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弹珠超清

   「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不远处,神帝微微皱皱眉头,对着刚回到身边的岚风雨轻声说道。「刚才他们追着我们不让吃早饭的时候你怎幺不觉得他们残忍?」岚风雨笑嘻嘻的说道。

      「恩……有道理。」神帝迎合道,不再言语,只是看着远处的神族大军。

      这边的天兵们早就乱作一团,纷纷寻找退路,才发现自己早就陷入一个封闭的空间之中,那来的退路可言。

      就在众天兵慌做一团的时候,天空中的星辰忽然纷纷拖着长长的光尾坠落而下,漫天银色的光滑,照映了整个黑暗的夜空……

      「这是我神族战士千万年所祭练的星空大阵,今日要你们知道我神族战士的雄风……」神帝看着天空中如瓢泼大雨而下的流星雨,经不住激动起来。

      无数的神兵被坠落的流星砸的晕头转向,落下大海,海中巨兽哪能放过着到口的美餐,纷纷张开大嘴,但凡落下来的天兵,尽皆被巨兽争抢而去,一时间整个海面之上血腥之味愈发的浓重起来。

      大海之上,那无数的金色战船,忽然掉转炮口,不停的向着空中轰击,,天上的天兵神将,一个个的扑通扑通的落入大海之中,又被巨兽真相抢食。

      不过片刻功夫,百万神兵,所剩只怕还不到十分之一,剩下的几万神兵,尽皆是当今神界之中出类拔萃的战士,众人围坐一团,运起全身神力,撑起一座淡蓝色天幕,堪堪阻挡住狂轰滥炸的攻击。

      岚风雨冷笑一声,手里亮出了那把生锈的砍柴刀,缓缓的,一步步的走向那座淡蓝色的天幕,口中叫道:「嘿嘿,就让我这个你们最最看不起的糟老头子,来埋葬你们荣耀的一生吧。」

      「我等生于天界,奉圣主之命入主神界,就算死,灵魂也必将得到圣主的救赎,只不过是回归到原始的混沌罢了,你等违抗圣主,必将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神将之中有人高声叫駡道。

      「等你们再从混沌之中脱身出来,却不知道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老夫的事情,却也不必你们多操心了,再说,等老夫杀了圣主,只怕你们连脱身混沌的希望都没有了。」岚风雨舔舔自己的嘴唇,笑了起来。

      「大胆岚风雨,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得出口,圣主乃是三界共主,天地之父,你口出狂言,莫要等到劫数到来之时灰飞烟灭。」那神将好不畏惧,一脸的义正严词之色。

      岚风雨待要在开口,却听得耳边传来阵阵的琴声。

      琴声初起,委婉清明,如潺潺小溪,缓缓流淌,琴声在变,如江河彙聚,奔流不息,琴声再起,如大海汹汹,波涛不绝……

      众神将仿佛失去了力量和意志一般,纷纷随着琴声起舞……

      众神将尽皆哈哈大笑,跳了片刻……

      有那功力稍低的,抵御不住琴声贯体而过,暴体而亡,剩下的一部分,竟然开始互相攻击,自相残杀起来……

      片刻功夫,百万神兵,只剩下一摊血肉。

      红色的海面上漂浮着无数的残缺不全的尸体,海中巨兽争相撕咬着。

      「唉……」神帝轻歎一声,收起了手中的神帝琴,岚风雨笑道:「装什幺慈悲,杀起人来比我还快……」

      「你的春树秋霜图不是早就给了景家后人幺?」神帝疑惑的看着岚风雨,好奇的问道。「这幺好的宝贝,怎幺能乱给,给他们的那是我自己做的,对付下凡人差不多了,他们又不用像我这样,整天被人追杀。」岚风雨毫不在意的说着。

      「…………」神帝呆了呆,忽然问道:「你给子痕的浮云剑不会也是假的吧??」「那怎幺可能,浮云世上仅此一把,那是能仿造来的,你也太瞧得起我了。」岚风雨笑了起来。

      「不好说,你连给青儿后人的法宝都有假的,给我家小子痕的,那就是相当的难说了。」神帝满脸的不信任,看着岚风雨。

      「你可不能乱说,我在人间那可是威名赫赫的,你这幺一说,我就好像一个四处行骗的老骗子一样的了。」岚风雨郁闷的阻止神帝继续怀疑自己。

      天空中忽然亮起两道光芒,一道黑光,一道白光,向着两人这边追来。

      「这幺快又追上来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岚风雨看着远处追近的神光,轻歎了一声,看着神帝到:「这次是打还是逃?」

      「逃……」神帝毫不犹豫的说道。「为什幺?我觉得他们还不是我一个人的对手。」岚风雨想了想,出口问道。

      「因为不杀他们,引着他们四处跑,就不会有更厉害的杀手追来了,别忘记这次我们可不是主角了,一个不小心,可就提前退出舞台了。」神帝夸张的做个手势对着岚风雨说道。

      「有道理,把那个疯子楼兰引出来,我还真有点对付不了。」岚风雨想想,赞同的点点头。

      「那你还等什幺?」神帝拍拍岚风雨的肩膀笑道。「什幺等什幺?」岚风雨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两道光芒,不知所以的问道。

      「逃命呀……」神帝笑了一声,身体化作一道光芒向着远处飞去,岚风雨骂了一声,也化作一道光芒追着神帝而去……

      黑光和白光追到那座刚刚发生过惨案的山峰处,停了下来,显出身形,却是当日圣主所封的神界四神王之中的玄武和白虎。

      两人俱是身形高大,一个身着白衣,一个身着黑衣,面色凝重的停留在山峰之前。

      白虎抓了一把空气闻了闻,歎道:「我们来晚了……」

      「你是说,那百万天兵……」玄武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虎,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猜测,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一拳挥向虚空,身前高达百丈的山峰轰然倒塌。

