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本伟超清

随着喊声一个人从埋伏的地方跑了出来。边跑还在喊着「李当家的,这位是王大当家的内弟,万不可动手呀。」喊话的正是李四,一开始他就认出来,来的人是谁了。可就憋着没出来,等一看李云来把对方给打趴下了,举刀就要剁了,这才忙不迭的跑了出来。

        李云来也没有真想杀这个姓罗的,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必为了劫道要人家命呢。尤其看这小伙子长的可以说是十分的威武俊俏,看这样子,也不像一个不讲理的人。自己也是生活所迫,想必对方也能了解。正想着呢,那边姓罗的也认出了喊话的是谁了。

        「这不是李四幺?你不在单总瓢把子那好生待着,却跑到这里跟人家来劫道,怎幺的想自立山头了?」姓罗的小伙气呼呼的挖苦着李四。

      「哎,罗爷,千万别这样说,我是被单总瓢把子给派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説明李寨主建起寨子来。也好打响麒麟山的旗号。」李四边说着便扶起了姓罗的小伙,帮他扑了一下身上沾的土。

        看来这一刀杆子确实抽得这个姓罗的够呛。到了现在还在揉着刀杆子抽的地方呢。李四又忙跑到了李云来面前回稟道「回稟寨主爷,你刚才打得就是王大当家的内弟,姓罗,名士信。就是他了。」说完深施一躬。态度忽然变得非常的恭敬。李云来也明白,这位恐怕一开始也没安什幺好心,可一见我打败了那个罗士信,马上就变了。哎,等等,罗士信,那不是四大猛之一幺?小说里说他力气不是无穷幺?怎幺一个照面就被我这无名小卒给料趴下了。

        罗士信听了李四说这位就是李云来,不禁有几分的佩服。不愧要自立山头,这手里真有几把刷子呀。想着上前来一抱拳,嘴里大声说道「小弟罗士信,今奉了王当家的命令特给山上送来粮食给养和建寨所需。而且王当家的还给拨过来四十名的喽喽,外加偏副寨主一名。」

      李云来一听,合着,我劫了半天得道,结果劫道了自己的头上。这要是传了出去,可不叫人笑掉大牙幺。想归想,礼节上还得过得去,急忙也学着一抱拳,口中说道「今天实在是惭愧了,还望罗老弟不要见怪哥哥,大家这就上山吧。来罗老弟,随哥哥上山去。」说着将手里的朴刀递给了李四,用右手亲热地拉着罗士信的手就往山上走。

      罗士信一看这李寨主人感情还不错,没有上下尊卑之分。好人哪。顿时也是备受感动。便由着李云来拉进了他的狼窝,从此麒麟山上多出了一个四大猛将来。

      李云来将罗士信拉上了山,心里在这一道上就琢磨,这也太顺了吧。究竟是谁在后面帮我呢?   李云来不知道,山下密林里刚才正有一个道士在那隐着看着这边的打斗。一直到李云来做戏要杀罗士信,他也完全看了出来。等看到李云来亲热地拉着罗士信,把他给请上山去,不禁抚了一下鬍鬚,点了点头说道「果有人君之相,也不枉我徐绩走了这许多的路来帮你。」这人正是本套书里着了名的人物,徐茂公,原来就是他一直在为李云来暗里奔走。所谓就是见到李云来那天被劈之时,天有遗像。李云来不知道的是,他的名伴随着雷劈的事,和他炒的那几首诗,已经是闻名于山东的士林。可以说这是一个古代的成功炒作的範例。

      李云来将罗士信请上山来,可山上没有他的办公的地方。到了山上跟着罗士信站着瞅了一下,好幺就是几间小草房。也没有什幺较大的地方。罗士信倒没觉得什幺,转身吩咐道「你们还不赶快来拜见李寨主幺?好了磕个头就去把车卸了,一部分人去多砍些树来,咱们今天就搭房子。还不快点。」感情随着来的不光是有喽喽兵,中间还有二十几个泥瓦匠和木匠,全加起来,竟然有六十多人。

      乱七八糟的趴在地下磕了一个头,人就开始各司其职,该干什幺的也不用李云来操心,自己就去干了。

        李云来等人都走了,也向张三吩咐道「你们也别都杵着了,去跟他们一起去砍树,该干什幺张三领着去干。去吧。」说完挥了一下手。转头刚要跟罗士信说话,却见罗士信凑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听单总瓢把子说你还要一些的铁匠,这次没跟着来,但最迟明后天也跟着来,其中有两个是隋朝的官匠,因为越王杨素对给大营所打的兵器不满意,将其下了大牢,要处极刑,结果让咱们弟兄给使银子救了出来。一直在我们老寨,这次听李寨主要铁匠,所以我姐夫特意把人给打发来。这人跟我说他不仅会打刀枪,还会铸炮。而且我这次还给李寨主捎了一些的硝石,和硫磺还有相当数量的木炭。」说完退到边上看着被惊呆的李云来。

      「真是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罗兄弟你姐夫也不愧是及时雨宋公明啊。」李云来两句得意忘形的话,将罗士信给闹蒙了。眨着眼睛一脸不解的望着李云来,同时心中开始琢磨,这林妹妹基本可以理解,可能是李大寨主的表妹,也或者是在那个院子看中的相好。可又为什幺说我姐夫是及时雨宋公明呢。?

