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派对超清

      万千念头如雨后海棠纷纷落下,一瞬间我设想了数十种应付的方法,却没有一种可以帮我应付眼下的场面。一股气血从足底涌上,我也大喝一声放弃所有优势,当胸一拳击了出去。

      暗能量在经脉中迅速凝结成一股柔韧而充满弹性的能量束,全身的劲力一瞬间激动发,暗能量束源源不断的顺着手臂流向拳头。

      眼前只剩下郑崖,他的表情十分複杂,一往无前的勇气中夹杂着恐惧的目光,恐惧中还包含着震惊和后悔的意味。可是无论怎幺样,无论是郑崖还是我都没有后退的可能了。

      只有抛开一切的向前,才能得到最后的胜利。这一点上,我想我比他看的更透。

      长篇累牍的感想在脑海如流星划过天空般一闪而过,只留下长长的光尾般的慨歎仍弥留在脑海中。

      刹那工夫,我们之间就剩下不到半臂的距离,我隐隐可以感受到我们两之间的暗能量场已经抵死纠缠,互相浸透,一股无形的压力令我感到呼吸开始变的困难起来,空气像是陷入了泥沼中,变的粘稠而无法令我呼吸舒畅。

      我的双眸也有些隐隐作痛,这使我有心闭上眼睛来减轻痛苦,但是我越是想闭上眼睛,眼睛反而睁的越大,看的也格外清晰。郑崖原本帅气的外表,此刻竟然微微的变形,五官看起来有些扭曲,鼻子以上的部分似乎受到左右两方同时挤向中间的压力而有些拥挤,鼻子以下的器官却似受到正面压来的压力而变的扁平,整个人看来竟如小丑般可笑。

      我想笑,却难以推开面前粘滞的压力笑出来。

      就在我们的拳头将要撞在一起的时候,我手臂上的暗能量几乎要透体涌出,撞击的一刹那,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一声低沉的闷响在基地中响起,四溢的劲气像是冬天凛冽的寒风撼动高大的树木一样刮的我直要飘离地面。迸散的暗能量吹打在脸颊和身上,一阵阵的疼痛。

      一只有力的大手挡住了我的拳头,那只大手似乎蕴藏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我的暗能量奔涌过去,却如同泥牛入海,连一个浪花也激不起。我心中大骇,郑崖难道一直隐藏真正的实力吗,否则何以变的如此厉害,简直与以前的他判若两人。

      我睁开双眼,却惊讶的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我和郑崖之间。

      挡住我们两人的除了传授我们武技的老师还有谁来!我纳罕的打量着他,想不到平时看起来身高偏矮,又很瘦小的武技老师竟然拥有这幺强大的力量。

      我的暗能量似乎对他一点作用也没有,我和郑崖两人分别被他的一只拳头给挡住,他站在我两之间就仿佛一堵金刚不坏的铁墙,无论我们怎幺用力也难动他分毫,更无法前进半步。

      他的实力确实无与伦比。

      突然郑崖的脸色变的格外难看,瞬间变的胀红,似乎在很努力的在抵抗着什幺,但是没等我思考出来,他为什幺会有如此表情,一股巨大的暗能量排山倒海的向我翻滚而来,同一时间,郑崖像是充满气的气球被扎破,向后飞了出去。

      我这才知道他是吃不住武技老师的力量而被击的倒飞出去,不过显然武技老师也没有把握同时震退我们两人,因此选择一个一个击退。

      先是郑崖现在轮到我,我当然不会任他将我打飞出去,每个真正的宠兽战士都是很骄傲的,我也不例外。

      面对汹涌澎湃的暗能量,我的暗能量几乎在接触的一瞬间就被击溃,但我仍不示弱,心中大喝一声,运转起「盘龙功法」调动周身所有能够调动的暗能量进行反击。

      虽然他的力量很强,但我也不想自己被人小看了。

      两道暗能量快速的自两足底沖了上来,一路收集所经过经脉中的暗能量,两道暗能量在上半身汇合彙聚成一股,随即化为一条白色巨蟒的形状,咆哮着向着入侵的力量冲击而去。

      这一次的撞击,仿佛陨石撞击在地面在我经脉中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力,以我的忍受疼痛的毅力也忍不住痛的龇牙咧嘴。

