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手服超清

秦琼满心盼望着李云来给他能说个清楚。可就见李云来嘿嘿的一笑,说道「大哥这锦囊里已经都说清楚了,只要时机一到,你就可打开锦囊看个究竟。不过你可不要时机没到就打开呀,那样会出事的。你要是问我怎幺会知道的。我只能跟大哥说天机不可洩漏。还请大哥莫要见怪才是。」李云来说着悠哉游哉的朝着山上走去,嘴里居然还哼着一首小曲,但是声音小听不太清楚。秦琼恨不得在背后一脚给李云来给踢到山下去。这小子居然还敢耍起大哥来了。

      程咬金已然放开了那两个长解,直奔到了李云来的身边。恬着脸笑着说道「老三换常在山上时就听到你唱过不少的歌,能不能也教教哥哥怎幺唱的,好不好。」说完瞪着眼睛看着李云来。

      李云来也知道这位是一个蘑菇头,你要不把他给答对满意了的话。那你这一天就惨了。想了一下说道「哦,刚才我是在唱千里之外呢。这样吧,我叫你一首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歌吧。跟着我唱,我可就交一遍呀。剑气如虹闪电变如风,此去东方有条龙杀气如风,此去东方有条龙杀气如风,形势如中空,将军我豪情如众声势很凶,黄金甲如重铁,金戈害我心如空

      血染盔甲我挥泪杀,满城菊花谁的天下,宫廷之上狼烟风沙,生死不过一道刀疤。」李云来放开了嗓子唱着,思绪不由得又回到了自己的那个时代,那时那位老婆是一个标準的飙歌狂,每一个礼拜六都要去嚎一嗓子。日子久了也没见她唱得怎样,可李云来却是练出来了。

      哥两个边唱着边往上走着。不知不觉地竟然有了不少的人跟着哼唱了起来。一是这首歌旋律优美,二是这首歌勾起了一些人的回忆。红拂女倚在门边上看着自己的未来的夫婿,一边唱着一边得走了上来。不觉得看的癡了。

      眼看到了门前,红拂女笑道,「没有想到,云来你的歌唱得这幺的好呢。有机会可要多交给我几首呀。」红拂女说着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云来。那双眼睛流露出了很多的含义来。

      李云来此时觉得是,最难就是难消受美人恩。对着这位可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只得笑了一下说道「那是自然的,只要我会的都可教你的。」

      「那就谢谢相公了。」红拂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好幺这二位将身边这些人都当成透明的了。令周围的人感到了一阵的尴尬。是走也不是退也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二位在这里打情骂俏的。

      「我说弟妹你跟三弟也不差这幺一会,有什幺话咱们进去说吧。」程咬金实在有些绷不住了,开口说道。

        红拂女并不像是一般的大家闺秀似的。只是一笑并不往心里去。转过身来说道「这位是谁呀?」

      「哦,这位就是我的大哥,秦琼。没想到刚才就是他路过山下,把那几个人给教训了一顿。这可真是大水沖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李云来笑着说道。

      秦琼也没闹明白是怎幺回事,只得含糊着,对着红拂女点了一下头。不料红拂女却是落落大方的说道「原来是大伯呀。小女子张出尘这厢有礼了。一直听云来提起你,果然是个英雄豪杰的样子。」说着话便给秦琼施了一个礼。

        秦琼也紧忙的避在一旁说道「自家人无须如此的多礼。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程咬金扭过头沖着山上的小头目吩咐道「我说,牛二,哪只羊可炖上了幺?」

      「回寨主爷的话,在您领着人马下山的时候就已经炖上了,现在都快炖好了。敢问寨主也是不是现在就往上上呢?」牛二笑着问道。

        「那是当然的,快点上吧,再把山寨上的好酒搬上来,我今日要与大哥三弟一醉方休。」程咬金兴高采烈的说着。也是哥兄弟都以为对方已不再人世,这乍一相逢,不说是悲喜交加,可也是劫后余生之乐。

      当下,收下喽喽兵将一盘盘的羊肉端了上来。这个屋中一共摆了五张的长条案子。秦琼自坐一张。程咬金自座一张。红拂女与李云来坐在一起。童环与金甲坐在一起。还有的就是给山上的小头目的。

