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珠z超清

      岚风雨长歎一声,看看身后泣不成声的文刀,轻声道:「文刀,你也随我去吧,这里现在交给子痕了。」

      文刀止住哭泣,抬起头看着云千雪,冷声道:「日后我文刀必上云门讨回这笔血债。」云千雪看着文刀决然的脸颊,微微摇摇头,歎息道:「随时候教。」

      「哼。」岚风雨冷哼一声,拉起文刀消失在虚空之中。

      云千雪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心中转过无数念头,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最终歎息一声,化做一道白光消失在天际。

      洛子痕和王文子语,雷天罡,白鹭,五个人一路飞速而行,很快赶到当年白鹭所住的边城之中,五人停下脚步,白鹭连忙召唤自己当年的小弟们,纷纷派出去打探情报,一众手下纷纷回报,说是浮云城中杀声震天,无数红衣人和城中留守战士大战了数天,似乎并没有讨得什幺好去,浮云城依旧牢牢掌握在自己人手里。

      子痕心头一阵狂喜,心想既然城尚未破,想来还有挽回的余地,连忙招呼众人想要趁黑摸回城中。

      「现在情况还是不怎幺明了,我想我们还是先在城外打探一下虚实在行进城,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道这次云门来了多少高手,有没有长老级别的,云门弟子的战力如何,这些我们都要摸清楚了,才好制定对策。」王文阻止住子痕的冲动,沉声说道。

      「恩,老大说得有道理,我们应该先弄清楚,根据情况看来,似乎乱离和文刀并不在城中,但是城却巍然不动,实在是令人费解,不然想想我上回冒然进攻浮云,没有搞清楚状况,可被你们几个给修理惨了。」白鹭也说道。

      白鹭此言一出,众人全都笑了起来。

      「是呀,文刀和乱离决不会突然失蹤,其中定有隐情,况且以云门之威,没有一两个长老级的高手那是不可能的,偏偏浮云城竟然能在没有任何高手的情况下坚守半月,城里的情况到底如何,实在是让人一头雾水。」子语也轻声说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子痕还是按耐不住,急忙说道。

      「恩,我和子痕一起去看看到底什幺情况。」雷天罡站了起来,伸手在子痕肩头拍了一把。子痕点点头,又望向子语笑道:「哈哈,此事一了,管他什幺云门雨门的,敢打我们浮云的主意,我们都要他烟消云散,哈哈。」

      「子痕,你千万小心,云门之内藏龙卧虎,不可大意。」子语说着,忽然俯身在子痕额头轻轻亲了一下笑道:「如果这次我们胜了,你是不是还要逃婚那?」

      子痕摸着自己的额头,歎道:「在逃,就让我死了算了。」

      「哈哈……」众人一阵狂笑,雷天罡站起来笑道:「行了,废话不说,我和子痕这就出发了,你们等我们信号,如果确信没有问题,我们一发信号,你们就和我们一起汇合,我们杀回浮云。」

      众人点点头,都沉默了下来。

      楚淩风带着大军艰难的在路上行走着。

      一路上,将士们发现这个曾经最爱说笑的楚淩风不见了,整日不苟言笑,大军千里行进,楚淩风竟然下令其间有生病,掉队的战士自动离队,全军轻装简从,丢掉一切物资,就地征粮补给,一路上竟然毫不停歇,两天才休息一次,全速向着浮云城的方向行进着。

      楚淩风看着战士们从自己身边鱼贯而过,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心中各种念头纷至遝来,眼前满是芳香烃的音容笑貌,不由得使劲摇摇头,高声道:「快,加快速度……」

      楚淩风长歎一口气,望着远处的天际轻声道:「芳香烃呀芳香烃,你可千万不要出什幺意外呀。」

      楚淩风话音未落,之见远处天地间忽然白茫茫一片,竟然飘起鹅毛大雪,楚淩风心头一颤,心知此时的天气无论如何都不该有这般大雪的出现,想来必是有人想要阻止自己的大军前行,连忙下令大军停止前进,原地戒备。

      楚淩风一催胯下战马,独自一人向着风雪处行去。

      走到近处,才发现这片风雪来的十分古怪,紧紧在方圆几里的範围内,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在地上都已经积起半人高的大雪,四周却依旧豔阳高照,仿佛两个世界一般的。

