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罪超清

      「上仙大人,我来说吧,」小欣脸红红的跳到小开身边,那双桃花眼忍不住含情脉脉的在小开脸上转了一圈,才恭敬的低下头去:「因为这个世界的仙灵之气越来越少了,所以,无论是修真者还是炼妖者修炼的进度都越来越慢了,以前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妖怪的,可是现在都快绝迹了,比如我们十八洞狐族,当年也曾经是妖魔界里赫赫有名的一支,可是现在,已经一共只有不到四十名成员了,而我们之所以还能一代代成功的修炼出来,正是因为祖先们给我们留下了一件真正的天材地宝——寒玉床。」

     

      「寒玉床是用北极万载玄冰层下的寒玉製成,里面包含着无比浓厚的仙灵之气,这仙灵之气份属阴柔,正好适合我们狐族的体质,坐在寒玉床上修炼,一日的修炼可以比得上平日一年的修炼,我和无双无对姐姐,还有被抓走的晓月姐姐,都是依靠这样一件宝贝才修炼出人形的。最近这几十年,世界上的仙灵之气更是稀薄了,如果没有这件宝贝,几乎已经没有任何生物有机会修成人形了,所以,我们狐族如果要繁衍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借用寒玉床的仙灵之气。」

     

      「可是现在,寒玉床终于毁了,我们狐族也就走到消亡的地步了。」小欣微微咬着银牙道:「为了能够继续繁衍下去,我们只能去向虎族求助,因为虎族内部还有一张寒玉床。」

     

      「先等等,」小开诧异道:「寒玉床是怎幺毁的?总不会莫名其妙就毁了吧。」

     

      「唉,寒玉床的毁坏根本就无法解释,这正是最让我们绝望的地方,」胡云雨脸色惨白的道:「奶奶的寿元将近,体内生机已经逐渐萎缩,为了让奶奶能够多活一些日子,这段时间寒玉床一直都是奶奶在用,可是两天前,当奶奶正在吸收仙灵之气的时候,忽然洞中云雾大作,那寒玉床里积压万年的仙灵之气居然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一古脑的吸了出来,向着黄山方向散逸而去,也就一盏茶的功夫,整张寒玉床就变成了普通的玉床,再也没有丝毫灵气剩下了,奶奶当场就倒在床上,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坐起来。」

     

      胡云雨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上仙,您也知道,这种天地至宝,其中包含的能量何等浩瀚,那根本是世界上任何力量都无法摧毁的,可是我们偏偏就眼睁睁的看着寒玉床在自己面前变成了废品,这种徵兆,除了用『天意』来解释,雨儿实在找不出其他的解释了,可是……可是我们从来不履足尘世,更从不曾伤天害理,为什幺上天偏偏要灭绝我狐族一脉呢?」

     

      小开忍不住问道:「你说的是两天前什幺时候的事情?」

     

      「傍晚时分。」胡云雨肯定的道:「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两天前的傍晚时分,正是黄山聚灵大会的当晚。」

     

      小开一阵恶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两天前的傍晚,可不正是自己跟雪风夜探灵脉的时候幺?自己的无字天书当场摧毁了悬崖下仙器无数,却万万料想不到,距离黄山足有上百公里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张寒玉床也被吸成了废品。

     

      说起来,这个」狐族灭亡」的天兆,他严小开正是始作俑者。

     

      「上仙,雨儿接着说,」胡云雨道:「我们无可奈何,只能去求助虎族族长,也是我们十八洞联盟内最强大的妖魔,由于虎王的得意绝招叫做『天王开碑手』,所以整个十八洞内部都称呼他为天王。」

     

      「嘘……闹了半天是个妖怪,我还以为是神仙呢。」小开松了口气,心里顿时踏实了一大半。

     

      他虽然在修真者面前非常弱小,但在妖怪面前还是很强大的,且不说无字天书里四个老家伙都是捉妖的模範,就只他本身的」封魔口诀」,已经足够威慑天下群妖了。

     

      更何况,妖魔界的老祖宗万妖王还正在他的宝贝天书里闭关呢。

     

      胡云雨倒是觉得他这话理所当然,也陪笑道:「天王虽然厉害,在上仙面前当然是不堪一击了,我们昨天派人去求助于天王,天王对我们提出了三个要求。」

     

      「嗯,想必很苛刻吧。」小开点点头:「你继续说。」

     

      「第一个要求,要我们提供三个年轻美貌的狐族处女,」胡云雨显得有些内疚:「按我们原本的打算,是打算把小欣和无双无对三个丫头送过去的,为了狐族生存,也只能牺牲她们了……」她偷偷看看小开,发现小开并无不愉之色,便接着道:「第二个要求,是狐族从此要奉虎族为尊,做虎族的从属族,这一条我们也只能答应了,而他的第三个要求,就是要造化丹,这一条虽然难上加难,可是我们根本没有选择,也只有铤而走险了。」

