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超清

      子痕接过信,心中纳闷:「我什幺时候和这个狗屁太子殿下又有瓜葛了?从来没有见过呀,不知道他要说些什幺。」

      展开信纸,信上的字刚劲有力,短短几句话:「与洛兄一别多日,不知可好,闻得洛兄之父受封我国逍遥王,当真是人生快事,我帝国基业有你父子这等忠良守护,何愁不能建那万世不拔之基,小弟不才,借着兄弟你大破边荒,撼动云门的战绩,正月十五,我与夏子语大婚之期,多年心愿,一朝得偿,听闻子痕兄和我妻子语乃是一同长大,亲若兄妹,还望子痕兄到时务必光临……江若水」

      子痕手中的信纸落在了地上,抬起头向着身边的人望去……

      王文等人连忙低下头,不敢和子痕的目光对视,楚淩风跨前一步,捡起信纸,看了一遍,将信纸撕了怒道:「欺人太甚,子痕,我们点起兵马,杀上帝都,干他娘的。」

      「大胆……」大总管怒喝道。

      「淩风……」雷天罡和王文也连忙阻止楚淩风继续发疯下去,王文欠身施礼道:「公公莫怪,我这兄弟一向口无遮拦的……」王文还没有说完,却被大总管打断道:「小王爷,就沖刚才他那句话,诛了他九族都不过分那,我看以后小王爷您交友可要谨慎些,别什幺样的人都交了,到时候惹祸上身,可不是什幺好事。」

      「哼,我把你个老阉狗,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人物了,等你挂了,我让我老爹送你去十八层地狱,让你永生永世在里面装大爷……」」楚淩风怒駡了起来。

      「你……你……」大总管久在宫中,哪有什幺人敢如此和他说话,淩风这幺一说,气得他浑身发抖,浑身颤抖起来。

      「我说这位公公,我这朋友乃是鬼王之子,莫说送你去十八层地狱,送你祖上十八代一起去也不是没有可能……」子痕忽然抬起头说道。

      「……」大总管毕竟是凡人,听了子痕如此一说,吓得半天不敢出声。

      「烦劳公公回去稟报太子殿下,就说大婚当日,我浮云城必将全城道贺。」子痕无力的摆摆手,转个头,竟然睡了过去。

      「这……」大总管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有些求助的望向王文。王文心中虽然也极端厌恶此人,但是想来自己家中在朝中也还要多仰仗此人,唯有站出来打个哈哈,将大总管送了出去。

      「这是什幺?」楚淩风忽然发现信封之中虽被自己撕毁,却露出了一丝红色的绢角,不由的拿了起来,抽了出来,却是一截短短的红色丝绢,上面写着两句话:「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自己娟秀工整,楚淩风认得乃是子语的笔迹,想起芳香烃也是生死不知,楚淩风不由得长歎一声,看着昏昏睡过去的洛子痕,无奈的摇摇头。

      就在圣旨到达的第二天,雷天罡和王文分别收到家里传来的家书,要他们迅速转回家中,子痕醒了过来,听到这个消息,只是笑了笑,却不做任何回应。

      「子痕……」王文再也不忍心看着子痕如此模样,终于忍不住出声道。「老大,你不必多说了,我能理解老王爷的想法,我们兄弟情重,可是你们身上背负的却是整个家族的兴衰,就如子语一般,他可以和我一起远走天涯,可是家族使命,万年根基,又如何能就为了自己一时幸福而弃之不顾……」子痕摇摇头,认真的说道。

      「可是……」王文忍不住想要打断子痕的话。

      「没什幺可是,这就是宿命……哪怕当年强如白云,虽然一怒为红颜,血洗皇极峰,不是依旧败亡身死……」子痕阻止王文说话,低声道:「老大,回去吧,浮云城,始终如浮云一般,是梦中的那个城那……」

      王文摇摇头,终于再也说不出什幺,转身离开了子痕的房间……

      「大哥……」子痕看着王文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终于长歎一声叫道。

      「子痕……」雷天罡高大的身影从后面转了出来。

      「我和老大说的,你都听到了,我言尽于此,你也回去吧。」子痕轻声的说道。

      「子痕,我们皆是神族一脉,你现在更是贵为神帝,我们雷家,只知有神帝而不知有皇帝,若是你真的不忍心放手,我们兄弟联手,翻了他的江山又能如何?」雷天罡面色坚定,一字一句的说道。

      「古来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是倾覆天下?我想子语也不愿意看到如此结局的……」子痕默然的摇摇头,介面道:「更何况,我现在全身法力尽失,不过一个废人,如何面对天下高手?呵呵……」

      「他们不是说只是封印了你的力量?我们去找岚王和神帝,难道还解不开这个区区封印?」雷天罡惊道。

      「我清楚我的身体,他们除了封印了我一身力量,还生生割断了我全身的经脉,我还能行动只不过因为我还身具神格,可以控制身体,可是终此一生,又有何人能为我再续经脉?在通神力?」子痕轻轻的说着,彷佛在说的不是自己一般。

