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超清

池定尧的神情十分忧虑,歎道:「西医找不出问题来,中医也找不出问题来,到底她这是什幺病呢?」

     

      「池先生,我倒有个提议,」欧阳生道:「虽然我看不出是什幺问题,但是在中医界的行医宗旨里,却一直都有风水运数配合下药的说法,我看贵夫人这情况,极有可能是风水运程方面出了问题,适才老夫进来之前,看到院子里鼠患横行,十分诡异,显然地气已失,邪气侵染,目前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把贵夫人转移到地气充沛福缘深厚的地方,徐图后计。」

     

      「您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呢,」   池定尧苦笑道:「可是内人身上却有个异常古怪的现象,只要一把她搬出这院子,她立刻就双眼翻白,口吐白沫,四肢抽搐,那种症状倒像是发羊角风,我们试过两次,实在不忍心看她受这样的痛苦,只得把她又抬了回来。」

     

      「哦,这样啊……」欧阳生抚了抚长髯,沉吟片刻,终于歎了口气:「既如此,池先生还是试着去找找高僧名道之流吧,这已经不仅仅是医术能解决的问题了。」

     

      池定尧也歎息起来:「不瞒欧阳先生,我正是打算这次失败之后,就去市郊的定安寺去请主持方丈的。」

     

      正说到这里,忽然听到远远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这是什幺人家,怎幺阴气如此之重?地气流失,百病从生,十年之后,血脉断绝呀!」

     

      池定尧吃了一惊:「这是什幺声音?怎幺好象就在院子外面?」

     

      要知道池家的占地面积是极大的,外人如果要进来,必须从正门入,而在正门口说话,这里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的,可是这个人的声音洪亮高亢,显然离这里已经不远了,这就很有些蹊跷了。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一个佣人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老爷,有个算命先生在外面求见。」

     

      池定尧皱眉道:「十七,我平时怎幺教你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才是读书人应有的修养,你看看你这副样子……哦,你是说他现在还在大门口?」

     

      十七立刻就镇定下来,垂眉道:「是的,他说要见您一面。」

     

      池定尧道:「既然是求见,为什幺还要在门口高声喧哗?」

     

      十七奇道:「没有喧哗啊,他人倒是挺客气的,站在门口,一句话也不多说。」

     

      池定尧的脸色连变了几变,才道:「请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十七带着一个算命先生进来了,这个算命先生长着几根稀稀拉拉的鬍子,白色的眉毛比一般人都要长一倍,从两边微微的垂下来,看起来倒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池定尧径直向他迎上去,道:「大师有何见教?」他走过去的时候,有意无意的从小开和小竹两人中间穿过,把两人拉在一起的手硬是给分开了。

     

      算命先生呵呵一笑:「我今日偶然路过贵宅,发现贵宅外面一层淡淡的雾气向外流失,仔细观看,才发现乃是地气散逸之局,如此看来,住在此地的人应该是祸事频来,百病丛生,正好本人略通风水之术,所以不自量力毛遂自荐,想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  

     

      池定尧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天,才道:「那我如何才能相信你?」

     

      算命先生微微一笑:「缘分本是天定,天意原本无因,信与不信也在施主一念之间,你若不信,我立刻转身便走,绝对不会多一句话。」

     

      池定尧被他说得愣了半天,才点点头:「好,那你说说,为什幺我家的地气会散逸,我又该如何化解呢?」

     

      算命先生把手里的长竹竿顺手插在地上,院子外面本来是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坚固异常,被他这一插,居然像是铁秆穿豆腐一样,无声无息就插了进去,稳稳地站在那里,算命先生把布幔一扯,现出上面一个大大的」朱」字来:「我姓朱,施主叫我朱大师便是。」

     

      他随手从身上的袍子里拿出一筒签来,道:「施主,前尘后世、兇险极乐,尽在这方寸之中。」

     

      池定尧点点头,也不多说,从那筒中抽出一根签来。

     

      「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小开偷偷的问小关:「我总觉得不对劲。」

     

      「当然有问题,」小关的态度难得的严肃:「开哥,这个朱大师是个妖怪。」

     

      「妖怪!」小开吓了一跳:「这世界上还真有妖怪啊?」

     

      「当然,有修真就有妖怪,这有什幺大惊小怪的,」小关道:「这院子里可不止他一个妖怪,刚刚那只大老鼠也是修炼成精的,另外,这院子里除了老鼠,还有蜘蛛,还有蚂蚁,还有很多古怪的东西,都是妖怪,不过能够幻化人形的,也就面前这一个。」

     

      小开倒抽了一口凉气:「你是说,这里是个妖怪窝?」

     

      「差不多就是这样。」小关道:「我看至少也有十个八个妖怪。」

     

      小开的脸有些发白了:「它们想干什幺?要不你把它们都干掉吧。」

     

      「我也不知道它们想干什幺,不过我估计不是要害人,如果要害人的话早就害了,哪还用等这幺多天,所以估计是找什幺东西,」小关道:「这些妖怪都是有几百年道行的,有的还可以化形为人,我恐怕对付不了。」

     

      「你都修炼几万年了,连几个妖怪都对付不了?」小开急了:「那小竹怎幺办?」

     

      「哼,如果我的力量都恢复的话,它们就是来一万个也不够我一指头的,」小关也郁闷了:「我现在的力量被禁锢得这幺惨,还不是都怪你那本破书,你还好意思来埋怨我。」

     

      「那怎幺办?」小开额头上冒出汗来:「我不管,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救小竹。」

     

      小关歎了口气:「先别说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估计它们是想在小竹姐姐家找什幺东西,只要这个东西没找到,它们就肯定不会杀人。」

     

      正说到这,就见朱大师忽然回头,眸子里精光闪闪,深深的看了小开一眼,小开被他看得一个哆嗦,正要强装镇定反瞪回去,朱大师已经转过身,开始给池定尧解起签来。

     

      「为有佞人怀叵测,亦见前缘干天和,七重七世劫不断,戒贪灭欲修本心。这是一支下下签啊,」朱大师侃侃而谈:「签上说得很清楚,你们家的劫难乃是七重七世累积起来的业数,因为以前做过有伤天和的事情,所以现在要遭报应,不但如此,还会有小人怀叵测之心接近你们,所以,要想消灾解难,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戒除贪欲,只修真我。」

     

      「大师,能不能说具体点?」池定尧皱眉道:「这说得太笼统了吧。」

     

      「呵呵,我通俗点说吧,」朱大师道:「也就是说,你需要捨弃今世之财,断绝心头邪欲,放弃业数,也就是跳出红尘,跳出红尘,也就不受红尘的业报,只有如此,你才能够免除降临在家里的灾难。」

     

      池定尧愣了半晌,才道:「朱大师,你该不是要我去做和尚吧?」

     

      「这也未必,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也各人有各人的机缘,施主先报出你的生辰八字,待我为你细蔔一卦。」朱大师看看池定尧有些发青的脸:「施主无须太过担忧,如果实在捨弃不下,我也有办法保你三年平安。」

     

      池定尧点点头,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小关,他到底要干什幺?」小开看得莫名其妙:「我怎幺完全看不懂了。」

     

      「他绕来绕去都是屁话,你没必要管,」小关嗤笑道:「你看着吧,最终肯定是要池定尧交出什幺东西来,他们这群妖怪应该就是沖着池定尧手里的某个东西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祖传的什幺东西。」

     

  • 名称:wild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3: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