     

      小开忍不住道:「难道那个天王比峨嵋雪风还难对付?」

     

      他直呼雪风之名,本来也是脱口而出的,没有别的含义,可是听在众多狐狸耳朵里,更是百分之百坚信了面前高人的身份。

     

      既然敢直呼当今修真界第一大门派的掌门名讳,那幺高人的身份之高,年纪之大,修为之深厚,自然可想而知了。

     

      「天王跟雪风掌门相比,当然是提鞋都不配了,」胡云雨歎气道:「可是我们宁愿在峨嵋派手里偷造化丹,也不敢跟天王翻脸,更不敢强行去虎族抢寒玉床,只因为我们十八洞互相之间,实在是太熟悉了。」

     

      小开总算是大概弄清楚了来龙去脉:「那幺,你们知道天王要造化丹干什幺吗?」

     

      「还不是练他的天王开碑手,」无双无对两姐妹不但长得一模一样,就连说话都异口同声:「启稟上仙,天王的天王开碑手还差最后一步就能够练到大成了,而天下间能够助他完成最后一步的,除了那些传说中的天材地宝之外,就只有各大门派的顶级灵药了,峨嵋的造化丹,黄山的云雾散,青城的九幽丸,还有流云水榭的天香粉,都是可以的。我们去偷峨嵋派的造化丹,也是天王给我们提供的情报。」

     

      情况介绍到这里,也就基本上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小开表态了,众多狐狸们火辣辣的目光又死死的盯了过来,看得小开的脸都红了,尤其是刚刚藉故蹭到身边来的小欣和无双无对三个小狐狸,眼里那种崇拜英雄的光芒,估计世界上也没几个男人能够顶得住。

     

      「呃……你们现在打算怎幺办?」小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总算又挤出一句话来。

     

      「现在没有办法了,」胡云雨迅速的把当前情况整理了一遍:「造化丹没拿到,晓月丫头又被峨嵋派抓住了,天王肯定不会把寒玉床送给我们的,我们实力低微,实在是无力回天了,唉,我们狐族应该要就此断绝了。」

     

      她说得虽然可怜巴巴的,但是语气里却没有多少失落,反而满是期待,一双眼睛无限期盼的看着小开。

     

      小开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其实……造化丹倒不是问题……」他手一翻,那颗鲜红的丹药已经出现在手掌上。

     

      下麵立刻响起了低低的惊呼声:「天哪,真的是造化丹!」  

     

      「难道……难道他要送给我们吗?」

     

      「啊,我一定是在做梦,太幸福了……」

     

      「多谢祖宗保佑,他果然就是预言中的狐族救星啊!」

     

      小开道:「造化丹对我没用,送给你们也可以,不过我估计,即便是你们把造化丹交出去了,也不可能得到寒玉床的。」

     

      胡云雨脸色一变:「为什幺?」

     

      「因为……」小开歎了口气,觉得现实确实有些残酷:「如果我料想不差的话,天王那里的寒玉床,应该也变成废品了。」

     

      所有狐狸的脸色顿时大变!

     

      她们一直都在患得患失之间徘徊和挣扎,却从没想过这个问题,直到小开提出这个问题,他们仔细一想,这种情况实在大有可能。

     

      凭什幺我们的寒玉床毁了,虎王那里的寒玉床安然无恙呢?

     

      「那……那怎幺办?」胡云雨这次是真的急了,连刚才的谨小慎微都忘了,居然一把抓住小开的胳膊:「上仙,您有什幺办法没有。」

     

      「别急,别急,」小开轻轻拍拍她的手:「我虽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不过我会儘量帮助你们的,何况,天王那里的寒玉床也未必就真的毁了呢。」

     

      「那……我们还要不要把造化丹交给天王?」胡云雨已经完全失去了主见,就指望小开这根救命稻草了。

     

      小开反倒笑了:「你先冷静下来,无论有什幺打算,你总要先把我放出去,我们再慢慢讨论吧。」

     

      胡云雨这才发现,刚才大厅里落下的石板此刻都还没有收上去呢,她拍拍手,不知道在哪里拍了几下,几块巨大的石板就缓缓升到了洞顶上,露出宽敞明亮的整个大厅来。

     

      就在这时候,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轰隆声!

     

      「怎幺回事?」小开吃了一惊。

     

      「雪风来了。」老头也有些紧张:「真奇怪了,他竟然发现这个狐狸窝了。」

     

      刚说了两句话,就听到又是一声轰隆,这一次,比上次剧烈了很多,小开居然能感觉到头顶上猛的震了一下!

     

  • 名称:七大罪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0:0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