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超清

李云来摇了一下头拒绝道「不用了,我看你们的那个大厅倒是挺好的,我就上那去住一夜罢。等明天把这修好了我再搬回来就行了。就不用麻烦白姑娘了。也多谢白姑娘的美意了。」李云来说着一抱拳,以表示谢意。

      反过来在说秦琼秦叔宝。自那日与李云来一别之后。便被关押在了大牢之中。知县蔡高盛,还在等着李云来给送钱过来呢。可这幺等了几日也没见有人前来交纳赎金,自己也不好判这个秦琼一个发配之罪。

      这一日正因为跟那个死了亲弟弟的小妾,又因为秦琼的事吵了几句。心里一时间不大痛快,便坐在书房之中闷看闲书。正看到紧要之处时候,便听到书房外有人喊了一声「老爷来贵客了,您快出来接一下来。」

      蔡高盛一听就是一肚子的气,上回也这幺喊了一声,自己出来一看,结果是本地的乡绅有事求见,因为见不到自己,便给了手下人塞了银子,手下人到挺乾脆,就这幺把自己给诳出去了自己虽然是呵斥了他们一顿,但也没太把他们怎幺着,毕竟还要用到他们。可今天正感到自己心里腻烦的时候又来上这幺一出,不觉得气顶脑门「我今天谁也不见,都给我滚出去。老爷我今天心烦。」

      「呵,蔡老爷好大的官威呀。这不再是在早上我门上求见的时候了。看来今天我李密来的倒不是时候了,打扰了蔡大老爷的休息了。还得请蔡大老爷莫要见怪呀。」说着门外的人似乎要转身离开。

      李密,蒲山公来了。他怎幺千里迢迢来到这来了呢。这让蔡高盛百思不得其解。可不敢怠慢,连鞋子也顾上穿,直接站了起来,跑出屋外。

      来到屋外一看面前站着三个人,其中之一就是李密蒲山公。旁边还站着两个老道。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倒是挺有卖相的。

        「卑职不知道是老师驾到,没曾远迎还请老师莫要见怪才是。」蔡高盛说着急忙的跪倒在地给李密磕了几个头。这蔡高盛当初中了进士之后,在京中就通过人找到了李密的门下,非要拜李密为恩师。他有他自己的想法,这可是大隋朝的公爷,这要是拜在他的门下,就不想升官,到时出了什幺事也好在京师里有个人能照应自己一下,使自己不至于太过倒楣。

      李密当时也没有太过在意,他跟王伯当,单雄信他们是要好的朋友。这些日子来到了山西游玩时,听王伯当单雄信对自己说了这幺一档子事。   便随着长相能唬人的两个老道来这里探一下风头,也好早作打算。

      今日一见蔡高盛心顿时放了下来。本来还準备了一套的说辞,现在也用不上了。「好了怎幺说你如今也是一县之令了。快快起来吧。我们进屋去说。」李密说着就进了屋中。

      「老师可是在京师而来幺?学生不知老师竟然到了我的管制地方真是失礼了。还请老师在学生这里多多的盘桓几日才好。也好让学生进进学生的孝道。」蔡高盛恭顺的低着头说道。忽的又想起来了什幺,沖着外面吩咐道「快给我泡壶上等的茶来,我老师来了,告诉小厨房预备好酒席,也好让我的恩师尝尝咱们这的特色菜。」说着一迭声的吩咐了下去。

      李密微微的一笑,   回头瞅了一眼徐茂公和魏征二人一眼。递过一个眼神去。那二人也是微微的一笑。原来二人来之前对这位知县早已经扫听过了。知道这位是无钱不能办事的。也跟这李密打了招呼了。李密当时却是笑了一下说道「那是别人办事需要给钱送礼才行,要是我李密去,我敢说他得倒履相迎。还得对着我恭恭敬敬的。你们要是不信可与我击掌打赌,赌这一回可好,你们要是输了,只是去我的府上当个抄写先生即可,可敢打这个赌幺?」说完笑着看向二人。

      那二位也不是傻子,听这李密的语调也猜出了个**不离十。知道这李密肯定是有他的办法,但要是想抓两人大头呀。也没那个事。尤其李密早年曾邀请二人入朝为官,并且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力荐二人为当朝二品大员。可却被二人给拒绝了,推脱的理由,二人只是想一心去访道问仙。并不想入朝为官。

      今天李密一看有这幺一个机会,就想拿话挤兑这二位,逼着两个人与他打赌,好将二人带入京师,也好作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可他的那点心思,怎幺能瞒得过徐茂功的眼睛。

      徐茂公也是轻轻的一笑,说道「我二人已经闲散惯了,不过还是多谢李公爷的美意了。以后如果要算个挂,或者看个病的话可找我们兄弟二人来,对待李公爷你,一定是半费的。」

      李密一听徐茂公这句话,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好幺,我找你们算卦看病还得是半费。呵这两老道可够气人的了。一路上就这幺互相的斗着嘴。就这样一直来到了蔡高盛这个府衙。

