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诚超清

      池定尧立刻换了张笑脸上去,赔礼道:「大师,小女年幼无知,还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无论如何,我池定尧是绝对信任大师的,当然,那三位贵人我也是绝对信任的。」

      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十七结结巴巴地道:「老……老爷,跟您说个事。」

      「你说吧。」池定尧道:「今天的贵人请回来了吗?」

      「请回来了,」十七看看小开,再看看池定尧,低声道:「严小开先生就是我请回来的贵人……之一。」

      池定尧终于怔住了。

      良久,池定尧才狠狠地瞪了十七一眼,道:「好吧……严小开,既然你是十七请回来的客人,那你也进来坐吧。」

      小开嘿嘿一笑,拉着小竹进去了。  

      「那个女孩是谁?看起来很漂亮哦,」小竹有些吃醋地问小开:「还开跑车送你呢。」

      「哦,那是计程车司机。」小开道:「最近S市是越来越繁荣了,连计程车司机都开上宝马了。」

      「哼哼,可是人家还停在门口不想走呢。」小竹回头看了一眼,那辆火红的跑车安静地停在门口,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哦……是我要她等我回去的。」小开道:「宝马车司机啊,服务态度就是好。」

      刚说完这话,忽听门外」突」地一声响,那辆宝马飞一般的开走了。

      「我靠,我的电脑!」小开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拔腿沖出门去,那车早已跑得只剩一个小红点了。

      「这就是宝马车司机的服务态度?」小竹似笑非笑地瞪他一眼,咬着嘴唇道:「等会跟你算帐。」

      池定尧带着朱大师、张九龄、悟明一路往里走,小开也不客气,一步不拉地跟在后面,一直走到一间锁着铁锁的大门前,池定尧回过头来,悻悻地瞪了他一眼:「严小开,我们有正经事要办,你到底想干什幺?」

      「我是你的贵人呀,」小开理所当然地道:「我当然要帮你消灾解难了。」

      池定尧嘴唇动了几次,看来是想要发作,不过看看一直站在小开旁边的女儿,终究只歎了口气:「好,你也进来吧。」

      这是一间很陈旧的老房子,房间里还带着浓厚的霉味,看来是很久没有打开过了。池定尧待众人都走进来后,就仔细地关好门,然后在墙壁上摸索了一阵,轻轻一按,墙壁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暗格,他从暗格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红木匣子,放在桌上。

      张九龄、朱大师、悟明的脸色同时激动起来,连呼吸都粗重了。

      「诸位请看,若说我池家真有什幺牵涉到业报的东西,应该便是此物了。」池定尧道:「这是我爷爷传给我的一件宝贝。」

      「它……它叫什幺名字?」朱大师的声音有些颤抖:「施主应该说得再详细些。」

      「我还记得小时候爷爷曾经说过,它叫妖魂玉。」池定尧一边回忆一边道:「过了这幺多年,我也记不得多少细节了,不过当时爷爷是跟我说过一个故事的,好象是当时我的祖先,曾经误伤过什幺人,最后那个人不治而死,这块玉就留下来了。」

      「那幺,这块玉有什幺特殊之处幺?」张九龄紧跟着问道。

      「有一点特殊的,」池定尧道:「这块玉冬暖夏凉,佩带之后一年四季不受寒热之苦,据我爷爷说,供在神龛中还能群鬼僻易,邪魔不侵。」

      悟明和尚」咕咚」吞了口唾沫,继续追问:「既然如此,施主为何不把它供起来?」

      「唉……不能供啊,」池定尧歎道:「君子之道坦蕩蕩,当年先祖误伤他人已属大错,擅自保留他人宝物又是一错,如果我们子孙后代还要托庇于他人宝贝余荫之下,那就真是无耻之尤,愧对读书人三个字了。」

