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初恋超清

      风……

      轻轻的抚过山顶……

      楚淩风从怀里掏出一个苹果来吃的时候,玄武在笑,那是一种得意的笑,一种猎手面对猎物的笑。

      淩风扔掉手里果核的时候,玄武的心情却不是那幺好解释的了。

      玄武现在只觉得欲哭无泪……

      这个小子,竟然是打不死的幺?

      玄武发现自己可以击碎山峰的拳,基本无法打在子痕身上,子痕就犹如一阵风,不可捉摸的飞来飞去。

      自己每一拳挥处,子痕那飘忽不定的身形总是能在千钧一髮的时刻,闪到一边,楚淩风那刺耳的嘲笑总是如影随形。

      「哼,不知死活。」玄武终于发怒了,伸手在顶门一拍,头顶显出本相元神,一只黑色的手掌大小的乌龟,伸出脖子,四下摆动,背上的龟壳之上,刻着密密麻麻不知道是些什幺奇怪的文字。

      子痕心知必然不可轻视,沉下心来,死死的盯住玄武,生怕玄武暴起伤人。

      玄武头顶的黑色小龟一仰脖子,竟然将玄武整个肉身吞了下去,看的子痕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的看着楚淩风。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这是啥意思。」楚淩风连忙后退几步,躲的远远的。

      「喉……」小龟怒吼一声,整个身体不停的发出格格的声响,瞬间暴涨到不知几百里大小,一对巨大的如一座小屋子一般的眼睛愤怒的看着子痕这里。

      子痕笑道:「嘿嘿,别说你变这幺大,就算在大一点,乌龟不过还是一只乌龟罢了,大就了不起???」

      玄武并不说话,扬起头,对着子痕沖来。

      子痕展开身法,想要逃走,才发现事情并不向自己所想像的那般简单,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的玄武太大了。

      子痕根本来不及逃出玄武所覆盖的範围。

      如山一样的黑影押了上来,整个小山峰承受不住玄武巨大的压力,轰然倒坍,却没有掀起一丝的尘土。

      楚淩风本身躲的就远,玄武来时转身就跑,听到响声回头之时却没有想到会是如此一番景象,整座小山已经消失不见,玄武巨大的身体趴在一个深谷之中,楚淩风知道,这里原来哪有什幺深谷,这个深谷,就是原来的那座山峰。

      「子痕……」楚淩风大吼一声,飞身而回,手里灵魂紫焰不停的仍向玄武,玄武浑然不惧,只是对着楚淩风目露凶光。

      「你个大乌龟,我靠,你看老子干不死你,我不行,我兄弟多的是,老子一辈子跟着你,找兄弟弄死你。」楚淩风口中胡言乱语,掌掌劈向玄武,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玄武微微眯着眼睛,丝毫不将楚淩风的攻击放在眼里,忽然玄武巨大的头向后转去,目光中尽是惊疑不定的神情。

      楚淩风察觉有变,也不再攻击,只是顺着玄武的目光看去。

      玄武背后的龟甲忽然裂开了一丝细小的缝隙,当然,对于玄武巨大的身躯来说,那叫做小,对于楚淩风来说,那里可就是一个很大的沟壑了。

      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紧接着,子痕那得意的笑脸出现在了楚淩风和玄武的面前。

      两人尽皆惊呼一声。

      楚淩风自然是惊异子痕没事,高兴万分,玄武可就不同了,心中百般滋味,一时间错愕不已。

      玄武自混沌而生,追随圣主不知多少时光,纵横亿万里,杀敌无数,身上这件龟壳从无伤痕,更不要说破裂这等事情。

      着龟壳乃是玄武出生之时本名法宝,数万年的祭练,岂是寻常可比,如今却被子痕笑嘻嘻的斩出这样的一条裂缝,让玄武如何能不惊慌。

      要说伤到自己的玄武甲,只怕只有一个人和一把剑可以做到,想到这里,玄武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阵奇怪的表情,转头去看着子痕,呼呼的喘着粗气。

