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良吉影超清

刚想到这,就听声后」嗖」的一声,他一回头,就发现老头又站在了身后:「晕,你不是死了吗?都跟我永别过了。」

     

      「是这样的,」老头挠了挠满头油乎乎的乱髮:「我本来是想过奈何桥的,忽然想到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所以回来跟你交代一下。」

     

      「有话快说吧,」小开道:「我就不耽误你赶路了。」

     

      「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你今天还会继续倒楣的,你等一下还会碰到屎,坐公车会被喊非礼,上班会被上司修理,你得一直倒楣到今日申时,你的生日过完之后,就会开始走运了。」

     

      「我靠!」小开翻了翻白眼:「你就是来跟我说这个的?」

     

      「当然不止了,」老头神秘的笑笑,」有件事情,我想来想去,还是应该告诉你。」

     

      「啊?什幺事情?」小开立刻提起了精神:「是不是刚才忘记给我点宝贝了?师傅,黄泉路上生死相隔,宝贝是带不下去的,你都给了我吧,最多我以后清明十五给你多烧点纸钱。」

     

      老头也不生气,笑眯眯的道:「我跟你说,其实我们天选门一万年前虽然很强大,不过现在早就堕落了,在修真界,大概也就是一垃圾门派吧,而且,我还得告诉你,我找你做徒弟,不是因为你资质有多高,而是因为稍微有点资质的都被其他门派收走了,我找来找去,只能随便找个不太烂的凑合一下了。而且,我昨天才算到今天是自己的大限,唉,现在占卜能力都退化到这种地步了,可悲啊可悲。这辈子实在没时间了,所以我也没办法把我们天选门的修真心法教给你了,不过反正这套心法也垃圾得很,不学就不学吧,嗯,乖徒儿,以后你就是修真界的人了,如果我那几百个仇人过来找你报仇,你可别弱了师傅的名头呀!」

     

      「你……」小开终于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你也不要太害怕,」老头非常善解人意的拍了拍小开的肩膀:「我保证,我给你的那本书真的是很牛逼的,只不过一万年来都没人能把它打开而已,以你的资质嘛……嘿嘿!」

     

      说完这句话,老头又不见了,小开觉得自己手心里一痒,多了点东西,摊开一看,一个破烂的布条,显然是老头从衣服上撕下来的,上面写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小心师姐。

     

      「什幺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开无比郁闷的扔掉布条,仰头向天,用力举了举拳头,心里悄悄发誓:「哼哼,老家伙,你说我还要倒楣,我就偏不倒楣,我还真不信,我盯着地面走还能踩到屎,我不坐公车还能被人喊非礼,我不上班还能……哦,不行,我还是得上班。」

     

      正想着,就见一只麻雀划着优美的弧线从天空掠过,在飞到他头顶上时,就见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掉了下来,」啪」的一下,正中小开的额头,顿时,一股淡淡的臭味沖进鼻端。

     

      「我靠!是鸟屎!」小开使劲的擦拭头上的鸟屎,再也说不出话来。

     

      等小开把额头擦乾净,手机就响了起来,里面传来贾正经暴怒的咆哮:「严小开!今天你如果敢迟到,我一定要扣你本月奖金!」

     

      「天哪!这绝对是公报私仇啊!」小开一边哀歎着,一边无可奈何的向月台跑去。事到如今,也顾不得老头的预言了,赶时间才是正经事。

     

      这时候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公车上不是一般的拥挤,小开一上车,就闻到一股浓烈无比的脂粉味,熏得他差点当场窒息,一抬头,就看到站在自己前面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腰简直有水桶粗,脖子大概可与小开的大腿相媲美,一张脸上涂得花里胡哨,保守估计也有一斤脂粉,随着汽车的颠簸还一点一点的往下掉,看起来实在说不出的噁心。小开这才看了一眼,差点没吐出来,连忙低下头去,心里暗笑起来:「如果这种女人也够资格让我非礼,那才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正想到这里,就听到耳朵边有人轻轻咳了一下,这一声相当柔媚,而且相当熟悉,小开的心立刻就」砰」的一跳,飞快的转过头去,就看到了秦蓁。

     

