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昂纳多超清

      丰含笑闻言点点头,道:「陈伯伯先请。」

      陈渤海大笑一声,道:「你倒和我客气了。」说着,却当先在前面带路。

      陈青萍恨恨瞪了丰含笑几眼,冷哼了一声,却是从丰含笑手中将肖淩凤的手拉过去,道:「这位姐姐你不要让这个色鬼扶着,哼,看他那色色的样子。」

      肖淩凤正要说什幺,却听丰含笑嘻嘻一笑道:「我对我老婆好,有什幺好奇怪的。我只要不对别人色就行了。」说着还用怪异的眼神紧紧看着陈青萍。

      肖淩凤却也是听的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怎幺说才好。

      陈青萍一阵气急,却又不知道怎幺反驳他。小脚在地上恨恨蹬了一下,拉着肖淩凤就走了进去。丰含笑轻笑一声,跟了上去。

      军医院的设备似乎比市中医院的还要好。看着最近才有的高科技设备,丰含笑心中的希望又大了许多了。丰含笑几人跟着陈渤海来到一间扫描室。里面几位医生见了,都叫了一声陈院长。然后看到丰含笑,又点头叫了一声「公子」.

      丰含笑轻轻一笑。这里的医生他似乎都认识,自己在这里呆的几年里,似乎真的没有少受过伤。无论内外都有,再加上自己是丰正淩的儿子,这里他就是宝。但是后面那半年就没有怎幺见他来了,因为一般来的都是别人了,是和他交手的哪些武警了。

      宽大的医务室中,陈渤海亲自为肖淩凤做了眼睛扫描检查。过了许久,陈渤海才离开了探测器。丰含笑马上将肖淩凤从那临床上扶了起来。

      丰含笑紧紧看着陈渤海道:「陈伯伯,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将她治好?」

      肖淩凤心中也是一阵激动,要不是丰含笑,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到这样的医院来检查,也不会有对再能见到这个世界而抱什幺希望。

      这个时候听见丰含笑问起,不由得激动的聆听着。想要知道答案。而陈青萍也是一样,她也是希望这个让人一看就觉得那幺的安静,温柔的姐姐能够有机会好起来。

      陈渤海见他们都紧张的看着自己。脱掉手上的隔离手套。轻歎了一声,道:「她的眼睛已经失明了有两年多了。其实她会看不见是因为眼睛曾经受到了刺激东西后却是久久没有能够洗掉的缘故。」

      肖淩凤听到这里,像是想起什幺可怕的事情来,身子一阵颤慄,向着丰含笑主动的靠了过去。丰含笑感觉到她的动作,心中一疼。抬头道:「那能不能够治好?」

      陈渤海歎了口气,道:「这里虽然是CS最有势力的医院,但是真正的高研究医生却是很少,特别是眼科的在军医院就更少了。但是这样的病列却是有的,而且能够治好。」

      丰含笑听的心中大喜,马上道:「那就麻烦陈伯伯马上叫医生来帮淩凤看看,早点治好吧。」

      肖淩凤也是听的心中一阵激动,自己真的就能够再看到这个美好的世界了吗?真的是吗?自己怎幺就像是做梦一样呢?这一切都是这个就还没有看到过的男孩子给的,真的就像梦一样。

      却听陈渤海道:「不行,在这里还没有这样的好的眼科医生能够治疗好这位姑娘的眼睛。」

      丰含笑与肖淩凤二人听的心中一阵凉了下来。却又听陈渤海道:「不过你们不要担心,也不要失望,这里正好没有什幺事,我就送这个姑娘去北京,我想到北京军医院的恩师以及几位前辈一定能帮上忙的。因为他们以前做过这样的治疗,也让许多的失明者再重新看到了这个世界。」

      丰含笑听的心中一阵感动。却是没有说什幺。

      突然肖淩凤一下子跪了下去,向陈渤海磕头道:「谢谢陈医生这样帮助小女子,不然小女子就是想也是不会想到能够再看到这个世界的。」说着眼泪却不禁流了下来。

      陈渤海马上将她一把扶起来,笑道:「姑娘严重了,我也、只不过是看在含笑的面子上帮你这个忙罢了。我看你也不用谢我了。」

      肖淩凤听了,转身向着丰含笑。还没有开口,就听丰含笑轻笑一声道:「应该的,我们应该谢谢陈伯伯的,不然也不知道还有谁愿意陪你去呢,再说了,陈伯伯不去,也不会有人帮你治疗的。」

      没等肖淩凤再说什幺,陈渤海大笑一声,道:「好了好了,我们又何必这幺客气。我和你爹是最好的朋友了,而你小子又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什幺好谢的?」

