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超清

一路无话。只是这几个旗牌官,落到后面在一起窃窃私语着。还不时得朝前看着。这到使李云来有些心里没底起来。马跑了两盏茶的时间,李云来一行人就进入了北平府城了。

        李云来一进这北平府这眼睛就不管用了。看什幺都是十分的新奇。也难怪他新奇,他在自己的那个时代就去过北京,而且还不止一次。可现在看这北京城,分明不是自己印象里的北京城。看这城墙是高额耸立。看那城门,也都有两尺来厚。外面还镶挂着铁叶子,钉着额钉。城门被刷成了黑色,而不是通常的红色。

      走到了这北平幽州城里一看,这地方可真是够繁华的。叫卖叫卖的,干什幺的都有。还不时跟自己擦肩而过几个外国人。身上也是穿着汉装。一个个甩着长长地衣袖,自以为很帅的招摇过市。这时候人们已是不再穿那种汉朝人的大袖衣服了。都改成了胡服,一个个的衣服即使不是短小精干,也是潇洒翩翩。唯独过去那几个外国人,便似鸡立鹤群中一样。

      李云来左瞅右看的,也没看到在他印象中的北京的故宫在哪里。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此时这幽州府,还只是一个比较大的城池而已,而不像后世那样,或者像元明清那个时候受到重视。

        一进了城里这几个旗牌,就走到了前面去带路去了。只有张公瑾陪着李云来骑在马上慢慢的走着。并且不时地跟着李云来介绍着幽州城的历史典故,和这里的风俗趣闻。原来此时的北平幽州,突厥人占了一小部分,另外还有契丹人,他们占了一大部分。最多的还是汉人。这里做各种吃穿用度买卖的基本上都是汉人。契丹人也只是在此地倒腾马匹。而突厥人是在伍公爷的军队里服役。也不知道这伍魁他们哥两个是怎幺想的。居然从草原上找来了一个小部落,以作自己的骑兵队。北平王罗艺,为这个事情还特意的上了一回奏章,可是奏章上去了,接下来就没有下文了。罗艺也就不管他了,反正这城里的突厥人也不多。便不再放在心上。

        一直到了今天,这个突厥人的将领史大奈,被李云来给挑了。这个事,让这些北平府的人都感到十分的解气。   忽然的有两个汉人模样的,穿着却明显是,别的民族服装的两个少女,头顶着一个大大的柳条篮筐。拦在了李云来的马前。用一种奇怪的方言在向着李云来说着什幺。可李云来却是睁大了双眼,整个一副鸡同鸭讲。

      红拂女策马走到了李云来的马跟前,也不出声的听着。听了一会,红拂女也突然开口说起她们的方言来。这一下到让李云来吃惊非小。心说难不成这红拂女还有这做翻译的潜质不成幺?   一会红拂女跟那两个少女对完了话,这才回头沖着李云来解释道「她们是问你买不买她们的东西。她们可以很便宜的卖给你。你要是都包了,还可以赠送给你一个礼品。」红拂女说完,看着李云来却是一个劲得乐。

      李云来心说就沖你们刚才这番对话,谁知道你跟人家说什幺呢?也不在理睬红拂女。将头转过去,看着街边的那个卖吹糖人的小贩。只见他将一个糖团那将出来,用一根芦苇杆,一吹一转,转眼之间一个糖人便吹了出来。看那个糖人倒是吹得可谓是活灵活现的。

        「哎,瞧一瞧呀,我这吹得可是咱大隋朝新出世的英雄豪杰呀。他可是大战过宇文成都的名将呀。快来买呀。今天这个我可就吹一个呀。要在想要就得明天了。过来看一看,这可是李云来呀。诸位上眼了。李云来只卖十五个大钱。快买吧。」这小贩越说越是兴奋。

      李云来的脸都红了。急忙的跳下马来,几步的走到了小贩跟前,沖着他说道:「好了,不用再吆喝了,我买了。给你钱。」说着就伸手到怀里去掏钱。旁边的小贩也紧盯着李云来掏钱的手。

      可李云来这个手伸进怀里去了,就拔不出来了。怎幺了,李云来自从双凤山上下来时,身上倒是有些银子,可都给了秦母看病用了。就是后来秦家修房子时,还是红拂女出的银子。所以现在的李云来得怀里,是嘣子儿没有。  

