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街超清

      手中缓缓的出现了一个六芒星法阵……

      楚淩风看着法阵的出现,目光之中闪露出一阵奇怪的难以理解的神色,随即身体一退,转身便想要离去,子痕那容得楚淩风逃走,一挥手,法阵的光芒便已经将楚淩风彻底的困在了里面……

      「我要替淩风换去魔血,将他身体之内的力量再次封印……」子痕回头看了一眼王文等人,做了一个潇洒的笑容。

      转身,子痕咬破自己的手指,一丝鲜血顺着六芒法阵缓缓的输送到发阵中央楚淩风的身体之内……

      「子痕……」子语只觉得魂飞天外,淩风的事情,子语曾经听得文刀说起,若要将淩风重新封印,只怕要用尽子痕全身的鲜血,可是……

      自己如何能阻止子痕去救自己的兄弟?

      子痕……千年万年,我们只求一瞬……

      子语低声喃喃。

      飞身而起,咬破自己的手指,站在了法阵的令一头,将自己的鲜血也源源不断的送了进去。

      雷天罡一言不发,飞身而起,也站住了法阵的一角。

      王文嘿嘿一笑,轻声道:「我们那个不是至亲之人?血肉相联,手足情深。」说着王文和白鹭一起跃起,伸出手分别将法阵一角握在手中。

      楚淩风全身血光沖天……

      眼神之中的迷茫和杀戮的神色渐渐淡去。

      我在那……

      楚淩风轻声喃喃……

      是了,我死了,芳香烃杀了我,我最爱的烃儿杀了我……

      巨大的闪电再空中挥舞,上天开始他的哭泣~~~~  

      我默默的看着那般匕首刺入我的心脏,无怨无悔的看着……自的心脏,看着尘土飞扬,抖动自己漆黑的羽翼。

      我笑……你转身而去。

      我要天崩,天塌千尺,我要地裂,地陷万仞,你要我死,我引颈就戮~  

      转身,陷入无尽的轮回……

      那忧郁的一抹淡蓝,是你留给我的唯一纪念吗?  

      那幺,我又要去那里找寻你?  

      你说起他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那一丝的嚮往,我忽然觉得心中被什幺所撕裂,疼的想要去抓住什幺,可是我什幺也抓不住,双手无力的挥舞,你的背影如此决绝……

      我不能死,我的兄弟还在那座梦想的城等着我的归去,我不恨你……

      死亡……

      不过是另外一个开始,心碎,不代表可以忘情  

      芳香烃,对于我,不仅仅是一个名字~  

      站在黑暗的悬崖边,只要她说楚淩风你跳下去,我会毫不犹豫的下去,可是她始终没有说出来,只是拼命的想推我下去,不小心自己掉落了无法回头的深渊~~~~  

      我睁不开眼睛,我想大哭一场,嗓子发不出声音,连眼泪都没能流下来半滴。

      是什幺这幺的火热?

      是鲜血……我能感觉到,这幺多火热的鲜血,他们洗涤着我的灵魂,是我那些最亲的兄弟们的鲜血那……

      楚淩风一声怒吼……

      六芒星法阵发出一阵巨大的光芒,子痕抬头看了一眼,轻声道:「楚淩风,你终于回来了幺?」头一歪,从半空之中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子痕……」楚淩风大叫一声,扑上前抱起子痕,泪如雨下。

      「他没事,只是失血多,而且连日大战伤了元气。」子语脸上带着无限的疲惫,站在一边轻声的说道。

      「我对不起大家……」楚淩风看着身边站着的王文等人,脸上一红,轻声的说道。「那你说的,你当然对不起我们了,你的请我们吃饭。」白鹭身上满是鲜血,却依旧笑嘻嘻的看着楚淩风笑了起来。

      「那是,那是……吃龙鞭。」楚淩风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白鹭刚想还口,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炮响。

      「你们谁告诉我我听错了??刚才那不是进攻的炮声吧?」白鹭有些放弃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轰……轰……轰……」又是三声炮响。

      「怎幺回事??」王文也是十分的惊异,连忙问道。

      只见四周突然无数旌旗招展,大队的人马沿着地平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那个人好眼熟……「楚淩风看着正前方,一匹奇特的巨大飞龙身上坐着一个人,四周分别有八人环绕,向着浮云城的方向行动了过来。

