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舞超清

      翌日清晨,我从惬意的深层睡眠中醒转过来,畅快的伸了个庸懒的懒腰,直感觉全身从未有过的轻鬆。

      茫茫然睁开双眼,入目是片片碎金。窗外有金色阳光透隙挤入屋内,在窗沿、墙壁、床角上留下点点金屑。

      心念一动,体内的暗能量便在经脉中自由流淌,浑厚、充实大胜往日,就是在驾御方面也自是比起往日更能够从容自在。我心中明白这一切转变都是拜「盘龙功法」所赐,再加上又有郑海闯出来给我试剑,令我能够在压力将下校长传授的知识融会贯通,终有小成。

      我心中兀在沾沾自喜,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猛地怪叫一声跃下床来,沖进卫生间匆忙洗漱。原来昨夜修为大进后又胜了郑海,更是战胜了自己的往日的心魔,这一夜竟睡的格外香甜。

      酣睡到此,已是大大超过了每日里去武道基地训练的时间了。一念及此,猛然醒觉才忙不迭的翻下床去,随意洗漱一翻向基地赶去。

      才走一半,又发觉平日的练功用的重量衣仍落在宿舍里,又折翻回来,穿戴整齐后向着训练基地飞也去的奔去。

      昨日之前仍嫌不堪重负的重量衣此刻在身上,虽是重量不变,但我却感到压力大减,穿着它,仍能够跑的飞快。知道是暗能量大进的缘故,心中一喜,更是将速度一提再提,风驰电掣的在校园中穿梭。

      这个时刻正是学校中上课的时间,故此刻校园中只有为数不稀少的寥寥数人。我风一般的闯过,到也没人注意。

      我一边飞奔,一边留心观察自身的状况,昨夜和郑海大战,到也受了大大小小几处伤势,尤其是郑海榔头般的双手每次撞击都将我与之接触的皮肤打的一片淤青,一觉醒来竟已是不药而愈,恢复完好。

      等我赶到基地时,众人都在盘膝打坐,显然第一阶段的训练已经结束了,众人正在打坐休息,儘快恢复刚刚消耗的暗能量。

      我进到里面,武技老师只是瞥了我一眼,并没有呵斥,只是淡淡的向我示意,令我在一旁坐好,便不在理我。

      众师兄仍在入定之中,我经脉之中能量充沛丰盈自也不需要入定冥想,便闭目回想昨夜校长传授于我的对敌口诀,越是思索其中的道理,便越觉得深刻,不知不觉,嘴角就露出微笑之色。

      忽然耳朵中传来武技老师的声音,大家伙都已经从入定中醒来,我扫视了一眼众人,每个人眼中都精神饱满,可见这段时间的集训,众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郑崖看到我从容的站在他身边,不禁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也许把我的迟到误认为昨晚我意外打败了他的弟弟会害怕今天他的报复而不敢来。

      他目光露出几分恨意在我脸上逡巡。感觉到他的目光,我微微转头向他淡淡一笑。他的修为只与他弟弟在伯仲间,我又岂会怕他。

      「大家开始对练吧。」武道老师宣布。

      郑崖迫不及待的转过身来,狞笑着望着我,低声道:「你这个小畜生既然还有胆量在我面前出现。」

      我微笑道:「你弟弟今天好点了吧。」

      我话音刚落,他勃然大怒,倏地一拳向我击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快捷逼到我的面前。这一招完全屏弃了他擅长的令人眼花缭乱花巧与繁杂,单纯的以速度和力量向我进攻。可见我这句话给了他很大的打击。

      半个月前他的速度稳压我一头,可是现在,经过昨晚的悟道,我的速度反而有超过他之势。我伸手轻轻拨开他的拳头,灵巧的闪到一边。

      他收拳而立,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吃惊,他盛怒之下的一拳,速度已经超过了他往日的速度,却没想到仍被我轻描淡写的躲开,这不得不令他有所感悟。

      不过他马上就觉得这只是我一时凑巧才能躲开,厉喝着又继续向我攻来,这一次他的攻势又变回了以前的那般模式,繁花锦簇,拳头如五瓣鲜花盛开般,时而绽放,时而收拢、时而凋谢,尽演变化之妙,得蛊惑人眼之能事。

