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超清

      宁晴被冷水一浇,药效倒是过去了,可怜巴巴的站起来,披上小开的外衣,低声道:「小开哥哥,今天太晚了……回不去了。」

      小开一怔,才想起来现在都半夜了:「那先住一晚,明天再说吧。」

      「那……那你呢?」宁晴身上的玫瑰色现在才慢慢的冷却下来,咬着鲜豔的嘴唇,带着几分期待又带着几分羞涩的轻声道:「我一个人……怕。」

      小开歎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摊摊手:「我陪你。」

      「嗯……」宁晴点点头,忽的」哈楸」打了个喷嚏。

      「快去洗个热水澡,」小开手忙脚乱的拉住小美女的胳膊就把她往浴室里推,手一用力,却又感觉到小美女肉体惊人的弹性,顿时又闪电般的缩了回来,支吾道:「我……我帮你拿浴巾。」

      小美女咬着嘴唇,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慢吞吞的进了浴室,直等到房门」啪嗒」一声合上,小开才仿佛虚脱般长长的出了口气,一屁股坐倒在一片狼籍的地板上。坐了足有五分钟,才站起身来,有气无力的走到衣柜前,伸手打开了柜门。

      躲在柜子里的萧韵顿时就紧张起来,」刷」的把身体贴紧了柜壁,手里紧紧抓着两条浴巾,一动也不敢动。

      前面已经说过,房间的灯光是相当旖旎的粉红色,情调倒是足够,但用来照明就差了一点,小开也懒得往里面看,伸手摸到浴巾的一角,就往外一扯。

      咦,怎幺扯不动?小开惊讶的」噫」了一声,再一用力,这一次浴巾被拉出来一半,小开一鬆手,那浴巾」嗖」的又缩了回去。

      嘿,真奇怪了,小开倒也没细想,乾脆用了点力,往外一带,这一次,浴巾几乎已经被拉出了柜门,居然隐约听到柜内传出」呀」的一声低低的惊呼。

      「难道里面有人?」小开吓了一跳,一鬆手,那浴巾倒也听话,」嗖」一声又缩了回去,小开蹬蹬蹬后退三步,小心翼翼的盯了柜子半晌,这才一伸手,」啪」的把两扇柜门都打开来,仔细往里看去。

      柜子里除了浴巾,还是浴巾,根本看不出什幺异样,小开偏着头仔细打量着那条拉不出来的浴巾,小心翼翼的用手拉住,慢慢的往外扯,这一次还好,只在最开始遭遇了一点点阻力,然后就毫不费力的拉了出来。

      浴巾后面,依然是空空如也,看不出有什幺异样来。

      「奇怪了,难道是我被小丫头挑逗得神经衰弱了?」小开咬牙切齿的想。

      萧韵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出于女孩子下意识对身体的保护本能,她跟小开较了两次力,然后立刻就发现自己做错了,于是她乖乖的放了手,任凭小开把浴巾拉了出去。现在,她就站在小开面前,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虽然全身处于透明状态,可是眼看着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离自己不足半尺的地方盯着原本属于自己身体隐秘部位的地方仔细的打量,无论哪个女孩子也会觉得彆扭了,这一刹那,萧韵的脸火烫火烫的,只觉得连耳朵根子都已经烧红了。

      小开看了半天,实在没什幺异样,带着心里还剩的那一点点疑惑,伸手往前面的柜壁上摸去。

      触手柔软而温热,嗯,这柜子果然很讲究,不知道是什幺材料的,小开一边漫不经心的想着,手一路摸了下来,只觉得柜面不是很平整,但线条却绝对柔滑,手感相当好。

      「嗯,毫无疑问,这是很高级的东西了,以前我还真没见过。」小开暗暗点头,却不知道在自己面前,萧韵已经全身发毛了。她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就觉得小开那只禄山之爪从自己的腹部和胳膊开始一路往下,顺着修长笔直的大腿一路摸下去,最后停留在脚踝处,来来回回的爱抚,还好一直没有碰到最敏感的部位,也算是邀天之幸了,萧韵本也是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虽然平时追求爱慕者无数,却一直洁身自好,哪受得住男人的手这般抚摩,只觉得浑身都开始燥热起来,一股股热流从小开的手掌上传了过来,发散到全身各处,她捏紧了拳头咬紧了银牙还在强忍着,小开却已经慢慢站了起来,那只手仍然没有拿回去,顺着大腿又摸了上来,渐渐的向萧韵高耸的胸膛移去,在经过鲜花般圆润的肚脐眼的时候,还无意识的抠了两抠,这两抠之下,萧韵再也忍受不住,浑身都哆嗦起来。就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开始悄悄的湿润了。

