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你的谎言超清

小竹的嘴巴微微张大,讶然道:「这幺厉害?」

     

      萧韵歎了口气:「我原本以为这样的记牌只是传说而已,没想到今天居然真的看见了。」

     

      事实证明,萧韵说的是正确的,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小开和宁愿没有犯任何错误,两人都放弃了该放弃的牌,所以,这四副牌重新洗了五遍,用了五遍,两人还是只有零星的胜负,而这零星的胜负,则完全是因为运气了。

     

      不过小竹注意到,宁愿仍然是一副轻鬆闲适的样子,小开额头的汗珠,却越来越密集了,很显然,再拖下去,对小开是不利的。

     

      果然,小开拍了拍桌子:「算了,第一局,我认输了。」

     

      「很好,」宁愿非常优雅的站起来,沖着萧韵露出一个充满男人魅力的笑容:「萧韵小姐,我一定会获得追求您的资格的。」

     

      「开哥,他耍诈了,」小关在小开心里道:「他可以透视牌,根本就不是靠记忆的。」

     

      「我知道,」小开歎了口气:「如果不是靠透视,他怎幺可能记得这幺清楚,而且还这幺轻鬆,我的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如果再跟他比下去,我怕我会累死过去。」

     

      「没关係,」小关愤愤道:「我们还有第二招呢,那招可是无敌的。」

     

      就见宁愿咄咄逼人的看了过来:「严小开,提出你的第二项内容吧。」

     

      小开深吸一口气,充满信心的道:「那好,我们来比一手画圆一手画方!」

     

      整个游艇上,忽然安静下来。

     

      小竹的眼睛亮了,萧韵的眼睛里也闪烁起奇异的光芒。

     

      「一手画圆,一手画方!」宁愿倒抽一口凉气。

     

      就听道尔先生用生硬的中国话充满惊讶的叫道:「噢!上帝呀,一手画圆,一手画方,有可能吗?」

     

      「当然!」小开昂首挺胸地看着宁愿:「怎幺样,惊愕了吧,害怕了吧,不行了吧?要不要大爷给你表演一下什幺叫一心二用呢?」

     

      「哦,你误会了,」宁愿忽然就笑了:「我刚刚只是很意外,我以为只有我会一手画圆一手画方呢,没想到你也会。」

     

      「你就吹吧。」小开很不雅观的竖起了中指:「现在可是有国际裁判在场的哦,你要把牛皮吹破了会很没面子的。」

     

      宁愿微微一笑,拍拍手,立刻有人把笔和纸拿了上来,小开注意到宁愿拿出来的竟然还不是钢笔,而是毛笔,顺便拿上来的还有一块砚台,里面淋漓的墨汁,显然是刚刚磨好的。

     

      这毛笔与宣纸,比起钢笔与草纸来,境界之高下真是判若云泥,小开吞了口唾沫,悄悄骂道:纨绔子弟,就会附庸风雅。

     

      可是小竹和萧韵,却已经被充分调动起了好奇心,不约而同的跨前一步,把眼光投到了宣纸上。

     

      宁愿把洁白的宣纸铺开,两手各握一直毛笔,手势十分标準,放在宣纸的两边,闭上眼睛,以同样的节奏和速度,不同的运笔方向,规规矩矩地画下一个方一个圆来,不但是同时开端,同时结束,而且连那两个图形的大小都几乎一样,而线条更是比工具做出来的还要标準,墨汁淋漓,力透纸背,显示了极深厚的书法造诣。

     

      小开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我的天哪!他居然真画出来了。」小关在小开心里大叫起来:「天哪!天赋异稟,天赋异稟啊!开哥,这个人资质不是一般的高呀,果然是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

     

      现在,这个天才悠悠地睁开眼睛,对着小开微微一笑:「如何?」

     

      小开灰头土脸的低下头去:「我输了。」

     

      他不想认输也不行了,虽然大家都能画,但论起细节来,论起标準程度来,小开真是拍马也赶不上宁愿的水準了。

     

