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戟之灵超清

      「兄弟,别郁闷了。」楚淩风跟上子痕,在他的背上拍了一把,笑道。「能不郁闷幺?」子痕白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来,来一根。」楚淩风神秘兮兮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东西递给子痕,笑道。「什幺东西?」子痕顺手接过来,放在眼前看看,却是一层薄纸里面卷了些乾草一样的东西,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嘿嘿,我老爹的藏私货,偷鬼火时候顺手顺出来了,恩,他们管着叫做香烟。」楚淩风说着,随手给自己点上一根,坐在地上吞云吐雾起来。

      子痕见了楚淩风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经不住心痒难耐,也学着楚淩风的样子点上一根,只觉得一阵眩晕,似乎要飘起来一般。

      「好东西,早不拿出来。」子痕笑了笑,转头看了看望不见尽头的沙漠,又发愁起来。

      「怎幺突然冷了?」子痕转过头看着三人,纳闷的问道。

      天际那昏沉沉的日光彷佛突然被什幺遮住了光彩,整个沙漠变得昏暗了起来,芳香烃下意识的向着楚淩风靠近一些,说道:「我怎幺觉得怪怪的,那里不对劲。」

      楚淩风还没有说话,忽然耳边呼呼的响起一阵奇异的风声,楚淩风转过头刚想和子痕说话,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七窍流血,双目中散发出一阵绿幽幽的光芒。

      「鬼呀……」楚淩风惨叫一声,起身就跑。

      子痕和芳香烃也是吓得不轻,跟在楚淩风后面使出吃奶的劲向远处一溜烟的跑去。

      三人跑了一大段的路,终于停下来不停的喘息着。

      「我们为什幺跑??」子痕坐在地上不住的喘气,忽然问道。「有鬼呀,好恐怖。」芳香烃面色惨白,拍着胸口惊魂未定的说道。

      「我怕鬼做什幺?」楚淩风忽然站立起纳闷的抠着自己的头。

      「…………」子痕一脸鄙视的看着楚淩风,却不说话。「唉,我就说,和你在一起,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人了。」楚淩风尴尬的笑了起来。

      「清水呢?」芳香烃忽然看看四周,惊慌起来。

      「好像没有跟来。」楚淩风惊慌的说道。「那还等什幺,赶快回去找。」子痕说着连忙飞身而起,沿着原路跑了回去。

      「完了,美女要是有个什幺三长两短,我可怎幺交待呀。」楚淩风仰天长歎一声,跟着子痕飞快的向回沖去。

      子痕一马当先却愣在离来处不远的地方,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楚淩风从后赶上,顺着子痕的目光看去,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远处清水白衣飘飘,立在高处,周身上下白光闪绕,面前无数鬼族争相跪拜,不停的磕头作揖。

      「……恩,无愧天下第一美女。」楚淩风吞了口口水,嘿嘿的说道。子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清水的方向,轻轻的歎息道:「唉,多好的姑娘,可惜,那个成天宇真是混蛋,下回老子一定剥了他的皮。」

      两人正感慨不已,忽然听得耳边传来一阵巨响。

      清水面前的那无数鬼族忽然骚动起来,天际处忽然乌云密布,隐隐传来风雷之声,楚淩风纳闷道:「什幺东西?」

      子痕也正在奇怪,呼看的远处一股黑色巨浪铺天盖地的涌来,瞬间便道眼前,心中暗叫不好,飞身向前想要拉起秋清水。

      秋清水眼前巨变突生,一时间也有些慌神,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子痕刚刚拉住清水的手忽然看到巨浪已经扑到面前,不及躲闪,两人尽皆被一个浪头捲入水中。

      楚淩风傻傻的站在一边,反应过来之时,眼前已经变成一片汪洋,那里还有子痕的身影,不由得魂飞天外,高声叫道:「子痕,子痕……」

      拉起芳香烃在天空之中盘旋了几圈,颓然的坐回到岸边,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湖,发起呆来。「淩风,子痕会不会??」芳香烃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会的……」楚淩风怒吼一声,吓得芳香烃再也不敢多说,只是坐在楚淩风的身边。

      楚淩风看着刚才还惊天动地,波涛汹涌的大湖,现在波澜不兴,心头郁闷,只是不住在心头念叨:「子痕,你可千万别有什幺以外那。」

      忽然听得耳边琴声阵阵传来,那琴声初时缥缈飞扬,转而杀气沖天,铿锵有力,隐隐金戈铁马,似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楚淩风侧耳倾听,眼中瞬间闪过激动的神情,一跃而起,四处寻找着,芳香烃看的好奇,问道:「你找什幺?」

      「找人……弹琴的人。」楚淩风急忙的回答道。

      「有人弹琴幺?我怎幺听不到?」芳香烃摇摇头,仔细的听了一会,失望的摇摇头。「那丫头鬼着呢,她不想你听到,你绝对听不到。」楚淩风似乎颇为兴奋,举目四盼,见寻不到人影,乾脆越身而起,在半空发出一阵尖锐的啸声……

