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吞童子超清

      这完全是挑战的姿势,王京单刀指向刘云鹤,就是对他刘云鹤叫战。

      刘云鹤冷哼一声,见小刀已经走了,而他们口中的那个什幺公子的人物竟然已经去阻大哥了,这让他有些吃惊。见王京挑战,心中也暗自叫好,早点解决了这里也好去接应大哥要紧。当下单刀在手,也指向对面的王京。

      王京眉头微微一皱,轻喝一声,脚下错步,呼的一刀向着刘云鹤的光头斩落。刘云鹤心中微微一惊,见他速度如此之快,当下也不敢大意,手上钢刀迎着王京那一刀而去。双刀相交,拼出无数火花。

      刘云鹤心中大惊,这一刀接下来,自己竟然手臂发麻,但是那个家伙却像是没事人一般的又已经一刀跟着挥出。但是他也是老江湖了,当下不再与王京硬拼,四下游走,刀法花样百出,与王京战在了一起。

      顿时间,这个大厅之中没有一个人是閑着的了,都喊杀着拼在了一起。战狼军的人以一敌三也不见胆怯,反而更狠,杀的兴起,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王京目光所过之处,见自己这边的人虽然也有死伤,但是已经控制了局面,心中一定。见刘云鹤游走在自己身周,当下冷哼一声,突然定住身形,见刘云鹤闪身到自己左边身侧,照着他落脚点就是一刀横扫过去。

      刘云鹤大骇,不想他有这幺一招,应对不及,心中一横,横刀也是一刀斩向了王京胸前。王京却并没有收招,依然一刀斩下。

      刀峰入骨,血洗刀刃。

      刘云鹤惨叫一声,腰身上被滑过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顿时就流了出来,只见他一手握刀,一手紧紧的按住伤口,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而王京也是胸前被划开了一道伤口,只是较刘云鹤的要来的轻了许多。

      原来王京知道刘云鹤是拼命的打法。想要让自己先行坼招,于是刀式不变,毅然斩下,而自己身子却是向后面扬了扬,让他那一刀不至于伤自己太深。

      王京有些冷酷的看着刘云鹤,道:「今天也不知道是谁走不成湖这个门了。」说着也不顾胸前伤口,单刀挥出,又扑上了刘云鹤。刘云鹤身边的手下见他受伤,三四个大汉要将他扶开,还有几个人沖了上来,挡在了他身前。却是被王京不几下解决掉,刘云鹤见了心中一疼,难道自己兄弟两人的青狼帮就要在今天被除名?心中不甘,刘云鹤大喝一声,迎刀而上,强攻向王京,就如同一头带伤的孤狼一般。

      王京看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英雄末路,说的就像是现在的刘云鹤这样的人了吧?没有同情,这就是江湖人的下场,王京一点也没有手软,刀刀拼出火花,令刘云鹤连连败退。

      鲜血从两人身上滴落在大厅光滑的地板上,令两人看起来战斗的更惨烈。

      王京的刀就像来自修罗地狱,一刀刀的划在刘云鹤的身上。但是刘云鹤却是忍住不哼一声。王京心中佩服,突然大喝一声道:「王某今天就做件善事,让你走的爽快点。」说着就像是没有受伤一般,刀法变得比先前要霸烈的多了许多,刘云鹤眼中一丝绝望神色闪过。

      他没有想到王京竟然还没有出全力。脖子一丝凉意传来。刘云鹤突然砰然倒地。王京手上的刀上还滴着血,面无表情的看着刘云鹤那倒在地上的尸体。

      大厅中为之一静。只听一真骚乱,不少青狼帮的人惊叫出声道:「鹤哥死了。」

      青狼帮中人一阵骚乱,小刀门的人却是没有留情,趁乱大杀一气。

      不一会,青狼帮还能战斗的人便已经不足四十,他们纷纷退到了一个角落里,恐慌的望着这些势力恐怖却又不知道是怎幺杀到这里来的陌生人群。王京冷酷的看着这群已经胆怯的青狼帮中人,他们今天的运气真的很坏,公子既然要小刀门第一战成名,那幺血腥就不能少,这就是命。

      王京闭上双眼嘴中吐出一个字道

      「杀」。

       

      丰含笑今天一大早就跑到了机场,因为肖淩凤今天回来。许久没有见到肖淩凤,丰含笑很想她,还有一点就是今天也是小刀出手的日子,自己早上就已经给了他电话,晚上行动。肖淩凤出现的时候,陈渤海与宋子欣跟在她后面。丰含笑站在那里,笑看这这个变得更加美丽动人的人儿向着自己走来。

      肖淩凤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丰含笑,走到他身边,见丰含笑帅气的脸上带着不羁,飘逸的长髮,那两缕银白色的髮丝让他那本来年轻的脸看起来显得成熟沧桑了许多,本来不应该在他这样的年龄出现这样的沧桑感却真正的在他脸上出现了。

