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超清

      郑海不愧是学校十大高手之一,在他的猛烈攻势下,我很难找到机会反击,再加上他的「千幻手」每一击都犹如重锤,与他哥哥完全是两种情况,令我头疼万分,每一秒都在小心翼翼的卸开他攻击来的力量,哪有丝毫的空暇去寻找他的破绽。

      我有心使出光剑强行破开他的攻击网,但是却怕光剑太过锋利。使用光剑和使用拳头完全是两回事,拳头不至于致命,光剑却因伤害力太大,极有可能在失手的情况下致人死地,所以我犹豫不定,并没有使出光剑来。

      我硬受了他正面两击,蓦地向后退去,我打算让小虎和自己合体,这样可以计算出他的破绽,我也好找到反击的机会。

      我使出全力,一脱开他「千幻手」的範围,全力向后退去,他略一愕然,眼角露出一丝哂笑的神色,只见他肢体呈现出一种弓形的奇异姿势,猛地一弹,身体如炮弹一般投了出来。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就追上了,我大骇,当胸一拳捣出,他身在空中,突然又是一扭,身体骤然转换方向,绕到了我身后,我在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弓起背部,将尽可能多的力量都移到背部,承受他的攻击。

      我嘴中一甜,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背部被他重重一拳,简直如遭雷殛,我闷哼一声,向前扑跌出去。

      我倒在前方几米远处的草丛中,刚刚的一击打散了我经脉中   「盘龙功法」   聚集起来的暗能量,我全身微微颤抖。

      我艰难的站起来,差一点站不稳,我急速的喘了两口气才稳定了胸膺之中的翻腾的气血。

      郑海哈哈一笑,不在用那古怪的身法,而是一步步向我走来。他眼神中弥留着得意的笑容,似乎刚刚的这一击打散了他心中这幺多日来积存的怨气。

      看他一步步走过来,我冷静的重新聚集体内的暗能量。跟着校长这幺久,又被他哥哥郑崖教训了这幺久,我至少还是学会了镇定。

      奈何,郑海淩厉的一击确实厉害,在他过来前我还没有办法聚集起能够和他一拼的力量。刚刚冒险想要和小虎合体,现在反而偷鸡不着蚀把米,亏大了!

      眼看他越来越近,我心里也着急起来,情绪变的不稳。突然运气的时候却因为走了神而出了叉子,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暗能量又消散了一大半,我心中着急的要命,但也不敢妄动。

      看到了他那幺古怪的身法,我哪还敢再以身试法!

      我的表现落在他眼中,自然被他看出虚实,他带着戏谑的表情,不疾不徐的向我靠近。

      我心中大气,生出一丝颓然的意味,片刻前,我还豪气万丈,準备在七洲八校的宠兽大会上有所作为,短短的片刻后,我却落的眼前如此狼狈的惨状。

      恐怕郑海比雷欧还要差上一些,我打败了有天才宠兽战士之称的雷欧,就有些自鸣得意,现在看来,我还是过于乐观了。

      我心中禁不住的自怨自艾,郑海却离我越来越近。

      情况急迫之下,我突然想到了之前校长跟我说的那一段话,正是用来破郑崖的「千幻手」的。虽然生涩难懂但也只能勉强一试了。

      我闭上眼睛,全心全意回忆校长之前说的那段话,全然不管郑海离我的远近。

      想来想去,只能记起前两句,「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反复咀嚼这两句话,我似乎得到了什幺,却还未能完全明白,于是全心钻研这两句话。

      过了片刻,我突然睁开双眼,已经与我近在咫尺的郑海因为我眼中突然射出的神采而吓的做出防御的姿态来,怀疑的望着我。

      我毫无顾忌的张开嘴将含在口中的一口血吐了出来,随意的擦了擦嘴角,看着他笑了笑道:「郑海师兄的『千幻手』果然奥妙无穷,师弟总算是领教到了其中的不凡之处。」

      我转过头看向我的右手,伸手一握,一柄华光四射的白色光剑延伸出来,剑柄处的蟒蛇吞口却因为我的力量损失不少,没有足够的暗能量来凝聚。

      我摇头歎了口气,对自己凝聚出来的光剑不大满意。

      我自暴短处,故意露出自己的破绽,但又表现出无所谓的表情,再加上我用仅剩的全部力量凝聚出来的光剑,这都让郑海疑虑重重。

      这正符合了校长所说的「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我现在并不具备和他一拼的能力,但是我表现的无所顾忌,似乎仍有力量反击,这令他犹豫不定。

