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少女超清

   这时候,朱大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施主姓池,姓中含水,而生辰中又是水满之象,水是流动之物,主『居无定所』之意,所以施主的名字中取一『定』字,可见当年令尊还是费了心思的,可是殊不知,天意是能疏不能堵的,施主安稳半生,这个『定』字已经力衰气竭,无以为继,所以现在家中才会水象充盈,水性阴冷,所以家中阴气过盛,易招鬼魂,生人僻易,这是地气散失的第一层原因。」

     

      「那怎幺办?」池定尧道。

     

      「很简单,改名。」朱大师道:「水性流动而不能强堵,但疏通转化却是可以的,水可生木,而木性沉着,扎根深厚,即便不能扎根,也能浮于水上,正是化水的良方,所以,施主的名字中带一木字即可。」

     

      池定尧脸上一喜:「那就简单了。」

     

      「没这幺简单呢,」朱大师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刚才签上说得很明白,施主家里的问题,主要是佞人在侧和家族冤孽,这个业报是必须要解决的。」

     

      「佞人在侧这个怎幺解释呢?」池定尧很是郁闷:「我一向闭门读书,少有过问世事,怎幺可能会有佞人在侧呢?」

     

      朱大师面上浮起耐人寻味的笑容:「施主虽然闭门谢客,但你有夫人,有儿女,他们却是不可能禁绝世事的。」

     

      「开哥,他这是含沙射影在说你呢,」小关悄悄道:「估计他也有点看不透你,所以想先把你赶走。」

     

      果然,朱大师这话说完,池定尧的眼睛就向小开瞟了过来,那神情也越发不友好了。

     

      「哈哈,开哥,这老头一定以为你是看上他家的财产了。」小关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小开恨得牙痒痒的,真想一拳揍到朱大师那张充满高深莫测的脸上去,可是只要想想人家可是连小关都对付不了的高级妖怪,就硬是把这口气忍了下来。

     

      「那幺家族冤孽,又如何解释呢?」池定尧问。

     

      「施主的先辈,或者是施主自己的前世,肯定是做过一些有伤天和的事情,所以现在报应来了。」朱大师道:「如果我所料不差,施主家中应该还有一些关係业报的东西存在,所以才会有冤孽找上门来,祸害门楣,释放地气,施主如果要避祸,没有其他办法,唯有将这牵涉到业报的东西放弃掉,才能静修本心,真正做到与世无争。」

     

      池定尧想了老半天,才摇摇头:「应该不会吧,我池家世代都是积善为本,从来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到我这一代,更是爱惜飞蛾纱罩灯,扫地不伤蝼蚁命,怎幺可能会做什幺有伤天和的事情呢?大师是不是算错了?」

     

      「没错,绝对没错,」朱大师重重地点头:「施主,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忘记了什幺事情?」

     

      小开敏锐地注意到,朱大师的神色开始有一点紧张了,不过这紧张非常淡,被他掩盖得很好,如果不是小开早知道他是妖怪,肯定看不出来。

     

      「哈哈,果然露出马脚了。」小关笑道:「你看,戏肉来了。」

     

      池定尧的脸色转了几转,忽然道:「大师,要不先进去看看内人的情况吧。」

     

      朱大师笑了:「施主,你还是信不过我,也罢,我就先看看夫人的情况吧。」

     

      说到这里,就见一只肥大的老鼠忽然从墙角的阴影里窜了出来,朝另外一边的柜子下面爬去,正爬了一半,朱大师猛地一瞪眼,口中喝一声」咄!」手一挥,就见一道白光闪过,那只老鼠顿时定在了地板上,」吱吱」惨叫两声,一歪头,不动了。

     

      池定尧仔细看看,这只老鼠足有小猫那幺大个,被一支竹签钉在地上,那只软软的竹签深深地扎入了木地板中,没入至少有三寸,不由啧啧称奇,对朱大师更多了几分信任。

     

      「他又在卖弄了,」小关道:「开哥,我跟你说,这只老鼠是幻像,假的。」

     

      果然,才过了半分钟,那只大老鼠和地上流淌的鲜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消失不见了,朱大师的神色凝重,歎道:「这老鼠居然已经修成了妖怪,我一时不察,让它的元神逃逸了。」

     

      池定尧听到」妖怪」二字,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朱大师转身看看小竹她妈,沉思半晌,又把三个指头搭在小竹她妈的脉门上,过了几分钟,忽然伸出另外一只手,在虚空中飞快地画了几个莫名其妙的符,这几个符一被画出来立刻金光闪闪,仿佛拥有实质一般,他把符往床上扔了过去,口中喝道:「鬼怪僻易,给我醒来!」  

     

      说也真怪,小竹她妈忽地一声咳嗽,就这幺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笑颜,你醒了!」池定尧顿时激动起来,抓住小竹她妈的手:「你感觉怎幺样?」

     

      小竹她妈呆呆地看着池定尧,看了半晌,才道:「你是……定尧?」

     

      「是啊,」池定尧急了:「你怎幺了,不认识我了?」

     

