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园默示录超清

秦安走到了门前,伸着头朝外望了一下,问道「你就是我二弟常常说起得李云来幺?   快快请进来,莫要见笑,我这家实在是寒酸的紧了。来来快请进来。」秦安说着话,一看李云来皱着眉,在那里一个劲的端详着那个门。

      心里就明白了,笑了一下说道「我倒是糊涂了,你先等着,我来给你把门打开。」秦安说着话,便走上前来,双手抱住一扇门板,往起一抬,将门板给搬了起来放在一边。

      李云来心里有些好笑,也同时有些心酸。好笑的是这个门不用担心小偷来。要来小偷的话一看这个门就没有偷盗的欲望了。在一个他也不知道这门是需要搬下来的。弄不好再给砸底下。心酸则是,秦琼好交朋友,有点钱一看朋友有危难招灾了,马上没二话,掏出钱就给垫上。可到头来,自己的家却是如此的破烂不堪,也着实是让人看不过眼去。可是这些他救济过的朋友,难道就不知道秦琼的家是这个样子幺?   可真是让人感到寒心的狠了。

      李云来迈步进了院子中,迎头就看到院中种着一株柿树。一个个火红的小柿子便似一个个红红的小灯笼挂在树上。显得分外的招人喜爱。红拂女跟着进来一眼便看到了柿子树了。便好奇得绕着树转了一圈。

        秦安见此情景,便走到了树下,伸手便摘了十几个小柿子下来,又到了院中的水井旁,摇上来一桶的水,将柿子放了进去,洗了一洗,这才取出来递给了红拂女说道「这家里也没有什幺好招待弟妹的。就尝尝一下这新下来的柿子吧,很甜的。」

        红拂女有些欣奇的,接过来了这十几个小红柿子。拿起一个放在嘴边咬了一口。一股的甜汁顺着咽喉直流到了心里去了。不禁感到了十分的甜美。正待要在拿起一个来吃。忽然看见屋门一开,在里面出来了一个妇人,边走边对着秦安说道「大伯,母亲的病竟越来越严重了。我刚才摸她的额头还发起了高烧来了。这可怎幺办呀?要不你还是赶紧的把这些柿子摘下来,去卖几个钱,也好给母亲请一个郎中回来。」

        红拂女一听这句话,脸一下红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这柿子竟是秦家拿来卖钱的,好给秦琼的母亲看病来用的。当下便将柿子放到了井沿上。转头问那个妇人说道「这位姐姐,小妹不懂事。还想借问一句,你可是秦大哥的夫人幺?」

      那妇人转过头来,有些惊奇的看了一眼红拂女说道「不错正是。请问妹妹是谁呀?」

        「哦,姐姐我是跟着他来的,他叫李云来,是秦大哥的结义弟兄,这次是专门来探望老伯母的。没想到老伯母倒生了病了。妹妹叫张出尘,有一个小小的绰号,叫红拂女,姐姐就叫我出尘就是。对了姐姐请问老伯母的病是宿疾还是急病呢?」红拂女睁着好看的眼睛望着面前的贾氏。

      「弟妹你先陪着他们聊着,我先把这柿子都摘了。好去换点钱请个郎中回来,也好给娘看看病。」秦安说着就要去摘树上的柿子。

      「哎,老哥哥且慢摘这柿子。我与出尘先去外面找个郎中回来就是了。老哥哥先稍安勿躁。我们去去就回来。」李云来说着便向着红拂女一使眼色。红拂女当即便也明白了。便也走到了李云来身边,就要告辞往院外走。

        「那个云来呀,你先别走,等老哥哥我先把这柿子给你摘下来,你还带着要是能卖了最好,卖不了就给这位红姑娘吃吧。」秦安说着就要在去摘树上的柿子去。李云来急忙得给他拦住了,说道「老哥哥说的哪里话来,我与秦大哥一个头磕在了地上,他的老娘就是我李云来的老娘。我就先不进去给老娘磕头了。这就先去请大夫去。」说着急匆匆的就迈出了秦府的那个破烂的大门。

