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ldil超清

      「那是什幺?」王文惊呼一声,指了指远处月光下那个血翼的身影,连忙招呼手下弟子开始戒备準备迎敌。

      「血翼天狼,想不到,这个传说,竟然是真的,他真的回来了。」子语眉头微躇,警惕的看着远处那个血翼的主人沉声说道。

      「相传天骄狼皇被神皇和魔主分印在不同的时空之中,分印之日,天地大变,狂风怒雷,天骄狼皇的怒吼传遍三界六道,总有一日,会有一人携带他的血脉回归这个天地,到时,苍生全灭,万物不生,以血洗恨,至死方休……」子痕点点头,沉声说着,目光丝毫也没有离开过那个在天空之中放声长啸的身影。

      「血翼……狼嚎……正是天骄一族的特徵,看来此人必然是传说之中的那个人了。」子语说着,转头四顾,忽然笑道:「子痕,今日若是战死,他日黄泉路上,子语当为你轻舞一曲,以解寂寥……。」

      子痕愣了一下,坚定的说道:「子语,就算我死上千百次,也决不会要你受到一丝的伤害。」说着,走上前伸手牵起子语的手,两人并肩而立,齐齐的看向月光下那个张狂嘶喉的身影,目光决然。

      云如梦只见一片光亮,竟然出现了如此的一个存在,心头不由得一阵颤动,思量一番,越身而起,却在离那个身影还有数十丈的位置停了下来,强大的威压让云如梦再也没有办法前进半步……

      云如梦只能癡癡的望着天空中那个孤寂的身影……

      只见那人忽然转过头来,一双眼睛似射出两道森冷的光芒一般,看的云如梦心中一阵的发冷,云如梦定定心神,终于开口道:「是你幺?这幺多年了,是你回来了幺?」

      那道身影微微一颤,忽然仰天长啸一声,沖天而起,向着浮云城的方向飞了过来,身形一顿,终于转过头看了云如梦一眼,那原本清秀竣郎的面容,现在布满了嗜血的戾气,只是双眼之中多出了一丝一闪而过的柔情。

      那面容,赫然便是当年那个总是带着一只白鹤,翩然而行,一身黑衣,永远在坐忘峰吹笛的那个少年,那个云如梦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身影。

      只此一眼,在无停顿,吴海贝的身形犹如一支长箭,携带着滚滚杀气,向着浮云城的方向压了过来。

      「来了……」子语低声说道,一伸手,推开子痕,竟然独自越身而起,化做一只火凤,向着吴海贝沖了过去。

      吴海贝见有人竟然敢正面对上自己,胸中杀意更浓,双眼化为深深的血红色,双手化为两只巨大的狼爪,向着子语拍了下来……

      子语身形毫不停顿,周身火焰更加明亮了起来。

      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逍遥火凤,遨游天地,只为情故,流连人间。」子语身边的火焰凝聚成了一把巨大的火剑,向着吴海贝直沖而去。

      吴海贝双眼睁大,闪过一丝惊异的神情,双爪和火剑一触之间,具都化做尘埃……吴海贝看着子语在半空之中凝立的身体,终于发出一阵怪笑声,沉声说道:「我还以为自殒神一战,天下从此寂寞,却不想凤凰神的血脉依旧留存人间,可见天不亏我,再不寂寞。」

      「陨神?」子语在半空之中,听不清晰,只是听到陨神二字,不由得问道。

      「待到你的血脉完全觉醒,你自会明了,不过可惜,只怕你没有机会能等到那一天了,凤凰血脉?哈哈哈……」吴海贝张狂的笑了起来。

      一挥手,身边的虚空一阵扭曲,竟然出现了四只巨大的白狼,吴海贝笑道:「你们也有数千年没有饱尝过鲜血的滋味了吧?今日这座城中所有的生灵,都是你们的食物。」

      四头巨大的白狼尽皆仰天长啸,向着浮云城扑了过来,子语一见,连忙出手阻挡,四头白狼丝毫不惧子语所发出的神光,却纷纷调过头,向着子语扑了过来。

      子语刚才和吴海贝硬对一招,暗自正在调息,眼见四只巨狼扑了过来,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如何应对,子痕大叫一声,飞身而起,想要飞过来帮忙,却被吴海贝用手一指,定在半空,动弹不得。

      「不要动,我想看看凤凰的血脉会完全觉醒,还是会成为我四只神兽的食物,哈哈哈。」吴海贝又笑了起来。

      子痕一时睚眦愈裂,双目通红的盯着子语的方向。

      忽然听得一阵轻轻的狗叫声传来,子语身上一阵白光沖天而起。四只白狼似乎遇见了什幺可怕的存在一般,踌躇不前,只是在距离子语还有数十米的地方低喉不止,却丝毫不敢踏前一步。

      只见豆豆从子语的口袋之中爬了出来,睡眼朦胧,揉揉眼睛,看看子语,又看看四周的四只巨狼,似乎认为是这四个家伙竟然敢打伤他的子语,龇牙咧嘴的怒吼一声,被一团白光所包围着,漂浮在半空之中。

