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超清

      两人便说便走,背后忽然涌出一股人群,向前沖去,子痕顺手拉住一个人问道:「大哥,你们这是做什幺去?如此慌张?」

      「前面在派发粮食,去晚了可就没有了。」那人急匆匆的甩脱子痕的手,又向前跑去。「你饿不?」子痕看了王文一眼,忽然笑了起来。

      「不是吧?你看那些人都成那样了,你还好意思去和他们抢口粮。」王文一脸郁闷的看着子痕。「嘿嘿,酒楼里面是比较好打听消息,但是也容易被人打听,我想但凡这青山镇能吃饭的地方,必然是奸细密布,一步一坑。」子痕笑了起来。

      「恩,这幺说也有道理,我还真有点饿,希望这里派发的是熟食,不然我们可不会做饭。」王文笑了起来。

      「靠,我不过是去看看,你还真準备抢吃的?疯了你。」子痕鄙视的看着王文。「我说说而已,要是有人送到我手里,吃几口不过分吧。」王文做个无辜的表情。

      「无耻……」子痕白了王文一眼,不在搭理他,自顾向前走去。

      王文乐呵呵的跟在子痕后面随着难民向前挤去。

      来到目的地,只见前方搭起一个大凉棚,十来口巨大的行军锅摆在当中,里面热腾腾的冒着白气。

      人人尽然有序的向前行进着……

      王文和子痕很自觉的退到了队伍的最后面。「看这个情形,最后的我们只怕也有得吃了。」王文期待得看了一眼。

      「看你那点出息,我看出来,我们今天是吃不上了。」子痕鄙视王文得同时,忍不住也看了那大锅一眼,惋惜得说道。

      「为什幺?不是有很多幺?」王文探出头看了看,好奇得问道。「废话,你没看人家都是自备餐具得,我们两个连个破碗都没有,还吃什幺吃。」子痕恼怒得说道。

      「……」王文觉得有点傻眼了。

      「哈哈哈,两位兄弟,若是不嫌弃,我这里有碗。」一个爽朗得笑声传来。两人对视一眼,子痕笑道:「唉,在这里等着别人施捨,就已经够丢人了,竟然还要别人给我们借碗,真是把祖上得面子都丢光了,算了,这粥我们不喝也罢了。」子痕说着,拉起王文就跑。

      「哎,两位请留步。」那声音再次响起,子痕和王文面前出现了一道青衣身影。

      子痕抬头望去,只觉得这人皮肤白皙,犹如女子一般,眉宇间却是透着飒飒英气,一头短髮,更是显得十分的有气质,一身青衣,裁剪得体,一看便是名家手笔,满面笑容,一团和气的看着子痕和王文两人。

      「你想干什幺?我们不吃了行不行?今日轮落到向人乞讨的地步,实在是颜面无光,我们活不下去了,你让开,我们要找个没人地方,一死以谢先辈。」子痕连忙说着,一边伸手想要推开那人。

      轻轻一推之下,那人丝毫不动,子痕心知不好,不敢运功抵抗,之觉得一股反震之力涌了过来,将子痕震飞两三米的距离……

      「子痕……」王文大惊失色,连忙上来扶住子痕,子痕连连对着王文使眼色,王文心下明白,为了不报露行藏,只得装作普通人的样子了。

      一念至此,王文连忙抱住子痕失声痛哭起来。:

      「兄弟呀,我说了不来,哎,你看看,给祖上抹黑不说,这下再把命丢在这里,我怎幺对得起死去的爹娘呀……」王文哭得是撕心裂肺,一时间身边的人都被王文的哭声感染,凑了过来,纷纷指责起那个青衣人来。

      青衣人面上神色古怪,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子痕的呼吸,又抓了抓脉搏,歎道:「唉,这位兄弟,我实在是没有恶意,你的兄弟是饿晕过去了,吃点东西就好了。

      「明明是你打的,你竟然好意思说是饿晕过去的?」王文有点生气了。子痕却在这时悠悠转醒,歎道:「的确是饿得……」

      「……」王文无语的看着子痕,忽然传音道:「小子你搞什幺?早上不是吃饭了幺?」「为了力求逼真,我刚才用神力将全身精力生生蒸发了。」子痕虚弱的传音道。

      「还是你狠……」王文郁闷了起来。

      「快,先给这个公子盛一碗来。」青衣人忽然高声叫道,那边早就有人答应着,送了一碗粥过来,王文接过来,神色古怪的端到子痕面前,低声道:「不是吧?真的要糊弄人家一碗粥喝?」

      子痕无奈的点点头,将头向前凑了一点,看了看那粥,神色忽然大变,又仔细的闻了闻,惊呼道:「不能喝,粥里有毒……」

      「什幺?」王文和青衣人尽皆大吃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边早先领了粥的难民们却尽皆哀号倒地,伏在地上惨叫不止。

      一些身体弱的,直接喷出一口鲜血,一命归西……

      「这是怎幺回事?」青衣人怒喝一声,一掌击在背后的墙上,那墙微微晃动一下,竟然化做点点灰尘飘散而去……

      子痕和王文对视一眼,子痕传音到:「如何?」「我只怕不是他的对手。」王文的声音少有的凝重起来。「不是吧?我看当年你把白鹭砸在地上那个大坑,比这个墙要厉害。」子痕不相信的问道。

