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麻将少女超清

      秋清水似乎颇为焦急,喊了几句,意识道子痕听不见自己说话,不得不伸出手指了指子痕的背后,子痕疑惑的转过头,和一对足有一只牛那幺大的眼睛对视在一起,吓得惨叫一声,那眼睛下面的大嘴也张开惨叫了一声。

      子痕跳起来拉着秋清水向后跑了几步,转过头仔细看去,一颗巨大的龙头正兇残的看着自己,子痕抹了抹头上的汗,轻声道:「我以为是什幺呢,吓死我了,寒龙老兄呀。」

      「你是什幺人?别再这里套近乎。」寒龙发出低沉的声音,震得子痕有点站不稳。「我说你能不能说话声音稍微小一些?我的耳朵实在受不了。」子痕有点郁闷的说道。

      「你有什幺事?」寒龙降低了声音,问道。

      「我说,你那雪莲我能不能借来用用??恩……只怕是要吃了,那你说说你那雪莲卖不卖?」子痕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来意。

      「喉……」寒龙怒吼一声,巨大的尾巴忽然抽了过来,子痕说什幺也想不到寒龙会突然出手,不及躲避只好硬生生的抱住秋清水,希望能保护清水不要受伤。

      寒龙那巨大的龙尾却没有向着子痕身上抽来,而是向着子痕身边的大地上重重的一击,子痕只觉得整个身体一阵摇晃。

      「这是什幺地方?」秋清水迷迷糊糊的说道。「不知道,但是看上去应该是某个人的领域,但绝对不是那个破龙的。」子痕轻声说道。

      「啊……」

      「啪……」

      随着一声惊叫,一声脆响,子痕捂着半边红肿的脸,做到一边低声说道:「搞什幺,你在打我我可不客气了。」

      「你……你……」秋清水指着子痕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怎幺了?我救你我还有错了。子痕郁闷的摸着自己的脸,气哼哼的看着秋清水。「我怎幺在你怀里?」秋清水怒道。

      「大姐,我给你治伤,你被寒龙震晕了。」子痕摊开双手,无辜的说道。「我是说,我怎幺在你怀里……」秋清水看着子痕,不理会子痕的解释。

      「美女,你应该搞清楚状况,刚才是你使劲抱着我的。」子痕一本正经的说道。

      秋清水不再说话,只是失神的坐在地上。

      「美女,成天宇是我的情敌吧?」子痕见秋清水不说话,靠近了清水,笑嘻嘻的说道。「你怎幺知道天宇哥?」秋清水抬起头,惊惶失措的看着子痕。

      「呦,天宇哥,叫得那是相当的亲热。」子痕笑了起来。「我还是觉得你那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好看一些,现在这样子,就像一只……恩,一只受伤的野兔,当然了,那兔子比喻你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从小就不喜欢兔子。」子痕笑嘻嘻的说道。

      「你……」秋清水抬起头,深深的眸子让子痕觉得有点窒息,几乎喘不过气来,子痕摸摸心口笑道:「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果然都是过来人。」

      秋清水笑了起来,子痕忽然问道:「你饿不?」「有一点……」秋清水说着,抬首四望,失望道:「着封闭的空间之中,那来的食物呀。」

      「嘿嘿,所以说老龙人品不错,哦,应该说是龙品……」子痕笑了笑,从身后拉出几只奇怪的鸟来。

      「这是那里来的?」秋清水好奇的问道,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在这强者的领域中,会养几只鸟来玩。「老龙那一尾巴抽的太狠,这些鸟刚好从天上路过……」子痕做个从天空落下来的姿势,笑嘻嘻的看着清水。

      「……」清水有点郁闷的看着子痕。

      「哈哈,不光如此,还连带抽进来几颗老树,省得我用神力来考鸟了。」子痕说着,拿起一截树枝,口中默念道:「太阳之芒,普照世间,神火只力,焚烧万物。」

      说着,只见子痕的手指处亮起一团细小的火苗,子痕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便迅速的熄灭了。「什幺意思?」子痕挠挠头,继续念起了法决。

      可惜无论子痕怎幺努力,都无法让火苗再次燃烧起来,子痕颓然的坐在地上道:「这地方有点古怪呀,我竟然借不到火神之力」

      「啪……」一声轻响,子痕只觉得眼前突然多了一点光明,,秋清水手中拿了一只火种,面带微笑的伸了过来。「早说你有火种,害我白在那里废了白天的力气。」子痕喃喃着,接过火种,小心的将树枝点燃。

      不一会,两人努力升起了一团篝火。

      子痕变戏法一样的从怀里掏出一堆瓶瓶罐罐的,摆了一地,将那鸟小心翼翼的收拾乾净了,穿在浮云上,又往上撒了些调料。

      秋清水好奇的看着子痕做完这一切,终于开口问道:「你出门怎幺还带着这些东西?」「嘿嘿,这就说来话长了,美女你有兴趣知道?」

      清水点点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子痕。

      「不瞒你说,当年我还不能修行的时候吧,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着以后我应该做些什幺呢?恩,后来我就想,既然不能修行,做不了天下最厉害的人,我就做个……」子痕说着,突然被清水打断道:「做个天下第一厨师??」

      「不,做个天下第一有钱人……」子痕笑了笑,接着说道:「那我想天下这幺多人,就算是神仙魔妖之类的,也许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可以不用吃喝,只享受天地精华,日月光辉,但是口腹之欲,哪能是靠那什幺破日月天地就能补给的?于是我想,我就开着三界最大的酒楼,于是我就自己先练练手艺了。」

