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德奥特曼超清

      楚淩风抱起芳香烃,向着大军走回,芳香烃忽然转醒过来,手臂缠上楚淩风的脖子,低声喃喃道:「淩风,不要走,抱紧我……」

      楚淩风心中只觉得一阵酸楚,眼泪忍不住就要落下来,手上不由得加重了力气,将芳香烃紧紧的抱在怀中,口中轻声低吟道:「放心,我不会鬆开你,绝对不会,无论江山霸业,还是壮志雄心,都比不上你在我的怀中。」说着,楚淩风俯下身子,在芳香烃的额头轻轻吻了一口。

      芳香烃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头忽然一歪,在楚淩风的怀中沉沉的睡去,楚淩风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深怕就此吵醒了芳香烃的美梦,犹如一做石塑的雕像。

      远处,十万铁骑站在烈日的骄阳下,静静的等候着他们的统帅。

      浮云城……

      子痕和雷天罡趁着夜色,终于摸到云门大军的驻地,两人散开神识,小心翼翼的四下搜索起来,半响,两人对视一眼,子痕开口道:「大哥,事情不对。」雷天罡点点头,沉声道:「是呀,我们神识所及的範围内,竟然没有一个能称的上神王级别的存在,如此说来,云门并没有长老级别的人在这里?」

      「可是当日仅在涡轮堡外,五大长老还有一个风姓高手,可见云门实力之强,远超你我想像,现在竟然一个长老级别的人都没有?」雷天罡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的望着子痕。

      天边微微亮起一丝晨曦……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响了起来……

      子痕和雷天罡全都吓了一跳,还以为行藏暴露了,子痕刚要祭出浮云剑,却被雷天罡一把拉住,低声道:「不是对着我们来的。」

      子痕放下心来,抬头看去,果然云门弟子排兵布阵,尽然有序的向着浮云城发起一轮,一轮的攻击……

      城头处,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了……

      手里两面令旗,不停的变幻飞舞着,浮云城中的战士,在他的指挥下,不停的转动着位置,变动着阵法……

      忽然……

      一到炸雷在半空响起,整个浮云城被一团黑雾所包裹了起来,攻上城头的云门弟子纷纷坠落下来……

      杀声震天……

      整座浮云城却是安然不动……

      子痕不由的有些发呆了,雷天罡拍拍子痕的肩头,低声询问道:「那个人是什幺来路?我怎幺不知道我们浮云城还有这等人物?」

      「淩自虚……」子痕看着城头浓重的黑雾,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问你我怎幺不知道还有这幺一号人物?」雷天罡看着子痕这副模样,就知道其中必有隐情,连忙追问起来。

      「他是天机先生的弟子。」子痕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回答了雷天罡的问题。「天机先生的弟子?」雷天罡有些惊奇的问道。

      天机先生,雷天罡是知道的,那是子痕的父亲洛清风的军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被誉为自圣者西言之后,最伟大的军事天才。

      他的弟子,在子痕城中将近两年,自己竟然毫不知情?雷天罡盯着子痕道:「你告诉我,到底怎幺回事?」

      子痕愣了半天,终于开口道:「唉,我不喜欢他,所以就没有怎幺待见他,父亲让他随我在军中,我给他了一个闲职,打发他自谋生路……」子痕抓抓自己的头髮,不好意思的对雷天罡说道。

      「不喜欢他?为什幺?」雷天罡看着城头,好奇的问道。

      「这家伙总是要我看一些奇怪的东西,和天空之怒那个老头子一样,我不高兴看,他总是会说什幺个人的本事在强,千军万马之中依旧无用,带兵打仗,要得不是杀多少敌人,而是如何最低的减损自己的战士……我承认他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就是讨厌别人和我说教。」子痕低着头,轻声说道。

      「你呀……如此人才,幸好他没有临阵而走,反倒留下来帮你镇守浮云城,要不是有他在,我想浮云城绝对坚守不到今天。」雷天罡有些责怪的对子痕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大不了以后对他态度好一些……」子痕有些郁闷挠挠头,恨声说道。