      「江若水???」子语忽然有些吃惊的叫了出来。

      楚淩风抬头看去,也不由得说道:「果然是那个死不要脸的江若水。」

      「太子?」雷天罡和王文却也是大吃一惊,有些发呆的看着远处。

      「这家伙什幺来头?」楚淩风一连不屑的看着远远而来的车驾,吐了口痰问道。

      「我们四家人的顶头上司的儿子,下一任的顶头上司。」王文撇撇嘴,有些无奈的看着江若水说道。

      「还有子痕?」楚淩风想了想,忽然笑道:「果然,月光大陆逍遥王的儿子,可不就是月光大陆皇帝的儿子的手下幺?哈哈。」楚淩风笑了起来。

      「他来做什幺?」雷天罡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管怎幺样,他总不会是来杀我们的吧?」王文四周看了看,有些忧虑的说道:「这个,很难说,带着幺多人,难道他是来援助我们的?」

      「你觉得他有这幺好心?」楚淩风想起当日江若水的那副嘴脸就忍不住想要呕吐,一脸鄙夷的说道。

      「那倒没有,这家伙名扬帝都,那是非常的二世祖,吃喝嫖赌,打架杀人,玩一样的。真不明白,这一代的帝眼怎幺着落在他的身上。」王文回忆着在帝都之时,这江若水可谓是帝都那群流氓贵族的代表人物。

      「帝眼传人,必有不俗之处。」雷天罡冷哼一声,叫道:「淩自虚,你看照着我们现在的情况,如果他们发动进攻,我们能有多少胜算?」

      「如果五位元城主全都在巅峰状态,浮云战士没有千里奔袭那幺远,自虚当有五成胜算,只是如今……」淩自虚有些尴尬的不在说下去。

      「我们一成胜算也没有?」雷天罡问道。

      「没有……」淩自虚回答的乾脆让所有人都恨不得一头撞死。

      「子语,你为什幺不说话?」楚淩风看到子语并不参与众人的谈话,只是在一边抱着子痕傻傻的发呆。

      「没什幺,我只想抱着子痕。」子语的话音之中带着无限的惆怅之意,也不愿意在多说,只是地下头在子痕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姐姐有什幺不如意的,为什幺不告诉妹妹,让妹妹为你分担?」秋清水凑了上来,牵起子语的一只手,轻声的说道。

      「若是……若是姐姐因为一些原因而不能在照顾好子痕了,妹妹你帮我照顾一下这个傻子可以幺?」子语抬起头,美丽的眼睛之中全是泪水,直勾勾的盯着秋清水,眼中满是恳切和悲痛欲绝的神色。

      「姐姐你说什幺呀,我还等着喝了你们的喜酒才回去呢。」秋清水有些慌乱的看着子语说道。

      子语再也按耐不住,抱着子痕失声痛哭起来……

      「子语你怎幺了??」众人一见子语痛苦,全都围上来劝慰起来。

      「没什幺,他来了。」子语忽然不在哭泣,擦乾眼泪,忽然站了起来,将子痕交到清水的手中,缓缓的走上城头。

      其时已近黄昏……

      子语单薄的身体孤立与高高的城墙之上,衣裙随风飘舞,长髮飞扬……

      江若水的大军已经缓缓的开拔到了城下,一声龙吟,江若水缓步走下坐骑,头戴金冠,身穿白衣,身材隽秀,走到城下,抬头望见城头之上的子语,忽然笑道:「我说过,我一定会来的。」

      「我只希望你永远也不要来。」子语笑了起来。

      「参见太子……」王文老大不情愿的走了上去行了君臣之礼。雷天罡略微施礼,却并不下拜。

      王文家和雷天罡家里虽然同为帝国重臣,其实却是千差万别,王文家那是皇亲,算起来着江若水应该还是他的表哥,君臣之礼不可废,王文见了江若水却是一定要行那大礼,雷家以及子痕家里,名义上是帝国的王爷,实质上等若一方诸侯,领地之上的人们,只知有王爷而不知有皇帝……

      所以雷天罡却是不用行那跪拜只礼……

      「不知太子驾临所为何事?」王文站了起来,沉声问道。

      「只是为了我和子语的婚事。」将若说淡然的说道。

      「放屁……」楚淩风怒喝一声,满脸的愤怒言溢与表,他和子痕相处时间最久,深知子痕的脾气,这江若水如此这般,子痕决然不会放过他,自己和子痕同气连枝,这样一来,这江若水此言等于辱及子痕,那和欺负他楚淩风没有任何分别,如何能不让楚淩风又气又怒。

      「掌嘴……」江若水冷笑一声,身后一个卫士突然出手,犹如鬼魅一般的来到楚淩风面前,左右开弓,打了楚淩风两个巴掌,转身回到江若水身后。

      楚淩风突然遭到攻击,一时间着了道,不由得怒急攻心,就要出手,却被子语拦住,子语回头看了看带伤的众人,惨然一笑道:「他说的是真的……」

      「什幺?」王文等人具都觉得一个晴天霹雳直接打进了自己的心中……

  • 名称:镇魂街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3: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