      一会又将一罎子的酒捧了上来。打掉封盖,一股的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在大厅中慢慢地浮蕩着。勾的人酒虫涌动。

      这些人也不谦让一下,便自顾自的吃起来。只是偶尔的敬一下酒。红拂女细心地给李云来倒着酒,布着菜,倒像一个小媳妇似的。

      大家一会工夫就已吃的是酒足饭饱。这才将残席撤下去。又将茶水给端了上来,让几位消化食。程咬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说道「我说大哥今日已经是不早了,不如咱们就此都去睡了吧。有什幺话明日再唠,可好。」

        秦琼也看了一眼外面,确实天已然是很黑的了。再加上这一路虽跟着是游山玩水是的。可也觉得十分的疲乏了。便说道「那好吧,二弟给我安排一个大点的屋子,我好与他二人一起去睡。」金甲童环本还担心这要是自己两人睡的话,没准半夜脑袋就得搬家了。一听秦琼提出这幺一个建议来,心中大喜过望。连忙点头称是。

      程咬金看了两人一眼,向着手下小头目说道「那好吧,你去带着我大哥和这二位去休息去吧。我来安排我三弟和弟妹的住处。」

        待小头目领着秦琼他们去睡了。程咬金这才对着李云来说道「老三你觉得就这幺让大哥去北平府幺?还是把这两个人就地给““」说着比划了一个杀人的动作出来。

      李云来心说这要让你这幺干了。那大哥还怎幺跟他的姑丈认亲呀。便摇了摇头,说道「二哥,大哥就怕你这样,平白无故的就坏了人家的性命,所以才与他二人抵足而眠的。二哥就不要违了大哥的心意了。到时让大哥良心上不得安宁。」

      「好好好,听你的,你们读书人就是事多,好了老三你上后堂跟弟妹去睡吧。我在另找地方去。」程咬金说着抽身就要走。

      「哎,二哥且慢走,那我住哪里呀/?」李云来摊着双手,无奈的说道。

      程咬金倒是显得很纳闷似的,说道「你自然是跟弟妹一个屋了,这还有什幺问题幺?」

        「二哥我两如今还没有拜堂呢,也没有稟报过我的娘亲,怎幺能匆匆忙忙的,就这样呢。与礼法不合呀。」李云来一脑门官司的说道。实际来说他的心里未尝这样想。可是毕竟不知道红拂女会怎样想。便只好自己先拒绝道。

      红拂女却是淡然一笑,说道「云来这又有什幺关係呢?一人住两人住,又有何关係呢?咱们本是绿林的人士,对于这礼法从来不是注意的。男女礼法之大防。我自来不放在心上,再说你我本是夫妻,早一日晚一日有何呢?」

        李云来默然无语的看着红拂女,心说这古时的女子要说开放的是真开放。。当下对着程咬金说道’「二哥那就这样吧。你去休息吧。有什幺话明日再说好了。」

      李云来与红拂女当夜一个睡外间,一个睡里间。当夜无话。次日黎明,天上濛濛亮时,金甲童环,早早的起来了,都收拾利索了。就等着秦琼与那兄弟二人告辞好早点赶路。

      秦琼也尽知这兄弟二人的想法,便也早早的起来,来到了昨日聚会的屋子。一看程咬金和李云来正坐在这里喝着茶,看来是已经起来半天了。

      秦琼开口说道「二位兄弟,我现在就要上路了。等愚兄官司一旦了解之后,便儘快赶回来。还请二位兄弟莫要牵挂。」

        程咬金看了一眼秦琼说道「那好吧,大哥儘管放心,老伯母那里。我会去替你照拂着的,还请兄长莫要担心牵挂。既然你已经着急着要及早的动身,那兄弟也不勉强于你了。来人把昨日我给大爷準备的路费取将上来。」时间不大,一个手下人拿着一包的银子,走到厅上来,将银子交到了程咬金的手里。老程接过银子来,站起身来,双手把银子递到了秦琼的面前,说道「此去北平府人生地不熟的,路上的花费恐是不够,还请兄长将这银子带上,万一有个为难之处,也可不为了一点的银钱为难住自己。」

      秦琼也知道程咬金就是这样这幺一个人。平时大大咧咧的,可对兄弟之情极为的看重。当下也不说那些客气话,便将银子接了过来。放在身上。对着程咬金,和李云来一抱拳。而后转身就走出去了。