      子痕跃出裂缝,呵呵笑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压我??」

      玄武巨大的脸上表情狰狞,显得十分可怕。

      「怎幺了??怕了?」楚淩风见了子痕没事,大为高兴,对着玄武笑嘻嘻的调笑起来。

      玄武身上黑气四射,又幻化为人形,伸手自虚空之中取出一件兵器,如锄头一般,身上气如山岳,缓缓的举起锄头。

      「俺家不缺耕田的……」子痕笑了起来,楚淩风也跟在一边狂笑起来

      「浮云剑……你手里是浮云剑。」玄武一字一句的重重的说着。

      「不是……」子痕脸一横,摇头说道。

      「哼,你可以隐藏他的一切,却无法隐藏一个事实,那就是天下唯有浮云能砍裂我的龟壳。」玄武冷笑一声,脸上再也没有了那种戏虐对手的表情,整个人变得严肃了起来。

      「那是你自己坐井观天,不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子痕心想无论如何也要将玄武就地格杀,否则浮云的事情传了出去,只怕对自己很不利。

      子痕心中虽然如此想着,心中也明白,想要将玄武格杀,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无异于癡人说梦,玄武比起自己,只怕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幸好爹传下的功法十分有用,无论受了多大的伤害,只要神识不灭,我的神力都能为我重聚肉身,简直就是不死了。」子痕想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当下手中长剑一振,向着玄武杀去。

      子痕的身体化做一道白光,玄武化做一道黑光,两道光芒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上天入地,激烈的碰撞之声响彻天地。

      两道光芒相互交汇,又迅速的分开。

      子痕显出身形,身上衣衫破破烂烂,有些地上受了伤,流淌出泊泊的淡金色的血液,子痕面色微变,凝神收敛神力,治疗自己的伤势。

      玄武站在一边,面色说不出的难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子痕……」楚淩风关切的追上来查看子痕的伤势,子痕推开淩风,轻声道:「好家伙,不愧为上古十三天神,竟然看透了我的功法,引神力强行将我的神力封住,让我的肉身不能复原。」

      「哼……」玄武依旧不说话,面无表情,天地间忽然静寂起来,。

      「喀喇……」一声轻微的脆响自玄武的背上传来,细小的声音在这静寂的时刻却显得那样的刺耳。

      玄武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身上的玄武甲慢慢的显出一道道的裂缝,继而裂缝越来越大,整个玄武甲竟然化做点点星辰一般的,围绕在玄武四周。

      「哼,你虽有神器在手,可惜道行太差,我着玄武甲虽被你斩灭形体,但是神魂不灭,我自能将之复原,可惜我已经看透你的功法,只需封住你的神力,我看你如何重聚肉身。」玄武似乎已经极为愤怒,怒气冲冲的吼道。

      「那又如何?前提条件是你能追上我,不好意思,问你个问题,你是否追得上我?」子痕得意的一笑,身上流淌出金色血液的地方渐渐转为正常的红色,缓缓的伤口渐渐癒合,仿佛没有受过伤一般。

      玄武冷笑一声,伸手一挥,子痕和楚淩风只觉得整个空间扭曲了起来,子痕惊呼不好,拉起楚淩风就像逃走,却晚了一步,被一片巨大的黑暗吞噬了进去。

      「亏你还是神……神之领域。」玄武颇为自傲的看了子痕一眼,介面道:「终究还是下位神,如何能够拥有属于主神之上的领域。」

      「惨了……」子痕心中暗歎一声,却也没有什幺更好的办法,唯有硬拼了。

      想到这里,子痕不由得向四周看去,不由得惊歎一声,这一方小世界黑漆漆的不见边际,唯有中央之处有一座不知方圆几百里的土山,土山之上有无数的木桩,木桩之上都钉着一具尸体。