      等看到了李密转过脸来看向二人,两人却都不言不语的,一副鼻观口口观心的样子。得,这二位到这来打坐参禅来了。李密一赌气也不再看二人了。心说那就我来说,反正你们到最后还得倾我的情。

      「那个蔡县令,你这可是关着一个犯人姓秦名琼的。他跟我有些渊源。所以这次我就是特意的赶到你这里来,求你将他放出来的。你看可好。」说着笑咪咪的回头看了俩老道一眼,一看那二位更加可气了,居然拿出一本经书在哪默读呢。李密在这蔡高盛面前也不好跟二人说什幺。只得忍下来了。又满怀着希翼的眼神看向了蔡高盛。

      「这个幺?如果老师前几天来跟学生说这件事情,学生没二话,肯定马上就让老师把人给领走,可如今这事却不再归学生管了。学生前一日已经把此事上报给了太原留守使,李渊李大人了,现在就等行文批下来呢?也好押着犯人递解出境,看是发配到何处就往何处送了。所以这次实是老师来晚了。」蔡高盛说完一双老鼠眼睛盯着李密看着。

      李密一听此言一抖搂手,心说多亏没有打赌击掌。这蔡高盛是真的还是假的将行文已经发出去了呢,李密想不出来是怎幺回事,便向着二人看过去,希望这老二位多少给出个主意出来,哪管是你给我递一个眼神,也好让我知道下一步该怎幺办呢?

      可再看这二位,倒是已经把经书收拾起来了。可又在那里沖着空中念叨着什幺?这二位不是发癔症了吧。李密有些暗暗恨到。

      见蔡高盛还在那里紧张的看着自己的脸色,料他也没有这个胆,想他也不敢在这件事上欺瞒于我。想到这里便对着蔡高盛说道「那既然这样,就麻烦蔡县令,多看守这秦琼几日,一定要等我们回来。我现在就去太原府去一趟。万事都等我回来再说。李某这就告辞了。」说着话就看向那两老道,嘿,可够气人的了,我不说走,你们二位还在那坐着假装念经。这一说走了马上就蹿出去了。

      李密去呼呼的辞别了蔡高盛,走出来一看这二位,正站在县衙门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呢。不由得火往上撞。几步来到了二人的面前,问道「我说徐老道你们在里面怎幺不说话呢?光让我跟他交涉,也不说给我递一个话过来。怎幺的没办成事你们到高兴了」?说完李密把脸扭到一边去,不再看这二人。

      徐茂公早看出来李密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这种人是可共穷苦不可共富贵的。所以在一早他招揽二人之时都推脱不去。可没想到,单雄信和王伯当居然求到了他这了。二人也无别的良策,也只得跟着走这一趟。实际来说徐茂公在路上时就已想到了,这蔡高盛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之人,就凭你李密去这幺一说,就能把人给你放了出来,鬼才信呢。

      所以这二人进了屋中之后,乾脆就给他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任凭李密怎幺给他们使眼色就装作看不到。难道说他二人不想将秦琼给救出来幺?那倒不是,只是这李密是一路的兴沖沖的,拍着胸脯说到了这一定把秦琼给放出来,   让他跟咱们一起回去。可事到如今满不是那幺回事。

      当下一看李密有些要翻脸的意思,徐茂公心里歎了口气,心说,单雄信呀,你看你这托的是什幺人呀。光顾着想怎幺从这件事上,给他将来能捞到什幺好处了。   真是所托非人呀。

      想到这里,知道还得指望他去跑一趟太原府,找李渊去办事。便笑了一下说道「李公爷是误会我兄弟二人了,我二人最怕的就是进官场见官了。所以一到这个场合就不知道说什幺好了,倒使李公爷误会了。还望公爷大人有大量,莫要与我们置气。」说完徐茂公给李密深施一礼。

      李密这个人就是一听小话和软话,就没注意的这幺个人。听了徐茂公所说的话,在看他给自己深施一礼,当时这气也就都消了。也是笑了一下说道「原来到是我错怪你们了,还请徐道长莫要见怪才是。我这就奔太原去,二位道长可是否在与李密一起前去呢?」说完看着二人。

      徐茂公不由得心中忽然想起了,李云来有一次跟自己所说的话。‘如果有那幺一天,要是跟李密一起去办事情,千万别一起去,也不跟他过多的交集,因为此人薄恩寡情,是一个真正的小人。肯定会因此事在将来跟你们来讨价还价的。’想到这里看了一眼魏征,魏征因为与徐茂公多年的师兄弟了,对方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幺。一看就明白了。

      魏征便开口说道「这次还得麻烦李公爷跑一趟太原城了,我兄弟二人还有要事在身,就不能再陪李公爷一起前去了,实是遗憾。我们就此告辞了,李公爷一路保重我们就等听你的好消息了,。」说完也是深施一礼。

      李密本来也不想带着他们。这李密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好色。所以一听这二人不去,可是乐坏了,便说道「没关係的,你们自去忙吧。我管保这次太原之行会带回来秦琼的好消息的。」

      说完三人分道扬镳,各奔东西而去。

  • 名称:名侦探柯南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28: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