      「李寨主,咳咳,这及时雨宋公明是谁呀?」罗士信一脑袋的雾水问道

      「那个,哦,是古代的一个专管下雨的神仙。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姐夫送东西送得十分的及时。那个没什幺事,走咱哥俩在山上到处看看,也好对山上做到心里有数。还有士信,以后不要老寨主寨主的叫了,咱们以后私下就以兄弟相称。我看你也没我大,我就管你叫一声老弟了。你看可行。」李云来好不容易把刚才口快说出的话给糊弄过去,马上便以兄弟相称。倒又弄得罗士信一阵的感动。这罗士信本是个孤儿,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长大后才找到了大刀将王君可这,也知道他是个响马,却又没地方去,自己的表姐也正是王君可的正妻。靠着这种关係留在了那,也毕竟不是个常事。

      所以当王君可问他想把他派到李云来这,他干不干,当时罗士信就点头同意了,毕竟不用再吃下眼饭了,心里也是十分的高兴,本来还想着这李云来要是个普通的脚色,那乾脆,咱们俩就换换位置。让他没想到的事,李云来竟出来劫道,还就劫的他。当李云来对他表示关心,这心里当时就热乎乎的。到现在一听李云来要跟他以兄弟相称,更是感动得要哭。

      急忙的趴在地上,带着哭声的说道「小弟罗士信,拜见哥哥。今后我这条命就是哥哥你的了。「说完就朝着李云来一阵的磕头。

      李云来也慌忙跪倒在地,双手相搀到「兄弟自己弟兄何必如此,以后私下里万万不可这样,但要是在外行军打仗,咱们兄弟还得是照规矩办,兄弟你看可好。」

      「一切听从大哥的。」说完罗士信就跟找到了党的孩子一样。激动万分的站在了李云来的身后。主动当起了亲兵卫队的角色

        李云来心中也是十分的激动,没费吹灰之力,这就拐到了一员大将。对了还有他,程咬金,这主现在应该是过的最不如意的时候,那尤俊达也不过是靠着跟他结拜,才哄骗他跟他去劫的皇杠。那我要先下手岂不是““““““心里一阵的奸笑。

        站在山石上往下看了一会,李云来回头问道「对了,贤弟,你知道咱们山东的东昌府,东阿县在何处幺?」

      罗士信想了一下,又看了看李云来,心中不明白,这位老大怎幺会不知道这东昌府在何处。此时旁边的羽莫更是鼻子都要气歪了。实在绷不住了,走到李云来的跟前,说道「请公子跟羽莫上边上,羽莫有几句话要单独跟公子说。」

      李云来故作大方的说道「羽莫,你有什幺事还要背着罗贤弟幺?没关係就在这说吧。」

      「那也行,反正只要公子不嫌丢人就行。」羽莫气哼哼的说道。

        李云来一听这句话,八成有什幺事不能在人前说。得了,我借坡下驴吧。当下说道「贤弟,莫要见怪,我这书童不懂规矩,让你见笑,我跟他上那边一会就过来。」说着一抱拳。罗士信也赶忙回礼说道「哥哥有事,请便。」

        到了边上不等李云来问话,羽莫就埋怨道「公子还要去跟人家打听东昌府在何处?咱家就是东昌府的。这要让人家知道您都不知道自己家在哪?人家会怎幺看待您?」说完羽莫乾脆离着这位可能患了失忆症的人士远些。就差再举个牌子表明此人患有失忆症,我不认识他。拿李云来当作一个傻子了。

      李云来听后心里是又惊又喜,自己完全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家就是在东昌府。这里那位盖世英雄可就近了。太好了,老天我爱你。

        看着李云来喜形于色的样子,旁边两个人都是十分不解的看着他。这人怎幺会这幺兴奋。「羽莫明天你就跟随本公子先回趟家去。」李云来看着羽莫说道。

        「真的幺?公子你要回家去幺?」羽莫没想到一直劝公子回家,他不肯回,说什幺要做出一番事业再回去。怎幺现在又要主动回去。不过也不管了,只要回去就行。

      「羽莫你肯定知道东阿县在哪吧?」李云来慢慢悠悠的问道。

        羽莫不查有他,高兴地回道「东阿县离东昌府不远,我当然知道的。」

        「那好,明天你领我先去东阿县去拜会一个朋友在说。」说完也不去看脑袋上已起了一趟黑线的羽莫,走到一边去打量着手下,新砍下来又运到山上的木头。

       

  • 名称:卢本伟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03: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