      肖淩凤脸有些红,见丰含笑的眼睛直钩钩的看着自己,似乎能看穿自己的心思一般,当下低下头,用她那依然很动听的声音道:「含笑,谢谢你。」

      丰含笑轻笑一声,很自然的拉着她的手道:「没有什幺好谢的,你也没有欠我什幺,因为你将你自己都给了我了。」肖淩凤现在眼睛好了,被他拉着倒是显得有些不自在了,听他这幺说,脸更要是红过了耳根了,低声道:「含笑,你真的喜欢我吗?」

      丰含笑将抱着她身子的手紧了紧,看着她道:「当然,我要是不喜欢你就不会对你这幺好了,我并不是对每个人都这幺好的哦。」肖淩凤闻言,心中一喜。自己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他,但是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男人却是这幺的让自己想见上一见。他对自己是这幺的依恋,这幺的好,自己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她了的,所以眼睛好了之后,自己第一个想见的人就他,还有弟弟肖子正。

      整个机场外面的人都为这一对天生绝配的人儿所吸引了,赞许,欣赏的看着两人。感觉到众人的目光,肖淩凤似乎很有些不舒服,红着脸不敢抬头。

      这时陈渤海与宋子欣两人走了过来,丰含笑连忙向陈渤海诚心的道:「这次着的谢谢陈伯伯了,含笑也不知道怎幺说才好了。」

      陈渤海忙笑道:「哈哈哈哈,以我与你老爹的交情,这算什幺?只是今后你同肖姑娘大喜的日子,不要忘了我这个伯伯才好。」

      肖淩凤听的大羞,她也只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子罢了,这时听了忙嗔道:「陈伯伯…」

      丰含笑也是脸上一红,忙道:「啊,这个,陈伯伯你说笑了,含笑还才几岁,还早着呢。」陈渤海见他们两人连上有点挂不住,便打了个哈哈,不再取笑他们了。

      宋子欣这个时候道:「丰公子,如果没有什幺事,宋某就先走一步了。」

      丰含笑点点头道:「这次多谢宋经理了。」

      宋子欣忙道:「哪里哪里,宋某的荣幸,陈医生,丰公子还有肖小姐,在下还有事在身,就先告辞了。」几人点点头。

      丰含笑让家里的司机将陈渤海送走了之后,便同肖淩凤走进了机场。肖淩凤见他拉着自己进入了售票厅,心中一阵不解,问道:「含笑,你干什幺啊?」

      丰含笑神秘的一笑道:「我今天很高兴,带你去旅游好不好?」

      肖淩凤听的心中一甜,可是又道:「我才刚刚回来,还想看看子正的。不如过几天再去吧,再说了明天是週一,你不上课的吗?」

      丰含笑听了轻笑一声道:「子正也在那里等着我们,你就别担心了,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生活,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失望。」

      肖淩凤听的心中莫名的一阵担心。但是看了看丰含笑之后,放宽心道:「我怎幺会失望呢?含笑这幺温柔,干的事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丰含笑苦笑一声,道:「今天你会见到我的无情的。」

      肖淩凤听的心中一怔,实在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什幺意思。

      丰含笑心中其实也在苦闷,不知道自己今天这幺做,还能不能让这个让自己依恋的女人留下来。但是迟早她会知道的,不如就现在让她知道自己的生活吧。但是不管怎幺样,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看中的女人从自己身边离开的,因为他丰含笑不允许有这样的事在他身上出现。

       

      WH市,夜晚华灯初上。城市的喧闹永远比不过宁静的乡村让人感觉到惬意舒服。丰含笑一手拉着美丽的肖淩凤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令街道上行走的人们不断回头相顾,这样的美女帅哥拉手走在一起,回头率想低点都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丰含笑不怎幺喜欢这样的气氛,拉着肖淩凤竟然越走越偏僻。走到了一条没有什幺行人而且还有一点阴暗的街道上。肖淩凤以为他是照顾自己,怕自己害羞,心中不由得一甜,刚想说谢谢他的话。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穿来。

      听声音似乎人很多,肖淩凤耳朵极好,一下就听出来人很多了。不由得一阵害怕,在这样的黑暗街道上,只有自己两人在,可是对面突然来了这幺多人,的确有些叫人害怕。她不由得抓紧丰含笑的手臂,身子靠紧了丰含笑。

      丰含笑听到脚步声,心中一阵冷笑,见肖淩凤似乎很害怕的靠近自己。忙半抱住她,温柔的在她耳边道:「别怕,有我在呢。」

      肖淩凤听了心中马上平静了下来,就像是只要有丰含笑在,就真的没有什幺事好可怕的一样。脚步声一会就走近。两人隐约可以看见他们大都是一些年轻人,有的还染了头髮。手中竟然都提着明晃晃的刀子,肖淩凤见了吓的轻声惊叫了一声,连忙又用手挡住了嘴巴,就像是很害怕被他们发现一样。

      的确,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女人无论胆子多幺大,她都不会不害怕。丰含笑怜惜的紧了紧那抱着她的手,双眼就像是狼眼一般明亮,紧紧盯着这些吓着了他女人的罪魁祸首。那一群人大概有一两百来号人物,听见肖淩凤的惊呼声,都看到了他两人。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理会两人,依然大步向前急行,似乎在赶时间。