      攻击如水银泄地般一波接一波的攻来,似乎无有穷尽,间中或夹杂腿招有启承开阖之妙。

      他的攻势一展开,我便落入下风,很难见缝插针般硬生生的挤入他没有破绽的攻击中去,只有一边躲闪,一边观察他的招式。

      虽然落在下风,却一时半会不虞有事。毕竟这十五天的朝夕相对,他的攻击速度和招式我业已非常熟悉,除非他突出奇招,否则很难在三十招内打败我。

      我一面躲闪,一面心中暗暗讚歎。我昨天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原以为他这些日来都是以戏弄我为乐,并没有真正的学习、体悟「兽王十式」,今天突然发现,他的「千幻手」中掺杂了很多「兽王十式」中的精髓,还把一些招式改为精妙的腿招,弥补了他「千幻手」一向不善远攻的缺点,令人拍手讚歎之余,也深深使我觉得本校排名前十的宠兽战士果然都不是徒有虚名之辈。

      这套功夫是他第一次使出来,以前从未见他用过,想来是準备等到宠兽大赛上一放光彩的,却在盛怒之下不顾一切的用在了我身上。

      转眼之间就过了三十招,这套功夫被他使的愈发纯熟,比起以前的「千幻手」威力何止增加一倍,三十招过后,我终于被他逼入死角,刚躲开他踢来的一脚,就迎头赶上他的拳头。

      他的拳头乍收、乍放,仿佛是鲜花在瞬间便轮回了数次春秋,惊险之中,我很难分辨他的真意,伸手一拳就欲跟他硬拼一记,我拳到一半,突然把他的手掌包住,与此同时,另一拳正中我的胸口,他抬手一送,我被他打飞出去,趴在地上,胸口隐隐作痛。

      每日对练时,我都得被他打飞几次,所以我趴在地板上,也并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他站在我面前几步远的地方,嘿嘿的森然笑着。

      我回想刚刚的失误,似乎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被他打飞了出去,可转念一想,他刚才看似简单的一击又包含了许多变化。

      我缓缓站起身来,凝望着郑崖脸上得意的笑容,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他的招式虽然修善增加了很多,但仍超不过「千幻手」的範围,虽然招式之中变化的演变複杂许多,但也超越不了校长说的那段口诀。

      想至此,我心中突然一阵轻灵,刚才的失利,实在是因为我不知不觉的为表面现象所蒙蔽了心灵之眼。

      我善意的向他微微一笑道:「再来过!」

      他愕然的望着我,对我的和善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被他给揍傻了。刚刚他抢先攻击,正是符合了「攻其不备」的至理,才令我一路跟着他的招式变化,被他引入瓮中。此刻我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表情一句话,也深符了「出其不意」的至理,引起他心灵震动,足以使他不知所措了。

      他微一愕然,我也毫不客气的发动了攻击,正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兽王十式」随即铺天盖地的展开,如同猛虎下山威慑山野,又如乌龙搅起排山倒海的海浪,我将昨晚领略到的「兽王十式」的变化发挥的淋漓尽致。

      虽然「兽王十式」只有简单的十招,在我手中却演化出千百招来,这是连武技老师也未曾传授的,这看似简单的十招,似乎隐含了天地至理,可以包纳所有世上的武技,就连郑崖兄弟独创的「千幻手」也无一不在其内。

      我施展的「兽王十式」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渐渐的众人都放弃了各自对练,反而围到我和郑崖身边,观察我们两人的一招一式。

      试想,如果另一个人能够将只有你自己才精通的武技,使的出神入化与你一模一样,你就如同赤裸着站在对方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更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是以众人都颇为震撼。

      郑崖很快就领略到了我刚才的痛苦,如同一个被我牵线的木偶般,在我的攻势中随着我的心意而变化。

      我心中一动,也用起了「千幻手」的功夫,每一招一式都与他一般无二,而且他在我的逼迫下,不得不按照我的心意,施展出我想让他使出的招式。

      他愤怒的一声声暴喝,却又奈何我不得,听起来令人心酸,我却不怜悯他,刚刚也未见他对我有一丝丝怜悯,先彻底重挫他的信心,好让他以后彻底死了排挤我的心。

      在他陷入无从闪避的时候,我也学他般一拳击出,五指倏分、倏合,演变五指鲜花变化之妙,虽然招式与他的「千幻手」相同,但却逆转了其中的变化。

      他愤怒的不避不让,聚起全身的气力猛地挥出一拳,也同样向我胸口击来,如此变化正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我占尽主动,也不禁有些心慌。

       

  • 名称:宅舞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25: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