        李云来同着红拂女来到了历程县的街道上。一看这块到还是真热闹。卖什幺的都有。一直顺着街道往前溜着,不远处就看到了一个药堂的幌子迎风飘摆不停。

        来到了近前就看见一个掌柜的正在给人称着药材。只得等在一边。时间不大,等人走了,李云来这才走上前来说道「请问这位掌柜的,可就是这里的看病的先生幺?」

      掌柜的撩起眼皮看了一眼李云来,见他面向不俗,衣着虽是普通的布料做成的,可身上却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质来。让人不敢小觑。急忙的弓着腰应声道「不错,正是,请问您是要看病还是要抓药呢?」

        「我们想请你跟我们去给一个病人,去家里看病去。   这就走吧行幺?」红拂女在一边闪出身形对着药店老闆说道。

        「这个幺?到不是不可以的,只是这出诊费可比在这药堂上看病要贵上很多的。只是不知二位这银子是否宽裕呢?」药老闆甩头看着红拂女,一双眼睛露出了色迷迷的目光。

        红拂女倒是不以为然,在各地卖艺之时见过这样的人多了。李云来则有些心里不太痛快。说道「既然来找你自然是给得起银钱,莫要废话了,快走吧。」李云来有些要压不住火的说着。

      「那好吧,我这出诊费可是要纹银十五两啊。还不包括这药钱。二位是不是先合计着看看好不好。再说请不请我去。」说着话,便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开始喝起茶来。一双色眼,总是有意无意的朝着红拂女偷偷地瞄来。

        红拂女没再说什幺,一伸手将一锭银子砰的一声,放在了檯面上。掌柜的看见了银子笑得嘴都和不上了。他一眼便看出来,这可是足锭的官银呀。马上便将这十五两的银子收进怀里面。

        回头朝着药店里面喊道「小四出来看店了。思邈拿着药箱跟我去给人去瞧病去。快点这些懒骨头,竟知道偷懒。我上午让他们干的活到现在还没赶出来。真是的,您二位在这里稍待片刻,我去后面看看即回。」说着话正要往后面走,却见一个年轻人拿着药箱子走了出来。无语的站到了这个药店老闆身边。

      「我说你们在后面磨蹭什幺呢?真是的白白的供着你们吃住,我还要交给你们手艺。一个个真的都是不识好歹的东西。还不快点头前走。」说着话便踢了这个年轻人一脚。年轻人却没有说什幺,估计也是习惯了。

      李云来再后世穿越过来的,看不惯这些。当下眉毛往起挑了一挑。手中就去摁挎下的那把太刀。红拂女却在一边轻轻地拽了他一下。李云来这才把火往下压了一压。也不再跟这个猥琐的药老闆说什幺直接在前面带着路。

      这个药老闆却看不出眉眼高低来。可能是看李云来一介布衣,虽是腰旁挎着一把太刀。但这时候的人差不多都身带武器,也没看出来什幺比别的人奇特的地方。而且外表还是一副书生的摸样,更是不放在心上。

      走了一会,便恬着脸凑到了红拂女的身边。嘻嘻的笑着问道「姑娘可曾有了婆家了幺?要是没有我倒是认识一户人家,他家可是有良田千亩。僕人成堆。吃的用的可是不一而足呀。也比姑娘这样的在外面成天的抛头露面的强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姑娘。呵呵,就拿我来说吧,我也是一个十分殷足的人家。不说家有良田千亩,可我这药铺就开了三个了。如果姑娘有意的话。呵呵。」说着话,又往跟前凑了凑。

      红拂女要不是为了秦琼的母亲,估计早把这位给打成猪头了。现在还是强自忍着。可这位却还以为是因为李云来不让呢。又到了李云来的身边,说道「兄弟你这妹子我看上了,你要同意的话,那我就给你一份丰厚的聘礼你看如何。你好好考虑一下啊。过了这个村可就再也遇不到我这样的活菩萨了。」说着腆着大大的肚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呸,什幺玩意,一给人家看病就勾搭人家的良家妇女。缺德早死的东西。」跟在后面的那个小学徒似乎已经有些看不过眼去了,跟在后面低声的嘀咕着。

      不了这位耳音倒好使的很。听见了这句话,马上回过头去瞪了一眼小学徒的。好在此时已经到了秦琼的家门前。李云来抬头看去,还好,那个半拉门板还没有装上去。估计是秦安也知道这幺搬来搬去的,实在是太过麻烦了。所以就没有再上上。

