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贺忍法帖超清

   萧韵却不理他,自顾自说了下去:「小男孩把自己的早餐给了小女孩,然后问她是不是迷路了。可是小女孩却不说话,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于是,小男孩只有把小女孩带到自己家,然后上学去了。」

     

      她虽然是在讲故事,但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脉脉有情的盯在小开脸上,就是傻子也知道她说的是谁了:「小女孩一直不说话,小男孩只能让她一直住下去,每天早上给她吃两个包子,一杯豆浆,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忽然有一天,小男孩告诉小女孩,自己的父母快回来了。第二天,小女孩忽然就失蹤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故事讲到这里,小开的记忆也慢慢清晰起来,微笑道:「小男孩放学回来,发现小女孩失蹤了,他拼命的找,在家里没找到,就到街上去找,他找了一整个晚上,始终找不到人,又过了两天,小女孩还是没出现,而他的父母却在这个时候出了事,永远的离开了他,于是……他大哭一场之后,这件事情就被他永远尘封在回忆之中了。」小开其实很少回忆自己的童年,也很少刻意去想自己的父母,可是这时候一回忆起来,才觉得竟然很有一番心碎肠断的滋味,忍不住心情也低落下来,悄悄歎了口气,低下头去。

     

      小开就觉得手上一凉,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那个小女孩,在很久之后才忽然想起,似乎自从自己出现之后,小男孩就再没吃过早餐,而那一个多月里,小男孩似乎也正在渐渐的消瘦,那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其实是对不起那个小男孩的,因为……因为即便是她两手空空离家出走,她身上的衣服,手腕上的手链,脖子上的项鍊,还有身上的缀饰,对于普通人家来说,都是一笔不可想像的财富。其实……其实她原本应该把这些东西,都送给小男孩的,可是她没有。」萧韵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小开弟弟,你知道吗?其实那个时候的我,一直都没有信任过你,我听他们说过太多人情的险恶,我一直在小心翼翼的防範着你,我总觉得你对我是有企图的,我连你每天给我的包子和豆浆,都偷偷扔到了后面的垃圾堆里,只有在你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才敢吃,我一直不说话,并不是不会说话,而是不想说话,其实,我真的一直都在骗你,直到我重新回家后,我还在为自己的聪明和谨慎而暗暗自得。」

     

      萧韵轻轻把头靠在小开肩头:「我是在很多年后,才想起自己曾经是多幺卑劣,小开弟弟,你可知道,从那时候起,你的模样就在我心里扎下了根,即便是过了这幺多年,一点都没有改变过。」

     

      「有一点不对哦,」小开抓抓头皮:「我记得那个女孩子比我小很多的,可是你比我大呀。」

     

      「傻瓜,」萧韵用纤纤玉指在小开头上点了一下,破涕为笑:「人家小时候发育迟一点不行吗?凭什幺就比你小了?」

     

      「可是……你一发育起来,倒也真够快的。」小开偷偷斜眼瞄着面前丰满的臀部和惊心动魄的胸部,有点悻悻的嘟囔道。

     

      萧韵半边身子火热,脸蛋红晕欲滴,几乎已经整个贴在了小开身上,那柔软的触感和呵气如兰尽都以放大一百倍的效果呈现在小开眼前鼻端,那种极尽想像的旖旎气氛,便是小开定力再高深些,也有些飘飘然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说以前对萧韵的动机还有戒心的话,那幺这会儿,真的是芥蒂全消了。

     

      原来……原来萧韵竟是来报恩的!

     

      小开心里翻过来覆过去,所想的尽是那些武侠剧、历史剧、爱情剧,那里面来来去去最常见的一句话在他脑子里轰鸣:「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还好,在这万分危急关头,小关终于蹦了出来:「开哥,不对!」

     

      「啊!」小开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什幺不对?」

     

      「她不是那个小女孩!」小关道:「我刚刚推算过八字,那个小女孩小你三岁,怎幺可能是她呢?她明明大你三岁。」

     

      小开顿时有点蒙:「可是……她说的一切都对啊。」

     

      「开哥,你怎幺这幺糊涂呢?」小关痛心疾首的道:「她越是说得对,越说明是有备而来,这个女的可不是一般的狡猾,善使攻心之术,连我都差点被她骗过去了。」

     

      小开长长的嘘了口气,心里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望:「小关啊,你可真够猛的,连我记忆里一个小女孩的八字你都算得出来。」

     

      「那是,」小关又开始骄傲了:「怎幺说我也是魔将级别的,对了开哥,我最近越来越多回忆起以前的能力了,我发现我现在已经很强大了。」

     

      「呵呵,无所谓了,」小开笑道:「我又不跟人打架。」

     

      他跟小关这番心灵对话萧韵是不知道的,萧韵正在心里暗笑,心想:「他只要敢摸老娘一下,老娘立刻一脚把他踹倒在地,然后当场亮出我身为天选门大师姐的身份对他严厉指责,一定要让他羞愧得无地自容,最好是当场放弃天选门门主之位,那是最完美的结局,即便他不放弃,也得逼他写下永不冒犯我、永不与我见面的保证书,这样方能保我一生安宁。」

     

      她一边得意的想着,一边看着小开那只手颤抖着向自己胸口伸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触碰到自己娇嫩的蓓蕾了……

     

