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之炼金术师超清

黄蓓脸上的表情又是痛楚又是矛盾,扫了司马听雪一眼,低声骂道:「废物!」身形飘过,顿时从司马听雪手里抢回丹药,又是一扬手,打进了茅屋里面。

     

      「嗖」的一声,丹药又飞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是正对着黄蓓飞来。

     

      黄蓓冷哼一声,纤手划过,已经点水不惊的接住了丹药,纤弱的身躯一动不动,仿佛是一根钉子一样钉在地上。司马听雪看到这一幕,眼里的倾慕又多了几分。

     

      「哈哈,好戏开场了,」小开正看得入神,就听到有个老头大叫起来:「小开道友,集中注意力哦,后面有两批人赶到了!」

     

      「两批人!」小开吓了一跳:「不是说就一个妖怪吗?」

     

      「刚刚是只有一个妖怪的,现在不是了,」老头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态,无比兴奋的道:「刚刚那个妖怪又叫了一个帮手过来了,这是第一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高手过来了,哦,当然了,只是你们说的高手,对我老人家而言,其实也就是个二流。」

     

      小开眨眨眼睛:「难道是晓琳?要幺就是姚远?」

     

      「不对,」老头兴高采烈的道:「是雪风,峨嵋掌门雪风!」

     

      小开顿时又倒抽了一口凉气,脚下一动,就想要逃跑了,老头急了,连忙道:「喂喂喂,别跑啊,你怕什幺,那小子有那幺可怕?」

     

      「你们当然不怕了,」小开振振有词道:「我可是个普通人,命只有一条的,我又不是没看他杀过妖怪,就跟杀鸡似的,别提多熟练了,万一让他发现我知道了他的秘密,我就完蛋了。」

     

      「唉,不争气啊,」老头非常郁闷的歎了口气:「我发誓,你的隐身符绝对不是他能够看破的。你为什幺不相信我呢?」

     

      「我为什幺要相信你?」小开道:「你别搞错了,万一他发现我了完蛋的可是我,不是你们,你说我怕不怕?」

     

      老头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罢了罢了,待老夫再给你送点东西吧,唉,辛苦攒出来的一点元气都快被你小子榨干了。」

     

      话说完,小开就觉得手里又多了一个小圆片。

     

      「小开道友,你可听好了,你手里拿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这是峨嵋派的顶级阵法符咒,名叫『镇元天符』,威力之大,是连妖将魔头都能够困得住的!」老头的语气难得的严肃:「虽然它只有一盏茶的作用时间,但是在现在这个没落的修真界里,应该是没有任何生灵能够抵抗得住它的威力的。」

     

      小开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这幺说,连雪风也可以困住了?」

     

      「这一点毫无疑问,」老头道:「就算是三个雪风,也能一併困住了。」

     

      这时候,黄蓓已经跟茅屋内的女人展开了十分无聊的」丢沙包拉锯战」,黄蓓把丹药丢过去,女人把丹药丢出来,于是黄蓓再丢过去,女人再丢出来,两人玩得不亦乐乎,黄蓓这个人,天性高傲而好强,是决计不肯先放手认输的,所以,虽然心里很清楚对方的实力十倍于己,却毫不气馁,而屋内的女人则更是有非此不可的重大苦衷,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丹药送给黄蓓,所以这两人就打起了持久战。司马听雪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次,屋内的女人大概是怒了,冷哼道:「我说不要就不要,别再来烦我了!」这一次,丹药的来势顿时迅速了几倍,而且正沖着司马听雪而去,司马听雪正在那里发呆,忽然发现红光闪闪,转眼已到面前,这一次的力道之大,哪里是他能抵挡得住的,仓促间,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心里刚叫了一声」我命休矣」,就觉得眼前忽的一花,一只春葱般洁白细腻的玉手伸了过来,一把将丹药抓了过去。

     

      司马听雪大喜叫道:「多谢师姐救命之恩。」转头看去,却看到师姐还站在距离自己足有两米的地方,沖着自己狠狠的瞪了一眼,大声道:「还不快追!」

     

      司马听雪迅速回头,就见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正在荒野里疾奔,速度快得仿佛一道烟雾,嗖的一下就射到了很远的地方。紧接着,自己身边一个熟悉的倩影也飞快的越过自己,追了过去,也是转眼就化成了一道青烟。

     

      到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丹药被人抢走了。    

     

      「快,快,追上去!」老头比他还激动,大声催促道:「小开道友,我的神行符咒绝对比他们都快,你快追啊!」

     

      话刚说完,就听到远处一声呵斥,正是雪风掌门雄浑明亮的声音,一道比黄蓓还快了十倍的身影顿时也远远的射了出去,峨嵋掌门,果然名不虚传。

     

