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大作战超清

   松风老道那个」门」字还没念完,晓琳已经飞快的跑过去,一把捂住了师傅的嘴巴,低声提醒道:「师傅,您不记得我们是来干什幺的了吗?」

     

      松风道长大大的喘了几口气,总算想起了今天的正事。

     

      「哗啦」,那副麻将重新被扔到了地上。

     

      「远儿,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松风板着脸道:「这东西你认识吗?」

     

      「当然认识,」看到师傅要动真格的,姚远说话也开始规矩起来了:「弟子就是因为从旧仓库里拿出这副麻将并且聚众赌博,才被师傅罚面壁一年的。」

                     

      「那好,我再问你,」松风又开始期盼奇迹了:「你能够感受到这副麻将有什幺不同吗?」

     

      「没什幺不同啊,」姚远茫然道:「那天从仓库拿出来,我们打了一整夜也没觉得有什幺不同啊。」

     

      松风的脸色又黯淡下来,可是这时候,姚远却忽然跨前一步,惊讶道:「咦,好像有点奇怪哦。」

     

      「小师弟,你感觉到什幺了吗?」晓琳紧张的问。

     

      「嗯,有种奇怪的气息,」姚远皱着眉头仔细的体会:「奇怪了,上次明明没有的,这次怎幺就有反应了。」

     

      晓琳看看松风,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惊喜,欢然道:「你再仔细体会体会。」

     

      姚远又对着麻将看了半天,重重的点头:「有反应了,确实有反应了!」

     

      事实上,已经用不着他来肯定了,地面上的麻将,已经一块接着一块的发出白光来,显然是已经跟姚远产生了感应。

     

      青幽散人看看飞鹤上人,飞鹤上人看看绿眉先生,绿眉先生又看看雪风掌门,众人都有些傻眼,忍不住想道:「莫非修真界真的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了吗?这样威力绝大的仙器,居然认了这样顽劣的一个主人。」

     

      小开在旁边问道:「姚远,你会打麻将吗?」

     

      姚远诧异的看了小开一眼,脸上忽然浮现出一股高傲神情,昂首挺胸道:「当然,想我姚远三岁学麻,五岁开赌,十岁的时候已经横扫江南,十五岁参加中华赌王大赛,虽然没有拿到冠军,却也被赌界公认为最有前途的亚洲赌神,你说我会不会打麻将?」

     

      小开被这一长串的成绩唬住了,顿时觉得自己矮了两分,仍是讷讷的问道:「那……那你应该知道大满贯了?」

     

      姚远嘿嘿一笑,也不答话,却蹲了下来,正好蹲在麻将跟前,两只手伸出去,对着麻将盒子只一提,麻将就哗啦啦的铺了一地,山洞中底面凹凸不平,可是他两只手从上面拂过去,整副麻将就仿佛被无形的手整理过一样,一张张整整齐齐的铺在了高低起伏的地面上,清一色的正面朝下,居然没有一张例外。

     

      姚远抬头看了小开一眼,随手拿起一张牌来,道:「这是三万,」翻开来一看,果然是一张三万,他又拿出一张道:「这是五筒,」牌翻过来,果然正是五筒。

     

      他就这样一路拿牌一路报牌,这副牌他之前根本没有看过,也根本没有做过记号,可是一路翻来,居然报一张对一张,丝毫不差,转眼间已经把整副牌都翻了过来。

     

      在场众人看得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众人都是修真界的顶尖高手,眼光如电,当然看得出姚远的砌牌手法与摸牌动作,但是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几位掌门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齐齐歎了口气,摇了摇头,那意思很明显:你做不到,我也做不到,能够做到的,也只有现在面前这个年轻人而已。

     

      姚远表演了这一手,还不尽兴,只见他两只手仿佛穿花蝴蝶一样飞舞,地面上的麻将已经被飞快的摆成了七八副胡牌,他一一指点过去:「这是十三幺,这是大车轮,这是大四喜,这是大三元……」

     

      至此,小开再无疑问,眼前这位叫姚远的家伙,果然是个天生的赌徒。

     

      「很好,很好,」松风的愤怒早就不翼而飞了,抚着自己的几缕鬍鬚,笑得满面生春:「来,远儿,你再试试,用心念控制麻将牌,摆出一副胡牌来。」

     

      「是,师傅!」姚远自从上了黄山,所做的事情没有一件不是被师傅又打又骂的,已经郁闷了无数日子,没想到今天居然有机会在所有人面前卖弄自己的麻将技术,而且看师傅的神态,似乎还非常支持,他心里的得意就不必说了,心念一动,已经把二万、三万和四万扔了出去,三张牌迎风就长,转眼长到了屏风大小,正落在离洞口不远处的空地上,姚远看得心花怒放:「哇,这副麻将原来是宝贝啊,那好,我就给你们摆一个九莲宝灯吧!」

     

      小开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了姚远的手:「停!不许摆九莲宝灯!」

     

      「为什幺?」姚远惊愕的抬起头来。

     

      「不能摆九连宝灯,绝对不能摆九连宝灯!」小开斩钉截铁的道:「你只能摆小胡,不,要摆屁胡,最小的胡!」

     

      到这时候几位掌门人才反应过来,顿时纷纷点头:「对,我们要屁胡,我们只要屁胡。」

     

      姚远虽然有些扫兴,但是看到师傅也在随声附和,只能怏怏的点了点头:「那好吧。」

     

      他心念动处,顿时又飞了三张牌出去,却是三万、四万、五万三张,也落到了空地上。

     

      小开正要放鬆一下,忽然看到姚远扔出了五万和六万,又一把抓住姚远的手:「不行!一色三步高也不行!」

     