      「天哪,我这是在做什幺?」萧韵闭紧了美目,两串泪水悄悄的滑落下来,芳心里面有八分羞愤欲死,却还带着两分无法言喻的隐秘快感,她心里拼命的呐喊着:「严小开,本小姐一定要杀了你!」,可是小开就在前面,她却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

      还好小开的犹豫时间并不长,他迅速收回手关上了门,因为浴室里已经传来了让小开心惊胆战的催促声:「小开哥哥,快帮我把浴巾拿来哦,难道你要人家自己出来拿?」这声音又脆又嗲,伴随着」啪嗒」的开门声,吓得小开再也没心思纠缠于这个古怪的柜子了。

      柜中,萧韵长长的出了口气,只觉得全身上下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缓缓的瘫软在地上,此刻若是能够看到她的话,那副脸蛋潮红、娇喘微微、髮丝淩乱、目光迷离的模样,绝对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大吞口水,严重失态。

      不久,就听外面响起了宁晴的声音:「小开哥哥,我出来啦。」

      这句话说完,外面忽然就寂静下来,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刚才宁晴娇媚无限,展现的是性感的一面,如今铅华洗尽,往客厅这幺一站,乌黑油亮的秀髮长长披在肩头,还点缀着颗颗露珠,肩如刀削,肤如白雪,一张脸蛋红扑扑的,带着刚刚沐浴过后的清香,分明是个超级美少女,此刻只裹着一条浴巾,那副健康青春的气息,顿时再度让小开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再也说不出话来。

      「滴答」,一丝口水滴落在地板上,在静悄悄的房间里格外清脆。顿时把小开惊醒过来。

      宁晴心里甜滋滋的,抿着嘴偷笑,却不说话,一张清丽纯洁得如同天使的脸蛋红晕满布,心里只在想着:「小开哥哥果然还是喜欢我的,他只是不想趁人之危而已,他果然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啊……」

      这一夜无限混乱,小丫头又是要看电视又是嚷着肚子饿,半夜里还说睡不着,缠着小开陪她聊天,小开并不傻,他显然看得出来小丫头对他有意思,但是他死活想不通一个本来对他无限鄙视的小美女为什幺忽然就开始喜欢他了,带着满肚子的问号,他一直折腾到半夜四点多钟才昏沉沉的窝在沙发上睡着,至于我们的萧大小姐,在很早之前就悄悄的溜走了,在她看来,今天小开的表现还是合格的。

      至于自己被佔便宜……唉,不知者不罪,反正以前又不是没被他占过便宜……萧大小姐牙痒痒的想着:「我就再忍忍吧。」

      最近贾正经发现,可能自己身边发生了一些很奇妙的事情,而现在,他发现自己已经找到了事情的真相。

      首先,严小开显然就是司马家族那个最神秘的三公子司马听风,否则,不会引起池小竹和萧总监这两大美女都对他示好,司马听风显然不是个普通人,否则自己也不会接二连三的摔交、倒楣了,可以想像,这位神秘而富有的公子哥,拥有某些普通人难以想像的奇怪力量。  

      其次,池小竹和萧总监应该已经经历过一番情场角逐,而最后,显然是萧总监胜出,因为池小竹已经辞职不干了,而严小开则两次坐萧总监的车出游,被他正好看到。

      第三,最近严小开和萧总监之间应该又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贾正经昨天在路上看到了萧总监的那辆车,然后看到严小开向那辆车跑过去,可是才跑了一半,那车就飞一样的逃走了,这充分证明萧总监是在逃避严小开。按照」谁逃谁理亏」的金科玉律,难道是她移情别恋?对于这样漂亮的女人来说,换个男人也确实不算什幺奇怪的事情。

      第四,严小开应该另有新欢,因为最近每到下班,贾正经总能看到一个异常青春可爱的美少女到楼下等小开下班,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女孩子居然很像是中行地产的小公主。嗯,中行地产如果想和司马家族合作,这倒也是很不错的联姻。

      贾正经现在是很死心塌地的做自己的保洁部经理了,因为无论是天逸的总监,还是中行的小公主,又或者是司马家的少爷,都远不是他所能得罪得起的。

      「唉……」很是沧桑的歎了口气,当年的贾经理贪婪的看着秦蓁大美女浑圆的屁股吞了口唾沫,认命的提着拖把闪进了厕所。

  • 名称:jojo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2: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