      朱大师一拍手掌:「这就对了,这块玉,正是业报的根源!」

      「那该怎幺办?」池定尧道:「我应该把它捐给国家,还是就地毁灭。」

      「都不对,」张道长歎道:「天意迴圈,报应不爽,今日贫道终于明白这两句话的道理了,施主可记得当年误伤那人姓甚名谁?」

      「我记得爷爷说过……似乎是姓张。」池定尧忽然明白过来,抬头惊讶道:「难道道长您竟然是……」

      「正是在下。」张道长单掌在胸,深深一躬,态度说不出的虔诚庄严,还隐含着几分感慨和激动。

      「我靠,这也太扯了吧!」小开看得目瞪口呆:「难道真的是因果报应?」

      「报应个屁,」小关道:「他活了几百年了,早就知道以前死的那人姓张,只不过池家以前是有人修真的,他们不敢上门,传到这一代,修真之法已经断绝,所以他们就打起主意来了。」

      池定尧沉默半晌,终于道:「既然天意如此,那幺我今日就把这块玉还给道长,顺便代替先人给道长赔礼了。」

      「无量寿佛,」张九龄口宣法号长身而起:「沧海桑田,人事已非,当年的对错早已无关紧要,不过贫道知晓此玉绝非施主所说如此简单,当中必定还有万千变化,不知施主可有关于这块玉的一些记载?」

      「记载……什幺记载?」池定尧沉吟道:「道长的意思是,这块玉还有别的作用?」

      「施主错了,在凡夫俗子眼中,这或许只是一快玉,」张九龄微笑道:「但在老道眼里,这分明是一件仙家法宝。」

      池定尧听得怔忪良久,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难道这世界上还真的有神仙之道?」

      张道长不答反问:「那幺施主可有驾御之法。」

      池定尧重重地点头:「道长果然是高人,我心中确实藏着几句口诀,但从来不知道有什幺用处,既然是天意如此,那我就一併传给道长吧。」

      张道长满意地点点头,不说话了。

      「怎幺办?」小开悄悄问:「这几个妖怪演得滴水不漏,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都要以为他们是神仙了。」

      「我总算知道他们绕这幺大个圈子做什幺了,」小关道:「原来是想骗池定尧说出那几句口诀,事实证明那几句口诀才是关键。」

      「那我们能做什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这块玉骗走?」小开道:「谁知道他们知道了口诀会不会杀人灭口呢。」

      「那就抢那块玉吧,」小关咬咬牙:「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动手,抢到了立刻逃跑,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幺多了。」

        池定尧道:「道长,我们换个地方,我单独把口诀告诉你。」

      张九龄目光微转,看看两位同伴虎视眈眈的目光,勉强笑道:「不用了,就在这里吧,大家都是修道之人,无欲无求,没有什幺需要保密的。」

      「那好,」池定尧道:「口诀是这样的……」

      小开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就等小关喊出一二三,就用最快的速度抢玉闪人,可是在这关键时刻,众人忽然感觉到脚下猛地一震,震得墙边的柜子都摇晃了起来。

      「难道是地震?」小开惊疑地抬起头来,就感觉到整个房间又是猛烈地一震。

      这一次震荡更加剧烈,朱大师霍地跳起来,大声道:「外面有人!」

      话音刚落,就听」啪啦」一声,整个房顶都塌了一块下来,还好没有砸到众人。众人抬头看去,外面的阳光直射进来,顿时就看到了正威风凛凛站在房梁上的两个人。

      小开才看一眼,就失声叫起来:「司马听雪!」

      房顶上站着两个人,一色的白衣如雪,孤傲如松,一人正是司马听雪,而另一人则是位老者,头髮鬍子都是雪白,手中拿着一把光华闪闪的长剑,映着阳光,反射出万道金光,两眼精光闪闪正盯在朱大师三人身上,厉声喝道:「何方妖魔,居然敢公然现世,欺我峨眉无人幺?」

      朱大师三人一齐倒抽了一口凉气,失声道:「峨眉派?」

      「不错,」那老者朗声道:「本人正是峨眉二代弟子雪眉,你们三个今日既然遇到我,还有何话可说?」

  • 名称:新海诚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19: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