      「我们追……」玄武重重的说道。「我只怕我们追上去,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白虎的两道浓眉重重的扭在一起,焦虑的说道。

      「哼,你怕了?我可不怕,我们堂堂十二天神,受封神界四神王,如何会惧怕那区区两只丧家狗。」玄武愤怒的对着白虎吼叫起来。

      「他们不是丧家狗,他们一个统领神界数万年,心机深沉,一个纵横人间,当年多少上古妖神是死在他的手下?你莫要轻敌,我们应该回去和矩茫商量了在做打算。」白虎努力的劝着玄武。

      「胆小鬼,早就知道你难成大事,你如果怕了,就我一个人去追你自己回去报告矩茫吧,我们同为十二天神,虽然矩茫身居神帝,可是我也不需要事事向他彙报。」玄武啐了一口,不在理会白虎,独自向前飞去。

      白虎愣了愣,无奈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玄武满腔怒火,急速的向前飞翔着,恨不得立刻能追上神帝和岚风雨两人,将两人碎尸万断,想着,口中发出一阵呼啸,声震百里。

      「我说,上面那位兄台,你飞就飞,叫那幺大声做什幺?」地上突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玄武循声看去,下面的一座小山之上,一堆杂草之中露出两颗睡眼朦胧的头,傻傻的看着玄武。

      「哼,卑贱的下民……」玄武心中怒火熊熊正无处发洩,一抬手,一道黑气向着下麵两人扑了过去。

      两个少年怪叫一声,连忙从杂草之中翻身而出,慌乱逃跑,背后刚才两人睡觉的地方瞬间变做一个深坑。

      「操,得亏哥们我还练过,不然这一下不就没命了?你下手也忒狠毒了点吧。」少年之一抬起头忿忿的骂道。

      这两人却是出来许久的洛子痕和楚淩风,两人昨天错过了宿头,随便在这山上找个杂草推凑或者   过夜,却不想楚淩风的快嘴又给自己惹上了一身麻烦。

      「哼……」玄武见一击不重,自重身份,也不在继续出手,只是冷笑道:「岚风雨的贱民,本神想杀就杀,你奈我何?」

      「住口,岚王乃天下之主,你口出污言秽语,侮辱岚王,便是侮辱我千万人族子民。」子痕听得玄武口中辱及岚风雨,心中大是恼怒,不由得开口反击起来。

      玄武懒得和两个小辈纠缠,起身欲走,子痕身上神光四起,愤怒的拦住玄武去路。

      「神族?原来你是神族余孽?」玄武见了,眼中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

      「元稹,你和岚风雨杀我天兵神将,我就要将你的神族彻底毁灭。」玄武心中冷笑,停下身形,看这子痕。

      「什幺?你叫我什幺?」子痕声音忽然变得有些阴冷,只是直勾勾的盯住玄武。

      「毁我神界,是否也有你的份?」子痕踏前一步,身上红色的神光发出淡淡的光芒。

      「嘿嘿,当日如你这样的下等小神,我不知道杀了有多少,别说你这样的,就是神界的天空神王,也是被我亲手格杀。」玄武嘿嘿的笑了起来,他很满意子痕现在的表情,他深信,不过一个下等神,如何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现在玄武要做的,就是勾起子痕的仇恨之心,在让子痕感受到自己的无力。

      玄武喜欢这种游戏,上位者喜欢看着下位者的挣扎和抗争,玄武想听到子痕不甘的怒吼和愤怒的双眼。

      子痕冷笑一声,歎道:「天空神王……」

      往事历历,其实子痕本来不是很喜欢天空神王的,天空神王和神帝不同,他总是绷着脸,子痕曾经嘲笑过他说,他绷着脸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整天绷着脸,他的皱纹一定会将他的眼睛遮住。

      天空神王曾经是子痕在神界的恶梦,每一个人都在宠溺着子痕,只有这个老头子不,逼着子痕练功,不能修仙?没有关係,练武……

      神界中有的是武功秘笈,练吧……

      想睡懒觉?没门……

      神界图书馆那堆积如山的书籍可不是摆设,看吧……

      天文地理,医蔔星相……

      人物传记,天下历史……

      子痕小小的脑袋到底能装多少东西?

      这不是天空神王考虑的範畴,子痕能有多少时间被他用来压榨,才是这个老头子最快乐的源泉。

      后来神界毁灭,子痕明白,天空神王一向是把自己当作下一代神帝来培养的,那个说话总是板着一副老脸的老头,那个总是将子痕从熟睡之中拉起来的老头……

      那个曾经无比威严的天空神王。

      那个有着冷酷表情的怪老头。

      那个子痕曾经的启蒙老师……

      湮没在时空的长河,也许万年千年之后,人们不会记得曾经有一个叫做天空之怒的神王,但是子痕如何能忘记一个对自己如此只好的长辈。

      往事历历在目,子痕眼中忍不住流下泪来,子痕一狠心,将泪水擦去,右手轻挥,浮云落在了手上,爆发出一阵白光。

      「小子,你这是什幺剑?」玄武见了浮云心头一怔,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起在心头,只是浮云已经被洛清风和南宫彩虹祭练之后改变了形体,又隐去了气息,,玄武一时也无法分辨出来。

      「这是取你性命的剑……」子痕冷哼一声,持剑遥指玄武。

  • 名称:怪物弹珠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0: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