      肖淩凤见他们没有理会自己两人,心中松了一口气,暗道好险。可是还不待她稍微平静下来,就听见丰含笑冷哼一声,大声道:「站住,你们惊吓了我的女人,道歉了再走不迟。」

      他这话一说出口,莫说是肖淩凤,就是那些提着刀子在大街上赶路的人都觉得他是个疯子。这样的情况下,不乖乖的跑开,还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没有理由详细这不是疯子说的话。

      当前那人手中并没有拿刀,一身名贵的着装与他些人走在一起,显得有些另类。他大约三十六七岁的样子,成熟的脸上可以看出许多沧桑感。他两眼直直的盯着丰含笑两人,看着丰含笑那如同狼一样的眸子,心中一突。停下脚步,看着丰含笑两人,皱着眉头用非常浑厚的声音道:「这位小兄弟还是幺要这幺士气淩人。」

      丰含笑听的冷哼一声,道:「你不用管我是不是士气淩人了,你只管道歉了再走。」

      那人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今天一大早自己的眼皮就跳的厉害,结果到了晚上就接到了自己弟弟打来的电话,说是一批神秘人物闯到了自己的酒醉不夜城,自己本来没有在意,可是刚刚又接到了一个让他吓了一跳的电话,自己的人竟然挡不住对方的三十号人。于是他话也不说,叫下麵招集了兄弟后给警察局交代了一声便出了门。可是现在在这里竟然遇到了这幺一个奇怪的少年。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惊疑不定。

      丰含笑身边的肖淩凤哪里想到丰含笑这个家伙竟然这样对他们说话,开始没注意,现在又这样说,不由得焦急的拉着丰含笑的手,示意他快说些好话,不要惹事才好。虽然你家里的势力雄厚,但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又是在这群一看就是黑社会的家伙面前这幺嚣张,不是找死幺?

      但是丰含笑竟然像是不知道死就在眼前一样,还笑看着自己,出声安慰自己道:「你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肖淩凤大急,就是你在才不能让我放心,你这个家伙竟然还这幺说,真是急死人了。正不知道怎幺办,就听那群人中几个声音叫道:「大哥,别与这小子废话,做了他们算了。免得浪费时间。」

      一时间本来安静的街道上声音大做。

      「杀了他们」

      「把那个女的抢了,将那小子乱刀砍死」

      …

       

      闹了一会,就见那带头的那人大手一挥,下面一下就安静了下来。看来那人的威严还是很高的。艰难感静的看着丰含笑,那人道:「你叫什幺名字?」

      「丰含笑」那人听的眉头又是一皱,似乎是没有听过丰含笑的名字。

      丰含笑见他那个样子,冷笑一声道:「青狼帮在你刘云龙的带领下也算是一个大帮会了,在这个HN省最乱的WH市你算是土皇帝了。不过今天你们青狼帮必须在WH黑道上除名,中东会与永生门也一样。从此以后,这里只有我小刀会。」

      丰含笑的话语听起来让人不敢相信,但是去又是那幺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肖淩凤心中一顿,似乎捉摸到了丰含笑早上对自己所说的话的含义了。不由得心中一阵混乱,不能平静下来。

      刘云龙听了,哈哈哈哈的朗笑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世界少年宫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突然双眼淩厉的看着丰含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什幺小刀门的公子,不要说我青狼帮,就是他们中东会与永生门,你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小刀门都吃不下,年纪轻轻的,出来混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还是乖乖的回去练你的小学。」

      丰含笑听了,冷笑一声道:「是吗?」

      然后众人就见眼前一花,那里哪里还有丰含笑与肖淩凤的身影?

      只听刘云龙脸色一变,跟着大叫一声「小心!」

      就见丰含笑一手抱着肖淩凤,一下就闪身到了青狼帮那两百人的人群中,开始一脚幻化出数道脚影,扫到了一大片,然后那只空着的手不知道在哪个倒下的青狼帮人的手中接过了一把单刀。

      肖淩凤被他抱在怀中,吃惊的听着耳边风声,双眼惊骇的看着丰含笑所过之处,手上的那把刀毫不留情的轻轻划破那群人的咽喉。

      可怜的那些青狼帮的人还没有叫出声,就已经倒了下去。丰含笑所过之处,一下就倒了十多人。在地上动也没见动一下,只见脖子上那一道鲜明的血痕。

      等刘云龙的那声大叫之后,那些家伙反应过来,纷纷后退,惊骇的看着丰含笑那冷酷的面容的时候,地上已经有二十多人倒在了那里。

      一动就是二十条人命,他那飘逸的动作本本就不像是杀人,而像是一个艺术家一样,手上拿着心爱的画笔,在那里专心的描画着自己心中的艺术品。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都只知道丰含笑不是在杀人,他也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来自地狱的夺命使者。他对人的生命是那幺的不在乎,就像是在捏死一群微不足道的蚂蚁。

      公子,无情的公子。

  • 名称:酒吞童子超清
  • 时间:2018-11-07 00:04: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