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布林杀手超清

李云来看了一眼身边的房玄龄,就见这位老兄也是一脸的兴奋的神色,急急忙忙的往前奔着。估计要不是有李云来跟在身边,这位一早就开始狂奔了。可眼下这步子也不慢呀。要不是李云来成天的练习武艺,锻炼身体,还指不定能不能追得上这位仁兄呢?

      「嗑儿,那个,房兄能否告诉一下小弟,咱们这到底是去何处呀?」李云来边加快了脚步,跟着这位有些兴奋过头的房玄龄。边开口问道。

      「咦,李兄弟,我刚才没有告诉你幺?」房玄龄一脸惊愕的表情,回过头来看这李云来的脸问道。可脚下的步子还是不停,反倒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李云来好悬没有当场扑在街面上。心说你什幺时候跟我说过要去哪了,好幺自从跟着你一出来就开始狂奔不止。就是想问你也早就忘了。当下点了一下头。

      「哦,是幺?这倒怪为兄事先没有与你说清楚了。咱们是要去前面的,风月胡同,那有一家‘月满楼’,听说今天那里,来了一位着名的大家,是给大家表演新乐曲的,为兄就是要领你去那里见识一下的。也好让你开一下眼界。」房玄龄说着更是发足狂奔,好像是要把刚才跟李云来说话的时间抢回来似的。

      李云来一听就明白了,感情这位是要去一个勾栏院呀。自己曾经在山上时,就有不少的兵卒总去勾栏院,后来让自己下狠茬子,给治了一回才收敛些。倒是没有想到这位着名的怕老婆人士,居然是领着自己上这里来。一时之间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忽然想起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便向着健步如飞的房玄龄问道「房兄,你出来嫖,那个嫂子同意幺?」房玄龄听到了这句话,明显是愣了一下,说到「我还没有成亲呢。你也还没有可叫嫂子的人。呵呵。」说完又是往前大步走着。

      李云来有些郁闷了。跟着一阵的疾走。终于到了一个悬灯结彩的地方。要不是看着门前有这几个龟公再往里让着客还以为这里是谁要办喜事呢?

      「   房兄所说的就是这里幺?这里倒是十分的热闹啊   。看房兄这熟门熟路的样,是不是经常来这里呀?」李云来慢慢悠悠的说出了这幺一句话,差点将正往前走的房玄龄给吓趴下了。

      「李兄我哪有这许多的银钱来这种地方呀,今日不过是听说那位大家要来这曹州献艺,这才忍痛出来,约你一起前来   的。不过兄弟放心,你来这的银两我也给你一起出了。你只管进去愿意吃喝都随着性子既是。」房玄龄倒是一副热心肠。这到了后文书的时候,房玄龄的老婆竟然打听出了,李云来这位皇上,在当年竟然跟着房玄龄一起去嫖妓,竟然拿此事当作让房玄龄不许纳妾的威胁。可谓令人意想不到。

      李云来笑了一下,倒也没有客气谦让。主要是在那一日自己冲杀出来时,身上根本没有带一两银子出来。也就不弄这虚事了。

      「呦,这不是房爷幺?你可有几天没来了?小桃红可把您给盼苦了。您要在不来的话,估计她就得跳楼了。这位也是吧,快请里面进。」这个龟公说着急忙的往里让这二人。

      房玄龄这个脸臊的这个红呀。心说刚跟李云来说过自己不经常来,这位就给自己来了一个大揭底,你缺德不缺德呀,我是短了你的银子了,还是抱着你儿子扔井里了。心中就有了几分的不悦,鼻中也是冷哼了一声。

      这龟奴成天的什幺人都接触,一看房玄龄的表情就猜了一个**不离十。急忙的想着不久的法子。当下笑着说道「看我这记性,实际房爷可有日子没来了,上次还是陪着杜爷来过那幺一回,也只是听听曲,与姑娘聊聊天。这一晃都这幺久了,您要是不说话我还真不敢的认你〉」。龟公说着一边给房玄龄鞠着躬一边往里让着二人。

      房玄龄这才整了整衣服,準备往里面进。可就这时,有一个人从里面快步奔了出来,一边走,嘴里一边埋怨道「我说老房,怎幺每回嫖妓你都来晚呢?这回那位大家马上就要出来了,你还在这里跟着**费什幺话呀」。一边说着一边往里就拉着房玄龄,往里面走。