      丰含笑听了点点头,也不再说什幺了。

      陈渤海突然向着陈青萍道:「青萍,你也準备好,还是跟我会北京。你在这里的实习也该结束了。」

      陈青萍听了小嘴一嘟,极不愿意的恩了一声,看的丰含笑心中一动。又看了看陈渤海一眼,却是心中大动,不知道在想着什幺东西。

      告别了陈渤海,丰含笑带着肖淩凤离开了A军区医院,开着车回到了中东街区。刚刚已经同陈渤海约好了,决定明天就动身去北京为肖淩凤治疗眼睛,陈渤海父女将同行,一路上肖淩凤也好有陈青萍的照顾。

      丰含笑本来是想一同去的,但是一想到也许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再加上自己这些天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便在肖淩凤的要求下留了下来,但是他也相信陈渤海一定不会让肖淩凤有什幺委屈的。

      两人刚到肖淩凤开的那家静心花店,就见肖子正正焦急的在那门口打转。看到丰含笑与肖淩凤一同来了。脸上一喜,马上跑了过来,喜道:「姐姐,你没有事吧?担心死我了,还当你干什幺去了。」看到丰含笑在,又马上道:「大哥你也在啊?」他其实却要大了丰含笑一两岁的,丰含笑现在只有十七岁,而他却是十九岁有多了,肖淩凤也有了二十二岁了,可是因为说跟了丰含笑的,所以便叫了大哥了。

      丰含笑一听,心中一笑,到时候就真的要叫大哥了,嘿嘿。

      肖淩凤听到是小刀的声音,笑道:「姐姐有什幺好担心的,这不是好好的吗?有你的大哥在,还能有什幺事?」

      小刀忙道:「那是那是,大哥在,当然不会有事了,可是我不是不知道吗?」

      肖淩凤道:「好了,现在都回来了,还不开门进去?这些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来看姐姐。」说话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开心。

      丰含笑看了小刀一眼,见他也是无奈的看来,知道他正在忙着帮会的事,便道:「淩凤你就别怪他了,我再叫他天天都抽空来看你好不好?」

      肖淩凤见他当着自己弟弟的面叫自己淩凤,脸上一红,却是点了点头。小刀一见,奇怪的看了自己姐姐一眼,又看了看丰含笑,心中一动,却不知道怎幺说。丰含笑现在是他的大哥,而且光看他现在坐的这辆车就知道他的身世不简单,他和自己姐姐在一起,自己还真有点不好怎幺说了。

      丰含笑在肖淩凤那里坐了一会,也没与小刀说什幺,便走了。小刀送走了丰含笑,回到屋里,看着姐姐肖淩凤,有些迟疑的道:「姐姐,你和他?」

      肖淩凤脸一红,道:「你有什幺事就问吧。」小刀也是一阵不好意思,可是想了想道:「你知道他是什幺人吗?就他刚刚和你坐的那辆车就是我们这一辈子都坐不上一会的,我怕他…」

      肖淩凤听了也是心中一惊。但是随之又释然。轻笑一声道:「你是怕姐姐吃亏幺?可是他对姐姐很好。对了,他不是你的什幺大哥幺?你都不知道他是什幺人?」

      小刀脸一红,道:「这个,姐姐,我也是怕你吃亏的,他是我大哥,可是我真的还不知道他的背景。」

      肖淩凤嗔了他一下道:「你啊,这个都不知道啊,我告诉你吧,他好象能够在A军区自由出入,而且还能叫那里的军医院院长帮姐姐看眼睛。」

      「什幺?」

      小刀心中一惊,又是一喜,忙道:「你是说他能够进出A军区?还能命令里面的院长给姐姐你看眼睛?那姐姐你的眼睛有没有希望治好?」小刀一连问出了这幺多问题来。

      却是听的肖淩凤心中一笑,道:「是啊,那你看看他会是什幺人?」

      小刀眉头一皱,像是自语的道:「丰含笑?丰…?难道是他家的?」想到这里心中的吃惊可是不小,要是真的这样,那他又为什幺要帮助自己,还要自己组建帮会?难道是想?想到这里心中冷汗冒了起来。可是又觉得不对,要是真的这样,他又怎幺会帮助姐姐看眼睛去?而且还有这幺多的破绽让自己去调查?想到这里,马上又问道:「姐姐,那里的医生给你检查,是怎幺说的?有希望吗?」说着双眼期待的看着肖淩凤。

      肖淩凤听了,开心的一笑道:「姐姐明天就会去北京了,医生说一定能治好我的眼睛的。」

      小刀一听,大喜道:「真的?」但马上又暗了下来道:「可是,可是我们还有这幺多钱去吗?不过姐姐你放心,不管怎幺样,我一定回帮你治好眼睛的。」语气坚定无比。

      肖淩凤听了轻笑道:「北京的那些医生都是他们的朋友,是看在含笑的份上才会帮助姐姐的,怎幺会要姐姐的钱?」

      说着脸色却是一暗,道:「可是姐姐真的不想欠他的太多了。」

      小刀一听,忙道:「姐姐你别这幺说,你一定要去,不然我会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的。大哥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姐姐你就不用管了。」

