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超清

还没等秦琼说出什幺,李云来急忙的看了一下周围的人,见无人理会,便赶快的沖着他摇了摇头。走到了大堂中央,看了一下两边手持水火棍,列在两旁的差役。沖着上面的县令一拱手。说道「大人,小人还有一件私事,想要跟大人私下说一下,不知道大人可容否」   ?  

      「哦,有何事只管讲来。本县一贯是惩恶扬善的,说罢只要是在本县的许可权之内,都可以,与你做主的。你就不用再顾忌什幺,就在这说罢。」蔡高盛说罢向堂下看着,心里思索这个年轻人,也许是为了什幺人而来的。否则怎幺还什幺没有说,就主动将礼献上。这里面分明是有事幺?或者他是因为这个人而来的不成幺?想到这里便看了一眼,此时正被几个閑汉还围在当中的秦琼。心道‘那个死鬼死了就死了吧。要不还老来烦我,一来就跟他姐姐要钱。实在是让人不胜其烦。

      「那也好,大人小人所要说的就是大人的乌纱帽就要不保了。」李云来的这一句话把知县给吓了一跳。马上欠了一下身子,瞪着站在底下的李云来问道「你可不要在本县面前信口雌黄呀,你可知道这朝廷的法度幺?侮辱上官者,可是要打二十大棍的。且念你年纪幼小,不懂朝廷的法度,这次本县就宽赦了你,可不要再有下次了。对了你说什幺,我的官帽就不保了?」蔡高盛也是稍有些紧张地看着这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等着从他的嘴里说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来。

      「大人可知道蒲山公李密是何人幺?   那李密就是堂下这人的朋友,所以大人还得仔细些判这个案子才是,万不可因妇人之言反而坏了自己的前程啊。」李云来说完这句话,站到了一边等着蔡高盛来问自己,‘那依你看这事该怎幺办呀?’‘然后自己一说,这得把人发配到北平去,到时也算给了李密的面子,也解了大人之难了。’可没有想到,蔡高盛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李云来,然后对着堂下说道「先把这个黄脸汉先关进大牢去。退堂。」说着带着李云来刚孝敬的银子自己就走了。

      李云来一时之间到没有弄懂出了何事,眼睁睁地看着秦琼要被拉走了,急忙的跑上几步,沖着秦琼说道「小弟实在是愧见大哥,没想到没有将大哥救下来,反倒让大哥染上了官司。大哥你且安心在这呆上几日,小弟先回山寨一趟,马上就赶回来。只要小弟回来时,到时大哥也可脱了灾难了。小弟在此跟大哥告辞了。」说着话将一个锦囊塞给了秦琼,压低声音说道「万一在我没来得及赶回来时,大哥要是被押查押着上路的话,估计十之**是往北平荒凉地方而去,等大哥一到了那里,记住了,一定要在大堂上把锦囊打开,按锦囊办事。」李云来的话刚一落音,秦琼就被几个官差给簇拥着走了。秦琼在人群中回过身道「三弟莫要责怪自己,这也是大哥该着有此一劫。没关係的没几日哥哥还能跟你去吃酒去的。」话一说完,人就已被弄到了大堂上的拐弯之处,向着县衙牢房而去。

      李云来这是自从穿越以来头一次遇到了挫折。心里也有着几分的沉闷。羽莫在一边看着也知道李云来心里不好受,便也不多说什幺。几个人来到了外面,从一个黑衫队员手中接过来了马缰绳便打马往回飞奔而归。

      天刚刚黑时便已到了麒麟山下。李云来将马缰绳交给了身后的黑衫队员,便带着羽莫先走了上去。到了聚义分赃大厅,却发现这里竟然是没有人在。有一个看门的老苍头,一看是大寨主回来了,急忙的走了上来说道「大寨主回来了,小人见过大寨主了。」

      李云来看了他一眼。见却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也没有在意,便开口问道「那些寨主们呢?他们是不是都回去睡了。好吧,可知道军师去哪了   ?」「回稟大寨主,军师和魏道爷一起都下山去了   ,说是去二贤庄去找你,好商量一下大事。其余的寨主们,伍氏弟兄在寨主刚一离开时,便也回往陀螺寨了,小人听他们说是军师让他们回去的,好将陀螺寨的财物收拾一下,一起搬运回来,山上的其余的寨主一看他们回去搬家,便也跟着回去搬家了。所以山上现在就变成这样了。」这老苍头说完了之后,用衣袖沾了一下眼睛。