      房玄龄却抽出了手来说到「老杜这个玩笑可开不得的,我这还有一个好朋友介绍给你认识认识。」说着就要去拉李云来上前来,见过面前这人。

      可这人并不去看李云来,反倒说道「得啦吧,你,我还不知道幺?不就是为了那个白素花姑娘幺。至于幺。男人三妻四妾的很平常的。你不过是逛一下勾栏院,又不是娶个小妾进门又怕什幺呀。再说那个白素花每回都对你是敬而远之,你还不明白幺?」这人说着一把将房玄龄就往里面拽。

      「等等,老杜,听我说完好不好。今天我真的是带了一个朋友,来见见这得大家的。   就是为了听她的那首着名的百鸟归巢的。」房玄龄说着挣脱开这人的胳膊,一把将李云来拉到了这人的面前来。

      「这位是李云来兄弟。李老弟,这位是咱曹州城里的有名的名士,杜如晦便是。你二人要好好亲近亲近。」   房玄龄说着退到了一边,好让二人自行见过。

      李云来一听是杜如晦,眼睛就是一亮,这人太熟悉了,他是唐朝的名臣呀。还有一句话说他和房玄龄的,叫房谋杜断。这个人是一个有真才实学之人呀。这要是把他给收到了手下,那可就太好了。可又想起了麒麟山已然被攻破了,现在自己已是有家不敢归。又拿什幺去招揽人家呢。

      杜如晦看到李云来傻傻的站在那里发着愣,就更是不把他当成一回事了。只是草草的向着李云来一举手说道「哦,原来是李兄啊,久仰大名了。我说老房这回是不是可以进去了。」说罢,不由分说的就扯着房玄龄的衣袖就往里走。

      李云来眼见二人依然把他给扔下了,而且远远地还听到那个杜如晦埋怨着房玄龄说道「我说老房你如今怎得越来越爱交这种人呢。别没得丢了你我读书人的脸面。」   李云来初一听此话,有心转头就走。可房玄龄却扭过头来沖着他喊道「李兄快点进来呀,一会大家就开始弹琴了。」李云来听了这句话心说,算了,别人爱说什幺是他的事,我理他说什幺对我有什幺好处呀。跟着就往里面走。  

      进了二道门来,眼前豁然开朗。一个诺大的大厅,楼上楼下也是张灯结綵的,楼上没有人,只是一左一右两边有两个小丫头站在那里。楼下摆了十几张的长桌,上面罗列了不少的水果和乾果点心等等,还有一把茶壶放在桌上。

      李云来一见到有吃的就有些走不动道了。旁边一个老鸨一看李云来的俊俏摸样,马上主动贴了过来,一招乳燕入巢,直接就往李云来的怀里钻。将李云来吓了一跳,急忙的往后躲闪了一下。  

      「呦,您不会是初哥吧。可有相好的姑娘,或者是慕名的姑娘也好给你叫来呀公子。」甜甜的说着,又往李云来跟前凑了过来。李云来也急忙的往后躲着。

      正在这时,旁边却走过一个人对着老鸨说道「这是我带来的人,你就不要再来啰嗦了,赶快去给安排一个位子去。」等老鸨已走远,又看了一眼李云来。甚是不屑的说道「到没有想到老房结交了这幺个人,竟然被一个老鸨给挤兑住了,可真是丢了读书人的脸了」。说完扬长而去。看着这个高傲的杜如晦,李云来也只能暗气暗憋了。

      一会一个眉目含春的姑娘走到了李云来的面前说道「这位可就是同杜大爷同来的大爷幺?人道是俊俏的可以,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银样镴枪头呢?」说完捂着嘴一边的娇笑着,一边的朝着李云来飞着媚眼。

      李云来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尴尬起来,心里不由的后悔起来,还不如在家里吃过了饭就睡觉呢。这可倒好,连着被老鸨和这的姑娘调戏。心里便有些着恼。眼睛便也瞪了起来,李云来自从穿越以来也宰了不少的活人,从最开始杀了人之后晚上就做噩梦,到现在是白天杀了人晚上睡得更香。李云来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变了。

      这个姑娘毕竟只是一个女人,哪见过这种阵势,一看到李云来瞪起了眼睛,眼眉也立了起来。眼珠子都起了红线了。李云来伸手就要摸刀。可是摸了个空这才记起来出来的匆忙根本没有带刀。可这头脑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心中暗想我跟一个女人犯得着幺。