      宁愿用一副彻底蔑视的表情看着小开:「你也算是挖空心思了,不过你根本是不可能赢我的,现在,提出你的第三个比赛项目吧。」

     

      小开看看小竹,再看看萧韵,两位美女都用担忧的表情看着自己,显然,已经没人看好自己了。

     

      「怎幺了,想不到了吗?」宁愿看着小开的样子,讽刺道:「你昨天不是说,要赢我很简单的吗?怎幺这会不说话了?」

     

      小开无语。

     

      「开哥,你不是还有一招的吗?」小关急了:「他都说这话了,你还不用?」

     

      「可是……可是人家不好意思嘛。」

     

              「靠,都这时候了,是面子重要还是胜负重要?」小关怒道:「你认输的话,萧韵姐姐就不是你的啦。」

     

      「她本来就不是我的,」小开有些脸红的偷偷看了下萧韵:「她对我是有企图的,她又不是真心喜欢我的,我才懒得管宁愿要做什幺呢。」

     

      「嘿嘿,真的假的,开哥?」小关奸笑起来:「你可别自己欺骗自己,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呀,她跟你是命中注定有缘分的,如果让宁愿得到了,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了。」

     

      「我……」小开咬咬牙:「不后悔!」

     

      正说到这,就听宁愿大笑起来:「严小开呀严小开,没招了吧,哈哈哈哈,我跟你说,你这样的下层渣滓是绝对不可能战胜我这样的社会精英人士的,否则,这个世界早就乱套了。」

     

      小开的怒火腾地冒了起来:「宁愿,赢就赢,输就输,你可别骂人。」

     

      「我骂人?」宁愿哈哈大笑:「不,不对,我从来不骂人,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告诉你,就是再多十个八个机会,你仍然没有机会赢我,我宁愿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你真能赢我,我不但不再纠缠萧韵小姐,而且,我把这艘游艇都送给你了!」  

     

      小开刷地跳了起来,声音顿时高了八度:「你说真的?游艇也送给我?」

     

      「当然是真的,」宁愿拍了拍身边的栏杆:「看,多好的游艇,这可是我的珍藏,价值八百多万美圆的极品啊!」

     

      「这是你逼我的,」小开咬牙切齿地走上前一步:「宁愿,输了你可别怪我!」

     

      「哎哟,我好怕,」宁愿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说吧,比什幺,本少爷奉陪到底。」他转头看了萧韵一眼:「萧韵小姐,我会在你面前好好表现的。」

     

      小开长长的吸了口气,捏紧拳头,一脸悲壮地看了看东方刚刚升起的太阳,大声道:「为了这艘游艇,我决定牺牲形象了,我要跟你比……比……比……」

     

      「到底比什幺?」萧韵急了。

     

      「比撒尿!」小开大声道。

     

      「撒尿?」宁愿有些错愕。

     

      「对,就比撒尿!」小开红着脸异常坚定地道:「你敢不敢?」

     

      「撒尿有什幺好比的,」宁愿的脸也红了:「好哇小开,你个臭流氓,自己无耻不要脸,还要拉我下水,你有露阴癖我可没有,要我在两位大美女面前失态,我肯定做不到。」

     

      道尔却咧着嘴巴哈哈笑了:「甯先生,这个好玩,这个要比,我十分乐意做你们的裁判。」

     

      「我没耍流氓,」小开道:「你别乱冤枉人,我是要跟你比比,谁撒尿撒的更远,你要不敢比完全可以认输。」

     

      小竹摸摸发烫的脸颊,低声问道:「萧总监,小开是什幺意思啊?」

     

      萧韵的眼睛闪闪发亮,又是讚歎又是好笑:「小开这次赢了。」

     

      「为什幺呀?」小竹满头雾水。

     

      「因为小开还是处,」萧韵也觉得有点害羞,低声道:「小竹妹妹,你也知道,男人如果没有那个过的话,撒尿总是撒得远一些的,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总有一些小男孩对着墙壁站成一排,比赛谁撒尿撒的远。」

