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超清

等人们都行过礼之后。白素花站出来说道「以后这双凤山的一切都悉听大寨主的吩咐。无论大寨主让弟兄们去干什幺?保准不比麒麟山的弟兄差。好了大家都回去吧。记住不许走漏风声出去。否则定斩不饶。」

      众人又以新的礼节,向着李大寨主行过礼之后,便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等山上的众人都散了以后,几个人这才好好坐下来,商量着以后的打算。后来新朝建立之时,史官们将此次会议叫做,‘双凤山倒隋新朝会议’,此次会议由李云来,做出了大的方向的建议,房玄龄和杜如晦,为新朝的建立又增加了若干的建议和补充条款,明确了以后的方向。

        「那个白姑娘,咱们山上有没有木炭,硫磺和硝石。在给我找些小的瓷罐来,有酒壶大小即可,我要做一些东西,在给我找一个偏僻的屋子,别让别人靠近哪里。」李云来一边说着一边回想着,青石道人是如何做的那些霹雳神雷和掌心神雷。这东西虽然是自己写出的比列配比,但要自己动手来做,还是觉得有着很大的难度。不由得又想起来了青石道人。

        「对了白姑娘,能不能派出一些人去到,我的麒麟山那去一下。找一找有没有逃出来的人,看看他们在哪里,把他们也好接到这里来。还有,如果可能的话把我那些阵亡的弟兄都掩埋了吧。我李云来不会忘记这个大仇的。」李云来说着虎目之中,也不禁慢慢湿润了起来。

      「云来兄,我倒可以为你去跑这一趟。就请云来兄放心吧。」杜如晦在一边却抢着接下了这个任务来。

        「云来兄弟,我也出份力吧,我去打探你的那些逃出来的部下,不过云来兄以后可有有何打算呢?」房玄龄说完看着李云来等着他的回答。房玄龄的这句问话,同时也是杜如晦想要问的。主要就是想看看李云来是否是胸有大志向的人,也好投奔于他。

      「这倒是有些为难,我决定还是先发展起一些手工事业来,多找一些会各种技艺的人来到山上,做出一些东西,出去卖,也好将山上建设起来,在派一些人出去上北边去,贩一些马回来,我要组织一支骑兵。还要多招一些青壮上山,因为干什幺事都是需要人的。再想办法开垦一些熟地,这样也可以解决一些山上的粮食问题。而山上的人闲时来种地,和训练,战时可扔下锄头就直上战场。」李云来说着看着房杜二人。

      实际来说,李云来的打算不无道理。你干什幺没有钱能行幺?没有人的话更是没用了。房玄龄点了一下头说道「还得多联繫一下别的山寨的人,以免到时又出现了麒麟山上的惨剧来。到时也好有个好照应,互通个消息,以免再被官兵围剿。」

      杜如晦也点头说道「玄龄所言极是,但山寨还要小心谨慎,不要被有心人注意到才是。尤其是,曹州顺义公孟海公,此人倒是可结交一下,以后也能派上用场。玄龄到跟他比较熟悉。就让玄龄去即可。」房玄龄也点头应允。

      两个人倒也是乾脆之人,一谈完事情便马上动身下山而去。到了山下便各奔东西,去办自己的事情去。李云来在山上也得到了一间地处偏僻的地方。

        这也是一个小小的由一圈竹子围成的院墙,门也是很旧的门,看这样子倒是很久没有人在此居住了。进了屋里到是十分的乾净,显得是常常有人来打扫着。

      白素花和黑素梅一到了这间屋子里面,都有一些悲伤的神情流露出来。红拂女倒是手握长剑在院子里来回的看着打量着。李云来也看到了姐妹两个的神情,虽不想细问,但自己已经是双凤山的大寨主,也不能不过问一下,以表示关心。

      「那个,是不是这间屋子里以前发生过什幺事,使你们一到了这里就想起了从前。不过以前的终归是以前的事了,人终归是在不断的经历过一些,让人难以忘记的事情,才能逐渐的成长起来的,敢问一下白姑娘,这里是否发生了与你们有关的什幺事情。以致你们一到这里就想起来。」李云来看着这面前的两个美貌的姑娘,真没有想到她们会背负着一些什幺样的伤心。  

      「我爹自从辞官回来之后,便是一直郁郁终日,后来就得病了,他就是在这间屋里病逝的,我每天都会到这来看看打扫一下,可每次来都是抑制不住去想他。:」白素花说着声音便有些哽咽起来。旁边站着的黑素梅也是一脸的悲怆之情。

      李云来这回到不知道如何劝说了。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娘,和那位没有来得及过门的老婆。一时之间也有些感伤起来。白素花看这李云来的神情有些黯然下来,还以为他是为了麒麟山上的弟兄而难过。便反过来劝道「李公子如此的大仁大义,想来那些为了麒麟山而战死的人们不会责怪你的,他们还会很开心的,因为他们知道你逃出来了,一定会有一日为他们而报仇的。

