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剑超清

      丰含笑见她那种任君採摘的娇羞模样,心中一蕩,慢慢俯下身去,压在她柔软的身子上,双手却在下面轻轻的分开她两腿,低声在她耳边道:「淩凤,老公来了啊。」

      肖淩凤听的心中砰砰跳着,轻声恩了一下。

      丰含笑得到她默许,将那已经很难受的实物抵在她玉户上,慢慢的送入,似乎生怕弄疼了她一般。肖淩凤感觉到一根火热的肉棒将自己下身撑开,滑进去一截,不由得越发紧张的抱着丰含笑,羞道:「含笑,你,你要怜惜淩凤哦。」

      丰含笑听了,爱怜的吻了她项径一下,道:「可是淩凤这里还紧啊,只会疼一下的,你忍着点啊。」肖淩凤似乎也知道这是必须的,当下轻声恩了一声。

      丰含笑听了,得到命令一般,下身猛然一挺,只听肖淩凤啊的疼呼一声,然后死死的抱着丰含笑,手指在他背上都划出了几条血槽。

      丰含笑感觉到她的疼痛,爱怜的抱着她身子,双手不断的在她胸前等敏感的地方抚摩着,嘴也含住她耳垂,不断的挑逗着她,让她减轻疼痛。过了一会,感觉到肖淩凤似乎放鬆了不少,而且身子也不断的慢慢扭动了起来,丰含笑知道她又已经动情,便将她轻轻退开,看着她脸庞的那两串泪痕,不由得一阵心疼,温柔的道:「还疼幺?」

      肖淩凤见他望着自己,而且两人现在还合身在一起,不由得脸上又泛出红潮,闭着美目,低声道:「不,不怎幺疼了。可是含笑还是要怜惜,怜惜淩凤啊。」

      丰含笑欲火再次攀升,当下道:「我一定让淩凤快活的像神仙。」说着,便慢慢的挺动起来。由慢到快,双是后还不断的揉捏着她那早就已经尖挺起来的双乳。

      不过一会,就听肖淩凤口中又轻微的呻吟起来,似乎是想到丰含笑今天说的话一般,竟然也生疏的扭动着身子,配合着丰含笑的动作。

      丰含笑感觉到她的热情,当下忘记了她还是初次,大起大落的进出着她那刚刚开垦出来的花茎,带出一丝丝鲜红的处子鲜血以及肖淩凤体内分泌出来的那淫水,将洁白的传单染湿了一大片。

      丰含笑的疯狂让肖淩凤哪里忍受的住,虽然想尽力不让自己叫出那羞人的声音,但是却被丰含笑弄的快感电流般的一波一波袭击着她心灵深处,不一会儿就忘记了矜持一般,大声的呻吟着,用力的挺动着她动人的娇躯,两人肉体相交之处不断的发出着啪啪啪啪的声音,配合着肖淩凤的呻吟与丰含笑的轻微喘息,在这个房间中形成了一曲异样的动听乐章。两人抵死纠缠,忘情的享受着这爱情的禁果,沉清在肉欲之中,不能自拔。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肖淩凤「啊…」的一声大叫,身子一阵颤抖,四肢如同八抓鱼一般紧紧的缠在丰含笑身上,仿佛要死了一般。

      可是丰含笑却还在那里不停的抽动着,速度越来越快,突然,只见他也是一阵颤抖。只听肖淩凤惊叫道:「含笑,啊…不要,不要在里面啊。」可是却无力将丰含笑推开,只见丰含笑紧紧的抱着她柔软光滑的身躯,双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游走,两人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过了一会,却见丰含笑俯在她耳边道:「淩风舒服吗?」

      肖淩风大羞,感觉到他还是那幺的尖挺,不由得心中一惊,小手锤打着他胸膛,不断的嗔道:「都叫你不要在里面的,现在怎幺办?」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放心吧,没这幺准的,一般不会怀上的,要是怀上了,你就在家里做妈妈咯。」

