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加奥特曼超清

      武技老师眉头拧成一竖,似乎对我们的表现相当不满意。只不过众人都累的连指头也抬不起,只好令我们暂时休息。

      众人都是宠兽学校的高手,深知修炼的三昧,但凡疲劳不堪之时,更要逆流而上,此等做法虽然辛苦却反而更彰效果,使自己比平常修炼之时更容易获得突破。

      因此众人稍事休息,待缓个气来,每人都盘膝坐下各自修炼自己的功法,不一会儿,每人四周都热气腾腾,白气飘飘。这正是由于他们修炼的功法将自身的汗水蒸去所化。

      新人类学生们到了他们几人的程度,逐渐的就会抛弃从学校中学到的普通的大众化的修炼暗能量的功法,转而自己按照身体的构造或是改造原有的功法或是创造新的功法,去芜存菁,每个人都拥有了不同与别人的,独树一帜的功法。

      我也强忍着周身的酸疼盘膝坐着,费力的推动着经脉中的暗能量。

      刚刚的一番训练实在太辛苦,我体内的暗能量几乎被消耗一空,只残存少许弥留在经脉之中仿佛是快要乾涸的小河。

      我先是按照以前自己误打误撞创出来的功法恢复暗能量,乾涸的经脉渐渐的湿润起来,有了一丝起色,随着我坚持不懈的运转功法,暗能量逐渐充盈。

      由于我的暗能量是十人中最少的一个,所以我最快恢复,当我从冥想中醒来,耗尽的暗能量已基本上恢复了。我睁开眼,发现武技老师不在,其他九位师兄也还在修炼中。

      我百无聊赖的看了一会儿,心中忽然一动,想到了昨日校长传授给我的「盘龙功法」,由于昨晚回去太晚,并没来得及修炼,此刻正好趁这个机会熟悉一下。

      我先在心中默默的回忆了一下校长传授的口诀,然后按照口诀的指示,再次进入冥想,修炼新的功法。

      这「盘龙功法」果然非同小可,与普通功法差别甚大。

      我之前用自己的功法修炼,驾御暗能量如同水到渠成、游刃有余。此刻改为「盘龙功法」驾御起来却困难百倍,就像是开荒一般,我一边默念拗口的口诀,一边驾御着暗能量缓慢的移动着。

      过了很久的时间,似乎是又冥想了刚才的一个週期,盘龙功法才经过一条经脉,我却已经筋疲力尽,没有力气再继续下去。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来,众人都已经结束了,站成一排等候着我,见我堪堪醒来,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连凡奇也毫不例外的射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武技老师却是面无表情,见我醒来,便吩咐众人开始两两对练。

      修炼功法,个人的暗能量越是雄厚,所花费的时间也越长,所以众人见我最迟一个醒转,都无法掩饰露出惊愕的表情,实在猜不透为什幺众人中实力最弱的一个,却是用的时间最长。

      我自知道他们为什幺惊讶,却没有解释,向众人淡淡一笑,在众人心中留下了一丝神秘色彩。这样一来也省得他们过于小看我。

      分组对练,自然仍是郑崖与我一组,看他不怀好意的笑容,我知道一会儿又得饱尝拳头的滋味。

      我的实力虽然较他相差一段距离,但也非是手无缚鸡之力、软弱可欺,昨晚又向校长请教了几处「兽王十式」中精妙所在,我有心一会使将出来让他也吃点苦头。

      我和郑崖处在偌大练功场的一角,其它几组也个找位置开始练起来,叫喊声、吐气声、拳掌交击声在练功场中此起彼伏。

      我望着郑崖道:「师兄请!」

      他也不客气,眼神中透出嘲弄的神色,见我请他先出手,也不客气,抬手一指向我点来,配和着脚下的步伐,速度不可谓不快。

      不过我知道他擅长拳掌变幻,和人拼斗起来,从来不会直来直去,硬打硬拼,总是使出错综複杂的招式迷惑对方,待到对方眼花缭乱,不辨真假之时再从容取胜。

      不过不管如何,我都得小心应付,摆出「兽王十式」中最好的防御招式,等待对方攻来。

      郑崖正如我所猜的,招式到了一半,突然手指一收化为拳头向我递来,但是速度却是又增无减,一股劲风迎面扑来。好在我已经预料到他的变化,当下不慌不忙的双手向前架住了他的拳头。

      我身体蓦地一震,双手一阵酸麻,被他的力量破去了防御,还生生退后了一步才卸去他的力量。他见我表现的比昨天还不如,似乎不堪一击,以为我昨天的伤势还未好,不由得心喜,又加快了两分速度,双手仿佛蝴蝶戏花丛般在我面前上下飞舞。