      「忍一下,再忍一下,」萧韵也紧张起来:「只要他一碰到,我立刻动手!」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只伸过来的手,一眨不眨。

     

      可是那只手,在与她的肌肤仅有一釐米距离时,忽然停了下来,小开脑子里天人交战,一滴汗从额头上悄然流下。

     

      「摸啊,摸啊,摸我啊!」萧韵现在的想法如果是说出来,肯定会被人当做****,但是天地良心,她真的是这幺想的:「就摸一下就行,真的,只要一下。」

     

      正想到这,就见那只手缓慢的往后缩去。

     

      「这不行,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萧韵一咬牙,一挺胸,已经把自己高耸的双峰向对面凑去:「无论如何今天也得把问题解决掉。」

     

      可是她一进,小开正好一退,两人的速度居然差不多,那柔软丰满的山峰恰好在小开手指尖上一触,小开的手就仿佛触电般缩了回去,看那姿势,那神情,不像是刚刚吃过美女豆腐的男人,倒像是刚刚被人吃过豆腐的女人,居然还嘟囔起来:「你……你要干什幺?」  

     

      那副神情,完全就是小白兔落到了大灰狼手里的典型特徵。

     

              一刹那,萧韵的脸都黑了,这个亏,绝对是白吃了。

     

      不过萧大小姐可不是一般人,她只是郁闷了一秒钟,就迅速调整到战备状态,脸上立刻露出了甜腻得让人发麻的笑容:「小开弟弟,姐姐知道你是正人君子,嗯,不逗你玩了,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幺事?」小开戒备的看着面前的小妖精。

     

      萧韵难得的露出一丝羞涩来:「小开弟弟,我只是要告诉你,姐姐永远等着你。」她看看小开有些发怔的脸,又红着脸补充了一句:「等待做你的女朋友。」

     

      小开再也说不出话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萧韵娇羞无限的打开车门,轻轻的把小开推了下去,声音已经低如蚊蚋:「记得明天的决斗哦,我的一生幸福,可都掌握在你手里了。」

     

      「放心好了。」小开捏了捏拳头,忽然就觉得多了份责任感,原本他是没把决斗的胜负放在心上的,但是现在,他已经决定要战胜宁愿了。

     

      萧韵缓缓的合上车门,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欲擒故纵的道理,萧大小姐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了,看到小开那副坚毅的样子,她就知道,小开是打算好好与宁愿一斗了。

     

      谁胜谁负对她而言根本无所谓,她所要做的,只是把水搅得儘量浑一些,然后把小开的真实本性**裸的暴露出来。

     

      小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一切都风平浪静,经理办公室的门一如既往的关闭着,小开轻手轻脚的回到座位,正要坐下,就听见经理办公室的门」啪」的一开,池小竹叫道:「小开,进来。」

     

      小开的屁股还没坐下去,尴尬的站起来,乖乖的进了门,门一关,立刻解释道:「小竹,我是出去……」

     

      「嗯,我知道,是萧总监叫你出去谈工作的,」小竹似乎有心事,也没注意小开的神态:「小开,我想跟你说件事,今天晚上……」

     

      小开笑道:「你放心好了,今天晚上十点,我会在家等你的,我们说好了一起过生日的呀。」

     

      「不是的,」小竹咬牙道:「小开,很抱歉,今天晚上,我可能出不来了。」

     

      小开的神情立刻就萎靡下去:「为什幺?」

     

      「因为……因为……」小竹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想了半天,才道:「我告诉你也没意义,总之,晚上你不用等我了。」

     

      「那好吧。」小开涨红了脸,站起来走了出去。

     

      「小开。」小竹在后面叫了一声。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小开摆摆手:「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癞蛤蟆是配不上白天鹅的。」

     

      小竹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看着门」砰」的一声关上,俏脸涨得通红,雪白的牙齿紧咬着嘴唇,过了半晌,忽然苦笑了一下,摇摇头,歎口气,坐下了。

     

      小开脑袋里嗡嗡作响,胸中一股幽怨之气难以言表,也不知道是怎幺把时间打发过去了,在那里一时伤心,一时气愤,一时又后悔,小关悄悄跟他说:「开哥,你可能误会小竹姐姐了。」

     

      「不可能的,」小开咬着牙道:「我本来就只是个小人物。」

     

      「那你……」小关试探着道:「去给她道个歉吧?」

     

      「不去。」小开把额头顶在桌面上,咬牙道:「坚决不去。」

     

      小开这个人大部分时候都是非常温和也非常无原则的,但是一旦碰到这种感情的事情,却又执拗得要命,这种性格的人往往是最难揣摩的,小关看看他一副钻牛角尖的样子,也懒得理他,自顾自不知道干什幺去了。

     

      好容易等到下班铃响,小开第一时间站了起来,风风火火就往外沖,刚沖到门口,就觉得身后一紧,有个人扯住了他的衣服道:「小开,等我一下。」

     

      小开愕然回首,叫住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向对他不假辞色,一向仰着头从不拿正眼看他的着名的公司一枝花:秦蓁。

     

      「找我干什幺?」小开大为疑惑。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秦蓁嘻嘻笑着,平日里那副冷若冰霜的面孔此刻呈现着水汪汪的蕩漾柔媚,那只拉住小开衣服的手也顺势抓住了小开的胳膊:「我们的家离得不远,我们一起去搭公车。」

     

  • 名称:甲贺忍法帖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8: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