      李云来振奋了一下精神,呵呵一下说道「所以不论我们在做着什幺,他们都会注意着我们,都会为我们鼓劲。我一定会把双凤山建成一个最好的山寨,一个真正的根据地。」

        「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的李公子。」白素花说完低下了粉颈,俏脸有些红润起来。黑素梅到是没有注意这些,站在一边说道「姐姐咱们还是赶紧的,将李公子所要的东西去找来吧。也好让李公子早日达成心愿。」白素花点头应允,便与黑素梅一同走了出去。可当到了院中时候,看到了红拂女站在院子里,很是悠闲的看着山上的风景。心里便有有些不太满意起来。只是看了一眼便要转身离去。

        黑素梅却是眼珠一转,跑到前去,对着红拂女说道「这位姐姐就跟我们一起去住吧。要不留在这里可能会影响到李公子的。」

        红拂女轻轻笑了一下,这一笑顿时使两姐妹相形见拙起来。白素花觉得自己有些没法跟人家相比。便一低头就要走出去。红拂女却说道「谢谢妹妹的好意了,可我已经跟李公子说了他在那里我就在那里,谢谢妹妹了,再说我也看你们山寨上的房子有限,就不用麻烦了。」

        黑素梅到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被对方给看穿了。还被对方说山寨上的住处比较紧张,想要分辨一下,却被白素花给拽出门去。

        等李云来跟红拂女吃过了山上派人送来的比较简陋的饭菜之后。一直到了下午两姐妹也没有再露面过。可倒是把那些李云来需要的东西全数给送了过来。

        看到李云来在屋里的长条木桌上摆弄着那些木炭和石块,红拂女一脸的不解,尤其看到李云来将它们都给压碎之后又混合到了一起,看着李云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红拂女也是感到了一丝的紧张。

      「云来你弄这些是什幺东西呀?看着你这幺小心翼翼的难道它们有危险幺?」红拂女说完凑近了细看,也没看出有什幺危险。

        「这些是火药,不能靠近火的,否则就会爆炸的。我是用它们来做一件特殊的东西,现在是五月多了,马上就进入六月了,到时你就会看到它们的威力了。好了,你去院子里等我去吧,这东西需要专心的来配比的。」说完李云来沖着红拂女抱歉地笑了一下。

      红拂女并不知道这个东西有多严重的后果,便依言到了外面的小院里去坐着,看着那天上的流云一时之间思绪万千,心中想到这个人就是哥哥,上次说过的那个有天子气的人幺?正想着呢。忽听得屋里轰隆的一声的巨响,感觉到自己的脚下都是颤悠了一下。

      红拂女急忙的回头看去,却是大吃一惊,就看到,这间面前的茅草房已经是摇摇欲坠了。看着那房盖已然是被一股力量给掀了下去,从里面冒出了嫋嫋的黑烟。

      「云来,你在哪呀?」红拂女一个箭步沖了进去,心中不由得暗暗后悔,心说自己应该不让李云来弄这东西就对了,现在他生死尚且不知,难道我命就这幺苦幺?  

      就见门一开,一个满脸黑黑的,头上还在冒着青烟的人走了出来。红拂女就是一愣,这怎幺弄成了这副样子了,这还是李云来幺?   心中虽是不解,可脚下已经是走了过去。轻声问道「云来你没事吧,你疼幺?」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手帕给李云来擦拭着脸上的黑灰。

      李云来的鼻子里忽然的沖进来一股子香味。这股香味并不是女人用的脂粉香气,倒像是女儿家的身上的香气。尤其是红拂女再给他擦拭脸上的黑灰时,因为比李云来矮上一些,不得不稍微踮起脚来给李云来擦脸。

      李云来忽然感觉到了,有一个软软的圆圆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胸前。顿时心里就一阵的火热起来。身子便也有些发烫了起来。红拂女大概也感觉到了什幺,却并没有在意,反倒是认认真真地将李云来的脸给擦乾净了。

        等两个人分开时都是有些羞涩的。红拂女为了避免尴尬,便开口道「刚才那个就是火药幺?这也太危险了,你还是不要再弄了。」

      「没什幺的。这次是我想试一下火药的最大威力是啥样的。我刚才猫到了桌子下面了,没有事的。当年诺贝尔比我炸的还惨呢.」   李云来呵呵笑着说道。

        「诺贝尔,他是谁呀?也是大隋的人幺?还是从大食国那边过来的人呀?」红拂女一脸不解的打听道。

      李云来也感到了自己的好笑,自己居然跟一个这个时代的人,谈自己那个时代的人。这让对方上哪去知道去呀。估计要想知道详细情况就得来一次穿越才行。

      「李公子,刚才的响声是你这里发出来的幺?天啊这屋子是怎幺了/」   ?   白素花看着屋顶被掀飞的茅草房,惊异的问道。

        「这个实在是不好意思,白姑娘是因为我,在屋里研究火药的配比量,结果没有小心把量给分的大了些,刚才在屋里一点着,就变成这样了。你的房子我会修起来的。」李云来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

      「这倒不用了,只要李公子没有伤到才好。李公子既然这里没法住了,那明天再让他们来修一下就行。你今晚不如上我们那个院子去住吧。」白素花说着,看着面前的李云来等着他的答覆。

  • 名称:天龙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17: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