      刚才秦蓁明明跟贾正经在一起的,也不知道为什幺贾正经早到了办公室,秦蓁却现在才出发,但是毫无疑问,一看到这着名的公司一枝花,小开的心立刻就乱了,心一乱,立刻就想起了刚才树丛里那具白花花的肉体,一想到那具肉体,他就忍不住又往旁边偷偷瞄了一眼,这一眼看去,居然发现秦蓁正一脸的似笑非笑,盯着自己,那目光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暧昧,小开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可是这还没完,本来一直对小开不假辞色的秦蓁大美女,居然又有意无意的偏了偏头,用力甩了甩长髮,让一股非常好闻的清香扑面而来,然后再往前微微一凑,一张樱桃小嘴正好凑在小开耳边,轻轻的呵了口气,吹进小开的耳中。那股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小开的心顿时就跳得更快了。

     

      最要命的是,伴随着心跳,小开无比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

     

      「天哪!老天,你不是在玩我吧?」小开欲哭无泪,秦大美女的呵气如兰一直在耳边弥漫,他拼命想镇定心神,抱元守一,可是无论怎幺努力,身体的反应还是越来越明显起来,他用眼角的余光敏锐的注意到,秦蓁的眼睛居然还一直偷偷的往下瞟,摆明了是要看他出丑。

     

      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秦蓁越是看,他反而觉得越刺激,那种刺激的感觉还真是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了。

     

      他没注意到,站在他对面的那个胖女人,因为车上人多的缘故,随着汽车的颠簸,已经几乎跟他贴在了一起,而此刻,他的眼睛因为不敢看秦蓁,就正好直直的一直盯着对面女人的脸。所以,胖女人的脸从阳光灿烂到晴转多云,再到这时候,已经快要多云转阵雨了。

     

      「轰隆!」车在公路接轨处重重的颠簸了一下,小开的身体随着颠簸重重的向前倾斜,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跟胖女人狠狠的撞了一下,再然后,就听」啪」的一声,无比清脆,小开的脸上顿时多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妈的!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连老娘的豆腐都敢吃,你父母是怎幺教你的!」胖女人的脸终于多云转雷阵雨了,狠狠的甩了小开一巴掌,全面发飙:「老娘可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二八佳人,今年正好二十八岁,连恋爱都没谈过,你居然想占我便宜?门都没有!」

     

      「我……我……」小开手捂着脸,只觉得满肚子的委屈,不知向谁诉说,环目四顾,满车厢的人都用同情和鄙夷的眼光看着他,他期期艾艾的跟大伙分辨道:「你们觉得……我有可能……非礼她吗……我就这幺没品位吗?」

     

      「哥们,我完全理解你的苦衷,你不必解释了,」一个很新潮的年轻人异常理解的回答道:「不瞒你说,我最近也对老女人比较感兴趣,唉,不过我们这样的人很难找到知音啊……留个电话怎幺样?」

     

      小开翻了翻白眼,悄悄捂紧了装手机的口袋:「不……不用了!」

     

      当小开走出车门的时候,他异常悲哀的发现,迟到了一分钟。

     

      更悲哀的是,他发现秦蓁正裙琚飞扬、风情万种的走进了办公室,贾正经连屁都没放一个。而他走进去的时候,却被贾正经刷的拦了下来:「严小开,你迟到了!」

     

      「可是她……」小开指了指前面那个摇曳生姿的背影。

     

      「她怎幺了?」贾正经眼睛一瞪:「她没迟到,她是刚好没迟到,你是迟到了一点点,但是,迟到一点点也是迟到,明白吗?」

     

      「明白。」小开低声下气的把头垂了下去,这样的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他第一天来上班,这家伙就一直跟他过不去,现在已经是上班三个月了,这种情景差不多已经成为日常风景了。而且今天自己撞破了他们的好事,估计自己受到的欺负要加倍了。

     

      「那好,这个月的奖金你就别领了。」贾正经慢条斯理的点了根烟,顺手把桌子下面套着塑胶袋的垃圾篓踢到小开面前:「喏,去把垃圾倒了,你呀,来了三个月什幺事都不会做,也就能做点日常杂务吧。」

     

  • 名称:吉良吉影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00: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