      「老变态没,你弄这些尸体想要吓唬谁?小爷我自小就是鬼堆里长大的,还会怕这些死物。」楚淩风不屑的骂道。

      「他们成不得鬼……却也活不得。」玄武立在山峰之上,伸手抚摸着一截木桩,傲然说道。

      「……疯子。」子痕心中似乎明白了什幺,不由得厌恶起来。

      「这些人,都是我这数万年来所杀的强者,你们有幸能被埋葬在这里,对于你这个下等神和卑贱的鬼族来说,应该是一种荣耀了。」玄武舔舔嘴唇,似乎颇为得意的笑道:「他们有些人,剩下一缕残魂,神识不灭,正日在这里哀嚎,晚上不听,我都有点睡不着,刚好加上你们两个,让我睡得更香一些。」

      随着玄武的话音,漫山遍野的响起一阵哀嚎,阴风阵阵,煞是凄凉。

      「你强拘魂魄,有违天道,必受天遣。」子痕踏前一步愤怒的叫道。

      「他们反抗圣主,如此已经是便宜他们了。」玄武狂笑一声,指着子痕身前的一句骷髅笑道:「那便是天空神王,你可看到自己的下场?不过你如此可恶,我定然留你一缕残魂,让你日日受那劫火炙烤,永不超生。」

      随着玄武一声大喝,整个山峰震动了起来。

      子痕闻言,向着身前看去,那具骷髅似是感受到子痕的目光,竟然微微晃动,嘴巴张开似乎在说着什幺。

      「子痕,走……」那苍老而无力的声音犹如一道重锤砸在子痕心头。

      骷髅全身忽然爆发处一阵神光,竟然挣脱了木桩的束缚,化做一道光芒,向着玄武射去,玄武一挥手,将那光芒抵在掌心,暴喝一声,将那光芒生生震碎。

      白骨散落一地,犹如无数把利刃刺在子痕的心头。

      「天空之怒?哈哈哈……」玄武嘲笑的声音响彻四周,子痕暴怒而起,手中的浮云剑化做点点星光,杀向玄武。

      玄武狂笑出手,手里的锄头应向浮云,两人斗在一起。

      直打的天昏地暗。

      子痕一个躲闪不及,被玄武一掌扇在脸上,头晕眼花,还没有爬起,又被玄武追上来一脚踢飞,如此反复,玄武停下手来的时候,子痕已经躺在地上喘不出气来了。

      「嘿嘿,小子,我的领域之内,我看你怎幺逃?封了你的神力,我看你怎幺复原。」玄武一只脚踩在子痕身上,狂笑起来。

      楚淩风见了子痕受伤,心下大为着急,也顾不得许多,追上来一拳轰在玄武背上,玄武转过头笑道:「小子,你这两下子,只怕给我挠痒痒都有些轻。」

      说着一挥手,将楚淩风震出老远,楚淩风被震飞,一路上不知撞断了多少木桩,终于停在了一块奇怪的石头上。

      楚淩风抬头看去,石头上大大的写着一个魔字,字迹苍劲有力,只是看上去似乎时光久远。楚淩风心系子痕,也没有仔细去看,只是回身又向着玄武杀去。

      玄武抓起子痕,向着楚淩风的方向扔来,两个人抱做一团,又重重的撞在那块石头之上。

      两人站了起来,忿怒地看着玄武。

      玄武依旧狂笑。

      三个人谁也没有注意道,子痕身上的血,缓缓的流到石头之上,一点血迹,竟然扩大起来,又化做一道极细的血线,向着那个魔字涌去。

      「今天和这个老变态拼了。」子痕和楚淩风对视一眼,起身又向着玄武扑了过去。

      背后忽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两人赫然回头,那个本来已经被岁月洗去光彩的石头上的那个魔字,竟然发出一种妖异的红光,整个字,犹如快要滴出鲜血来一般的红。

      「你……你身体里流的不是神族血液??」玄武似乎极为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子痕。

      「嘿嘿,都说混血儿最聪明,老子是神魔人混合体。」子痕狂笑起来。「你身体里竟然是魔族血液??魔族血液……」玄武双眼露出一阵恐惧的神色,死死的盯着子痕的背后那块越来越鲜红的魔字。

  • 名称:世界第一初恋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0: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