      李云来就在这急得脖涨脸赤。一时之间到下不来台了。「相公,你把钱都放我这了,说你不惯管钱,你看看现在遇到事,不就遭了幺?今后   还是由你管钱吧。大丈夫怎可一日无钱呢?给你。」红拂女说着在马上跳了下来,手中托着一小包的银两,走到了李云来的面前,递了过去。

      李云来这心里,便似,酷暑之天喝了冰水一样的舒坦痛快。将钱接了过来,走到了小贩跟前,把银包打开来,取出一块最小的银锞子,递给了小贩的手里。小贩直嘬牙花,好半天才说道「这位公子,我这一天也卖不上你这一块银子呀。也找不开您的银两。所以公子还是算了。您要是真喜欢这个糖人,没说的。您儘管拿去。就当我送你的了。谁让咱们都喜欢这位新出世的英雄呢。」小贩说着,就要把银两递给李云来。

      李云来心说,看看这北平府的人,真是货卖公道,童叟无欺呀。而且还带着上古君子之风。当下沖着小贩说道「哎儿,这位兄弟,你也不容易,还得靠着这个养家活口呢。我怎幺能沾你的便宜呢。再说了买东西付钱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这样吧。这银两都是买这糖人的。」说着转过身就要走。  

      这小贩在北平府,卖了这幺多年的糖人了。   今天这事还是头一遭碰上。竟有些傻了。摸着手心里的银子,一时不知说什幺好了。等看着李云来已走到了马的跟前了,就要上马了。而此时红拂女早已经上了马了。、

      「那位公子请留步。」小贩慌忙的沖着李云来喊道。「哦,请问还有事幺?」李云来转过头问道。

      「那个,您给的钱也太多了。这幺的吧。我在搭你一个糖人吧。就是这个,程咬金。」小贩说着就把糖人给李云来送到了马前。

        李云来一听搭的是那个蘑菇头。差点在马上掉下去。心说这买一搭一,看来自古开始就是买一个人们心里认为好的,英雄盖世的。可貌似自己也不算是英雄盖世吧。而后再搭一个人们心里认为,不算英雄好汉的程咬金。

      李云来接过了这个程咬金,在手里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这一看差点没乐出声来。这个程咬金让他吹得,是青蛙肚子,罗圈腿。一个眼睛朝南,一个眼睛朝北。怎幺看是怎幺难看。心说幸亏没有把程咬金给带来,这要是让他看到了,这小贩准得倒楣。

      李云来又将手里的小李云来递给了红拂女,红拂女接过去先舔了一下。接着便沖着李云来柳眉稍弯的笑了笑,说道「相公这可是又一个你呀,不过这也是你头一次送我礼物呢,我心里可真高兴。」说着舔着糖人,骑着马朝前走去。

      李云来有些**。沉思片刻便也赶了上去。在李云来的心里原先认为红拂女,不爱红妆爱武装,可眼下看来蛮不是那幺回事。心里暗暗地道,一定要给这几个爱自己的女孩,买回她们最喜爱的东西。要一直的陪着她们到永久。直到自己可能再一次的无奈的穿越之时。

        张公瑾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红拂女的背影,对着李云来说道「李寨主可真是好福气呀。居然有这幺一个红粉佳人相陪。夫複何求呀。呵呵呵。李兄,前面不远的那座府邸就是北平王府了,咱们快点吧,王爷可还在等着见你呢。」说着又一马当先的到前面去引路。

        李云来到被弄得有些糊涂起来。心说这些人也没见有人回去通知呀。怎幺北平王就知道了呢。居然还在等着我。李云来便也伸手抽了马的后胯一下。这匹马顿时变快了许多,直追到了张公瑾的身边,与他并驾齐驱。

      一会到了府门前,就见北平王府门前,一共站了有二十几个彪形大汉。一个个穿着鲜明的军衣号铠。手中持枪,威风凛凛的站在府门前。眼睛根本不往大街上看。这倒使李云来想起来了后世的天安门前的,仪仗队。心说这中国的军人,看来到了什幺时候,都是这幺的精神帅气。同时更渴望见一下这位传奇人物。北平王罗艺。

      李云来到了府门前也随着众人跳下马来。此时这马也不用梁士泰再管了。便也跟在了李云来的身后,往府里走。此时救下的那个白衣姑娘,也身上穿上了红拂女的準备换洗衣服。一言不发的跟在了红拂女的身后。

      过了影壁墙,就见这诺大的院里,是一大片的郁郁葱葱的树木。面前一条宽宽的大道。旁边站着不少的持刀校尉,也是眼看前方。根本不看这些进来的人。再紧两边还有一些正在巡逻的军卒,五个一伙,手持大枪,鱼贯而行,在院子的四周围,不停地走动着。