      「哈哈哈……」秋清水终于在顾不得淑女形象,大笑了起来。

      「有这幺好笑幺?」子痕翻动着火上的鸟,白了秋清水一眼。「其实,我也和你差不多的。」秋清水神色一暗,轻声说道。

      「你和我?差远拉,我当年可是号称废物中的废物,天生就是二世祖的命。」子痕自嘲的笑了笑。「你可知道,当初那道士为什幺和我爹说,九代恩仇,一朝完结?」秋清水盯着子痕手里的烤鸟,轻声说道。

      「为什幺?」子痕好奇的问道,因为我秋家血脉,唯有男子才拉的动着落叶神弓。秋清水说着,拿起身边的落叶神弓,轻轻的抚摸起来。

      子痕听了这话,吓了一跳,连忙坐远了一点,迟疑的问道:「你不会想和我说,你其实是个男的吧??」

      秋清水忽然对着子痕妩媚的一笑,轻声道:「是呀……」子痕差点摔倒过去,忽然自语道:「不对呀,我摸过得……」还没有说完,早被清水一拳敲在身上,子痕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所以,他们以为爹爹膝下无子,着落叶神弓,只要杀了爹爹,我们落叶城便就算是消亡了。」秋清水地下头轻声的说道。

      「那……你为什幺可以使用落叶神弓?」子痕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出生的时候,对全家人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直到我慢慢长大,爹爹又娶了很多娘,可惜,别说弟弟,就连一个妹妹也没能生下。」秋清水皱皱眉头,颇为伤感的说道。

      「…………」子痕知道她触及往事,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秋清水自己慢慢的说下去。

      「我八岁那年……忽然感觉得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召唤我,于是我来到了爹从不让我踏足的宝库,取出了落叶神弓……」清水长舒了一口气,轻声道:「我才发现,原来,我可以拉动落叶神弓……」

      「不错了,八岁时候,就已经改变的自己在家里废物的称号,我可是一只到现在都背着呢。」子痕笑了笑,从浮云上小心翼翼的撕下一只鸟腿,递给秋清水。

      「真香……」清水咬了一口,只觉得滑而不腻,口感甚好,伸手从子痕手里躲过整只鸟来,狂吞大嚼了起来。

      子痕摇摇头,又取了一只鸟,放在浮云上,轻声道:「好歹你还有个天宇哥罩着你不是?秋清水听到这里,经不住脸红了起来,笑道:「是呀,天宇哥,天宇哥是个好人。」

      「好人还不来比武招亲?」子痕笑了起来。「他一定会来的,要不是你……」秋清水说着,突然住口不再说话了。

      「要不是我怎幺了?我可是一直站到最后一秒钟,也没有见到你的天宇哥出现砍掉我一根毛。」子痕话一出口,便觉得后悔,于是安慰清水道:「哎呀,也许他有什幺事情耽搁了呢?你不要难过拉……」

      秋清水看着子痕,轻声道:「我为什幺要难过呢?我爱天宇哥,自然就要相信他,我相信天宇哥没能来,一定有他的原因,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幺,但是我想,他有他的难处,我不应该那幺自私的,自己的问题应该自己解决。」「秋清水说得铿锵有力,子痕听得是差点就泪流满面了。

      「唉,美女你果然是深明大义,果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想想我家自语,唉,看到缚神不再我身上了,都差点弄掉我身上一层皮。「子痕摇头歎息了起来。

      「呵呵,久闻夏子语是天下第一美女,不知道我比她,谁更美一些?」秋清水忽然笑了起来。「谁是夏子语?不认识。」子痕摇摇头,装作无辜的说道。

      「呵呵,你刚才不是还在说得幺?」秋清水不再是那样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笑嘻嘻的看着子痕。「为啥女人叫子语就一定要姓夏呢?张子语,李子语,什幺的就不可以幺?」子痕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打死不认。

      「那幺是不是叫子痕的就一定不能是洛子痕,要是张子痕,李子痕,叫淩风的……」秋清水滔滔不绝的说道。

      「打住……得……得……」子痕摆摆手笑道:「我算是服了你啦,呵呵。」

      「那你告诉我,夏子语和我比起来,谁漂亮?」秋清水旧话重提,一副不死不休得样子。「我说你们这些女人不是一般得无聊,不能聊点别的话题幺?比如说……恩,你那里似乎小了点?」子痕得目光瞄象秋清水得胸部,坏笑道。

      「我和夏子语,谁更漂亮?」秋清水更本不为所动,只是重複着一句话。

      「你不说,那就是我比夏子语漂亮,哈哈……」秋清水得意的说了起来。「胡说,明明子语漂亮。」子痕脱口而出,连忙捂住嘴巴,惊恐得看了秋清水一眼。

      「唉,看来我还是不够魅力呀……」清水摇摇头,坐在地上抓起鸟吃了起来。

      「这……形象太差了吧?」子痕郁闷得说道。「唉,我都不能勾引到你,还要上形象做什幺?」秋清水笑道。

      「你勾引了我,最多我娶两个天下第一美女,你那天宇哥可怎幺办?」子痕笑了起来。「呵呵,要是没有天宇哥,你说我会不会爱上你?」秋清水笑问道。

      「不会的。」子痕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为什幺?」清水问道。「因为我只会爱子语……」子痕点点头,笑道:「就如你只会爱天宇哥一样的。」

      秋清水笑了笑,眼神中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子痕看到清水如此模样,不由得歎道,果然是海底针,女人心呀,这世界的女人怎幺都是如此的奇怪呢?

      !

  • 名称:天才麻将少女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4: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