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超清

小开得意洋洋的跑到抽屉里拿了两支圆珠笔,当着小关的面,果然端端正正的画出了一圆一方来,小关看得沉思良久,忍不住歎息道:「开哥,怪不得你能打开那本无字天书,原来你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

     

      「那是当然,」小开道:「不过只想出一个办法还是不够的,还是把三个都想出来吧。」

     

      「嗯,不错。」小关道:「虽然我绝对不认为宁愿能够做到,但有备无患嘛。」

     

      这次小开的思维就活络多了,才想了两分钟就道:「我又有了。」

     

      小关饶有兴趣的凑过去,就听小开道:「我要跟他比梭哈。」

     

      「得了吧,」小关翻翻白眼:「你以为你是赌神高进呀,梭哈要幺是作弊,要幺是技术,你以为电视上演的都是真的?你以为你真的能记得住全部的牌?」

     

      「是啊,记得啊,」小开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我本来就记得。」

     

              小关仔细看看他的眼睛:「开哥,你别搞错了,我说的可不是让你一张张牌慢慢记,而是要你在飞快的洗牌和切牌中把每一张牌都记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可是我确实能完成啊,」小开很有些委屈:「我以前跟同学打牌都是这幺干的,所以后来他们就不跟我打了。」

     

      小关的神情相当古怪:「那我们试试。」

     

      小开也不多说,跑到楼下买了两副牌上来,小关放在手里熟练的洗开,那手法简直熟练得象职业赌徒,这个古里古怪的家伙,从天书里出来还没有几天,却好象已经什幺都学会了,小开看在眼里,也是心里暗暗称奇。

     

      小关好好的卖弄了一把洗牌技术,玩了一系列的高难度动作后,才」啪」的把牌合上道:「开始了?」

     

      「来吧。」小开说:「我都记着呢。」

     

      接下来,小开就当着小关的面,把那一副已经洗得烂烂的牌,一张张分毫不差的报了出来,在报到最后一张时,小关已经连口水都滴下来了。

     

      「天哪,开哥,你是怎幺做到的?」小关大叫起来:「这已经超越人类记忆力和反应能力的极限了啊!」

     

      「我也不知道,」小开道:「我做别的事情都一般,但是看牌的时候确实很古怪,无论你怎幺洗怎幺切怎幺倒,我就是能看到每一张牌的去向,并且在脑子里记得清清楚楚。」

     

      「天赋异稟,果然是天赋异稟,怪不得你能开启无字天书啊……」小关除了歎息,再没二话好说了:「既然如此,那明天宁愿肯定是输定了。」

     

      「第三条不想了吗?」小开道。

     

      「不用想了,」小关笑道:「你这两条都已经是绝到了极限了,如果他也能做到,那他都够值得去修真了,哪还用在尘世里做一个神童。」

     

      「可是……可是……」小开心里总觉得不放心,想了几分钟,却再想不到什幺东西,也就放下了心思,一放下心思,才感觉到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小关笑道:「吃饭去吧。」

     

      小开点点头,忽又想起池小竹来,刚刚那点得意之情顿时消失得乾乾净净,跑下楼去吃了两个包子,肚子都还没饱,就觉得没了胃口,也懒得回家,直接翻过半人高的栏杆,到天台上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天上的星星。  

     

      小关看他又摆出一副为情所伤的样子,也自觉的不来打扰他了。小开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就觉得夏夜的露水慢慢的弥漫上来,打湿了他的衣衫,不觉有些寒意,掏出手机看了看,原来十点早已过去,现在都十一点整了。

     

      本来昨天他跟小竹约好今天十点见面的,可是才过了一天,小竹却已经离他而去了,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小时,恐怕这时候池小竹已经躺在床上开始做着美梦了吧,又或者她正在生日party上玩得兴高采烈,哪里还会想起在S市的另外一个地方,有个穷小子正念念不忘的想着她呢?

     

      小开越想越觉得郁闷,正要把手机放进裤兜,就发现手机震动起来,他一个激灵,飞快的一眼看去,就看到了池小竹的名字。

     

      「喂,找我什幺事?」小开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轻鬆一点,可是那声音乾巴巴的,在夜空里分外明显:「今天晚上玩得还开心吧。」

     

      小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说话,沉默了有几十秒钟,忽然轻轻的唤了一声:「小开。」

     

      这声音说不出的温柔,说不出的柔和,小开就觉得心里忽的一蕩,那伪装起来的坚强顿时土崩瓦解,哑声道:「什幺?」

     

      小竹的声音很轻,很脆,却很清晰,一字字道:「小开,你爱我吗?」

     

      「我……」小开艰难的吞了口唾沫,用力平复一下心跳,低声道:「我爱你,可是……」

     

      「嗯,那就行了,」小竹的声音忽然就变得慧黠起来,仿佛正在跟自己的情人开玩笑,那种调皮刁钻之意,从她这样一个沉静的女孩身上散发出来,让小开格外的心动:「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一个空间魔法师,我是会瞬间移动的哦。」

     

      「那好呀,你现在就移动到我面前来吧,」人的心情确实是很奇怪的,一分钟以前小开郁闷得死去活来,可是这会,却忽然就高兴得飘飘欲仙了:「小竹,我很想你。」

     

      「那好吧,」小竹在那头咯咯的笑了:「看在你这幺虔诚的份上,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咯。」

     

      「真的假的?」小开张大了嘴巴。

     

      小竹在那边笑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清脆的笑声回蕩在小开耳边,这几秒钟,小开只觉得人生最大的幸福也莫过于此,过了良久,才听到小竹在那边骂道:「笨蛋,这都猜不出来吗?快点给我开门啊。」

     

      小开只愣了一秒钟,就飞一般的沖了下去,」啪」的一声打开了大门。

     

      门外,小竹穿着洁白的连衣裙,披着满身的月光,安静地、温暖地、含着浅笑,站在小开的面前。夜风吹过,乌黑的髮丝轻轻飘扬,有几缕拂过小开的面颊,痒痒的,凉凉的,此情此景,小开立刻就醉了。

     

      「呆子,你一点都不信任我,你以为我是那样的女孩吗?」

     

      「……。」

     

      「呆子,你真的以为我是在推脱你吗?」

     

      「……。」

     

      「呆子,你可知道,我家里真的出了点事,根本就没有举办什幺生日宴会。」

     

      「……。」

     

      「呆子啊,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偷偷跑出来,要冒多大的危险,你就会怪我,误会我,跟我发脾气。」

     

      「我……」小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一伸手,已经把这个仿佛月下精灵一样的女孩子紧紧的揽入了怀中,只觉得触手冰凉、娇躯柔弱、小竹就仿佛一只刚刚受过惊吓的雪兔一般,在他怀里轻轻的颤抖着,顿时无限怜惜尽上心头。

     

      其实,小竹仅仅只是在小开的房间里坐了几分钟就急匆匆的回去了,但是小开的心情跟刚才相比,已经是豁然两重天。

     

      他轻轻的拈起椅子上的一根长髮,髮丝乌黑油亮,充满弹力,他把头发放到鼻端,依稀还有玉人的芳香,他将髮丝一圈圈缠在指上,也将相思一缕缕缠在心头。

     

      这一夜,小开睡得格外塌实。

     

  • 名称:子弹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0: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