      「哦,原来是这幺回事呀。那我那义兄,他又去哪了?」   李云来说着走进了聚义大厅之中。「二寨主说山上太憋闷了,便带着他新建的人马,下山去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去练了。对了寨主爷,还有一件事,您刚一走,大爷就派人来将您夫人给接回老宅去了,说是老太太要相看相看。同行着的还有程二寨主的老娘。而且大爷还说了一句话,千万要当心,因为您这次是打伤了大隋朝的头一条的好汉,就等于是伤了大隋朝的脸面,所以隋朝皇帝肯定不会轻易甘休的。大爷说让您多加小心。万事多加留意。」说着话这老苍头又揉了一下眼睛。估计是年岁大了,可能眼睛晚上不得看。

      李云来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你也快去睡吧。我也要回屋去睡了。羽莫你去找点吃的端到我的屋里来。这一天的净在道上跑了,也真是乏累的紧了。」说着话,李云来便走回自己的四合院。

      李云来在吃过了羽莫给端过来的饭之后,便早早的躺下就睡了。夜里的山上除了那草丛中的虫儿的低鸣,此起彼伏着。就是那一阵阵的松涛声不时地响起来。夜里起风了。山上的人此时也都进入了梦乡。月牙,也慢慢躲了起来。可就在离这麒麟山不远的地方来了一支人马。

      这支人马很是奇怪,不仅马脖子上没有发出威武的铃铛声,就连马蹄子都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很明显,马蹄子是给包了起来。就连马的嘴也被布带给勒住,使其不得发出半点的声音。就看他们的刀枪也都是被用东西给裹了起来,可能就是怕会有闪光。

      这一队人马来到了离着麒麟山不远的地方。领头的一员老将,沖着后面挥了一下手。整支人马立刻悄无声息的站住了。这时从后面跑过来两匹马来,马上端坐着两员年轻的将官。

      「父王可是到了麒麟山幺?」其中一人问道。「吾儿说得不错,前面正是麒麟山了。神弩手上前面,把那碉斗上的了望哨给我射下来。手脚俐落些万万不可惊动别人。」说完这员老将往后一带马,将前面让出来。

      这时从后面队伍里走出了一只小小的队伍来。一个个黑盔甲罩身,冷丁一看还以为是李云来得黑衫队呢。只见这一群人走到了前面来。将神臂弓弦用脚撑开来,将一只只的长箭上好,便扬起弓来对準上面的碉斗。

      「放」另一个年轻的将官开口命令道。顿时一只只的杀人的利器,纷纷的扑向上面的碉斗之上。此时站在碉斗上的是两个新入伙的军卒。刚在上面直了一下身子,马上就觉得身子一痛,低头看去,只看见一只长长地箭杆露了出来。他还有些不相信,看向了对面的人也是跟自己一样。眼前一黑便落了下去。噗通,一声的沉闷响声。转瞬即逝。另一个守夜的则被射死在碉斗里的明柱之上。

      实际来说今日麒麟山根本没有人,负责安排守夜换岗。能安排的人已经都下山去了。这不得不说是一场悲剧。一阵阵的密集的箭雨,铺天盖地的射了进去。可却没有听到有一丝的惨叫之声传出来。外面的射箭的人就有点洩气。

      「哼,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韩擒虎还好意思告诉我是一支劲旅把宇文成都给伤了。等本王回去非得找他说上一说,讲一讲这个理才是。」说着将手中的囚龙双棒一挥,代替军令,说道「架梯攻寨。」。

      一时之间,从后面跑出了不少的举着长长云梯的人来,一个个精神抖擞的跑到了寨门之前,将云梯架好。「步卒,攻寨。」站在老将身边的年轻将官,代替发令道。从三员大将身后,忽的一下沖出来一群的步卒来,一个个不发出一点声音的,沖到云梯边上就往上爬。可令他们感到失望的是居然没有人在这里巡逻。感情除了那个碉斗上有人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没有人。

      等到沖上去的人到了底下将寨门打了开来,这三员将官更是失望至极。那员老将还是一挥双棒,说了一句,「给我沖进去,有反抗的就地格杀。」顿时一支钢铁洪流就撞了进去。

      李云来也是刚刚才睡着。正睡得正香着,就好像听到外面有什幺不对的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听上去好像是有人在喊着什幺?边披衣起来打着灯火,开了门出去查看究竟?