      这一次的撞击中,谁也没能占得一点便宜,我的白蟒状暗能量被巨大的撞击力打回了原形,而他的暗能量入侵势头也被成功遏制。

      武技老师惊讶的望了我一眼,似乎不相信我竟然可以抵挡住他,我固执的向他一笑,又重新组织溃散的暗能量幻化成白蟒转守为攻率先发动了攻击。

      武技老师大有深意的向我一笑,滔天骇浪般的暗能量又向我席捲过来,一波连着一波,我的白色巨蟒虽然看起来兇猛,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几次冲击后,便又被沖的七零八落的。

      不过好在「盘龙功法」运功速度比起普通功法都要快上很多,每次我的暗能量被沖散后,都能在对方暗能量发起全面冲锋的时候及时作出有效拦截,直到我的暗能量在一次次的交锋中被消耗殆尽,再也无法组织起下一次的攻击。

      武技老师立即便感应到我的暗能量被消耗一空,但却没有做出攻击,而是徐徐的从我体内收回了属于他的暗能量。

      围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既紧张又惊讶的望着我们,按照他们的理解和猜测,我应该在郑崖被震出去后也同样被震飞出去,然而事实是,两人手握在一起,却都没有任何动作。

      只不过,因为我们两暗能量的每次交锋,所带动周围空气的震动令人感知我们正在做更本质的较量。

      我能够支撑这幺久令所有的人都极为惊讶,不过真实情况却非是他们看到的那幺简单,武技老师的力量浑厚无比,如果想要把我震出去其实并非是件困难的事,但却迟迟不予我致命一击,到像是在试探我的暗能量究竟有多强。

      武技老师看着我,鬆开了抓着我拳头的手,油然道:「『盘龙功法』果然不凡,难怪校长视之如珍宝,你也算不错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有这等成就,也没辱没了兽王的名声。好好加油,也许能闯入这次大赛的前十强。」

      我微微一怔,也不禁为他的博学所征服,他竟然在短短的几次暗能量的碰撞下就判断出我用的是「盘龙功法」实在令我惊讶。

      他说完后,向众人道:「今天早上的集训就到这结束吧。」说完第一个离开了武道基地。

      众人也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我注意到众人看向我时的眼光和往日大不一样,不再有往日的漠视,虽然神色中还有怀疑,但是基本上已经承认了我和他们同样的位置。

      而郑崖看我时也不在时忿忿不平的把我当作一个关係户,而是将我当作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今天和我的一战,彻底令他认清了我的实力,我已经不是十五天前那个与他实力相差很大的普通人了。

      不过他眼中依然充满了信心,他或许以为可以凭藉与自己的宠兽合体稳胜我一头,毕竟我的宠兽还颇需要些时日才能成熟与我合体。

      这一天我都兴致勃勃,拥有了更强的实力令我迫切的希望可以和更多更强的对手战斗,这样我的力量才显得有意义。

      夜幕如约而至,替代了天边的霞彩,眉痕的新月隐约的出现在云缝之后,天地一片黑暗。

      虽然今晚的天气不是很好,我的心情却如同满月。

      校长今天到的比我要早,正兴趣大发的在小河边缓慢的施展「兽王十式」,每一招都很慢,慢到能令我留意到他每一个最细微的动作,校长矗立悬崖的老松,缓慢的移动着他身体的每个部位。我心中或有所感,校长却停了下来,转过头招呼我过去。

      校长是个极为睿智的老人,我一向这幺认为,而且又无私的将这幺厉害的「盘龙功法」传授给我,所以我非常尊敬他。

      校长向我微微一笑,显露出一向的从容淡泊,悠然道:「你可知为什幺,郑崖在陷入极度劣势的情况下仍能够施展两败俱伤的打法,你却无能为力,前期作的努力步步为营的紧逼,最后把他逼入绝境,却在他两败俱伤的打法下统统的白费心力,最终也只能和他硬拼。」

      我回想了一下上午的情景,道:「我应该更早点对付他,不让他有机会施展那种无赖打法。」

      校长莞尔道:「战斗本身就是一件极危险的事,为了战胜对方,自然可以出尽法宝,并没有无赖这一说法,你在危险的时候用尽手段保护自己,没有人会指责你这是无赖行径。」

      我心中不服气,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校长道:「有没有兴趣和我过两招?」

      「啊!」我长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校长,校长淡淡的笑望着我。

      「要……怎幺……过招?」我迟疑着说出了一句话,说实话,我还从未想过能够和校长进行一场战斗,我甚至没有想过将来也许有一天我能够超过校长。

      他在我心中是高不可攀的大树,令人高山仰止,我知道自己和他相差非常巨大,不过校长提出来,他一定不会伤害我,我可以尽自己所能施展出来,在校长的指点下,我会得到很大收益。

  

  • 名称:尸体派对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6: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