      四只巨狼在体型之上占了绝对的优势,豆豆那小身躯和他们相比,无异于大象和小鸟,可是偏偏四只巨狼眼中流露出了一阵恐惧的眼神,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豆豆麵对四个庞然大物,却是蔚然不惧,长叫一声,扑了上去,抓住一只白狼,按到在地,疯狂的啃了起来,剩下三只白狼具都吓了一条,转身就跑,纷纷躲避在吴海贝的背后,目光中虽然流露出怨毒的神情,却丝毫不敢踏前一步,只是呜呜的哀号不止。

      豆豆丝毫不惧,依旧大块朵颐,不一会的功夫,一只巨大的白狼竟然被豆豆吃的只剩下一堆白骨,豆豆满意的拍拍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神气抬抬头,又望向吴海贝背后的三只白狼,做出了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舔舔嘴唇,伸出小手,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在场诸人无不震惊……

      「豆豆刚才吃的那是什幺?」王文擦擦眼睛,终于忍不住问身边的白鹭。

      「根据这些天我学习的成果来看,豆豆刚才吃的那绝对是一只纯种的冰雪圣狼,九级神兽,绝对的神兽,神兽世界食物链绝对的顶峰王者。」白鹭说着,忽然道:「看来以后书本上的知识绝对不能全信,什幺狗屁神兽,还不是被一只狗给吃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九级神兽?哼哼……」白鹭擦擦鼻子,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

      「豆豆乖宝宝,过来我亲亲。」子语欢呼雀跃,喊了起来,豆豆连蹦带跳的沖道子语怀中,一连谄媚的看着子语,屁股后面的小尾巴不停的摇动着。

      吴海贝有些发呆了,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子一片空白……

      「出场的时候很帅……唉……」子痕身上的压力顿时减了下去,开口笑了起来,伸出手,向着吴海贝笑道:「吴兄,好久不见。」

      「没多久,再说我们也不熟。」吴海贝的声音声音冰冷了起来,浑然不似当日三人相识那般热情洋溢,彷佛一座透露出无限煞气的冰山一般,冰冷,不近人情。    

      「是呀,我的朋友是那个脸上始终挂着无限笑意的吴海贝,不是现在这个天骄狼皇的怨气的承载体,我们的确不熟。」子痕长歎一声,无限惆怅的看了吴海贝一眼。

      「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明白。」吴海贝比上双眼,似乎在沉思着什幺,却不在搭理子痕,自顾自的想着。

      忽然,吴海贝一抬头,双眼张开,目光之中精光闪动,看向子语道:「这是白云的神兽,没错,这是白云的豆豆,怎幺会在你的手里?」

      吴海贝的眼光之中闪动着一丝莫名的恐惧之色,那冷峻的脸上也不在是那一副萧杀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的慌乱,不住的低声道:「难道他还没有死?难道他也活着?不可能,不可能,我亲自去看过那传说之中的倾心湖,怎幺可能还活着……」

      吴海贝慌乱的表情被子语看在眼中,心中暗道:「他究竟在怕什幺?豆豆?不应该呀,看来他所惧怕的应该是白云了。」

      一念至此,子语心中有了计较,笑呵呵的开口道:「你都能够借血脉重生,白云更是千古不灭的存在,哪能如此就消逝了。」

      「他在那?他在那?白云……」吴海贝忽然像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了一般,怒吼一声,皎洁的月光下,吴海贝背后的一双血翼展开,显得更加可怖起来。

      子痕心知此时吴海贝心神大乱,机不可失,一个沖天而起,浮云剑出,魔主令,神帝印纷纷离体而去,化做法宝向着吴海贝砸了下去。

      吴海贝心神恍惚之间,被三件天地至宝砸中,更被浮云剑刺穿左胸,整个人被砸入地底,扬起一片尘埃……

      「哼,我千古不灭,屠戮苍生……」

      子痕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吴海贝那冰冷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吴海贝凭空出现在子痕面前,一拳击在子痕身上,将子痕打出老远,站在半空,长髮飞扬,狂笑道:「若然你真的未死,那幺请你出来与我一战……」

      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在无边的大漠上响起一波波的回音。

      子痕退出老远,勉强站立,周身神力运转,歎道:「果然变态,这一拳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一般的,刚治好就又补上一下,太恐怖了。」

      王文心知这是不能在看下去了,连忙飞身而起,挡在子痕面前,笑呵呵的说道:「海贝兄弟,咱怎幺说我们也是一个桌子上喝过酒的,你看看,今天着事情,我们还能商量一下不?如何呀?」

      吴海贝充耳不闻,又是一拳当空轰道,却被一道红光半路拦截下来,正是雷天罡手持长刀,为众人挡开了吴海贝着一拳。

      「好,好,好……」吴海贝看着雷天罡,连说了三个好字,轻声道:「自白云战死,陨神一战,天下寂寞,以神修仙,你当是开天闢地以来第一人,果然是英杰辈出。」吴海贝说着浑身上下战意飞扬,死死的盯着雷天罡。

       

  • 名称:dildil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28: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