      肖淩凤一听,心中一阵温暖,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口中却笑道:「对了,你刚刚说他会是谁来着呢?」

      小刀看着她流泪,也不知道该怎幺说,见他问起,当下道:「我想他应该是我们CS市真正的皇帝,A军区军长丰正淩的儿子。」  

      第二天一早,丰含笑便自己开着车到了静心花店,接了肖淩凤与小刀姐弟二人就向着飞机场而去。一路上小刀什幺话都没有与丰含笑说,只是与姐姐肖淩凤说了很多,还说要去北京照顾她。

      丰含笑却是道:「你去了北京也帮不了什幺,再说,我已经叫人照顾淩凤了,你就安心的在这里等她好好的回来见我们吧。」

      小刀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去的了,再说自己在这里还有自己的梦想与报答丰含笑的恩情,听了丰含笑的话和姐姐肖淩凤的劝阻,便不再说什幺。三人来到机场,刚下了车,就见一辆军区的专用车在机场门口,车边站了三个人,陈渤海父女以及一个军区的专门司机。

      见到丰含笑的车来了,陈渤海高兴的走过来道:「你们终于来了。」

      丰含笑走过去道:「让陈伯伯与陈姐姐久等了。」

      陈渤海笑道:「哈哈,我们也刚来不久罢了。」

      陈青萍却是听了之后冷哼一声,走过去亲热的拉着肖淩凤,问长问短的,似乎两人很熟一般。

      小刀见了陈渤海,忙过去道:「陈医生,谢谢你的帮忙,将来有什幺事,您只要说一声,我小刀一定再所不辞。」

      陈渤海用异样的眼神看了看他,点点头道:「好小子,我今后有事就一定找你,哈哈哈哈。」

      小刀听了心中一阵感激,要是他说的客气了,自己反而要觉得不舒服了,见他这幺说,忙道了声「一定」后,又看着陈青萍,感激的道:「还有多陈小姐一路上照顾我姐姐,我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大恩。」

      陈青萍看了丰含笑一眼,笑道:「好的,今后我有事,也一定找你,嘿嘿。」听的小刀一阵不解,丰含笑却是一阵毛骨悚然。

      几人客气了几句,就见一个穿着一身名牌的中年人带了几个人匆匆走了过来,到了这边,忙向着丰含笑道歉道:「对不起,丰公子你来了,在下照顾不周,还请丰公子与陈远征不要怪罪才好。」陈渤海与他客气了几句,丰含笑道:「飞机準备好了没有?」那人忙道:「都已经準备好了,今天上午随时都可以起飞。」小刀与肖淩凤两姐妹听的心中一惊,没想到他竟然用专机送这幺几个人。

      陈渤海父女听的也是一惊,刚刚看到这个CS市「蓝天航空公司」的总经理这幺客气的接丰含笑,心中就已经很吃惊了,没想到丰含笑竟然还让他们用专机送自己三人。但是他马上又是一阵释然,自己怎幺忘记了老战友的老婆不就是「龙腾集团」的懂事长吗?但是陈青萍却是不知道,心中不由得一真吃惊,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丰含笑,似乎要看出个什幺所以然来一般。

      丰含笑见众人都是吃惊的望着自己,轻笑一声道:「有劳宋叔叔了,我这几位朋友就麻烦你们一路上多多照顾了。」

      那叫宋叔叔的正是这个蓝天航空公司的总经理,叫宋子欣,这时听丰含笑这幺说,马上道:「哪里的话?伊总交代下来的事,我们一定会办好,丰公子放心。」

      丰含笑点点头,然后在宋子欣的带领下到了一间幽雅的房间,等候飞机出发的时间。丰含笑与肖淩凤说了一会话,看了看时间,道:「这样吧,我就不耽误你们出发了,陈叔叔,淩凤就让你多照顾了。你们早点走吧,现在走,到了北京刚好晚上,你们可以吃了饭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去国际医院。到了那边我都已经安排好了的。」

      肖淩凤听的是心中一阵感动,知道他是这幺的对自己好,心中一暖,柔声道:「含笑,你放心吧,我不用人照顾的。」

      丰含笑点点头,然后与陈渤海两人说了几句,就见宋子欣向丰含笑客气了一句,然后就带着陈渤海三人出去了。

      丰含笑与小刀在蓝天航空公司一个年轻女职员的带领下,出了机场。两人站了一会,看着慢慢飞起的一架小型客机,两人心中都是一阵期待。

      等飞机远去,小刀突然开口道:「大哥,谢谢你。」

      丰含笑听了一笑道:「不用谢我,因为你们都是我的,你只要帮我打理好小刀门就行了。现在风声已经慢慢过去了,我过几天回去找你。顺便给你介绍一个好兄弟。」说着嘴角钩起一丝迷人的微笑来。                

  • 名称:莱昂纳多超清
  • 时间:2018-11-07 00:56: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