      「又怎幺了?」姚远有些郁闷了:「这个胡已经很小了。」

     

      「不,还不够小,」小开道:「不要一色三步高!」

     

      姚远歪眼看了下小开:「三色三步高呢?」

     

      「不行,当然不行!」小开哼道:「难道你不懂什幺是屁胡吗?」

     

      姚远恨得牙痒痒的,今天难得有个机会可以在天下修真面前卖弄一下自己最得意的绝活,却被眼前这家伙拼命阻挠,如果不是师傅在场,如果现在不是在黄山而是在自己家族里,估计他早就找人修理小开了。  

     

      可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战斗。

     

      「六七八万行不行?」

     

      「我靠,你还想六连张,门都没有!」

     

      「那五六七筒呢?」

     

      「切,别以为可以蒙混过关,这明明是断幺九。」

     

      「奶奶的,三个东风,一对红中,总可以了吧。」

     

      「嘿嘿,五门齐嘛,我又不是白癡。」

     

      「唉,我认输了,一对二索做将,屁胡吧。」

     

      「哼哼,这可不是屁胡,二五八做将是要算番的,别想逃脱我的火眼金睛!」

     

      「……」

     

      两个人的对话越说越快,当真是一番龙争虎斗啊,一连串专业的名词纷纷蹦了出来,居然呈现越来越激烈之势:「清一色、连七对、碰碰胡单钓将、缺一门、幺九刻、一般高、双暗刻……」

     

      几位掌门人已经完全失语了,这样的场面,对于他们而言,显然是平生仅见,但这两人却并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表情,反而越斗越是起劲,斗到后来,竟然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小开在姚远肩膀上重重一拍,顿时哈哈大笑:「不错,不错,就要这副牌了。」

     

      姚远长歎一声,显然是战斗失败了,可是说出来的却不是丧气话,而是连说了两声:「知己,知己啊!」

     

      这一副牌,当然是如假包换的屁胡了,姚远心念闪过,竟然把刚才扔出去的牌都收了回来,另外十四张牌一气呵成的飞了出去。

     

      屁胡大阵终于出现了。

     

      「劈啪!」长空一声霹雳,一道闪电正对着阵法劈了下来,十四张麻将牌顿时走马灯一样旋转起来,阵法内凭空滋生出无数的雷霆、闪电、水火、石头,铺天盖地的汹涌着,然后」轰隆」一声爆炸开来,十四张麻将牌倒飞而出,瞬间回归原位。

     

      众人举目看去,刚才被阵法笼罩的地方,地面已经整个儿被炸得凹下去一个足有五六米深的超级大坑。

     

      「咝……」姚远倒抽了一口凉气:「师傅,这威力可不一般啊!」

     

      「是啊,」松风道长是最有切身感受的,歎息道:「还好这次只是屁胡……」

     

      「哼哼,知道我的苦心了吧,」小开的手现在还搭在姚远的肩膀上,忍不住又重重的拍了两下:「如果你刚才放九连宝灯,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站在这里?」

     

      姚远一脸的感激:「是啊,兄弟你真是好人,有空我们一定要好好切磋切磋。」

     

      「可是这次的时间有些短了,」雪风道:「请问门主,这个阵法的时间是如何控制的呢?」

     

      「别问我,我不知道,」小开两手一摊:「我也是刚刚会用,别的什幺都不知道,好啦,现在麻将也陪出去了,我也没什幺事情了,你们自己慢慢研究吧。」

     

      「哎,别走啊,」姚远一把拉住小开的胳膊:「兄弟,你姓啥叫啥,哪个门派的?走,到我房间里我们好好聊聊,对了,有女朋友了吗?」

     

      小开翻了翻白眼,正想说」我可是天选门主,跟你师傅同辈的」,可是话没出口,已经被姚远拉得几乎飞了起来,原来这位黄山赌徒不但脾性顽劣,性格急躁,就连力气也是大得出奇,三步两步已经把小开拉出十多米远。

     

      松风道长现在显然是心情大好,那麻将散了一地,他居然也不生气了,袍袖一拂,把麻将装进了储物戒指,对着远远走去的姚远大声招呼道:「远儿,今日我在此宣布,我黄山一脉此后的命运,就完全系于你一身啦,你就是下一代的黄山掌门!」

     

      「师傅刚刚说什幺?」姚远挖了挖耳朵,挖出一大块耳屎:「最近耳朵不好,听人说话一直听不清楚。」

     

      「哦,他要你晚上早点回来,不要耽误吃饭。」小开也没听清楚,信口道:「我们去哪儿?」

     

      「当然是去我房间了。」姚远走的路小开倒是很熟悉,正是他自己住的那间房子,要知道小开住的本就是姚远的房间,只是因为姚远要面壁一年,所以才空了出来,可是谁也想不到这家伙今天就放了出来,松风又没来得及跟他解释,于是两人就这幺找过去了。

     

      「什幺,你昨天就是住这里的?」姚远搂着小开的肩膀,一脸的惊喜加神秘:「缘分啊兄弟,我们真是太有缘了,老实说,昨天晚上有没有动我的宝贝?」

     

      「你的宝贝是什幺?」小开发现自己有些不能适应这家伙的热情了,稍稍往后退了一步:「除了那副麻将,我什幺都没看到。」

     

      姚远嘿嘿一笑,道:「你来看。」

     

      他一把将床上铺的褥子撩了起来,然后在大床的中间位置摸了半天,小开只听到」卡达」一声轻响,已经有一块木板被姚远翻了起来,露出里面满满的一格东西来。

  • 名称:求婚大作战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50:0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