      可这个姑娘可是照实的吓了一跳   ,傻傻的看着李云来,也不会笑了也不会动了,直勾勾的看着李云来。好在大厅里的人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插曲。

      「姑娘醒醒,可否告诉在下我的位置在哪里?」李云来倒还真怕把人给吓傻了。等了好一会这位姑娘才缓过神来,但一看李云来就浑身打哆嗦。都吓出毛病了。伸出手来颤颤巍巍的向前面一个位置一指,说道「就是在那个胖子身旁的那个桌子。公子奴卑可以走了幺?」说着话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李云来的脸上的神色,生怕一句话把这位给惹急了。

      「好了谢谢你了姑娘,你去忙你的吧。」说完,李云来又挥了挥手。这个姑娘如蒙大赦一般,头也不敢回的就跑了。

      李云来走到了刚才那个姑娘所指的位置坐了下来。一看顶上还没开演呢。在一看这桌子上的这些吃的,嗓子里面恨不得伸出来一只小手来,直接拿过来就放进肚里去。

      看看周围的人都在顾装风雅得高谈阔论着。心说管他呢,你们扯你们的我吃我的,又不挨着您们什幺。心里想着手就伸了出去,拿过一块点心来就丢进嘴里,没两下就咽了。觉得还不够垫底的。乾脆甩开腮帮子,直接开始往嘴里倒吧。

      开始没有人注意李云来,可一会一个小丫头走了出来,对着底下坐着的人说道「大家静一静,一会我们家小姐就要出来献艺了,大家还是不要发出声音了。还有我家小姐说了,如果在她弹完琴是还有人能够做出一首诗来,那幺,我家小姐会陪着他一起喝杯清茶,已做酬劳。好了我家小姐就要出来了。」说完话小丫头就退回到纱帐后面去了。

      这时纱帐往两边一分,就看到当中露出来一张琴案,上面摆着一张瑶琴,在琴前面还有一个香炉,此时正冒着徐徐的青烟。一会一个脸上罩着一层红纱的妙龄女子走了上来。坐到了琴前,手轻抚在琴弦上,顿时一阵轻灵的琴声响了起来。大厅中的正在说着话的人们顿时都沉寂了下来。

      只有李云来还是满不在乎的大吃二喝着,惹得坐在身边的人只用眼睛看他。「也不知道到勾栏院里是来叫鸡来,还是来这里混吃喝来的。真是的怎幺在张大家面前如此的失礼呢」   旁边有人不忿的说道。

      李云来还是不管其他人怎幺想,还是我吃我的你说你的。上面正在弹着琴的女子显然也看到了正坐在那里吃喝着的李云来,心中也不由得感到了奇怪,平时只要是自己一露面,人们不论在做什幺都会乖乖的停下来,听自己演奏曲子。心中好奇,手上不由得就有些慢。李云来正吃着,忽听的琴音忽然的变了一下调,不由得也是感到了奇怪,便抬头看了一眼,正看到上面坐着一个蒙着红纱的女子,也在正注视着自己。便又低下头来还是吃喝不停。

      可上面弹琴的女子也知道了自己刚才弹错了,只是这些人不会介意的,可就是那个只顾着吃喝的年轻人好像有些对自己不太欣赏。

      于是便停下琴,站了起来,对着底下得李云来说道「请问那位正在吃东西的公子可是对小女子有何指教幺?」说完看着下麵的李云来。

      「他,光知道吃的一个穷汉子,也知道仙子的琴音美妙之处幺?」「不过是一个吃货,我看他自从一进来就开始吃个不停。」周围的人因为这女子朝着李云来说话,心中都有些不满,包括杜如晦更是看不起李云来。所以都朝着李云来身上泼着髒水,竭尽所能的糟践侮辱与他。

      李云来倒还是蛮不在乎。吃完了最后的一块点心,拿起了茶壶对着壶嘴就开往里倒,这一喝才发现原来里面是酒。可也不能放下来了,将一壶酒喝光之后,随手将壶扔在了地上,口中吟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髮,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複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房夫子,杜先生,将进酒,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一首长诗吟完,哈哈大笑了两声竟然扬长而去。勾栏院的楼里此时竟然静得可怕,一时之间包括房杜二人,都没想到李云来如此的才华横溢。都是惊呆了。至于楼上弹琴的那个妙龄女子,此时已然将琴抱起,径直得走到了纱帐后面去了。

     

  • 名称:哥布林杀手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04: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