        一直的走到了大厅跟前方才站住。就见这大厅外面,是十二根红红的立柱。再靠门的这两根立柱上,还悬挂着一幅对联。上联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下联对,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却没有横额。李云来看着这两幅对联不禁暗暗讚歎。看起来这罗艺还真不是一个等闲之人。从这一幅对联中即可看出这个人的胸襟抱负来。

        张公瑾轻声的对着李云来说道「还请李兄在此稍待片刻。待我去回稟与我家王爷去。」

      李云来点头应允。便站在这里看着院中的景色。这罗艺是一个军人。所以这院里花花草草得到没有看到。只是一群群的军卒和放在院落两旁的兵器架子。在这个院落里显得是分外的醒目。

      「传李云来觐见王爷。」张公瑾这时走了出来,正正式式的沖着李云来喊道。李云来回过头来沖着红拂女和正在东张西望的梁士泰,还有老老实实的夏逢春,小声的吩咐道「现在我去觐见北平王罗艺去,你们在这里等我可不要乱走动呀。」实际这一番话是,嘱咐梁士泰的。一看这梁士泰一副新奇的样子,怕他在这里再惹出什幺祸来。不得不叮咛几句。

        李云来这才随着张公瑾走进大厅里来。一到了这大厅就看到在这空旷的大厅之中,居然只有着一张台案,和一把椅子。不用我说诸位也知道那是给罗艺坐的。除此之外这里倒像是一个衙门,不同的是站列两边的不是衙役,而是两行的带刀校尉。

        李云来几步的走到了罗艺的面前,撩起衣襟就要跪倒磕头。「不用跪了,我这里是军队,就不用那些子俗礼了。你就是李云来幺?   抬起头来,让老夫看一看。」罗艺的声音苍老雄浑而且洪亮,回蕩在大厅之中。

      李云来到也想抬头看一下,这位隋唐里的闻名已久的老将。便也抬起头来向前望去。就见前面的帅案之后坐着一名老将军。看这员老将,二目如炬,脸似童孩,身高八尺开外,虎背熊腰,一部银髯飘洒在胸前。看起来是那幺的精神抖擞。此时正往前看这李云来,也是不住的点着头。

      「果然是一副英雄豪杰的样子。难怪你能打败宇文成都呢。好好。不知你平时善使什幺兵器呀。」罗艺态度温和的问道。

      这倒是李云来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心说还好,他没有跟杨林他们有关係。否则岂不是一见到我就立刻锁拿到长安   。当下老老实实的回稟道「小可平时善使长枪。还会几招不成样子的刀法。仅此而已。」

      「哦,你也善使大枪幺?等有时间可要给好好我演示一番。呵呵。对了,你打擂就打擂吧,怎幺还会把那个史大奈给扎死了呢?这又是因为什幺缘故呀/?」北平王罗艺还是一副平静温和的样子问着。

      李云来当下便将这史大奈在打擂之时,所做下的恶事,包括他在擂台上活劈了人,又要强姦那个少女,如今那个女的就在门外,又说道王爷不信可叫进来一问便知。这些事一件件的都摆了出来。只听得老王爷是鬚髮皆炸。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等北平王听李云来说完,啪,得一声一拍帅案。怒喝道「这个该死的东西,真是死有余辜。李云来你扎得好。早就应该扎死他。好李云来你不仅没有罪,我还要任命你为我帐下的前部正印先锋官。一会让张公瑾在这城里给你寻一个院落,你住下每日前来应卯便是。」说着老王爷就要退堂。

      「慢,王爷你这幺断案是不是有失公允呢?   在说这先锋一职,一开始来可是史大奈的,即使他死了,也轮不到他呀。如果王爷实在想让他来当这先锋官的话,那卑职也无二话。可是他也得明日再校军场上比试过才行吧。莫非这先锋官如今已不用再考核了幺?   王爷莫要寒了将士们的心呀?」此人说着从外面走了进来。李云来定睛一看,来的是两员老将。都顶着盔罩着甲。手按配剑,气昂昂的就走进了帅厅之中。见了老王爷也不拜见,只是一点头就算完了。

      在细看这两人的相貌,是扫粗眉,细弯眼,一部狗油胡。这长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两只狗成精了呢。李云来暗自腹诽着。可这二人走了进来之后,便扭头就看向了李云来。  

  

  • 名称:黑子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39: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