      很快,我的防御就彻底沦陷,面前只看到他的双手幻化出千奇百怪的形状,令我不穿他的真实意图。

      只是在一转念间,他陡然出其不意的骈指一点,向我胸前袭来,如同是从百花丛中蹿出的一条小蛇,快速淩厉,令人防範不及。

      好在我昨晚得到校长的指点,有了化解的方法,「兽王十式」中其中有这幺一招正是从劣势中取胜,在逆境中反转全域。

      我急速的向后退去,但却不是败退,而是以退为进,一方面搅乱对方的布局使对手无法称心如意的一击得手,两一方面则是凝聚力量俟机反扑。

      郑崖眼看就要得手,却始终无法得手,但这并没令他有所警觉,而是有些愤怒,脚下一使力更快的向我追来。

      我虽然也很擅长速度,但是比他还是有些差距,不过好在配合着「兽王十式」的步伐令他无法一瞬间就能追到我。

      虽然只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但是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情况,他的杀招明明白白暴露在我眼前,我便有了应对之法,「兽王十式」随手使出,脚下踩着怪异的方法,他的攻击一下被我躲了开去,而且我趁机欺身而上,全力攻击。

      这下轮到他首度陷入被动,在我如同狂风暴雨的攻击之下无法马上找到应对还击之法,顿时气的暴叫连连。直到他硬挨了我三拳之后,才一掌把我震退,从我的拳脚中脱身而出。

      一番全力攻击之后,我浑身大汗淋漓,却只是略略感到疲乏,换作昨天,我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可见这都是「盘龙功法」的作用,不愧是百年前的兽王所创造出来的厉害功法。

      我微微笑着看着对面满脸恼怒的郑崖,虽然我知道很快我就要遭到他疯狂的报复,少不得要多吃他的拳脚,但是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情,只觉得像刚才那般在痛快的打一场才过瘾。

      略一恢复,郑崖又扑将上来,快若雷霆,咬牙切齿的迫切想打我一顿出气。我小心的应付着,他迫切之中又吃了我几次苦头,这才没有刚才那幺嚣张,转为谨慎起来。

      他一旦小心应对,逐步蚕食我的防御,我却没有丝毫办法了。

      「兽王十式」他也同样有学,恐怕领悟其中的奥妙比我还多,毕竟他比我早好几年在宠兽学校学习,根基之深,却是我无法比的。

      我用「兽王十式」,他也用「兽王十式」来对付我,几次三番,我便无法引他入窦,打他措手不及了。

      好在他吃了亏后,谨慎了许多,似乎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平白错过了许多机会。我才没有吃太多的苦头,但仍然被他打倒几次。

      不知不觉中,「兽王十式」练的越发纯熟,也越发现这套招式的不凡之处,对于即将到来的宠兽大赛平添了不少信心。

      等到午饭时间,我们停止对练,休息一会儿后开始吃饭。

      郑崖坐在我对面,不时恨恨的瞪我一眼,眼神中满是怒色,却是少了许多昨天的轻蔑的意味。我知道自己的突然进步已经开始令他刮目相看了。

      午饭后,由于休息时间并不长,我便没有修炼「盘龙功法」而是略微休息了一下。

      下午的课程仍是由另一位老师给我们讲解宠兽。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许多生物都如同我们新人类一样得到了进化,拥有了力量和特殊的本领。它们的力量并不可怕,很少有宠兽的力量可以超过我们,但是它们之中的一小撮却进化出了罕见的特殊本领。比如图片上的这只飞鼠。」

      在我们面前的萤幕上出现了一只飞鼠。

      广袤的草原上,长长的草生植物如同海浪一般在和煦的风中翻起一波又一波的草浪。其中草浪上面就有一只长相滑稽可爱的飞鼠。

      它正展开两翼的肉翅在草浪上飞翔,尺把长的身体圆滚滚的,拖着一条与身体长度相当的尾巴。黑棕色的身体与大草原的颜色迥然相异。

      除此之外,我看不出这只飞鼠有什幺独特的地方。

      能够飞翔的老鼠虽然在草原并不多见,但是高山悬崖之中,得到进化的飞鼠宠兽并不少见。

      老师道:「这是一只在古南美草原上发现的新宠兽。这只飞鼠宠兽虽然攻击力普通,但拥有一种非同凡响的特殊能力,它天生对光线极为敏感,对光线具有一定的操控能力。小的时候便可以改变光线的角度,使它的敌人产生错觉,从而能够从容逃逸。

      随着它的成长,对光线的操控能力就愈发的熟练,製造幻象只在弹指一瞬间。想一想,如果你在和敌人战斗时,突然在你面前出现两个,甚至更多个一模一样的敌人,你会怎幺办?

      恐怕没等你有所反应,在你一愣神的时候,就会被敌人趁机偷袭而被打败。」

       

  • 名称:迪加奥特曼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56: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