      眼看着秦琼下了山,李云来对着程咬金说道「二哥你也赶快动身吧,我昨夜写了一封信,你拿着这封信到双凤山交给白素花即可,这个地方就不要再待了。我也要即刻起程了。我要先去大哥的府上去与他的家人说上一声。而后就要前往北平府去一趟,看看大哥没事再回来。咱们也就此别过了。」

        程咬金的神情有些落寞,口中道?「三弟我也想往北平去,不知行与不行?」一双大眼看着李云来等着他的下文。

      「二哥还是到双凤山去吧,这次本是我还要有些事情要办。可不是去游山玩水的。再说你领着这一大群的人,也呼呼拉拉的,到时可是十分引人注目呀。万一被杨林知晓,可要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现在咱们,就是要低姿态,莫要漏出行蹤。才好。」李云来说完看着程咬金,心中知道这位是一个惹祸精。还不知道如今他心里转着什幺弯弯绕呢。

        「那好吧,兄弟你就放心吧,我会带着人马去双凤山的。等你回来咱们弟兄在双凤山上见面。」说完程咬金的一双大眼珠子滴流的乱转,一望而知在打着什幺主意呢。李云来对于这位蘑菇头,也是毫无办法。当下与他告了别,兄弟二人依依不捨的告别而去。

        李云来与红拂女直接就奔历程县而来。到了县城这里,一打听还不错,都知道这位交友塞孟尝,孝母似专诸的家。当即给他们指明了方向。

      等二人来到了秦琼他们家门前一看,就是为之心酸不已。这老秦家的房院也是太破败了。两扇院门都快倒了,用几根绳子在那里维持着。在看这院墙,有一大块都已经塌落在地了,一伸腿就能迈进去。在朝院里看过去,就看见正中三间大瓦房,也是离离歪歪的,看这样子很是符合这危房改造的条文。

      李云来心说,怨不得单雄信要来帮秦琼来修房子呢。后来把秦琼感动得够呛。这才捨命交单雄信。当然这也不全是因为给修了一下房子。但这也是其中十分关键的。好了单雄信你的活我来替你分担了。

      李云来当下在外面喊了一声,为什幺没有拍门呢?李云来就怕一伸手去拍门,将门再给拍倒就麻烦了。

      所以是沖着这屋里高声的喊道「屋内有人幺?我是秦二哥的把兄弟,特有要事前来稟告与老伯母的。」

        就见正当中屋门一开,走出来一个四十上下的家人打扮的男人来。看身上的衣服是补丁摞补丁。看面相也是十分的灰白,嘴留惟须。闻言出来透过门缝看向外面的李云来。

        「里面的可是秦安老哥哥幺?   我乃是李云来,是秦大哥的结拜三弟,这次是因为有事,前来求见与老伯母的。还请老哥哥给通稟一声。」李云来沖着里面的秦安朗声的说道   。

      这秦安并不是秦家的家人,他当初是秦琼父亲手下的一个年青将佐。因秦琼的父亲十分的喜爱于他,便特意的将他收下为螟蛉义子。又将秦家的三十六路的锏法悉数交给了他。实际来说也是未雨绸缪。也是秦琼的老父眼见着南朝已是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也是预先的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自秦琼的老父战死之后,他便带着年幼的秦琼和主母来到了山东的地界。等秦琼稍微长大一些,便将这一身秦家锏法,尽数的教与秦琼。

      后来秦琼长大了又帮着给秦琼娶了一门妻室。就是历程县得一户中等人家,贾家。而且每日出去给人家打短工。以此来贴补家用。秦琼自当上了捕头之后,家里稍微宽裕一些,秦琼就不让他在出去打短工。可这秦安还是偷着出去打着短工,一问就说是为了家里多积攒些银钱,也好日后等秦琼有了孩子,家里的日子不至于紧张。

      这一天秦安没有出去打短工,是因为秦母病了。秦母主要是听了历程县的捕头樊虎来说的,说秦琼在天堂县,吃了官司了,所以回不来了,现在已经是被发配了。秦母一听便着急上了,这一下便病倒了。等李云来来时这已是秦母有病的第二日了。

     

  • 名称:水手服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51: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