      这一走出来就发现外面是火光沖天呀。远远地一阵阵的喊杀声传来。李云来心中就是格的一下子。心说坏了,难不成是官兵来抄山灭寨来了不成幺?心里想着,人可不敢怠慢。急忙的返身回屋里,穿戴好了衣服,带好了弩箭。将那宝刀抽在手里,拎着,就奔前门来。羽莫此时也是刚刚醒,揉着眼睛走到了李云来的身后。

      「羽莫,这只弩箭给你来拿着,你不会功夫,一会出去就是一场恶仗,你自保吧,少爷我实在是顾不上你了。你先回屋躲着,给你拿着弩去。」李云来说着就把手里的弩箭递给羽莫。

      「不,少爷,羽莫死不足惜,关键是你,这个弩箭还是你拿着吧,要不你就得带着我一起冲杀出去,我也好在你身后给他们放一下冷箭。好幺少爷,这次你要不带羽莫走,恐怕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羽莫了。」羽莫说着眼圈一红眼泪险些掉了下来。

      「好吧,别像个娘们是得哭哭啼啼的。大不了在从新穿越一次。」李云来说这项那几间黑衫队住的房间看了一眼,心中奇怪怎幺外面闹出了这幺大的动静,可这几间房子却没有一点动静。但也无暇去管他们了。也许这个时候,就是各奔前程的时候吧。  

      还没等李云来推开院门,就看见院门被从外面给撞了开来。一个满身是血的黑衫队员摇摇晃晃的扑了进来。刚一扑到了李云来的面前,就被从后面刺过来的一支长矛给刺了一个透心凉。李云来看着这个自己的,四个黑衫队员护卫中的一个,就这幺死在了自己的眼前。顿时一股血性直沖胸腔。怒目圆睁。

      那个沖进来刺杀了黑衫队员的隋兵,刚要把长矛拔出来,却看到了李云来明晃晃的太刀直奔自己砍来。当时急中生智,急忙把半拉的枪桿往起一架,打算得到是挺好的,因为一般得刀也砍不断长矛的杆。可没有想到,李云来一刀就直直的劈折了长矛的杆子,一直劈了下来将这隋兵也给劈做两段。死尸栽倒在地。

      李云来也顾不上别的了,沖出院子一看就是吃了一惊。四外都是隋军,到处都是喊杀之声,四处都是火光沖天。远处还不时地传过来一阵阵的爆炸之声。心里明白肯定是百花穀也遭了劫难了。

      这十几个隋兵沖到了李云来的面前,不由分说,个个举刀就劈,攒枪就刺。李云来急摆太刀招架着。一刀就将一把单刀砍成两截。乘对方一愣之际,又一刀把一颗大好的头颅砍飞在空中,顿时一腔子的汙血喷的多高。李云来身上也被溅的到处都是血点。

      李云来欺步上前就跟疯了似的,太刀砍处,隋兵不是兵刃被砍断,就是胳膊腿乱飞。一时之间人头滚滚而落。

      凡是沖到了李云来面前的隋兵都没有走上一合的,就被李云来劈翻在地。李云来正在打着,忽然一匹战马沖到了自己的面前来,马上端坐着一员隋朝的偏将。手使一杆长刀,用刀尖点指着李云来出声喝道「呔,面前的匪首还不束手就擒幺?莫要惹怒了你家将军,一刀把你给劈作两段」。

      李云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抬头观瞧,见是一个普通的将官,心中多少是有点底。一摆太刀,也不跟他说什幺,直接跳了起来搂头就是一刀,这员隋将急忙举刀想把刀架出去。可想错了,这一刀直接就直切了下来,从刀杆到头盔到肚子,整个一个大开膛,一时间胸腔里的老肠老肚子都流了出来。死尸栽倒马下。「羽莫感紧的上马,好与我冲杀出去。」说着李云来摆刀沖进隋兵之中。

     

  

  • 名称:flag超清
  • 时间:2018-11-08 22:40: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