      「不知是那位前辈阻我大军。」楚淩风运足功力,传音出去,方圆百里听得清清楚楚,那风雪之中,却不见丝毫动静。

      楚淩风在外沉吟半响,定下心神,终于一步踏入那片风雪之中。

      进入风雪,才发觉里面和外面所见,竟然完全不同,除了漫天大雪,竟然还有一座小小的雪山,雪山之上风声唳唳,一个木台搭建在雪山之上。

      楚淩风抬头看去,那木台之上似乎挂了一个人,心下一惊,仔细看去,那人似乎在风雪之中瑟瑟发抖,全身衣衫褴褛,挂在木台之上。

      待得看清那人面容,楚淩风忽然又惊又怒,木台上所缚之人,赫然便是这些天楚淩风朝思暮想得芳香烃。

      楚淩风一看之下,几乎魂飞天外,连忙沖上前去,跑了许久,只觉得芳香烃就在眼前,却怎幺也无法靠近,静下心来,心知自己中了阵法,无论多幺着急,却也无法在向前一步,当下楚淩风跃起半空,怒喝道:「什幺人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有种挡着本少爷,没有胆子出来一见幺?」

      说着楚淩风周身绿光大盛,手中多出一柄奇怪的长剑,剑尾处一个鬼头栩栩如生,长剑头处竟然是分叉的,通身也是一片绿光。

      楚淩风怒喝一声,长剑飞舞,无数绿光从长剑之上飞舞而出,落地即化做一只只绿光萦绕的鬼兵,不停的向着雪山四周铺天盖地的爬去。

      只听得一声炸雷,雪山顶峰之处一道金光沖天而起,迅速的笼罩了整个顶峰,楚淩风所化那些厉鬼稍稍挨着金光的无不灰飞烟灭。

      楚淩风又急又怒,仰天喷出一口鲜血,随手接来,以血代墨,在空中画了起来,片刻之间,楚淩风竟然以血淩空画出一个奇怪的符号,一挥手,那个血字升上半空,瞬息之间,竟然变得巨大无比,向着雪山压去。

      雪山依旧爆发出一阵金光,这次却没有抵挡住淩风的攻击,那巨大的血字击散金光,向下压去,雪山之中忽然窜起一道人影,赤手空拳的迎上楚淩风所画的血字,只轻轻一挥手,那血字竟然停在半空,不再向下压去。

      那人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右手一指,那血字竟然在天空之中炸裂开来,化做万道血雨。

      楚淩风一见自己法术被破,更加焦急,仗剑而起,和那人斗在一起……

      那人似乎颇为惬意,只是腾出一只手,轻鬆的应对着楚淩风暴怒的攻击,忽然那人一笑道:「鬼王绝技,不外如是。」

      「放屁。」楚淩风怒吼一句,却见那人暴退数十米,手中多出一把羽扇,向着楚淩风一扇,楚淩风只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席捲全身,被硬生生的扇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来,那人也不追击,只是站在半空直直的望着楚淩风。

      楚淩风浑身是血的从坑里爬了出来,沉声道:「你是什幺人?」

      「在下风如旭……不才乃是云门风家之人。」那人微笑着看着楚淩风,自报家门。

      这些日子楚淩风和子痕一起翻阅了不少古籍,对于云门的事情了解不少,依据两人推测来看,云门乃是由两大家族所把持,这两姓家族,一为云,一为风,风云两姓,乃是云门的主要成员。

      看来这风如旭当是云门风姓弟子。楚淩风一念至此,豁然开朗,开口笑道:「如此说来,边荒十国,兵锋直指,不过是个笑话,云门真正想要的,竟然会是我浮云城?」

      风如旭笑道:「楚兄所言,虽不中,却也不远……」

      「哼哼,我浮云城不过千里大漠一座孤城,不知为何,竟然能入得云门高手得法眼。」楚淩风冷笑一声,心中却在暗自计较,能套出些口风也好,不知为何,子痕一心想要一所消遥自在得孤城,却成为大乱的中心了。

      「如此天机,就不是我们这样的等闲弟子所能明了的了,在下只不过奉命在此等候楚少爷的到来而已。」风如旭笑道。

      「等我?等我做什幺?」楚淩风心知现在着急也没有办法了,唯有走一步算一步,先看看这个风如旭有什幺打算在说。

      「没什幺,只是家父交代,将此女交给楚少爷。」风如旭脸上依旧是笑容,看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只是伸手,将木台之上的芳香烃提了起来。

      「你如果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必然将你碎尸万断,永不超生。」楚淩风一见风如旭竟然提起芳香烃,立刻出声威胁。

      「我敢动……」风如旭轻笑一声,伸出手朝着芳香烃的头上摸去,楚淩风狂喝不止,却丝毫没有能够阻止风如旭的手落在芳香烃的头上。

      风如旭轻轻拔下芳香烃的一根头髮,向着楚淩风笑道:「我动了,你奈我何?」楚淩风见风如旭在没有别的动作,提着的心不由得放鬆了下来。

      「呵呵,家父说了,将这位姑娘还给楚少爷。」风如旭说着,一挥手,竟然将芳香烃向着楚淩风抛了过来。

      楚淩风伸手接过,不由得一阵失神,在抬头看去,风如旭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蹤了,连那座雪山也一併消失,正片天空万里无云……

      「这是为什幺?」楚淩风一时间想不出来,不由得发起呆来……

  • 名称:七龙珠z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1: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