      芳香烃向着远处看去,只见半空之中两天黑色的从未见过的怪物拉着一辆金壁辉煌的马车摇摇的向着这边飞来。

      「什幺人呀?」芳香烃见了如此气派,不由得问道。

      「嘿嘿,当然是小灵儿那个家伙了……」楚淩风嘿嘿的笑道。

      芳香烃还没来得及细问,那马车已经来到近前,珠帘轻启,首先一只白晃晃的赤足映入两人眼帘,接着一个黄衣女子缓缓的自车上走了下来。

      柳叶细眉,皓齿红唇,一头乌黑的长髮拖到腰际,皮肤竟似比清水还要白上一分,不见半点瑕疵,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楚淩风。

      身上也不知道挂了多少饰物,轻轻晃动便叮咚作响,手持一尾古琴,笑嘻嘻的向着二人走来,开口笑道:「楚淩风,我哥哥呢?」

      声音天真可爱,如清泉洗耳,婉婉动人……

      「……你哥哥被我弄丢了……」楚淩风呆了一呆,终于开口说道。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废物搞不了什幺大事。」杨灵白眼一翻,鄙视得看着楚淩风。「我说小灵儿,你哥哥现在生死未知,我们还是不要讨论我们得智商问题了吧。」楚淩风心中担忧子痕,实在提不起心来和杨灵争论。

      「什幺叫生死未知,哥哥没事。」杨灵吐吐舌头,笑了起来,身上得铃裆不住得响了起来。「你怎幺知道?」楚淩风高兴得问道。「废话,我哥哥我能不知道,那个笨哥哥虽然学什幺什幺不会,但是终究还是学了些东西的。比如说血脉相连。」杨灵笑道。

      「那是什幺?我怎幺不知道?」楚淩风坐在地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嘿嘿,因为这个法术没什幺别的用,就是和自己有血亲的人一种心灵感应,小时候哥哥和你偷偷出去玩,就是靠这个我给你们传信让你们早些回家免得挨打。」杨灵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现在能联繫上子痕不?」楚淩风双眼放光的跳了起来,拉住杨灵的手,激动的问道。「联繫不上。」杨灵挣脱楚淩风的手,笑吟吟的说道。

      「那你还说没事。」楚淩风又担忧起来。

      「我感觉不到哥哥的气息,但是血脉相连没有断,说明哥哥最少没有生命危险,至于为什幺我感觉不到,那也许是哥哥被封在那个不知名的空间了吧。「杨灵点点头,四下张望起来。

      「这是你的妞?」杨灵看看躲在楚淩风身后的芳香烃,笑了笑。「什幺妞,和你哥哥一样没有口德,这是我朋友。」楚淩风一本正经的样子,惹得杨灵又是一阵轻笑。

      「姐姐你好,我叫杨灵,他们都叫我小灵儿。」杨灵大方的伸出手去,笑盈盈的看着芳香烃,芳香烃连忙伸出手笑道:「我叫做芳香烃。」

      「芳香烃?我记得那是魔界的一种怨气所生的草药,千年不散清香幽幽,却也是绝对的穿肠毒药,闻上一些,就会被他的味道所吸引,深陷其中不可自拔,越来越需要,不出半年,茶饭不思,全身溃烂而死。」杨灵笑嘻嘻的看着芳香烃笑道。

      「是幺?还有这幺奇怪的草?那我就不知道了,早知道如此,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应该和我父母说说,给我换个名字。」芳香烃也是笑意昂然。

      「你们两个气氛不对呀。」楚淩风笑了起来,心中暗想:「这些女人就是麻烦。」

      「小灵儿,你怎幺会来的?」楚淩风忽然问道。「我在逍遥山遇到你爹,他说你们在这里,我就找来了。」杨灵轻声说道。

      「我爹真找上逍遥山去了?」楚淩风一脸幸灾乐祸的笑道。「那是,姨丈头很疼,因为你爹搬走了姨丈很多东西。」杨灵笑了起来。

      「明年子痕的生日,只怕不会那幺热闹了,哈哈哈。」楚淩风高兴的喊道。

      「恩。」杨灵轻轻答应一声,忽然喝道:「出来……」

      说着衣袖轻挥,一道黄光闪过,衣袖伸展开来,竟然直指数十米外,轻轻一提,收了回来,右手握成拳头,看着楚淩风笑了起来。

      「什幺东西?」楚淩风好奇的伸过头去,杨灵将手掌轻轻摊开,一团幽绿的鬼火自杨灵的手中微微升起,鬼火之中,一个淡淡的人影微微的晃动着。

      「说,这里究竟怎幺了?」杨灵冷声喝道。

      「仙女饶命,仙女饶命……」那人影竟然发出一阵微弱的声音,在杨灵的手中不停的磕头作揖。

      「仙女?嘿嘿,你明明就是魔女。」楚淩风笑了起来,看着杨灵手里的人影,笑道:「别怕,看看我是谁?有事我罩你。」

      那绿影仔细的看了看楚淩风,忽然失声痛哭,不住叩头道:「请少主给我北海鬼族做主那。」杨灵看了看,伸出手,将那绿影轻轻的放在地上,迎风一晃,竟然变得真人大小。

       

       

  • 名称:食戟之灵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0: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