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总动员超清

      校长的这番话比先前到朴实了许多一听就能明白,我将两段话互相印证,到是清楚了一些,但仍是似懂非懂。

      我脸上忽喜忽忧,校长看在眼中,也并没有催促、打扰,只是让我不要急于求成,基本功做好了,自然水到渠成。

      学了一段时间的「盘龙功法」,我也知道很多东西是无法一蹴而就的。

      校长又在河边待了片刻,便留下我一人慢慢领悟,回学校去了。

      今夜月光旺盛,光华泄下,滋润万物,河水潺潺流淌,让月光在其表面披上了一件波光粼粼的轻纱。

      小犬狼倏地纵身跃起,一下跃过三米宽的小河渠,堪堪落在对面,然后一个转身钻进了河对岸茂密的草丛中,很快,对面传来一阵阵骚动,不时的有野兽呜咽的叫声响起。

      我莞尔一笑,小犬狼到是个不甘寂寞的小家伙,只是欺负那些普通的野兽到也显不出兽王的本色。

      小虎安稳的坐在树梢上,可能是因为存储的能量不足了,所以安静了许多,隼儿也从远处的天空飞了回来,落在高高的树梢上,饶有趣味的望着不远的地方,小犬狼赶的一帮野兽鸡飞狗跳。

      我思索着校长说的那段难懂的话,夜晚的凉风温柔的从我脸颊掠过,我忽然有种翩翩起武的冲动,心中一动,手脚已经动了起来,武的正是「兽王十式」,「盘龙功法」也自然运转,却是丝毫不费力。两者同出一源,此刻正是相得益彰。

      「兽王十式」连回武了两次,只觉得越来越顺手,颇有一气呵成之感。武到第三次时,我猝然觉得手中似乎少了什幺,也没多想,盘龙气劲陡然从手中沖了出去,一柄光剑璀璨悦目,迎风而立。

      往日虽然也能施展光剑,却总需要两手相握将暗能量聚在一起才能激发出锋利的光剑,今天却只是单手就发出了光剑,而且不甚费力。

      运劲一抖,顿时光华四射驱散了周身黑暗,我顿时兴起,手握光剑继续演练「兽王十式」。一时间小河边光华万道,云蒸霞蔚,河边的水气和丛林的雾气都被我的光剑染上了一层霞衣。

      此次光剑却是与往日不同,往日因为暗能量不足的原因,光剑短小,颜色昏暗,这次却是比以前长长了不少,且凝聚若有实质,华光外放,剑身若珍珠般璀璨。在剑柄部分是一蟒蛇吞口,像极了盘龙功法在我经脉中所化的形象。

      我演练「兽王十式」只感觉越来越熟练,到了后来,似乎自己已经与「兽王十式」合二为一了,我化身为兽王,作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体内的力量也在自由的运转,我舞动的越来越快,「盘龙功法」也越转越快。

      我突然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呼吸,以前只有口鼻在呼吸,现在全身都在呼吸,包括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我若置身云端飘飘然,又若化为漩涡疯狂的吸取周遭的力量。

      经脉中的白色大蟒比以前更加逼真,身上竟长出了薄薄的鳞片来,它快速的游动着,贪婪的吞噬着从外界吸取来积存在经脉中的力量,它得到不断的壮大,圆滚滚的身体也不像那幺透明的白色,而是变成了一种若有实质的乳白色。

      白色大蟒突然张出了大口,两只尖细的獠牙从上颚刺出。与此同时,我手中的光剑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剑身更加凝聚,剑刃上也长出淡淡的鳞片来,蟒蛇吞口剑柄刺出了两只獠牙,紧紧的扣在剑身。

      周围游离在空中的能量都被我吸引过来,在我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明亮的光圈,月光的光芒也相形失色。

      我的感官数倍的扩大,我能听到河对岸很细小的声音,我能看到对岸远处有蚂蚱在啃食一根小草,我还能感受到微风的每个细小变化。这些就是力量提升的好处,我沉醉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中。

      「兰虎!」一个带着恶意的声音如同炸雷般在我身后百米的小树林中响起。

      我听在耳中,就如同声音在我耳畔发出。心中想也没想,手中的光剑顺手甩了出去,呼啸的声音带着白色的明亮光芒向着黑暗的小树林的那个发出声音的人飞刺而去。

      我并没有看到来人,但却直觉的知道那个人就藏在那里。

      本来我还迷醉在那动人的感觉中,却因为来人恶意打扰,使的我似乎从云霄跌落,心中失落,带着几分怒意,出手就多加了几分力气。

      「啊!」小树林中传来那人的惊呼声,接着又响起树木折断的声音。随后小树林中光华大盛,光剑像烟花一般暴开,一点点华光密密麻麻的在小树林里飘出,冉冉升上高空。

      我停止舞剑,转过身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校长每晚来这里给我传授武技,是因为这里静谧且离学校较远,不会受人打扰,半月以来确实只有我和校长两人,今天却突然闯出一个冒失鬼,打扰我练功。

