阵了。就是这些人给折腾的。来人,给我拿笔来,我要修书一封问问那个小畜生,刚从我这里走了没有几年,难道说就忘记了,我最初与他说的话了幺?」老头气得鬍子都崛起多高来。

      几个人又连忙的解劝着,这罗艺才慢慢地平静下来。一家人又从新归坐,喜笑颜开的慢慢喝着酒畅谈着各自的所经历过的事情和见闻。李云来为了让北平王罗艺和老夫人高兴,便将后世的一些事,检出来一些说与他们老两口听。当然都托词与在雷劈的时候,神仙告诉他的和领着他看得。

      对于李云来的事,秦琼听李云来跟他也说过一些。所以不算十分的惊奇,可罗艺和老夫人还有少保罗成没听过,一时之间三个人专心致志的,听着李云来一个人的白话儿。

      尤其是罗成总是不能出府去,更为是听得津津有味。看着李云来的一双眼中,闪现出来一片片的小星星   。

      一直到了晚饭过后,老夫人毕竟是年岁大了,挨不得宿了。便叫过一个丫鬟婆子来,让他们李云来安排好住处。又嘱咐了几句这才跟着罗艺一起的离去。

      秦琼这时也有些困倦了,便有丫鬟带着自去休息不提。罗成却是非要与李云来同榻而眠不可。到最后李云来都有些怀疑这罗成的不正常。可最后一听罗成的理由,却是让李云来哭笑不得。原来罗成刚才听到了李云来所说的在神仙的帮助之下,亲眼看到了不用马拉的会自动走的车子。和会飞的人造的铁鸟。便非要缠着李云来再多讲几个。

      李云来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跟着少保罗成同他而眠。给他讲了一夜的故事和见闻。知道天交四更时分两人才沉沉的睡去。,

     

     

  • 名称:追梦赤子心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29: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