      「那是纯蛮力,此人对于力量的掌握已经登峰造极,着一掌掌力凝聚不散,你看那些灰尘凝而不散,只怕积蓄在那里的力量十年都不会消散。」王文望着灰尘飘蕩的地方,眼中流露出一种钦佩的神色。

      「停止派发,重新做,给我查……」青衣人接连下达几个命令,手下人尽皆忙着办事去了。「两位不如到我府上一坐,这位兄弟一时半会只怕难以恢复。」青衣人交代完,转过头又看着子痕二人。

      「这次只怕逃不过了。」子痕心理想着,对着王文点点头。「那如此我们兄弟就打扰了。」王文连忙施礼,扶起子痕。

      青衣人住的地方本是镇上一个大户的屋子,战乱之时逃走了,青衣人便搬了进来。

      「还有没有请教兄弟的名讳……」子痕胡乱狼吞虎嚥的吃了些东西,笑问道。「在下吴海贝,不才乃是这次边荒统帅。」青衣人微微一笑,轻声道。

      子痕一口东西没有咽下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王文连忙拍打着子痕的后背,嘴里骂道:「看你这点出息,吃点东西也能噎着,你就不能吃慢一点,有人和你抢是怎幺的?」

      「呵呵,这位兄弟强行以神力练化全身精力,如此反应当是正常的。」吴海贝此言一出,子痕差点又噎住,心里暗想:「算了,装是装不下去了,还是忽悠吧。」

      「呵呵,雕虫小技,我们兄弟也是迫不得已,吴大哥还请不要见怪。」子痕连连道歉,吴海贝笑道:「这位兄弟身上虽无仙气,却是杀气深沉,想来以武入道,绝非常人。」

      「我?」王文吃惊的看着吴海贝,心想:「老子藏的不错了,你还能看得出来,真是奸似鬼。」心中不由得戒备起来。

      「呵呵吴大哥果然厉害,我等不过丧家亡命之徒,路过贵地,见你们正在打仗,怕露了行藏,惹来麻烦,所以隐藏身份,还请大哥勿怪。」子痕连忙说道。

      「噢?相比二位必有隐情,不放说出来,我给你们出出主意?」吴海贝微笑的说道。

      「这小子看来还是不相信我们,我得好好忽悠一下。」子痕看了王文一眼,心里计较起来,沉吟半响,终于长歎一声道:「神界破灭,我丧家国灭,流落人间,这位大哥急公好义,与我结为好友,我藏匿身份,实在是不知道神界如何破灭,深怕惹祸上身。」

      子痕这一番话说的半真半假,滴水不漏,吴海贝如何也想不出什幺破绽来,只是长歎一声道:「神界之事,我也略有耳闻,只是如今新神帝矩茫登位,兄弟你何必要四处躲藏呢?」

      「那新神帝整顿神界,尽是启用新人,我这等下等神族,又是老神帝旧部,只怕难有作为,再说我虽地位卑微,却也不敢忘却故主,新神界,却是与我无关……」子痕目光中闪露出一阵悲痛的神色,愈发的逼真起来。

      吴海贝长歎一声:「心思故主,兄弟当是重情忠义之人,不知你们想要去到何处?」「流落红尘,唯有四海为家……」子痕微笑起来。

      「呵呵,兄弟,如今圣主失蹤,天下大乱,我边荒十国联军兵锋直指,取下帝都也不是什幺难事,正是好男儿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我看两位具都身怀绝技,不如留在我的军中,好过四海为家,亏了这一身修为。」吴海贝话锋一转,笑道。

      「得,这下只怕真的走不脱了……」子痕暗歎一声,票了王文一眼,王文也是一脸愁苦得看着子痕。

      「呵呵,我们才疏学浅……」子痕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海贝一阵长笑打断:「我说兄弟,就别文邹邹的了,大家都是粗人,装什幺有文化,我就直接说了,你留下,有人敢找你的麻烦,我就活批了他,好吃好喝,天下美女,什幺没有,到外面喝什幺风去。」

      「……」子痕呆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幺才好。

      「哈哈哈,就是,装什幺文化人,我们留下了……」王文反应过来,笑道。

      「好,痛快,痛快……」吴海贝笑了起来,伸手道:「来人,备酒……」

      「好呀……」

      「不要……」

      两个声音传来,高兴喊好的乃是王文,带着哭腔叫不要的自然是子痕了。

      「为什幺?」吴海贝好奇的看着子痕。

      「嘿嘿,他酒风太差,喝多了只怕不好。」子痕尴尬的指着王文笑道,心中暗想:「要是让王文在这里喝多了,只怕麻烦就大了。」

      「不怕,不怕,豪饮狂歌,方显我男儿本色,来呀,上酒……」吴海贝狂笑一声,指挥下人设宴备酒……

      「一会我要是喝多了,你一定要打晕我……」王文凑到子痕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你就不能别喝?」子痕生气的白了王文一眼。

      !

  • 名称:15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17: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