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学生会超清

   第二天一大早,小开就赶到了飞轮港口,看看时间才八点半,距离与宁愿约定好的九点还差三十分钟,宁愿比他还来得早,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运动服,正在港口边做着热身运动,四肢灵活,躯体柔软,看起来确实有点运动健儿的风采,小开低头看看自己,花衬衫,西装短裤,还有脚上那双皮凉鞋,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比自己考虑的周到。

     

      「我们就在这里比?」小开四面看看,问宁愿:「不大合适吧。」

     

      「我自有安排,」宁愿微微一笑,指着港口里停泊的一艘游艇:「我们在那上面比。」

     

      那是一艘相当气派豪华的中型游艇,桃红的木甲板,白色的栏杆,淡蓝色的墙壁和整个流线型的结构,映着东方刚刚跃出水面的朝阳,显得美伦美奂,看得小开暗羡不已。

     

      宁愿显然看到了小开的样子,有些轻蔑的笑笑,又道:「为了今天的比赛,我还专程请来了一位着名的国际裁判,道尔先生。」

     

      游艇上,一个大鬍子沖着小开他们这边挥了挥手,操着生硬的中文跟他们打招呼:「嗨,甯先生準备好了吗?」

     

      「再等等,」宁愿扬声道:「还有人要来。」

     

      「还有谁?」小开奇怪的问。

     

      「萧韵小姐说要过来,」宁愿得意的道:「她说还会带一个朋友来。」

     

      正说到这里,就看到萧韵那辆熟悉的轿车远远的开了过来,小开皱皱眉,心想:「她怎幺昨天不告诉我?」

     

      车门开了,第一个走下来的竟是池小竹,她一看到小开,就微微一怔,小开看到小竹,更是说不出的意外。

     

      「萧总监,这是……」小竹显然也不知道怎幺回事:「你不是要带我来看好戏吗?」

     

      「对啊,」萧韵笑得风情万种:「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到底是怎幺回事?」小竹奇怪的看看一副跃跃欲试的宁愿,再看看正悄悄往后缩的小开:「小开,你告诉我吧。」

     

      「其实也没什幺,」萧韵咯咯笑道:「小开弟弟和甯大少爷今天是为我决斗哦。谁输了,谁就退出竞争。」

     

      这话一说出来,小竹的脸就微微一白。

     

      小开恨得牙痒痒的,颇有些尴尬的走到小竹身边:「小竹,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不用说了,」小竹抬起头来,对着小开嫣然一笑,轻声道:「虽然我不知道怎幺回事,但是我相信你。」

     

      小开半边话闷在肚子里,思绪顿时翻江倒海,就沖着小竹这几句话,只觉得便是当场死了,也已经无怨无悔了,可是感触太多反而说不出来了,只沖着小竹一笑:「回头给你解释,我先去跟他比赛。」

     

      「嗯,小开加油。」小竹的眼睛晶晶亮亮,萧韵在旁边看着,忽然就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郁闷,有点难受,有点……嫉妒?

     

      「我这是怎幺了?」萧韵用力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过来,轻轻一笑:「走吧,比赛开始了。」

     

      小开一踏上游艇,游艇就嗖的窜了出去,速度非常快,转眼就窜出了很远,回头再看,港口已经只剩下依稀的轮廓了,宁愿这才命令水手们停下来,转头道:「好了,这里应该够安静了吧,我们就此比过吧。」  

     

      「好,」小开胸有成竹的道:「我们先说好了,我随便提出三项比赛来,只要你输一项,就算你输了。」

     

      「那当然,」宁愿深情的看着萧韵,充满信心的道:「为了萧韵小姐,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那好,」小开道:「我要跟你比的第一项,是梭哈。」

     

      其实梭哈是香港人的叫法,也是扑克赌博中最常用的方法,宁愿一听到这两个字,就愣了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严小开,难道你昨天都没上网查一下我的情况吗?」

     

      「我为什幺要查?」小开满不在乎的道:「我肯定能赢嘛。」

     

      然后就有人过来摆上了赌桌,拿来了几副全新的扑克,宁愿拍拍手,就有人搬来两张椅子,分别放在了赌桌的两头,小开和宁愿遥遥相对坐下。

     

      「我们赌多大?」宁愿好整以暇的问道:「十万一把,还是二十万一把?」

     

      「呃……十块钱一把。」小开的脸有点红,说话却振振有辞:「   我们重在比胜负,又不是赌钱。」

     

      「可是我没零钱,」宁愿随手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在手里抖了抖:「怎幺办呢?」

     

      「哦,这没关係,」小开随手抽出一叠更厚的十块钱:「我这很多,我借给你。」

     

      萧韵看看宁愿有些发白的脸,忽然觉得小开这个人,其实也没自己想的这幺委琐,他好象也是有些心计的。

     

      道尔先生很熟练的站在中间,道:「两位準备好了吗?」

     

      小开点点头:「你发牌吧。」

     

      道尔先生显然也是此道高手,抽出一副扑克,洗得花样百出,萧韵和小竹在旁边看得眼花缭乱,正在讚歎,就听小开忽道:「道尔先生,一副不过瘾,要不你放两副牌吧。」

     

      宁愿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道尔先生的手,一眨也不眨,嘴里却笑道:「两副也没意思,如果真要玩大的,那就四副吧。」

     

      「好,」小开点点头:「四副就四副。」

     

      道尔先生显然被两人镇住了,小心翼翼的问:「你们确定?」

     

      「当然。」两人一起回答。

     

      道尔先生也不多话,再拿出三副牌来,混杂在一起,重新开始洗牌,由于五十四张牌变成了二百一十六张,洗牌的难度就大得多了,但是道尔的一双手相当大,而手法也十分熟稔,就看到扑克在他手里仿佛一条条有灵性的纸龙一样蜿蜒飞舞,这次,萧韵和小竹是彻底看不清楚了,小开的眼睛死盯着扑克,额头上也开始冒出汗来,现在的情形,对记忆难度和记忆强度的要求,已经对他构成了足够大的挑战了。

      反观宁愿,虽然仍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但是神态依然轻鬆悠闲,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道尔这一洗牌,就洗了足有五分钟,才」啪」的把牌合上:「严先生,甯先生,可以开始了吧?」

     

      小开微微点头,一言不发,满脑子装的都是整整二百多张牌的顺序,确实是不敢出任何差错,宁愿却很轻鬆的微笑起来:「可以。」

     

      第一局,小开的牌面是两条A一条K,宁愿是三、五、七三张散牌,小开的胜算极大,可是小开毫不犹豫就把牌扔了出去:「不跟。」

     

      宁愿有些诧异的看看小开,微微一笑,也把牌扔了。

     

      小竹皱皱眉,低声道:「他在干什幺呀。」

     

      「他没错,」萧韵解释道:「如果他们再摸两张牌,小开肯定就输了。」

     

      「你怎幺知道?」小竹道:「你也会赌这个?」

     

      萧韵笑了:「我当然没这个水準,但是能够想像得到,他们两个其实都知道整副牌的顺序,在我们看来,他们是在赌运气,但对他们而言,相当于是亮着牌玩的。」

     

  • 名称:妄想学生会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1: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