      两人正在说话,却见云门弟子之中,忽然暴起一团红光,破开满城黑雾,直指淩自虚而去。

      子痕心头大惊,心知现在楚淩风未归,想要守住浮云城,可全要靠淩自虚来领军作战,却不能有失。

      心念至此,子痕连忙飞身而起,将父亲所传的身法运用道了极致,在红光道达淩自虚面前之时,截住那道红光……

      两人相错而过,子痕落在浮云城上,低头看去,一个白衣人持剑而立,正盯着自己……

      「呵呵,想必是浮云城主洛子痕回来了?」那白衣人忽然微微一笑,将长剑收回鞘中,笑意盎然的看着子痕。

      「哼,知道本少爷回来了,你们还敢在我的地盘闹事?」子痕冷笑一声,伸手将早先约定好的信号打入高空……

      白衣人笑道:「早就听说……」话音未落,只见不远处忽然光芒闪耀,四道身影破空而来,白衣人错愕之间,被白鹭一口黑火烧中,全身在火焰之中瑟瑟发抖,王文随后赶上,一枪便将白衣人刺个透心凉,挑在枪头,一甩,摔回云门弟子的阵中,但凡沾到边的,全被一阵黑火化为灰烬。

      「我靠,太无耻了,我还没有问完话呢,你们下手还真是黑……」子痕看着远处依旧还在燃烧的尸体,不由得感歎起来。

      「这话说得,我和老大联手,那就是对手难求,有什幺好问的。」白鹭啐了一口,得意的笑了起来。

      「因为你们都够无耻……」子痕笑了笑,转过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淩自虚。

      「淩自虚参见少主……」淩自虚忽然单膝跪地,高声道。

      子痕这时才仔细大量起来这个父亲点名要送给自己的军师,淩自虚身体看上去说不出的单薄,细眉小眼,一头短髮,绝对属于那种让人看了一眼,就不会想起来的类型,而且也是子痕最讨厌的那种。

      偏偏现在有求于人家了……

      子痕长舒了一口气,刚想开口说话,不想淩自虚抢先道:「少主不在的期间,属下越职代理城中军务,现在少主回来,还请少主收回兵权,小人自去牢房领罪。」

      淩自虚此言一出,子痕心头就明白了,暗骂道:「这小子摆明了是想摆我一道,哼哼,什幺领罪,我看他就是想我给他认罪。」

      子痕自小虽然不想别的富家子弟那般纨绔,但是到底还是父母宠在手心长大的,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当下一翻白眼,怒气冲冲的道:「恩,那你去吧,你最好就一辈子住在那牢房里别出来了,死了算了你。」

      淩自虚似乎早就料到子痕会如此,也不多说,转身就向着大牢方向走去。

      「子痕……」雷天罡有些生气的叫了起来,子语虽然不明白怎幺回事,但是刚才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心知这淩自虚且不说是帅军护城的大功臣,就是现在,若是说道统军御敌,只怕自己这个人还是要依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淩自虚才行。

      想到这里,子语连忙拦住淩自虚,笑呵呵的说道:「子痕孩子脾气,还请先生莫要见怪了。」说着,竟然对淩自虚施了一礼。

      子语这幺一做,淩自虚当即大惊失色,连忙跪地道:「夏小姐莫要如此,这可是太让我承受不起了。」

      「先生是我整个浮云城的大恩人,有什幺承受不起的,莫说是子语一拜了。」子语说着,转头看向子痕道:「子痕,我不管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但是这位先生全力护城,你我都是看在眼中,看的清清楚楚的吧?」

      子痕也被子语刚才的一拜给吓晕了,见子语说话,连忙点头道:「是的。」

      「无论什幺理由,你都不应该如此对待一位有功之臣有功之臣,你说呢?」子语侃侃而谈,子痕只觉得有千万只蚂蚁爬在自己的面皮之上,羞愤难耐。

      「是我错了……」子痕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愣了半响,终于开口道,往日先生教训的是,我太自以为是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城,他属于我们大家,我不光要想着自己的逍遥生活,也要为整座城的人们来打算。

      淩自虚站了起来,双目之中发出摄人的精光,沉声道:「小人不是有意难为少爷,而是如果少爷依旧对于小人心中存有芥蒂,那幺就算我的本事在大千百倍,这做城,我们依旧无法坚守,但是如果我们齐心协力,我想,浮云城才会真正的坚若磐石。」

      子痕点点头,拉起淩自虚的手笑道:「先生说得是,我一定今后多听先生教诲。」众人见两人终于不再相互对着发脾气,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古道……

      十万大军沉戈待旦……

      楚淩风依旧抱着芳香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此时的楚淩风,仿佛已经来到一个从没有置身过的世界之内,鸟语花香,春色满园……

      「这是那里?」楚淩风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迷离,只是癡癡的问道。

      「这里是我的家呀……」芳香烃的声音忽远忽近的在楚淩风的耳边响起,楚淩风举目望去,四周一片青山绿水,小河长流……

      「原来你的家,在这幺美丽的地方……」楚淩风长歎一声,笑了起来。

      「这里也可以成为你的家呀,你不是说过,会永远的陪着我的。」芳香烃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呀……永远,永远……」楚淩风满意的微笑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 名称:捷德奥特曼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2: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