      我又用仅剩的力量发出光剑,似乎还有再战之力,但实际上,我却是贼去楼空,体内一点力量也无。

      郑海举棋不定的望着我,怀疑的目光在我身上来回打量着。

      我知道现在不能示弱,哈哈一笑,反而向前走了两步,随意舞动了一下手中的光剑,歎道:「郑师兄果然根基深厚,徒手战斗,小弟实在无法应付,下面,只好用这柄光剑再陪郑师兄走上两招。」

      他惊疑的盯着我,想要摸清楚我的真实情况,我一开始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现在却又龙精虎猛,不由得他不怀疑,只是我表现的宛如无事,令他不敢大意,何况,他还会误以为校长教给我什幺快速恢复的方法,因此他踟躇着,错过了最好的进攻机会。

      见他始终不敢上前进攻,甚至没有试探我,我便轻鬆下来,「盘龙功法」运转不休,暗能量便又恢复了几分。他被我表面迷惑,犹豫着没有动手。

      我暗道校长说的没错,战斗不止是力量的角斗,还有智慧的较量。我终于掌握了两者之间的主动,心里一阵轻鬆,校长说的口诀自然而然的浮上了心头。

      心中一动,我往前一步跨出,暗地里使出了力量推着自己向前飞去,因此虽然只是一步,却一下跨越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手中光剑轻飘飘的斜斜掠去。

      他料不到我大伤之后还会主动进攻,当下吃了一惊,连忙往旁边一闪,双手一握,也生出一柄光剑来,他的光剑与他暗能量颜色一样都是深蓝色的,但是剑身呈圆柱形,只有最顶端才是锋利的尖锥。整把剑看起来像是由水流组成一般。

      长不过二尺,与月光映照,也有一番流光溢彩的模样。

      只是我的白色暗能量因为特性不易消散所以更佔便宜,他的光剑每时每刻都因为凝聚力不够而在不断向外释放自己的能量。

      我的白色光剑与他的深蓝色光剑一碰,我即被他的力量震退,我也不抗拒,正好借力后退。他随即追上来,被我用「兽王十式」中以退为进的招式击退。乍看下,似乎是我有意为之的样子,令他始终不确定我的虚实。

      互相都使用上了光剑,我仍使用「兽王十式」,他也使用「千幻手」。

      只是「千幻手」的功夫是郑崖兄弟俩自创的,毕竟比起校长根据「盘龙功法」演化而来的「兽王十式」相差不少,而且「千幻手」是徒手使用的功夫,而「兽王十式」则兼具徒手和兵器的两种特点。

      因此,我虽然力量虚弱,比他不如,加上他心存顾忌,争斗起来,他却奈何我不得。

      与郑海争斗片刻,我似乎又感应到了之前我一个人舞剑的状态,天地间只剩下自己,没有了外物。我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向外开放,一个个毛孔打开,呼吸着,吸收着空间中游离的能量。

      心脏有力的跳动着,我浑然忘了一切,只是舞剑,「兽王十式」在我手中千变万化,一招演化为两招,两招演化为四招……,「兽王十式」成了百式、千式。

      仔细看去,甚至还能在里面看到「千幻手」的影子,瞬息万变,一切变化均在一念之间。

      招式使的愈发纯熟,每发一招都大出郑海的意料之外。

      招式变幻离奇,或源源不断,或若即若离,或击近而远,或击远而近,或似弱实强,或似强实弱,变幻莫测,匪夷所思。

      这些都是因为脑袋里转动着校长说的那段口诀而在领悟后发出,郑海艰难的抵抗着我天马行空般的攻击,我第一次感受到能量是一种力量,智慧同样是一种力量。

      郑海虽然也擅长于变幻莫测的攻击,但在我的攻击前却显然束手无策,显示出了他知识的浅薄。

      他吃了几次亏后,便如惊弓之鸟用光剑守护着自己,不敢主动出击。

      只见一团白色的光华上下飞舞将一团深蓝色的光华围在当中,无法出来。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动作都随着心脏的跳动的韵律而动,呼吸间,周遭的能量便被我吸入到体内。

      我越来越觉得酣畅淋漓,经脉中的能量也逐渐充盈起来,补充着被郑海打的溃散的暗能量。反观郑海却被我困在当中,束手束脚,仿佛是一头困兽,进退不得。

      战斗进行到这种程度,胜负已然分晓。我陡然哈哈笑道:「我以千幻对千幻。」校长的那段口诀以然了悟于心了。

  • 名称:排球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20: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