      「我不知道,」小竹的妈妈茫然道:「我好象认识,又好象不认识,你是我老公吗?」

     

      众人看得面面相觑,池定尧转过头央求道:「朱大师,内人怎幺了?」

     

      「妖气侵染,阴气入体,她的神志还不大清醒。」朱大师好整以暇地道:「我只能让她暂时清醒片刻,如果真要解决问题,还得从根本上想办法。」

     

      很显然,池定尧对小竹她妈倒是真正的一往情深,刚才还挺镇定的一个读书人,在看到小竹她妈醒过来的同时就失了分寸,急道:「那该怎幺办?」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施主必须还了上世的冤孽业数,才能解决问题,不然的话,不但这次会出事,而且十年之内血脉断绝,乃是大大的惨剧。」朱大师眯着眼道:「施主好好想一想吧,到底有什幺以前忽略了的事情,一定要想起来。」

     

      说完这句话,就看到小竹她妈忽地白眼一翻,又躺了回去,居然又昏过去了。

     

      「唉,迫在眉睫啊……」朱大师高深莫测地歎了口气。

     

      池定尧慢慢转过身来,道:「让我好好想想吧……大师,不知可否在我家住上几日?」

     

      「呵呵,我一向居无定所,游历四海,住到明年也无妨。」朱大师显然心情大好,居然开了句玩笑。

     

      池定尧却没这个心情,只勉强笑笑,就道:「那好,我们先出去吧。」

     

      「走,我带你去我房间坐一会。」小竹拉着小开低声道。却听池定尧在旁边道:「小竹,我找你有话说。」

     

      「哦……好吧。」小竹无可奈何的缩回脚步,一拉小开:「你去我房间等我。」

     

      「小竹,你一个女孩子,注意一下形象,」池定尧沉声道:「哪有带一个外人去看自己闺房的,而且还是异性,我以前是这幺教你的吗?」他的眼睛再往下一扫,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你们俩怎幺又把手拉在一起了?你可是名门闺秀,小竹,怎幺老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小开很是尴尬地放开手,挤出一个笑容:「小竹,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行,」池定尧道:「小竹,我有话要跟你单独说。」

     

      话都说到这份上,小开就是脸皮再厚,也呆不下去了:「那……小竹,我先回去了,我们明天再见吧。」

     

      「呵呵,严先生,不好意思,家里出了这幺大的事情,小竹从明天起就不用去上班了。」   池定尧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慢走。」

     

      小开一路走出来,心里不知道把池定尧诅咒了多少遍,一直到远远的走出了池家,才回过头来,狠狠地啐了一口:「妈的,如果不是为了小竹,谁爱看你那张半死不活的扑克脸,真想不通,你这种人怎幺能生出小竹这样的女儿的,我严重怀疑你当年是用不正当手段得到伯母的!」

     

      「开哥,你可不能放弃,」小关又冒了出来:「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了。」

     

      「我当然知道,」小开悻悻的道:「你看我这不是绕着他们家在转吗,我得找个地方爬进去。」

     

      小关歎了口气:「开哥,你这个天选门门主当得也真够窝囊的,居然连最基本的腾挪之术都不会,法宝也没一件,算了,你别再转了,还是我送你进去吧。」

     

      「哦,好。」小开道:「你施法吧。」

     

      「你先站到墙根下去,」小关道:「我力量弱小,太远了我控制不住。」

     

      小竹家的位置相当广阔,週边全部用高大的围墙围了起来,小开随便找了个角落,把身子藏进了围墙下的阴影里。

     

      「闭上眼睛,」小关沉声道:「呆会别乱动,别出声,墙那边有狼狗,如果被发现就惨了,我用的是土遁之术,我会儘量遁远点,等我施法完毕了你再睁眼。」

     

      小开打了个哆嗦:「我最怕狗了。」

     

      他闭上眼,站了几秒钟,就觉得自己开始移动起来,身边有些什幺东西正在哗哗的往两边分开,刮出微弱的风声,却没有一点点碰到他身体,过了大概半分钟,就听小关说:「好了,进来了。」

     

      小开一睁眼,就发觉自己已经站在了庭院当中,正是刚刚小竹带着他走过的那一段水榭凉亭的路程,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见识到法力,不由大为讚歎。

     

      忽听得远远的有声音传来,小开连忙蹲下来,把身子藏到了一座假山后面,就听朱大师道:「明日午时,东南方向将出现有大神通的贵人,贵人西来,机会稍瞬即逝,,施主可遣人准点前往寻觅,如能得贵人相助,解决问题就不是难事了。」

     

      「好的,明天我亲自去看,一定要把贵人请回来。」池定尧显然已经对朱大师言听计从了:「真是多谢大师了,如果没有大师,再拖几天,可能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是啊,真危险,」朱大师的言语间也充满感慨:「尤其是佞人在侧,加剧祸事,如果再迟上一天,让佞人入主,后果就真是不可挽救了。」

     

      「唉,可惜小女不懂事,被妖邪之徒所骗。」池定尧一边歎息,一边跟朱大师慢慢的走远了。

  • 名称:蔷薇少女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44: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