     

      宁愿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且先不说胜负如何,要他这样一个讲究地位、形象、面子的大少爷,当着两大美女的面跟小开比撒尿,本身已经几乎是他无法接受的了,更何况,他也不傻,小开话一说完,他就已经知道小开的用意了。但是,到底比不比呢?他悄悄看看萧韵,只觉得越看越爱,心里说什幺也割捨不下,于是也一咬牙:「比就比,谁怕谁,不过我有个要求,我们俩单独比,有道尔先生做裁判就足够了。」

     

      「那不行,」为了游艇小开也豁出去了:「小竹可以不管,但萧总监是当事人,无论如何也得在场。」

     

      「你太无耻了!」宁愿实在说不出别的话来了。

     

      「嘿嘿,那随便你了,」小开道:「你不愿意比就算了,反正你是输定了。」

     

      宁愿一咬牙:「好,我答应了。」转而看向萧韵:「萧韵小姐,希望你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萧韵对他勉强笑笑,心思却全放在了小开身上,一想到等会要看到那幺羞人的东西,就觉得心里砰砰直跳,又觉得小开无耻,又觉得小开无赖,更多的却是觉得小开真聪明,这一招,绝对是神来之笔。

     

      其实她还没考虑到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小开和宁愿的身体反应,这两人羞答答的溜到游艇背面之后,偷偷看看就在旁边站着的大美女,双双涨红了脸,都没动静。

     

      「你先来吧,」小开道:「你是天才,我是小民,你优先。」

     

      「不用不用,」宁愿道:「刚刚都是我先,这次我让你先。」

     

      「你先你先,别客气,有始有终嘛。」

     

      「不不不,礼尚往来,你先吧。」

     

      道尔先生看得哈哈大笑,外国人到底还是比较开放些的,他笑道:「你们别吵了,没什幺不好意思的,一起吧。」

     

      「那好,一起。」小开和宁愿互相看看,恶狠狠的对瞪一眼,开始慢吞吞的把裤子往下拉,目前正是夏天,两人都只穿了单衣单裤,萧韵目光下移,早看到二人高高搭起的帐篷,忍不住更是面色红晕,眼波如水,那副娇羞无限的姿态,更是让两位选手无论怎幺暗念」色即是空」也不顶用了。

     

      道尔先生等了足有两分钟,实在是忍不住两个人的拖拉了,乾脆沖过去一手一个,」哧拉」一声已经把两个人的裤子同时拉了下来。

     

      「呀!」萧韵轻轻的惊呼了一声,飞快的用手捂住了眼睛,只觉得心里一阵狂跳,脸蛋已经烫得可以煮鸡蛋了,刚刚那惊鸿一瞥的影像还残留在她的脑海里,忍不住偷偷的想着:「嗯,小开好象更大些……呸呸呸,我怎幺想这幺羞人的事情……」她虽然心里想着不要看,却终于忍不住把手指漏出一条缝来,偷偷的看了出去。

     

      两个大男人站在那里,被道尔先生这幺一偷袭,双双都呆住了,等反应过来,才一齐大叫了一声。

     

      「叫什幺叫,该干什幺干什幺。」道尔先生不耐烦的道:「现在是决斗时间,可不是装纯情的时候。」

     

      这幺一说,两人倒还真放开了,互相看看,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斗志。

     

      「萧韵小姐,你把手放下来,好好看着,」道尔沖着萧韵喊道:「拿出点做裁判的职业素质来。」

     

      「我又不是职业裁判……」萧韵一边嘟囔着,一边一点点的把手放了下来,那副带着点委屈又带着点好奇的表情,弄得小开和宁愿二人更受不了了。

     

      「我宣布,比赛开始。」道尔先生有点不耐烦的看看手腕上的金表:「三分钟内没完成比赛者,以输论处。」

  • 名称:四月是你的谎言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1: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