      肖淩凤羞道:「我,我才不要现在做妈妈呢,都是你这个坏蛋,叫你不要这样的,坏蛋。」

      丰含笑抓住她柔嫩的小手,轻声道:「大不了明天早上去买药啊,不要怕。」

      肖淩凤马上羞嗔道:「可是,可是,买,买药会被别人笑话的啊,多羞人。」

      丰含笑不禁有些哑然,当下只得道:「那你可以找雅儿她们去要啊。」

      肖淩凤听了直摇头道:「你要死啊,她们不笑话死我才怪呢。」

      丰含笑无奈,只得道:「那我也没办法了,就生了吧,我也很想当爸爸啊,要是现在就有个儿子,一定很过瘾的,呵呵。」

      肖淩凤不依的道:「就不生,谁要跟你生,生小孩了。」

      丰含笑不由得挺动了一下下身,肖淩凤马上呻吟一声,丰含笑看着她道:「你再说,老公可又来了哦。」

      肖淩凤马上面红如潮,双手环住他脖子,似乎是哀求的道:「淩凤错了,淩凤,淩凤过几年就给含笑生孩子,好不好?」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那我们就什幺时候有了就什幺时候生吧,呵呵。」

      他其实哪里想生儿子了,只不过逗弄她罢了。两人在床上相拥着讨论生儿子的事情,说着绵绵情话,不知不觉见相拥着同时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肖淩凤从春睡中醒来,感觉到下身被涨的满满的,不由得一阵脸红,偷偷看去,却见丰含笑正如同孩子一般趴在自己身上睡的死死的,嘴中还如同孩子一般的梦呓着,不由得看的一阵爱怜,轻轻抱着他虎背,将被单给她盖上,静静的看着这个已经真正成为自己男人的大男孩,看着他恬静的睡态,这个样子的他哪里是那个抱着自己杀人如草荐?哪里是那个昨天在竹林中表现出这幺恐怖的势力的男人?肖淩凤看着他这个样子,不敢乱动,不忍心将他吵醒。

      感觉到手臂被他压的有些麻木了,肖淩凤轻轻的动了动,就见丰含笑嘴巴叭叭的哒了两下,然后便睁开了朦胧的睡眼。见肖淩凤有些羞涩的不敢怎幺看自己,丰含笑微微一笑,下身动了动,道:「淩凤怎幺早啊,是不是又想了?」

      肖淩凤羞涩的嗔了他一下道:「谁想了,谁想了?是,是你自己乱说的,谁有你这幺喜欢想那个啊?」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我想哪个了?淩凤乱想了哦,老公可是说你是不是又想给老公做好菜吃了呢。」

      肖淩凤顿时面红耳赤,知道上了他的当,当下气的将他一把从身上推了下去,身子坐了起来,却听她「啊」的一声疼呼。丰含笑见她那娇羞的看着自己下身的样子,不由得嘿嘿一笑,起身将她抱着,温柔的道:「是不是又疼了,看你昨天还那幺卖力,知道厉害了吧?」

      肖淩凤使劲的拧了他一把,嗔道:「都是你这个色鬼,还说人家,再也不让你碰了,哼,小色鬼。」

      两人假装吵吵闹闹的慢慢的起床,肖淩凤虽然下身红肿,还有些疼痛,不过却坚持给丰含笑做了几道小菜,幸福的看着丰含笑吃了,然后丰含笑便陪她呆了一天,两人现在房中说着那永远也说不完的情话。

      一天中,丰含笑的电话也不知道响了多少次,不过他都没有理会,他不想在陪着肖淩凤的时候被人打扰,肖淩凤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深情,心中一阵甜丝丝的。到了晚上,丰含笑还要陪她,可是肖淩凤却很贤慧的叫他离开,说他不能被自己一个人占着,他还应该读书,应该好好照顾另外几个女孩子。丰含笑见她诚心不让自己在她床上呆了,只得暗歎一声,『黯然』而去。

      接下来的日子,丰含笑辗转与五女之间那自是不用说了,学校里的那些男生见了他,心中那个嫉妒与羡慕啊,恨不的自己代替了他,就是能与那五大美女睡上一个晚上死也值了。时日就在丰含笑的挥霍中不断的流失,转眼高考已经到来,韩灵,伊雅与欧阳丹三女都是自信满满的,看来经过这最后几个月的冲刺,她们的势力已经足够让她们有信心考上每所她们想要去的学校了。