      「什幺??他们竟然敢下如此毒手??」雷天罡惊叫一声,一拳砸在地上,怒吼起来。「没什幺,我知道,这是子语的意思。」子痕摇摇头,轻声道。

      「子语?怎幺可能?」雷天罡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什幺不可能,师父传给子语的书里有克制我修神之法的秘术,再说我身上的秘密也只有子语一人知晓,子语这幺做,无非是想将我彻底封印,在也不要捲入到那些无谓的三界风云之中去罢了。」子痕苦笑一声,不再言语。

      雷天罡愣了一会,终于不在劝说子痕,忿忿不平的走了出去。

      「子语,我知道你为了我好,可是永生不灭就真的好幺?我们可是说过,但求一瞬,不求千年的呀。」子痕仰天长歎,靠在床上发呆了起来。

      「大哥和老大都走了……」楚淩风走了进来,一脸平静的看着子痕。

      「恩,我知道。」子痕点点头笑了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幺不走?」楚淩风看着子痕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恼怒的说道。

      「为什幺?」子痕笑了笑,看着楚淩风问道。

      「我在等你给我一个回答,等你给我梦中的那座城。」楚淩风摇摇头,眼中流露出一阵伤心的痛。

      「没有力量算什幺?我们依旧可以只手翻天……」楚淩风眼中满是狂热的神色,一动不动的死死盯住子痕的双眼,希望能从子痕眼中看到那个自信的少年。

      「时光匆匆过,再回首已是百年身……淩风,让我们忘了那座城吧。」洛子痕笑了笑,眼神之中依旧只有淡漠的神色。

      「我不甘……」楚淩风怒吼一声,忽然扑上来抓住子痕的双肩,拼命的摇动起来。

      「可是我甘心了……」子痕平静的将楚淩风的手从自己的肩上移开,转过身去,不愿意在多看楚淩风一眼。

      楚淩风怒吼一声,跌跌撞撞的沖了出去。

      「叫淩自虚进来……」子痕摇摇头,对着身边的人轻声说道。

      不一会,淩自虚来到了子痕房间之中,双手垂膝,一语不发的看着子痕。

      「他们都走了?」子痕看着淩自虚轻声问道。

      「是,三位城主全都离开了。」淩自虚点点头,回应了子痕一声,又不在言语,只是呆立在一旁默不作声

      「你可有什幺话说?」子痕看了淩自虚一眼,忽然问道。

      「没有,请问少主还有什幺吩咐?」淩自虚一抱手,沉声问道。

      「在你心中这个城已经死了吧?对我的称呼已经变回少主了,或许父亲那样的英雄才是你心中梦寐以求的雄主吧。」子痕看着淩自虚,淡然的说道。

      「属下并没有这样的心思,是少主多心了。」淩自虚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发呆一般的看着洛子痕。

      「算了,你要怎幺想是你的事情,不过你现在还是我的属下,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你去做的。」子痕也懒得在纠缠下去,只是直截了当的说道。

      「少主请吩咐。」淩自虚略一躬身,看着子痕。

      「自虚你可知当日九元魔祖嫁妹?」子痕望着屋顶悠然道。「属下略知一二。」淩自虚终于有些动容的回答道。

      九元魔祖,自魔主沉寂之后的天下第一魔,纵横人间三千年,被洛清风等人封印在长盘山,残忍嗜杀,可是魔祖有一胞妹,魔祖对她可是极好,当年魔祖之妹看上了人皇太子,人皇不准魔主愤而起兵,人间杀伐三千年,魔祖只为博得小妹一笑。

      后来魔祖嫁妹,天下奇珍,各色珠宝,应有尽有乃是三界有史以来最豪华得一场婚礼,如今洛子痕提起魔祖嫁妹一事,淩自虚自然惊奇。

      「这是魔祖嫁妹得礼单,你去帮我归置归置,我要把我的好妹妹风风光光得嫁出去,买得到得就买,买不到得就抢,总之这上面得东西一样也不能少,只能多,不能少。」洛子痕随手将一遝厚厚的纸丢到淩自虚的面前,挥挥手示意淩自虚下去。

      「少主你要效仿魔祖嫁妹??」淩自虚终于有些忍不住问道。

      「不错,我要婚车百里,天下侧目。」子痕点点头,重重的说道。

      淩自虚看了看子痕坚定的双眼,终于点头道:「属下一定为少主办的妥妥贴贴。」子痕点点头,挥挥手,淩自虚退了出去。

      「婚车百里,离人断魂……子语你现在可好……」子痕仰望虚空,长歎了一口气,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淩自虚拿着礼单走了出来,边走边看,忽然苦笑道:「婚车百里,这个小少爷这次手笔还真不小呢,唉。」摇摇头,快步的消失了。

  • 名称:鬼畜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5: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