      片刻后,一个人狼狈的从小树林中蹿出,身上的衣服破开了一道狭长的裂口,身上和脑袋上落满了枯枝断叶。

      他站在我面前,咬牙切齿的望着我道:「你竟然都能发出光剑了,那我也不算欺负你了。」

      听他的口气,似乎专程来教训我的,我略微愕然,再观其有些熟悉的相貌,便心知肚明了,我道:「你是郑海,郑师兄吧。」

      他的相貌与郑崖有几分相似,再加上我与他们兄弟俩的小小恩怨,便也猜到他很有可能是我从未见过面的郑海,郑崖的弟弟。

      他不屑的哼了一声,认可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这郑海自从因为校长抹去了他的参赛资格后,就心中一直闷闷不乐,可是校长的身份何等尊贵,又深受师生的尊敬,他就一腔怨气都归咎到我身上。

      集训开始后,他哥哥郑崖一直在帮他出气,他到也忍受的住,可是最近两天,郑崖竟然无法再如以前那般在对练的时候戏弄我,摔我几个跟斗,甚至还几次被我压在下风,郑海心中怨气便有盛了起来。

      今夜偷偷的跟在我身后,在小树林中藏了起来,待到校长走后,又等了一段时间才从树林中走出準备教训我一顿,出口恶气,却不想被我的光剑先弄了个灰头土脸。

      我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什幺,他已经摆明了是来教训我的,我便是怎幺客气也是没用。

      我道:「既然师兄是来教训我的,那就请出手吧。」

      他哼了一哼,道:「你先出招吧,省得让别人说我欺负你。我到想看看你从校长那里学到了什幺精妙的东西。」

      我哑然失笑,来都来了,还要找个冠冕堂皇的藉口才愿出手。我道:「既然如此小弟僭越了。」

      他对我的态度似乎颇为鄙视,但又不想落下以大欺小的口实,因此见我抢先动手,轻蔑的眼神中透出几分喜色。

      我身形一晃已经跃了出去,身在半空中,由上向下向他投去,双手捏拳好似蟒蛇的两只獠牙。

      他望着我的眼神中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在千钧一髮之际出手挡住了我的攻击。这一招我是存心想比较一下双方的力量差距,因此并没有使出什幺技巧,单凭力量与他拼了一记。

      郑海双臂挡住我的拳头,正要猛一发力将我抛出去,突然感到一股凝沉的力量顺着我的双手传了下来,令他有些难以抵挡,顿时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我同时也感到他爆发出力量来抵挡我,他全力撑住我的压力,同时身体周围隐隐出现深蓝色的光芒,正是他在调动体内的暗能量来应付我施加的压力。

      我暗暗沉喝一声,体内的盘龙气劲也自运转起来,白色的光点在我身体周围若隐若现,与他深蓝色的光芒相映成趣。

      片刻后,也就是几个呼吸后,我感觉到自己很难将他压到,便倏地发力将他震开,我也被震的向后飞出几丈远,站在地上。

      我借助速度和在空中的优势也只是和拼了个半斤八两,而且刚刚我的暗能量在「盘龙功法」的帮助下获得了极大的增长,却也压他不住。可见他确实根基深厚,胜我一筹。

      郑海脸色铁青,在他动手之前还没有想到一个二年级的学生竟然能将他这为排在全校第十名的宠兽战士逼到这种地步,这是令他不能接受的事实,他甫一站定便宛如快箭般向我射来。

      他的速度很快,我刚有所反应,他就掠到我的面前,并不说话,双手如穿花蝴蝶般向我攻来,攻击的方法和他哥哥郑崖如出一辙,也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千幻手」。

      因为这幺长时间的练习,我已经熟悉了「千幻手」的攻击方法,当下不慌不忙的接住了他的攻击。

      挡了他几次攻击,我便有点体悟到他的特点。他的「千幻手」与郑崖的「千幻手」有小小的不同。

      郑崖施展「千幻手」时灵活无比,出手时如灵蛇出动,快捷诡异,令人防不胜防,收手时如甩出的鞭子,一触即退,使人无从琢磨。

      郑海的「千幻手」虽然也同样千变万化,但是力量很大,不似郑崖飘逸轻动,仿佛双手是一对大锤,力量万钧。

      几次接触后,我双手的表面已经火辣辣的疼痛。

      他的速度比起郑崖毫不逊色,而且脚下的步伐怪异。双手怪招迭出,紧紧的缠住我,我刚一寻觅到机会想要脱身而出,就会被他奇怪的身法给挡住,令我非常郁闷。

       

  • 名称:超人总动员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9: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