      「追个屁追,」小开骂道:「一点脑子都没有,那个明明是调虎离山之计,这都看不出来。」

     

      小开刚刚看得很清楚,那颗丹药被拿走了不假,可是抢走丹药的人并没把丹药带走,而是顺手就扔到了旁边的草丛里,现在,那颗丹药跟小开的距离不足两米,正安静的躺在茂盛的野草当中。

     

      小开毫不迟疑的沖过去,将丹药抓到了手里,仔细查看。

     

      这颗造化丹看起来也就跟普通的感冒灵片差不多,指甲盖大小的一颗,整个丹药红通通的,放到鼻子下麵闻闻,也没什幺香气,用手捏一捏,还挺硬的,跟一颗小石头差不多,小开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顺手放在了裤兜里。

     

      刚把丹药放好,就看到另外非常浅淡的青烟从另外一个方向射过来,径直飞到了小开落脚的地方,低头仔细搜索起来,小开定睛一看,这居然还是个美女,而且是那种非常有杀伤力的美女。

     

      这个美女长得相当妩媚,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眼角还有一点上翘,正是典型的桃花眼,那鼻儿挺挺,嘴儿弯弯,红润的嘴角也弯弯的翘起来,看来说不出的风流妩媚,如果放到红尘俗世里,正好是一个典型的风流美女形象。如果眼波这幺一转,嘴唇这幺一撅,不知又会迷倒多少好色男人。

     

      不过这时候美女倒是没有什幺烟视媚行的动作,反而一脸的紧张,在地上找了不到半分钟,额头上就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来,银牙咬得紧紧的,那种惶急的神态,倒是很有些我见犹怜。不过她倒没有放弃,两只春葱小手丝毫不顾忌地面的斑驳和骯髒,纤纤十指在荒草从里扒来扒去,想要找到那颗造化丹。

     

      小开看在眼里,心里一软,几乎忍不住要过去把丹药给她了。

     

      「注意了,小开道友,好戏开场了,」老头看来很投入,连声音都压低了:「这是个只有百年道行的小狐狸,你待会跟着她,看看她们到底要干什幺。」

     

      「哦。」小开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就对了,如果不是狐狸精,也没有这幺妩媚风流的态度了,看来老祖宗们的神话传说,毕竟还是有点道理的。

     

      小狐狸找了足有三分钟,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尖锐的啸声,啸声一起,小狐狸就立刻站起身来,满脸都是无奈,眼睛往前一望,正好看到了还在那边发呆的司马听雪,她银牙一咬,立刻就打定了主意。

     

      小狐狸毕竟也是修炼成人形的,还是有点法力的,沖过去一掌劈在司马少爷的脖子上,立刻就把司马少爷劈得昏迷过去。

     

      说起来司马听雪也挺无奈,自己还没学到什幺本事,看到师姐迅速远去,他追是肯定追不上的,想来想去,还是原地等待最好,他怎幺也想不到师傅和师姐居然都被引走了,而自己呢,刚刚看到一个美女站在对面,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怎幺回事,就失去了知觉。

     

      小狐狸力气不小,抓着高大的司马听雪,仿佛抓着一个空壳稻草人一样轻便,脚下不停,半是行走半是漂浮,速度着实不慢,还好小开也有神行符咒,轻鬆的跟在她后面,半点也不被落下。

     

      等到小狐狸和小开都走出好远之后,才看到两道雪亮的剑光向着茅屋所在之处射去。小开仰头看去,雪风手上抓着一只毛色鲜豔的狐狸,那狐狸的尾巴在空中飘飘蕩蕩,看起来至少也有三四条。

     

      小狐狸仰头向天,眼睛里泪水滚滚,喃喃自语道:「姐姐,我没有拿到造化丹,我对不起你,我是家族的罪人……」

     

      她说完这几句话,就迅速低下头去,用尽全身力气开始狂奔。

     

      大约奔了半个多小时,小狐狸才停下脚步,小开实在是有些佩服她,这幺娇娇弱质的一个女子,竟然随便一跑就是半个小时,如果拿这劲头去参加奥运会的话,估计从百米跑到万米马拉松,都是中国田径运动员的天下了。

     

      出现在小开面前的是一片广阔的坟场,这里显然也是属于荒郊野外,到处还飘蕩着一些绿色的鬼火,看起来格外阴森恐怖,还好小开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小开了,他眼看着小狐狸对着面前的墓碑群喃喃自语了几句,那里就忽然裂开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小狐狸一猫腰就从洞里钻了进去,小开也不迟疑,紧跟着钻了进去。

     

  • 名称:钢之炼金术师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55: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