      丰含笑天天徘徊在游玩与女人之间,倒是让几女大是担心他能不能够考上负担。丰含笑见她们怀疑的望着自己,而且她们竟然还可恶的还提出了是不是几人一同随他报填一些差的学校。丰含笑气的冷笑不已,望着她们咬牙道:「敢看不起我?要是你们没有人能够考赢老公我,就等着守空房吧。」

      几女听的羞红着脸,嗔道:「睡愿意和你睡幺?」但是一想到他要是真的不顾理会自己了可就不好了,又不由得紧张的看着他。却见丰含笑得意的一笑,突然低下声音道:「谁要是没考过老公我,嘿嘿,就陪我三天。」

      几女听的一阵颤抖,陪这个家伙三天,他这幺厉害自己能行幺?

      考试这天,丰含笑就带了一支笔,考试不到半个小时,他便不理会考试「没到半个小时不允许交卷」的规定,在这个考场众人的惊讶、佩服、鄙视的眼光中径直走了出去。他门门考试都是一样,让那些监考老师都是惊疑不定,看着他做的满满的试卷,真不知道是他乱写的呢?还是真的有这幺恐怖的势力。

      二十天之后,高考成绩公布的那天,东方学院的校门口一张红红的大纸上用金色的大字写着「全省高考状元丰含笑。」的字样,来到学校看成绩来的那些家长或者学生在下面不停的说道着,在那些学生口中,丰含笑更加是神了,不仅这幺能打,将学校的大哥左手驯服,而且还这幺厉害,最关键的是他这个家伙竟然还将包括学校的美女老师秦豔在内的三大美女搞上了手,这样的人是他们的公敌啊,他们哪里还能承受丰含笑这个全涩怀念感高考状元的称号?

      一时间,丰含笑又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也是HN省学术界的谈论热点物件。HN省的高考中,排名在前五的东方学院就占了三个,丰含笑当然不用说了,韩灵与伊雅两人分别佔领了第二第三的位子,而第四的却是市一中的欧阳丹,至于第五,却是一个叫做皱润的男生,而且这个男生还有一个连丰含笑听了也很感兴趣的外号书生。

      三女由于没有一个赢过了丰含笑,在对丰含笑暗自佩服的情况下,被丰含笑强迫着陪了他三天,不过却是三人一起,因为她们都知道丰含笑的厉害,所以她们竟然三姐妹联合起来,强烈要求丰含笑放宽政策,不然她们百姓的日子句不好过了,丰含笑抱着为了天下百姓着想的念头,值得答应了下来,不过却是多要了一天的时间。让他这个家伙在高考之后,享受尽了皇帝般的服务,不过他却也并没有像几女担心的那样酒色过度,有什幺憔悴的样子,反而越战越勇,有时候竟然连三女联手都敌他不过,看着他那得意的说着什幺「因为我厉害,所以你们是不是考虑帮老公多找几个姐妹来应付一下我呢?」的样子,几女就感觉到一阵无力,一脸被他打败了的样子。

      左手张小浩竟然也没有让丰含笑失望,他正好达到了上海复旦的分数线,再凭着他家里的关係,便顺利的进如了上海复旦,小刀门中的许多忠义堂的兄弟也一样的考上了复旦,一些没有考上的,也都纷纷报考了上海其它学校的志愿,小刀门的势力慢慢的向着上海渗透而去,而小刀与左手在丰含笑结束高考之后便消失了两个多月,至于他们到了哪里?又去做了些什幺,那就只有丰含笑和他们两人自己知道了。

      鲜于修也因为丰含笑答应过他的关係天天跟在了他身边。丰含笑在放假期间便遨游在几女之间,有空的时候便是教这个已经跟小刀学了几个月时间武术的鲜于修几招,现在的鲜于修也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应付的了,丰含笑知道他将来的巨大作用,不仅让小刀安排了几个高手在暗中保护他,还尽力的多传授着他一些高深的武学。

      似乎一切都只在等待着大学的开学,眼看着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丰含笑心中暗暗道:「上海,我丰含笑来了,不知道你们準备的怎幺样了?」

  • 名称:黎明之剑超清
  • 时间:2018-11-07 00:28: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