      这个药店的兼职掌柜的郎中,一看这个家如此的破败不堪,更是有些喜出望外了。心中还在那里合计着这个事能有几分的希望。

      「大哥,我把郎中请回来了,母亲的病如何了。」李云来跨步进院子,沖着屋里就轻声的喊着。

        「哦,兄弟回来了。快快请郎中进屋好给母亲瞧病。」秦安也是有些惊喜地说道。贾氏也走了出来,对着李云来福了一礼,说道「有劳叔叔了。还是请叔叔带郎中进屋给母亲看病吧。我去做饭去。」

      红拂女急忙的拦住了贾氏,说道「姐姐莫要着急做饭去,等一会郎中看过了病之后。我和云来去抓药的时候,直接的上酒楼买回来既是。   姐姐这些时日也是辛苦的紧了。也该好好歇歇了。   」

      李云来领着郎中进屋里一看,就见一张木床之上躺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年妇人。脸色腊黄,紧闭双目。在那躺着,看那样子,好像要马上就驾鹤归西了似的。

        郎中坐在屋里的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伸出手来给老太太摸着脉。李云来和那个学徒却站在一边恭候着。摸了一阵之后,这郎中站起了身来,满脸的愁容,对着李云来说道「你的老娘看起来不妙呀。我劝你还是早作打算的好。这脉象已经是杂乱不堪了。也没有可治癒的希望了。思邈走回去吧。」说着话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我要给她看一下。」这个年轻的学徒说着就坐了下来,伸出手去将秦母的手腕拿了过来,一只手给其枕上了脉。

      「你,好啊,你翅膀是硬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到我的药店里来了。我请不起你孙思邈。把药箱给我,真是没有王法了。你孙思邈以后也别想在这历程县看病。」这个郎中说着气呼呼的,要拿起药箱就要走。

        「等等,你是不是忘了什幺了?用不用我提醒你一下。」李云来说着将他给拦在屋里面。

      这个郎中倒还真是色胆包天,也可以说是愚蠢至极。当下闻言,眼睛就是一亮,笑着说道「莫不是你想通了我在路上跟你所说的话幺?那可真是太好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大舅子了。大舅子在上,我王来西给您老见礼了。」说着话一躬倒地。

        ‘李云来鼻子都气歪了。新说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呀。这也就是在秦府里没办法,这要是在外面我非一刀把你给剁了。忍着气说道「我是说既然你没有给看病,那就把钱还给我吧。」

        「哈哈,这没问题,这要是给外人看病的话,我这银子就不往回退了,因为我已经来过了。可是大舅哥既然说了,那这银子自然的还给您老了。诺。」说着话,将红拂女给他的银子递到了李云来的面前。

      李云来接过银子,就放进了怀中。对着这个郎中说道「好了我送送你吧。你前头请。有事出去再说,别打扰给老太太看病。」

        「那是的,好喔。」郎中说着来到了门口,正要迈步出门槛。李云来在他身后抬起脚来就是一脚。正蹬在郎中的后腰上。噔噔,郎中一下就从屋里摔趴下在了院子当中。好半天没有起来。

        「兄弟你怎幺把郎中给踢出来了?那母亲的病怎幺办呀/」?秦安不解的问道。红拂女却已然猜到了其中的诀窍。知道肯定是这郎中的污言秽语,把李云来给惹毛了。只是一笑,却还是跟着贾氏讨论着女人的事情。

        「母亲的病自有人来给治,只是这家伙我已然忍了他一道了。满嘴的淫秽之词,居然想让我把出尘嫁给他。可真是癡心妄想。所以我才给他一个教训。」李云来说着话,把大氅一甩,走到了郎中跟前冷冷的看着他。

        「哎呦,你可摔死我了,你知道我认识谁幺?我可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趁现在你要后悔刚才的事就趁早把妹子嫁给我,我也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否则悔则晚矣。」说着话揉着后腰慢慢地站了起来。

      李云来冷冷的一笑。这家伙还真不知道死字是怎幺写呀。沧啷一下吧太刀拔了出来,明晃晃得刀身直晃人的二目。   「你还敢杀人不成幺?」这郎中兀自梗着脖子硬挺着说道。

      秦安却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抄起这位来,顺着院墙就给撇了出去。只听得院外   哎呦的一声传来。

       

     

  • 名称:学园默示录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02: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